>
信仰探讨及其它 信仰探讨及其它 27585成员

我愿投资永存的产业

何师傅 2017-09-25
我愿投资永存的产业

李仲欢

贫穷的童年

我父母都是台山人,在农村长大,出身贫寒,没机会读书。我出生前,父母期望是男婴,结果生个女孩,便给我起名“仲欢”,意谓“仍然欢喜”。七兄弟姊妹中,我排行第六。父亲身材矮小,性格暴戾,动辄毒打子女,我小时很不喜欢他。父亲在广州工作,留下妈妈带着我们在乡下辛苦耕田。

乡下人常拜泥的丶木的偶像,食物拜祭偶像後,全家共享。年纪小小的我好奇地问:“我们用食物拜祭,之後自己又吃了,这些神怎样吃呢?”妈妈不许我问,只叫我吃。当时受进化论教育,老师说:人是猴子进化来的。但猴子一直是猴子,究竟人是怎样进化来的?祖父怎样来的?父亲又怎样来的?我一直对这些问题很好奇,在其中兜转不开。

读完五年级,因家贫妈妈叫我停学,她说:“女子迟早要嫁人,多读书也无用。”於是我没升小六便出来工作。一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至十二小时,没有休息,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全厂卅人,年纪丶身材都是我最小,常受耻笑;在家又是幼女,也被兄姊欺负。

来美後思考人生问题

一九八六年爸妈带着我和弟弟移民美国,後来兄姊也来了。来美後,我有机会再读书,甚至升大学。初时觉得再读书既无聊又无奈,为了谋生没办法。感谢上帝,纵然读得很辛...
我愿投资永存的产业

李仲欢

贫穷的童年

我父母都是台山人,在农村长大,出身贫寒,没机会读书。我出生前,父母期望是男婴,结果生个女孩,便给我起名“仲欢”,意谓“仍然欢喜”。七兄弟姊妹中,我排行第六。父亲身材矮小,性格暴戾,动辄毒打子女,我小时很不喜欢他。父亲在广州工作,留下妈妈带着我们在乡下辛苦耕田。

乡下人常拜泥的丶木的偶像,食物拜祭偶像後,全家共享。年纪小小的我好奇地问:“我们用食物拜祭,之後自己又吃了,这些神怎样吃呢?”妈妈不许我问,只叫我吃。当时受进化论教育,老师说:人是猴子进化来的。但猴子一直是猴子,究竟人是怎样进化来的?祖父怎样来的?父亲又怎样来的?我一直对这些问题很好奇,在其中兜转不开。

读完五年级,因家贫妈妈叫我停学,她说:“女子迟早要嫁人,多读书也无用。”於是我没升小六便出来工作。一星期工作七天,每天工作十至十二小时,没有休息,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全厂卅人,年纪丶身材都是我最小,常受耻笑;在家又是幼女,也被兄姊欺负。

来美後思考人生问题

一九八六年爸妈带着我和弟弟移民美国,後来兄姊也来了。来美後,我有机会再读书,甚至升大学。初时觉得再读书既无聊又无奈,为了谋生没办法。感谢上帝,纵然读得很辛苦,也让我捱过去了。

读书时,朋友常邀我去团契,听讲座丶玩游戏,渐渐发觉藏於心底多年的问题:“人是怎样来的?”“这世界是怎样来的?”……圣经都讲得清清楚楚:人和世界都是上帝创造的,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为救赎我们的罪,被钉十架,三日後复活,让我们有永生的盼望。听来很神话,但耶稣讲的道理令我很佩服。只是尽管听了,未肯接受。朋友约去布道会或参加活动,有空就参加。当时年轻,又有男友,不觉得需要耶稣。心想:信了耶稣常要去教会,很多事情不能做,实在无此必要。

直至有一次聚会,有人被鬼附,须要替他赶鬼。我坐在前排,见一个被鬼附的年轻人,牧师和长老按着他祷告,他口吐白沬,“呀!”的一声大叫,鬼就离开他了。我被吓得魂不附体,开始认真思想人生问题。知道世上真的有鬼,鬼可令我们死,死又很可怕!之後有一段日子,我只想着死亡的问题。心想:如果我不认识耶稣,死了要去地狱,很惨呀!於是学习祷告,说:“耶稣呀,你是谁?请你照顾我,不要让我死去;如果不幸去世,请接纳我。”但仍不肯真信耶稣。我本有中国传统民间信仰,到美後接触到不少宗教,为要研究清楚才作抉择,以免受骗,所以常看各种宗教的书,知道释迦牟尼丶关公丶观音丶毛泽东等都是历史人物;只因人们心灵空虚,就去寻求那些“神”。

姑母来美後,替人占卜为生;我初到美国时,也跟着她拜,帮她拿祭品,赚取零用。听说有些人看见美国唐人街和香港的黄大仙庙里有邪灵伏在柱上。记得小时候邻村有些占卜算命的人,摆坛上香时,邪灵就上身。然而,上帝要我们相信祂,只与祂有心灵相交,叫我们相信主耶稣是上帝的儿子,圣灵住在我们的心中,无论何时,圣灵都引领我们。唯独信耶稣的人,有上帝的印记,可以升到光明丶美丽的天堂。

老人院中何以渡馀生?

