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耕雨读 晴耕雨读 6成员

《审美教育书简》一

晴耕雨读 2017-08-26

第一封信 该以怎样的态度探讨美
席勒对于“美”的思考主要来于自己内心单纯的探讨,不局于书籍定义。采用这样方式,一来他不想犯门户之见,二来,恐这是根本原因,他不想用固化的权威来支撑自己活跃的思索。他要无重力遨游。
美在现实意义上是与感官直接联系的,但感官的美过于千变万化,这时,对美绝对意义的研究,就不得不脱离感官,而依靠知性的分析。一如化学家的研究,通过分解,最终理解化合的产物。

第二封信 美是通往自由的不二法门
当今时代要求是迫切的,迫切要求在政治和道德范畴建立有效标准,而这时,为遥远的“审美世界”建立“法典”,是否不合时宜?
理想的艺术,必然是超越物质,表达人的理想,于精神的自由中读取。而这个时代,“有用”、“价值”被奉承,已与艺术分道而别。但人类的核心价值在于自由,每个人努力的目的也如此。(自由只限于个人追求,在团体、国家等聚合性理念中不存在这一概念,只存在博弈),权威者竟然假道政治以期到达。
在席勒看来,自由只能依靠“美”才能达到,因而他抵抗住诱惑让“美的问题”统领政治和道德问题;让美在自由之前先行,做开路者。(美,是手段。自由是目的。通过美达至的自由,才值得追求。)

第三封信 平衡真实...

第一封信 该以怎样的态度探讨美
席勒对于“美”的思考主要来于自己内心单纯的探讨,不局于书籍定义。采用这样方式,一来他不想犯门户之见,二来,恐这是根本原因,他不想用固化的权威来支撑自己活跃的思索。他要无重力遨游。
美在现实意义上是与感官直接联系的,但感官的美过于千变万化,这时,对美绝对意义的研究,就不得不脱离感官,而依靠知性的分析。一如化学家的研究,通过分解,最终理解化合的产物。

第二封信 美是通往自由的不二法门
当今时代要求是迫切的,迫切要求在政治和道德范畴建立有效标准,而这时,为遥远的“审美世界”建立“法典”,是否不合时宜?
理想的艺术,必然是超越物质,表达人的理想,于精神的自由中读取。而这个时代,“有用”、“价值”被奉承,已与艺术分道而别。但人类的核心价值在于自由,每个人努力的目的也如此。(自由只限于个人追求,在团体、国家等聚合性理念中不存在这一概念,只存在博弈),权威者竟然假道政治以期到达。
在席勒看来,自由只能依靠“美”才能达到,因而他抵抗住诱惑让“美的问题”统领政治和道德问题;让美在自由之前先行,做开路者。(美,是手段。自由是目的。通过美达至的自由,才值得追求。)

第三封信 平衡真实兽性与伦理道德的支柱
自然,在创造人类时,与其创造万物一样都是平等对待的,替包括人类的万物安排(即人作为客体,在自然面前没有特殊性,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但人之所以为人(人为主体时)因他有理性自决的能力,他能理性地审视自然先前带领他走过的路,而后自由选择。这是每个个体都期待的(从混沌不堪中来,到哪里去)。
但事实上,当人意识到理性,进行思索时,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生活在社会群体之中,进而是国家之中(部落—氏族—国家,家庭—市场—政府)。在个人自由选择之前,国家就以强制力安排了个人,这种强制安排既有纯自然生理的成分也有模块化规矩思想的成分,对于前者,个人的道德观不能全部接受,对于后者,个人的理性不能全部接受。
国家的形成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自然国家阶段”,类似部落(古),社团(今),以自然生理需求和恃强凌弱的力量组织形成,当人“成年后”,道德感促使他不能接受这样的粗野与血腥(手段的粗野与目的的粗野),有了建立第二个阶段——即“伦理国家”的要求,这是到的理性的选择。
但矛盾出来了。“粗俗”的自然需求是真实现实的,伦理道德只是理论推导的,因而“伦理国家”在现实层面是不存在的。而这伦理国家在很大程度上还必须舍弃牺牲自然物质需求,这就是为了一个推论的可能的却不现实的“理想”而漠视真实自然的存在。伦理国家为了实现理性的人,而牺牲自然的人,为了所谓人性,无视人的兽性(兽性又是真实的,成为人的条件)。这就像我们赞美精美的晚餐,而无视晚餐是由猎物组成的。
为了“发展才是硬道理”,为了实现推论的道德的人,必然牺牲现实的自然的人。人最终固然拥有了此前缺乏的人性和尊严,但却使人本身意义上的生存陷入了虚无的境地。
这种情况下,整个社会,重点是个人就需要一个可靠的可实现的支柱,让自己能够走上从纯自然野性的地方到达或走向充满伦理理念的地方。这根支柱不能来自自然物质,因为它(自然 兽性)自私野蛮暴虐,它会摧毁社会的;这根支柱也不能来源纯伦理理念,一来伦理是假设的,二来伦理是不显现的;立法权威者更不能掌握它,因为它必须具有自由,一如它也要具有法则性一样,前者针对伦理,后者针对纯自然物质(这段话的意思是,如若立法权威者掌握了这根支柱,这根支柱对于个人而言就不能够自由使用,个人被动,不再拥有伦理道德层面上的自由表达。但这根支柱也要具有一定的法则性,这法则生发于个体,以法则的规矩审视自然兽性。)
因此,它(这根可靠的可实现的支柱)必然是独立的第三者。是平衡前两者(真实自然与理念伦理)的产物,它功能上使自然离物质(兽性)更远一点,使伦理离物质近一些(真实一些);使自然不再纯感性纯任意,而有法则的崇高性,使伦理不再纯刻板规程,而有自然的真实性,自由性。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