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学书友 佛学书友 7626成员

千年的寻觅

青空 2017-08-26
千年的寻觅
――献给香巴噶举

●雪漠


仿佛,已有千年,
焦渴的心灵总在期盼。
期盼一缕清风,吹去我心头的热恼。
期盼一份智慧,洗去我无明的云翳。
期盼斩断生老病死的绳索,
期盼彼岸的生命新绿。
我曾无休止地呼唤,
旷野里响彻我无助的哭泣,
黯哑的嗓门撕裂了,
一口口血,
吐自焦裂的心。
但我无法驾驭心灵的马车,
犹如一个孩子,溺在水中,
却无力挣出愚痴。
沿着漫长的时空邃道,
我苦苦寻觅。
我历炼汉唐的繁华,
我沐浴明清的烟雨,
生命的扁舟,
在生死中飘泊不已。
岁月的大风强劲地吹来,
吹走我一个个躯体,
却掠不去灵魂的寻觅。
谁能告诉我生命的真相?
谁能揭开死亡的秘密?
谁教我挣出命运的轮回?
谁带我找到灵魂的净土?
我一次次喊破了嗓门,
可回答我的,只有死寂。
人海茫茫,
却打捞不出,
我那双寻觅的眸子。
耳旁只有瑟瑟的秋风,
眼前只有无常的足迹。
我一次次死去,一次次再生,
扮演着尘世上所有的角色,
生生死死,无休无止,
忽尔牛,忽尔马,忽尔猪,
可无法摆脱命运的磨盘,
没人能告诉我,
哪儿是灵魂的出路?
我无助地哭泣,在天大地大的黑洞里,
何处是我的归宿?
我看不到黎明的天光,
望不到一丝儿希冀,
得不到一缕缕温馨,
我不知道,命运会将我带向何处?
生时,不知...
千年的寻觅
――献给香巴噶举

●雪漠


仿佛,已有千年,
焦渴的心灵总在期盼。
期盼一缕清风,吹去我心头的热恼。
期盼一份智慧,洗去我无明的云翳。
期盼斩断生老病死的绳索,
期盼彼岸的生命新绿。
我曾无休止地呼唤,
旷野里响彻我无助的哭泣,
黯哑的嗓门撕裂了,
一口口血,
吐自焦裂的心。
但我无法驾驭心灵的马车,
犹如一个孩子,溺在水中,
却无力挣出愚痴。
沿着漫长的时空邃道,
我苦苦寻觅。
我历炼汉唐的繁华,
我沐浴明清的烟雨,
生命的扁舟,
在生死中飘泊不已。
岁月的大风强劲地吹来,
吹走我一个个躯体,
却掠不去灵魂的寻觅。
谁能告诉我生命的真相?
谁能揭开死亡的秘密?
谁教我挣出命运的轮回?
谁带我找到灵魂的净土?
我一次次喊破了嗓门,
可回答我的,只有死寂。
人海茫茫,
却打捞不出,
我那双寻觅的眸子。
耳旁只有瑟瑟的秋风,
眼前只有无常的足迹。
我一次次死去,一次次再生,
扮演着尘世上所有的角色,
生生死死,无休无止,
忽尔牛,忽尔马,忽尔猪,
可无法摆脱命运的磨盘,
没人能告诉我,
哪儿是灵魂的出路?
我无助地哭泣,在天大地大的黑洞里,
何处是我的归宿?
我看不到黎明的天光,
望不到一丝儿希冀,
得不到一缕缕温馨,
我不知道,命运会将我带向何处?
生时,不知谁是我?
死后,不知我是谁?
我拚命地挣呀挣呀,
总也挣不脱比鱼网还坚韧的业力。
在那个命运的管子里,
我忽尔姓张,忽尔姓李,
忽尔是男,忽尔成女,
灵魂如风,
飘忽来去,
焦渴的呼唤布满了血丝。
九天之颠,
印满我搜寻的眼眸。
直到有一天,
我你相遇在那个夏日。
记得不,我的上师?
那个寻常的夏日并不寻常,
清风徐来,绿影摇曵,
佛光吹落了智慧的桂子,
莲花就种入我的心底。
我明白,那寻常之中的不寻常,
我寻了千年呀,上师。
我踏破了五百双铁鞋,
才寻来,那短暂而永恒的相聚。
从此,我的生命才有了意义,
从此,我不再是无助的个体,
我眼中的世界多了色彩,
我有了灵魂守候的净土。
我知道,万物有漏,精神永恒;
我知道,黄金有价,师恩无比;
我知道,你是超越轮回的大舰;
我知道,你是解除痛苦的甘露。
生命可失,
可上师,我再也不愿失去。
我在黎明的曙光中打坐,
我在深夜的宁静里禅思,
眼前老晃着师尊的音容,
心头老响着你传的咒子,
是的,我很苦,
但我愿坐破一千个蒲团,
因为,耳旁老响着你的念叨:
“还有众生父母……”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