一九九一年,我找到兼职,在一间低收入老人院里当护理员。常见老人过世,深感死亡是如此接近。前一晚才跟某老人家道晚安,翌日早晨就听说他已去世,叫人慨叹!於是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死去。後来全职照顾老人,常有老人离世。追悼会时,若死者已信耶稣,家人会为他唱诗;但未信耶稣的,特别是华人,家人则哭得很厉害。诚然,生丶老丶病丶死是人生所必经,一定要面对的,但人若无耶稣的生命,活在世上很无聊!老人家们常哭诉家里不和谐,很痛苦;年纪大了,没有盼望;子女已自立,配偶又离世,不知怎样渡馀生?但有信仰的老人就比较开心活跃,常去聚会,上街逛逛,爱帮助人,生活很有意思;而无信仰的人,只是坐以待毙。

我想,信耶稣不用花钱,有那麽多好处,自己又怕死,於是开始信耶稣,学习祷告,较稳定的参加团契聚会。上帝说世上有罪恶丶有苦难,但祂会与我们同行,成为我们的力量,我决定作聪明的投资者!终於一九九三年接受水礼,加入三藩市播道会。浸礼时要上台分享,怎料我上台後哭了出来,说不出几句话。圣灵感动我,为自己的过犯而激动!回想起来,我信耶稣并非偶然,小时在乡下间中也听香港的基督教广播,有一次电台广播说:“朋友,如果你要得到一份礼物,请将清楚的回邮地址寄给我们,我会寄礼物给你。”我为人市侩,好小利,所以寄信给他们,结果收到一本小日历。我相信他们收到信後,就为我祷告,圣灵已在我心中播下种子,以致来美後,一听到福音就入心。

从市侩变社工

从乡下去广州谋生时,常想着赚钱,只要有钱赚,做甚麽也不怕,曾跟着朋友做无牌小贩,售卖衣服鞋袜。若衣物破了洞,我用手指按着,不让顾客看见就卖出去了;在中国大陆货物出门概不退换。为了赚钱,埋没良心,实在不该!後来才发觉,因自小家贫,兄弟姊妹多,食物不足,所以钱在我心中很重要。来美不久,跟朋友谈话,“钱”字常挂於口,朋友说:“Ellen,你怎麽了?每句话都讲钱。除了钱,你还有甚麽可说的?”细心一想,是啊,真没甚麽好说的。我本来读商科──酒店管理,甚麽都讲钱;努力赚钱,只为要吃好住好,可以出外旅游。认识耶稣後,知道钱不是万能的,它不能令我健康,不能给我真正的安全,也不能叫我有喜乐。钱只是生活必需品。物质是外在的,会朽坏失去;属灵生命才是永恒,最宝贵的,於是毅然改读社工。真想不到自己会从市侩变为社工,乐意助人,不再计较金钱。

以前,我觉得人的生命没甚麽价值。小时候,每当妈妈心情不好,或遇到挫折,或衣食不继,就对我说:“你出世时,知道不是男的,真不想要,丢在垃圾箱算了。”我顽皮时,妈妈就说:“早知你那麽顽皮,就不要你了;反正家里不够吃。”令我感到自己的生命毫无价值!当时真有不少人生了子女,若有缺陷,或不喜欢便遗弃,没有法律保障。我信了耶稣後,人生观不同了,知道人是上帝照着自己形像造的,在祂眼中很宝贵,於是很珍惜自己和别人的生命。

人会突然死去,突然大病,突然失去所有

我在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底结婚,之前那段日子发生了一些事,给我很大冲击!十二月中某星期一,比我大两三岁的好朋友突感肚痛,进了三藩市医院;原来患了肝癌,不到一星期就去世了,遗下一双年幼子女。我们在广州已认识,来美後重逢,是能倾心吐意的好友。叫我深感人生命的脆弱!

结婚前一星期,接到另一好友的弟弟来电,说他们家失火,他姊姊被烧死了。她与我同年,本答应在婚礼帮忙。後来才知道,失火时全家逃了出来,但她突然想起一些东西,就入屋寻找,竟被熏死了!丧礼那天正是我的婚期,地点相隔一个街口,时间差不多。我问上帝:“上帝呀!你究竟要我学甚麽功课?”

几天後到夏威夷渡蜜月,第一晚丈夫发高烧至度,胡言乱语,立刻送医院。时值夜半,下着大雨,环境陌生,不知如何是好。於是祷告说:“上帝呀!我现在开车送丈夫去求诊,请你领路。”丈夫在车上一直叫着:“好冷呀!好冷呀!”感谢上帝,左拐右转的竟找到一间医院,那晚在医院渡过。翌日早晨返回酒店,休息一会便出外散步;但走没几分钟,丈夫说不舒服,於是折回,惊见车子被人敲坏,财物尽失。结婚前,两位好友先後离世;蜜月期间要住急诊室,又被打劫,为甚麽呢?可是回心一想,失去的都是身外物,便泰然处之。感谢上帝,贼人没用枪挟持强抢,丈夫亦复原了。我悟到人会突然死去,突然大病,突然失去所有,人生是如此莫测!但感谢上帝,赐我们永恒生命丶属天盼望!

