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就喜欢折腾男朋友! 我们就喜欢折腾男朋友! 408270小折腾

我的女友有点傲

莫小贝 2017-08-26
我叫李浩,我爸是机械厂的操作工,2013年的一个夏天出了车祸,还没送进医院便没气了。
撞人的司机是个趾高气扬的富二代,面对我们娘俩连句道歉的话也没说,打电话让他爸送来了三十万块钱,扔在了空荡荡的病床上,拍拍屁股就走了。那时的我心里十分不服,三十万块钱,竟然可以买我爸的一条命?
我爸没了,留下了三十万的赔偿金,我妈将钱存进了银行,说这笔钱是供我上学用的,专款专用,雷打不动。她自己找了辆二手的三轮车,装了一个煤气罐,跑到大街上卖起了煎饼果子。
卖煎饼果子的地方离我们学校不远,出了校门左拐,第一个路口就是。每天卖完煎饼果子,我妈总是在路口等着我一起回家。但是我不想这样,十七岁的年纪,正是虚荣心最强的时候,别人家的父母都是开着小汽车,衣着鲜亮。而我的母亲却低三下四给人摊煎饼,还满身油污的样子,我感觉很丢人。
放学的这段时间是我妈生意最好的时候,同班同学很多,为了避免尴尬,我总会在学校里假装上自习,等到人都散尽了,我才走到路口去找我妈。
汉东的夏天,骄阳似火,人站着不动都会大汗淋漓,何况是在炉子边烟熏火燎的摊煎饼。离煎饼摊不远的地方,我就看见我妈穿着围裙,盘着头发,双手在铁鏊子上忙活着,额头上水光光的一片。看到我妈辛苦的样子,我鼻子一酸没差...
我叫李浩,我爸是机械厂的操作工,2013年的一个夏天出了车祸,还没送进医院便没气了。
撞人的司机是个趾高气扬的富二代,面对我们娘俩连句道歉的话也没说,打电话让他爸送来了三十万块钱,扔在了空荡荡的病床上,拍拍屁股就走了。那时的我心里十分不服,三十万块钱,竟然可以买我爸的一条命?
我爸没了,留下了三十万的赔偿金,我妈将钱存进了银行,说这笔钱是供我上学用的,专款专用,雷打不动。她自己找了辆二手的三轮车,装了一个煤气罐,跑到大街上卖起了煎饼果子。
卖煎饼果子的地方离我们学校不远,出了校门左拐,第一个路口就是。每天卖完煎饼果子,我妈总是在路口等着我一起回家。但是我不想这样,十七岁的年纪,正是虚荣心最强的时候,别人家的父母都是开着小汽车,衣着鲜亮。而我的母亲却低三下四给人摊煎饼,还满身油污的样子,我感觉很丢人。
放学的这段时间是我妈生意最好的时候,同班同学很多,为了避免尴尬,我总会在学校里假装上自习,等到人都散尽了,我才走到路口去找我妈。
汉东的夏天,骄阳似火,人站着不动都会大汗淋漓,何况是在炉子边烟熏火燎的摊煎饼。离煎饼摊不远的地方,我就看见我妈穿着围裙,盘着头发,双手在铁鏊子上忙活着,额头上水光光的一片。看到我妈辛苦的样子,我鼻子一酸没差点没哭出来,自从我爸不在的日子里,我妈真是吃尽了苦头。
就在这时,有几个男生朝着我妈的煎饼摊靠了上去,领头的染着黄毛,高高瘦瘦的,这人我认识,他是我班有名的混混,大名罗朝旭,人称黄毛。
只见黄毛带着几个小弟,将我妈的煎饼摊一围,伸出大手拿起摊子上烤熟的里脊就往嘴里填,身后的几个小弟也学着黄毛的样子做起了强盗。
摊煎饼是小本生意,哪经得起黄毛这么折腾,我妈一看急了眼,嘴里一边骂骂咧咧的叫着“死孩子”,一边双手护着自己的摊位。
可是我妈毕竟是一个女人,摊子又这么长,她护了这头就护不了那头。黄毛根本不是嘴馋吃几块里脊肉而已,他是想故意戏弄我妈,黄毛的人分成了两拨,在摊子两头来回的折腾,大热的天,我妈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
