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薇圣人 紫薇圣人 652成员

只要我能歇上一会

头顶一瓮 2017-08-26
只要我能歇上一会
头顶一瓮
我把头沉沉的靠在、准确的说贴在身后的落地玻璃窗的玻璃上,盯着那没有了声息,但仍亮着灯的二期在建。好像不这样贴着,我的身体就会失去平衡连坐都坐不了那样。
盯了一会,我的眼皮再也撑不开了,头更沉地往后贴,思绪还是断断续续地清晰:“狗杂种,你敢‘嘭’,我就再他妈你!”
然后,这句话像号角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飘飘渺渺的回响!
“不能睡,千万不能睡,只要狗杂种还他妈的响,我就扑上去!”我告诫着自己。
闭了一会,有点力气了,又睁开眼睛盯二期在建。盯了一会,又看看二期在建上空的星星,看星星的时候,心情好多了。
16日下午3点多,二期在建就发飙了,“嘭”的也像上个月的7日那样,充满爆破力,声波一浪一浪地传递着震撼,我的耳朵里也跟着一波一波的震动着,头颅骨也跟着一“嘭”一扎的微痛着,但“嘭”的断断续续的。每次重新开始时,都是开声或前几声,大的爆破力无所抵抗一般,但随后便车祸音响,在随后便是断断续续的、虚虚弱弱的呻吟,就这样反复着。那呜声也一样,开始像敝足了劲吹的喇叭,刚吹了一口或几口气,舌头就像被地虎咬了一样。整个小区的上空就这两种声音或交织着、更迭着,哪怕声小的像呻吟,也可以把夜幕穿破,直奔我耳朵。那种垂死挣扎又抗拒不了...
只要我能歇上一会
头顶一瓮
我把头沉沉的靠在、准确的说贴在身后的落地玻璃窗的玻璃上,盯着那没有了声息,但仍亮着灯的二期在建。好像不这样贴着,我的身体就会失去平衡连坐都坐不了那样。
盯了一会,我的眼皮再也撑不开了,头更沉地往后贴,思绪还是断断续续地清晰:“狗杂种,你敢‘嘭’,我就再他妈你!”
然后,这句话像号角一样,在我的脑海里,飘飘渺渺的回响!
“不能睡,千万不能睡,只要狗杂种还他妈的响,我就扑上去!”我告诫着自己。
闭了一会,有点力气了,又睁开眼睛盯二期在建。盯了一会,又看看二期在建上空的星星,看星星的时候,心情好多了。
16日下午3点多,二期在建就发飙了,“嘭”的也像上个月的7日那样,充满爆破力,声波一浪一浪地传递着震撼,我的耳朵里也跟着一波一波的震动着,头颅骨也跟着一“嘭”一扎的微痛着,但“嘭”的断断续续的。每次重新开始时,都是开声或前几声,大的爆破力无所抵抗一般,但随后便车祸音响,在随后便是断断续续的、虚虚弱弱的呻吟,就这样反复着。那呜声也一样,开始像敝足了劲吹的喇叭,刚吹了一口或几口气,舌头就像被地虎咬了一样。整个小区的上空就这两种声音或交织着、更迭着,哪怕声小的像呻吟,也可以把夜幕穿破,直奔我耳朵。那种垂死挣扎又抗拒不了天地间正道力量联盟的魔性淋漓其间。
凌晨两点多又开始“嘭”,爆发力大额而且时间长,几辈子的劲都拼了似的,看样子又要“嘭”到天亮,我轻松的他妈着!
这“轻松”是指开战时的战况,一上香就熊熊地燃起中或大火,没多久就起火化炉,这是邪法不济、我势不可挡的体现
轻松是一回事,愤怒又是另外一回事。听着那音响和节奏,我听出了倪端来,问女儿:“那文章(声控的邪恶)出来了没有?”
“出来了。”没多久,女儿欢愉的回答。
“狗杂种,一定是看到了,所以又飙了。”我对女儿说。
凌晨三点多,声音停了。
我在与二期在建的阳台上守着,盯着已长到24层的那栋邪恶,骂魔帝这最终形魂俱消的魔孽,造次造到空前绝后了,造到天地之极了,造到我眼前来了。
从军区方向吹来的凉风,清冽着又饿又累又困的我,像适时的鼓励和嘉奖。今日忙得连吃夜宵的时间都没有,我坐在圆形的塑料矮凳上,头紧紧的贴着背后的玻璃,狠盯着二期在建,一个劲的发誓者:只要我能歇上一会儿,魔孽什么时候敢“嘭”,我就什么时候能扑上去!
凌晨四点多,我听到的是;“当——当——当!”一串人工敲打铁器的声音,我知道是邪恶的机器坏了,我想我也可以休息了。
17日下午,为海归陈单独退邪法时,没有了多天前退时的那种全身突然奇痒的难受,头有几次像针扎,也有那种反胃想吐的感应,这和单吊二期在建的感受一样,但也不再碍事。从为我家阿咪、从为与我电话联系的那些人、从为科米及其团队成员、从为阿桑奇及其团队成员等退法时的感应和香语,都和单吊二期在建时的一样,所以,我知道,二期在建打得不只是我母女、海归陈以及东购岭的人,而是打天下所有的大同人。
“二期在建”整天天久不久的“哐当”一下,像硬物撞在硬物上被反弹!这一反弹,说明之前的“力撑万斤”已成昨日黄花;“呜”声,也是小的要认真听,就像我炒菜时电磁炉发出的声音。
“狗杂种又响了。”晚饭时,我对女儿说。
“那是楼下电钻响的,看来你有点条件反射了。”女儿笑话我。
"那当然。"我不可否认。
午夜,二期在建,又亮起了灯,我知道他们又继续作恶了。
18日凌晨两点。“咔——嘎——”声刺耳的响了几次,像机器被强力卡住那样。
四点,我们休息,留出两米宽的落地窗,只把纱窗关上,母女并排躺下后,头就对着那仍在亮着灯的二期在建。
没多久,“咔——嘎——”声又刺耳的响起。
我听到这响声,心情特别舒服,对女儿说:“像卷闸门被强力撬”。
“对。”女儿听了一下,同样肯定着。日台风今日暴雨,“二期在建”也挣扎,几次开声后都失败。
邪恶的响声,会把我生命的战火点燃,响声越大,我的战火就会被点燃的越旺!只要让我歇上一会儿,我就可以精神抖擞地继续战斗下去!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