以前觉得结婚很可怕,费时多事。我认识不少人婚姻出现问题:吵闹丶打架丶虐待丶离异……,因此对婚姻有恐惧感。很多与我年纪相近丶与我差不多时间来美的朋友都是同居的。我交男友约会时,心想同居就可以了,不用结婚。信主後,圣灵改变了我,男友又很有恒心地等了两年,终於答应嫁给他。婚後由於彼此性格丶背景和习惯都不同,生活在一起,自然有很多适应,很多学习。如果不是上帝在我们中间,肯定已离婚。感谢主,藉着圣经教导我们夫妻相处之道,又告诉我们子女是上帝所赐的产业,要我们悉心教导。子女年幼,我曾有三年没出外工作,在家照顾他们,很开心,更看见上帝在他们身上的奇妙作为。我来美最大的得着,不是取得美国护照丶拿到学位丶可到处旅游;而是认识了主耶稣,做个平凡而满足的人。有主同行,藉着祷告加我力量,面对所经历的一切,慢慢又学会了宽恕丶体谅别人。

深信全家会得救

圣经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渐渐上帝感动我向父母兄姊传福音。父亲有个坏习惯,一日三餐,无酒不欢。有一次,我向上帝祷告:“上帝呀,现在我要向父亲传福音,但他的脾气很坏,如果他不想听我传讲,用东西掷我,请你保守。”接着很开心地走到父亲面前,说:“我现在信了耶稣……”话还未说完,他就讲了一大堆道理,且骂道:“耶稣是谁?你小时,我不做工,谁养大你……”我不想跟他争辩,惟有住嘴。当时父亲虽很愤怒,但没打我,很感谢上帝!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刚毕业,某天上午接到电话,得知哥哥下班时发生车祸,心情极差。於是赶去看个究竟。哥哥惊惶万分,车子全毁。当时只有他一人工作,嫂嫂在家照顾子女。哥哥因惊吓过度,精神失常。几天後的星期日,我们兄弟姊妹如常茶叙,谈到哥哥前一晚半夜起来,与人谈话,但看不见那人。後来才知哥哥两三日前,请了一个亲戚上门做法事驱邪,把一些符放在身上丶车上和床上,招惹了邪灵。我立刻致电嫂嫂,问及这事,她说:“对呀,这两晚你哥哥都半夜起床,与人交谈,我听不到对方说甚麽?洒了一点醋後,就听到他们一问一答,但看不见那人。”上帝感动我向嫂嫂传福音,说:“这情况只有耶稣可以帮助你。”跟着向她扼要解释谁是耶稣?并告诉她,我们有需要,耶稣随时会帮助,建议她相信耶稣。她答应了,我们一起祷告,之後她觉得很温暖,很舒服。於是我请求牧师拆除他们家中的偶像和符之类的东西。

哥哥因受过度刺激,加上邪灵上身,要留院观察。很感谢上帝,两星期後,他康复出院,至今没事了。由於这件事,嫂嫂先信耶稣,妈妈跟着信。现在二姊丶哥哥和他的子女都信了,在未来的日子,我很有信心全家(包括爸爸)都得救。爸爸现在七十多岁,偶而不舒服,入院治疗,我第一件事就是为他祈祷,跟着慰问他,与他分享福音;由於他生病,即使骂我也不会太厉害。以前我常怨恨父亲,现在祈求上帝赐我力量原谅他,多为他祷告,希望他有一天接受主。

管理永存的产业──生命丶灵魂

我也抓紧机会向身边的人传讲。虽然工作上不容许我向人传福音,但可以分享自己的经历,来帮助他们。过去我在乡下只读过五年书就到广州工作,一九八六年移美至今,共做过五十份不同的工作,各方面的经历也不少,可给别人一些鼓励。

我们真应该稍停脚步,放下自我,思想一下:人为何生存在这世上?是否生儿育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是生活?其实,上帝让我们活在世上是有使命的,有责任管理这个世界和自己的“财产”── 不是指我们的金钱丶房产,这些都会成为过去;乃是指人的生命丶灵魂,是永存的产业。试想,你现在的光景是否可以一生如此?有道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须知世事随时会改变,只有上帝永恒不变。有祂同在,无论得失丶顺逆,时间转移,世途多变,我们也可以有从祂而来的喜乐与平安。人往往畅达时,意气风发;失意时,无奈悲叹,左求右拜,拜偶像,求平安。其实,上帝就在我们心里,平安就在我们面前,只是人是否愿意去求。盼望大家不要等到苦难临到,才去寻找真神 ── 主耶稣。请把握今天,让祂进入你的生命!

(余黄国凯整理)

本文链结: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s20031101
网上转贴请注明"原载《中信》月刊第499期(中国信徒布道会)"。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