看到我妈被黄毛他们欺负,我真的想冲上去帮我妈护着摊子,可是一想到对面是我的同班同学,我只要一上去,第二天全班都会知道我妈是个摊煎饼的,到那时候我肯定会成为班上同学的笑柄,我咬着牙藏在电线杆子后面,眼睁睁着看着我妈被黄毛他们欺负。
我本以为黄毛闹腾一阵子就收手了,可是没成想黄毛开始打起了我家钱箱子的主意,他一个健步过去,拽起了我们家的钱箱子就要走,里面装着几百块钱的零钱,是我妈在太阳底下卖一个星期的煎饼果子攒下的。
那可是我们全家的命根子,怎么能让黄毛拿走。我妈冲了过去,将钱箱子抱在怀里,死不放手。黄毛狠狠的拽着箱子,猛地一使劲,便将我妈拽倒在了地上。我妈被黄毛拖着跑出去了三米远,夏天穿的本来就单薄,我妈的胳膊在水泥路上摩擦,掉了一层的皮,疼的咿呀乱叫。
看到这种情况,我再也不能熟视无睹,赶紧跑了上去,对着黄毛的屁股便踹了上去,只听“哎呦”一声,黄毛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上,额头磕到了三轮车上,冒出了一个核桃一样的大包,疼的黄毛嗷嗷直叫。
黄毛看了我一眼直接怒了,他站起了身子,双手捂着额头,嘴里骂骂咧咧的喊道:“李浩,我的事你也敢管,你他妈是不是想找死!”,说着便招呼几个小弟将我围了起来,黄毛一个健步上来对着我的脸“啪啪”就是两下。
我妈看到我被黄毛打,像一只发怒的母老虎一样,拿着铁勺子便朝着黄毛冲了过来,但是毕竟是一个女人,还是个卖煎饼果子的,黄毛高高的个子一点也不怕我妈,左手使劲一挥我妈的铁勺子便落了地,右手反手一轮对着我妈的脸就是一巴掌。那声音像是一把刀子一样插的我的胸口生疼。
“黄毛,你敢打我我妈,我草你祖宗!”我瞪着眼睛红着脸朝着黄毛吼道。
黄毛先是一愣,然后乐呵呵的笑着说道:“哈哈,原来卖煎饼的女人是李浩他妈呀。你看他妈长得多丑,那老脸像是在油里炸过一样!”
听到黄毛的话,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心中又气又恨,抡起了拳头又冲了上去,黄毛只是微微一笑,左手一把便掐住了我的脖子,膝盖对着我的小肚子使劲的一顶,我瞬间便疼的跪在了地上。
黄毛冷笑一声,轻声的寄出了两个字:“废物!”左手又捡起了钱箱子,冷冰冰的说道:“这些钱就当我的医药费了”。
此时的我已经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我妈哭着抱着我,看到黄毛他们人多势众不敢说一句话。
就在这时,一辆自行车停在了煎饼摊前,从车上下来一个女生,长长的头发,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微微隆起的胸脯,穿着一件蓝色小短裙,露着细长光洁的双腿,像薄荷糖般清清爽爽的样子。
她叫苏小月,是我们学校男生公认的班花,但是苏小月这人傲气的很,听说家里也十分的有钱,对班上的男生从来是不屑一顾。黄毛也对苏小月痴迷的很,她已经追了两个星期了,东西也送了不少,但是苏小月就是不收,对黄毛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苏小月走到了黄毛的面前,努着小嘴对黄毛说道:“黄毛,你把钱还给人家!”
黄毛看到苏小月帮着我说话,一脸委屈的说道:“这李浩是你什么人,你干嘛要帮他!”
