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青非常感受 北青非常感受 2110成员

【投稿】如今的柴火味,都成了旧时光

雨中小菊 2017-08-26
如今的柴火味,都成了旧时光
我是北方人,却长在南方,在水乡度过整个童年时光,一二年级时,父母工作忙,有段时间,便将我的午餐,寄放在学校附近的好婆家。
午时,窄长天井里,几株怒放的蝴蝶兰香气袭人,还有几株藤架植物也郁郁葱葱。身穿藏青色斜襟褂子的好婆,头发绕在脑后,用一根银簪子,插成扁圆的髻,髻边斜插一朵栀子花。
好婆好烟,初夏浓荫下,午饭后的她,常悠闲坐在竹椅上,半眯着眼,轻含一小口茶水,漫不经心吐入水烟筒的盛水斗,缓缓吸气,待发出“咕噜噜”悠长悦耳的水声,徐徐装入烟丝。
这时的我,便乖巧地凑到好婆身边,从她手里接过搓成细长条的粗纤维火纸,看好婆点燃纸媒,让它像焚香般缓慢燃烧,然后,学着好婆的模样,将纸媒送到嘴边一吹,细微的红光,立即变成一团明火,再递给好婆点燃烟丝,给好婆吹纸媒点烟,曾是我记忆中,童年百玩不厌的乐趣。
我喜欢枕在好婆的膝间,天井树梢上,蝉鸣一声声,空气里若有似无,漂浮着淡淡的花香,耳边若隐若现,滑落水烟筒“咕噜噜”声,好婆吸水烟的模样,在我眼里成了分外雅致的嗜好,偶尔,我会小声央告好婆“好婆,我也要吹咕噜咕噜”。
好婆自是不会应诺,我便继续痴缠,三二回后,她便会给我讲些久远年代的市井传说,来打发我尽快午睡...
如今的柴火味,都成了旧时光
我是北方人,却长在南方,在水乡度过整个童年时光,一二年级时,父母工作忙,有段时间,便将我的午餐,寄放在学校附近的好婆家。
午时,窄长天井里,几株怒放的蝴蝶兰香气袭人,还有几株藤架植物也郁郁葱葱。身穿藏青色斜襟褂子的好婆,头发绕在脑后,用一根银簪子,插成扁圆的髻,髻边斜插一朵栀子花。
好婆好烟,初夏浓荫下,午饭后的她,常悠闲坐在竹椅上,半眯着眼,轻含一小口茶水,漫不经心吐入水烟筒的盛水斗,缓缓吸气,待发出“咕噜噜”悠长悦耳的水声,徐徐装入烟丝。
这时的我,便乖巧地凑到好婆身边,从她手里接过搓成细长条的粗纤维火纸,看好婆点燃纸媒,让它像焚香般缓慢燃烧,然后,学着好婆的模样,将纸媒送到嘴边一吹,细微的红光,立即变成一团明火,再递给好婆点燃烟丝,给好婆吹纸媒点烟,曾是我记忆中,童年百玩不厌的乐趣。
我喜欢枕在好婆的膝间,天井树梢上,蝉鸣一声声,空气里若有似无,漂浮着淡淡的花香,耳边若隐若现,滑落水烟筒“咕噜噜”声,好婆吸水烟的模样,在我眼里成了分外雅致的嗜好,偶尔,我会小声央告好婆“好婆,我也要吹咕噜咕噜”。
好婆自是不会应诺,我便继续痴缠,三二回后,她便会给我讲些久远年代的市井传说,来打发我尽快午睡,好婆声带暗哑的叙说,带给我好奇满足的同时,也催熟着我睡眼朦胧,婉转带我进入江南小桥流水人家的梦。
一日的午后,出差早归的父亲来接我,正看到好婆抽着水烟筒给我讲古,父亲不喜烟味熏陶我,便劝说母亲另换人家带我。我知道后,哭着闹着,坚持要待在好婆家,后来,母亲听人说,水烟经过清水的过滤,能去除大部分有毒物质,有杀菌消毒之效,且闻起来不熏不呛,父亲才勉强作罢。
再大些,我才明白,母亲之所以将我执意交与好婆带,还因为她听人说,年轻时的好婆系大户人家出身,知书达理做的一手好南方菜,别人还告诉母亲,好婆从不离手的水烟筒,原不是一般平民百姓所能使用的,早之前,它仅限于达官贵族,商贾富豪,是一种炫富和摆阔,母亲就想,让好婆带我,将皮猴子一样的我,熏陶成和好婆一样出庭入厨的女子。
父母亲的心思,我无从猜也不想猜,在童年的我眼里,好婆的水烟筒,是我最爱听的故事前奏和玩偶,何况我还心系心念着好婆最拿手的稻花鱼,临近处暑时节,隔三差五,好婆总要在天井一隅,架起大铁锅,待锅滚热时,刺啦倒入菜籽油,把葱丝、姜丝、蒜片炸至香味四溢,然后把稻花鱼放入锅内煎。
待到鱼身两面都炸成微黄时,加入院子里的井水,盖上锅盖,沸腾后,添加食盐、切的细细的荷叶、白胖的毛芋头,再用细火焖10来分钟出锅。满满的热汤里,稻花鱼泛着葱花、蒜瓣的芬芳,鱼汤鲜美至极,鱼肉嫩辣滑溜,芋头软糯,荷叶香气满溢。
那时的稻花鱼,在好婆嘴里被叫做田鱼,我问为啥要叫田鱼,好婆说因为是稻田地里捕来的鱼,我建议好婆,那叫稻子鱼不行吗?好婆听了,便笑眯眯地夸我人小脑筋好。知道儿时念念不忘的美味田鱼,就是时下风靡的稻花鱼,是近几年的事,据说,1700年前的三国时期,就已经开始有稻田养鱼的记载。据《魏武四时公制》所叙及:“子鱼黄鳞赤尾,出稻田,可以为酱”。子鱼即小鱼,黄鳞赤尾应该指的是鲤鱼。原来,旧时光柴火味的稻花鱼,历史竟如此悠远。
对于美食,我属于有鱼则欢,不管是稻花鱼、田鱼,不管是清炖鱼、红烧鱼,都来者不拒,对我来说,在那寻常的鱼香里,有着一种清宁生活的妥帖,无论何时想起,都心生向往。
陆游在《初冬绝句》中写道:鲈肥菰脆调羹美,荞熟油新作饼香。自古达人轻富贵,倒缘乡味忆回乡。曾经几时,去江南寻访好婆,却遍寻无音讯,时光让从前的片段,慢慢成为传说,到处流播,人散后,就剩下了回忆。
处暑时节,水烟筒和稻花鱼,于回忆中重新泛起涟绮,如今城里,有时光的味道,却没有旧时光的柴火味。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