“不是我什么人,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么欺负人!”苏小月一本正经的说道。
黄毛看到苏小月这么说,眼睛一转说道:“好,我听你的,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苏小月一脸疑惑的说道。
“明天晚上你得陪我去学校操场跑步!”黄毛一脸坏笑的说道。
苏小月洁白的牙齿微微咬着粉嫩的嘴唇,一脸不安的样子,学校的操场晚上黑乎乎的,很多坏学生都藏在里面干坏事,这个全校的人都知道,黄毛让苏小月晚上陪他去操场散步,显然是不怀好意。
但是苏小月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我,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好!我晚上陪你去操场散步!”苏小月说完重重的吸了一口气,青涩的胸脯狠狠的抖动了一下。
黄毛听到苏小月答应晚上陪他跑步,一脸的坏笑,将钱箱子扔在了地上,白了我一眼,两手揣进口袋,吹着口哨便走了。
看到苏小月帮我,我的心里暖暖的,要知道苏小月也是我们学校最漂亮的女生,平时男生们贴着脸子去巴结还来不及呢,更别说得到苏小月的关心,此时的我已经有点受宠若惊了。
我双手撑着地站了起来,一脸幸福的看着苏小月,我以为苏小月会过来跟我说几句关心的话,问问我肚子还疼不疼之类的,没想到苏小月贴着我的身子走过,用眼睛狠狠的白了我一眼,嘴里蹦出了和黄毛一样的两个字:“废物!”
夏风吹拂着苏小月的头发,发丝轻抚着我的脸颊,留下一股淡淡的薄荷的香味,除了这股香味和两个伤人的字眼,苏小月什么也没有给我留下。
这一刻我才明白,自己真的想多了,像苏小月这种金枝玉叶,不是我这种没钱没势的穷人家的孩子所能惦记的,想到这里,我伸出大手对着自己的脸狠狠的打了一下。
我妈揽着我的胳膊,我推着我家的煎饼车,轮毂吱吱的响,火红的太阳已经下了山,照的前面的马路像是撒了一层水。每当这时,我都会想起我爸,家里没了男人,像是房子没有了柱子,风雨飘摇。
我家住在汉东的唯一的棚户区,这里大多是外来打工的住处,当城市的人们都用上天然气的时候,这里家家户户还得靠煤球做饭,烟筒从低矮的房顶捅出来,往外冒着一股股刺鼻的煤烟,仿佛将天上的火烧云都染得铁黑。
父母早年就来城里打工,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我爸小学的时候便将我接了过来借读。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家始终住在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棚户区里,外面的繁华和我们家一点关系也没有……
第二天早上七点,我准时来到学校早读,我每天都是班上第一个来的,为此班上的钥匙也是我带着。
从来到城里的第一天,我爸就告诉我,接我到城里不是来享福的,是让我好好学习,考上好高中,将来考上好大学,再找个好工作,这样就可以光宗耀祖,穷人家的孩子,能够选择的路也就这么多。
我将我爸的话牢牢的记在心里,学习这根弦丝毫没有放下,从小学一直到初中,我一直是年级的第一名,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
这天班主任来的很早,我们还在咿呀咿呀的背课文,他便进来了,敲了敲桌子示意我们停下。
他进来说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们已经进入初三了,一切都要以中考为重,晚上要增加晚自习,从晚六点半到九点,家远的尽量住校,让我们通知好家长不要让他们担心。第二件事是要给我们重新排一下座次,说着便将新的座次表打在了投影仪上。
几十双眼睛都盯上了投影仪,寻找着自己的新同桌,黄毛毫无意外的在最后面,单人一桌,他是我们班学习最差的,心肠又坏,老师不喜欢他,也没人愿意和他在一起。
我极力搜寻着我的名字,不一会便看见了李浩两个大字,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的位子没有动,还是正对着黑板的第一排。但是新同桌的名字差点让我叫出来,她不是别人,竟然是班花苏小月。
“天哪!这不是做梦吧!”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张着大嘴对着胳膊狠狠的咬了一口,胳膊生疼,我确定不是做梦。
不一会,班主任便让我们搬着自己的课本按着新座次表坐好,我两手紧张了已经出了汗,能和班花在一起,真是捡了大便宜,全班的男生非得羡慕死不可,想到这里,我将头藏在桌子底下偷偷的笑。
正当我偷着乐的时候,苏小月抱着一摞书便走了过来,我赶紧绅士的站了起来,将苏小月怀里的书接过来,手臂不小心碰到了苏小月青涩的胸脯,一股软绵温热像是电流一样传遍了整个身体,这一刻,我感觉在自己像是打秋千一样,伴着一阵阵的薄荷香,心神荡漾。
苏小月显得很大方,脸上没有任何夸张的表情,镇定自若的理了理头发,拎了一下小短裙便坐下了。
整整一天的时间,我都没好意思跟苏小月说一句话,每次衣服之间轻微的摩擦都让我兴奋不已,我不时的偷偷用眼睛瞄她,苏小月像是知道我看她一样,我和她对了好几次眼,每次对眼,我都羞的脸红,跟这样一位班花同桌在一起,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五点半下了课,大家都准备吃饭,因为晚上要上晚自习,今天是第一天。苏小月从包里拿出了一盒饼干,包装是那种硬纸壳的,上面写着我不认识的英文字母,看着就很高档,包装一打开,一股奶油的香味扑面而来。
我咽了口唾沫,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煎饼果子。里面加了两个鸡蛋,中午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要上晚自习,下午第二节课我妈便给我送来了,身上还围着那件油乎乎的围巾,让班里的同学好一阵子笑,我也羞得红了脸。
苏小月拿着高档的奶油饼干,在嘴里嘻嘻咀嚼着,明眸皓齿的样子,可真让我着迷。我一边大口的啃着煎饼果子,一边看着美丽的苏小月,想着紧张的初三要跟这样一位漂亮女生度过,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时,黄毛走了过来,两手揣进裤兜,高高的个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苏小月,可别忘了你昨天说的话!”黄毛说道。
苏小月显然对黄毛的来临有点猝不及防,身体轻轻的打了一个机灵,然后很快镇定了下来,拿起了水杯慢慢的抿了一口水,然后淡淡的说道:“我苏小月从来都时说话算数!”
说完,苏小月站起身来,蓝色的小短裙在俏丽的屁股上微微的飘荡,苏小月跟着黄毛便走出了教室,临走时苏小月还讲身旁的高档饼干推给了我。
“我吃不下了,你想吃就吃吧!”
我当然知道苏小月要和黄毛去操场陪黄毛散步,我也知道这种散步意味着什么。晚上的操场黑灯瞎火,从来都是好学生的禁地,坏学生的天堂,谈对象是学校明令禁止的,操场便成了情侣们搂搂抱抱的最佳场所。
我一把便拉住了苏小月的手臂,不让她跟着黄毛去操场。黄毛一看便火了,一把便将我推到了一边,指着鼻子说道:“上次放了你是给苏小月面子,别以为你成绩好我就不敢搞你,你再敢碍事我就搞死你!”
黄毛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可怕,吓得我大气不敢喘一声,苏小月看了我一眼冷冷的笑了一声,漏出一脸的鄙视,然后跟着黄毛走出了教室。
我坐在座位上,手里拿着半块煎饼果子,看着苏小月推过来的半盒饼干,心里越想越不踏实,苏小月昨天是为了救我才答应陪黄毛去操场的,我一个大男生怎么能在这里坐视不管,还有脸去吃苏小月的饼干呢?
想到这里,我扔下了手里的煎饼果子便朝着操场跑去。
晚上的操场夏风徐徐,垂柳在夜色下轻轻地飘摇,大树的后面,偶尔会探出两个黑乎乎的小脑袋,那都是老师们口中的差生,他们不好好学习,偷偷地跑到草场地而后面亲嘴。
那些不受规矩的男声和女生,互相的在对方的身上摸来摸去,这可都是我这种好学生所不齿的行为。
三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晚上来到学校的操场,看到别人亲嘴,看到男生死死的将女生压在柳树的树上,我的心中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边在心里面骂着他们堕落,一边又忍不住多看两眼,那种矛盾的心情让我记忆犹新。
这时,我隐约的发现操场的南墙边上站着一男一女,男生高高瘦瘦的,两个手放在了女生的肩膀上,女生仰着面看着男生,被夏风吹乱的头发遮挡着半张俊俏的脸,直挺挺的胸脯珠圆玉润,小短裙在微风中飞舞,两条灵巧的双腿在月光的照耀下无限光洁,我一眼便认出那两人就是黄毛和苏小月,我慢慢的凑了过去趴在一颗柳树后面偷看……后面很刺激,喜欢的朋友请关足微型共粽浩 ddyy505 就可以找到啦!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我们就喜欢折腾男朋友!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