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陌生人。 亲爱的陌生人。 111353陌陌

没有名字的人23

嘉伴伴 2017-08-25
第23章 粉笔画的门
  回到约书亚大厦已经下午了。琳娜紧张的迎上来:
  “磊,你到底怎么了,你在电话里没说清楚,我好担心......”
  看到琳娜没事,我松了口气,紧绷的情绪一下松了下来,我只觉得大脑嗡嗡直响,站都站不稳了。
  “你脸色看起来好差,赶紧去睡一会吧?”琳娜扶着我。
  “不.....我还有事跟你说,我先去洗个脸。”
  我让琳娜去帮我煮一壶咖啡,转身进了浴室。


  头好疼。
  水龙头一打开,热水哗哗的流下来,浴室很快变得蒸汽缭绕,我累极了,拧了把毛巾擦了擦脸。
  从浴室出来,已经快黄昏了。夕阳金色的余晖从窗户外洒进来,收音机正播着猫王的Follow That Dream,房间里弥漫着咖啡的香气。

  ~when a dream is calling you,

  ~There's just one thing that you can do.

  这是我的家吗,我忽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
  “琳娜?”我唤了一声。
  没人回答。
  我朝客厅走去,看到琳娜背对着我,坐在沙发上面。电视里正在放着下午五点的烹饪教学节目。她似乎在专心看着电视。
  “琳娜?”
  “嘶——嘶——”有一阵轻微的咀嚼声从沙发上传来,琳娜又在偷吃零食了。
  我走到沙发背面,轻轻的推了推她,她从沙发上滑了...
第23章 粉笔画的门
  回到约书亚大厦已经下午了。琳娜紧张的迎上来:
  “磊,你到底怎么了,你在电话里没说清楚,我好担心......”
  看到琳娜没事,我松了口气,紧绷的情绪一下松了下来,我只觉得大脑嗡嗡直响,站都站不稳了。
  “你脸色看起来好差,赶紧去睡一会吧?”琳娜扶着我。
  “不.....我还有事跟你说,我先去洗个脸。”
  我让琳娜去帮我煮一壶咖啡,转身进了浴室。


  头好疼。
  水龙头一打开,热水哗哗的流下来,浴室很快变得蒸汽缭绕,我累极了,拧了把毛巾擦了擦脸。
  从浴室出来,已经快黄昏了。夕阳金色的余晖从窗户外洒进来,收音机正播着猫王的Follow That Dream,房间里弥漫着咖啡的香气。

  ~when a dream is calling you,

  ~There's just one thing that you can do.

  这是我的家吗,我忽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
  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
  “琳娜?”我唤了一声。
  没人回答。
  我朝客厅走去,看到琳娜背对着我,坐在沙发上面。电视里正在放着下午五点的烹饪教学节目。她似乎在专心看着电视。
  “琳娜?”
  “嘶——嘶——”有一阵轻微的咀嚼声从沙发上传来,琳娜又在偷吃零食了。
  我走到沙发背面,轻轻的推了推她,她从沙发上滑了下来。
  一个两只头四只手,满脸长满眼睛的怪婴,趴在琳娜身上啃着她的内脏。


  琳娜的肚子一片血肉模糊,血从大腿两侧留到地毯上。
  “不!!!”我吓的后退了两步,转身拿起桌上的枪:
  “你这个怪物!离开琳娜!怪物!”
  “磊,你要杀死我们的孩子吗?”
  琳娜的眼睛空洞洞的,她歪着头对我说。
  “它只是饿了,嘻嘻。”
  我拿着枪的手在颤抖,那个怪物擦了擦嘴上的血,向我爬过来。
  我一步一步退到走廊上。

  “你别过来.....”我绝望的大叫。
  “爸爸。”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转过头,另一个长着两个头,四只脚的怪物在我后面,贴着我的肩膀说:“好饿啊,爸爸。”
  “不要碰我!”我惊恐的摔掉它,往走廊深处退。
  第三个,第四个,从黑暗中钻出来。

  “爸爸,爸爸,你不要我们了吗?”
  那个首尾各长了一个头的怪物,挥动着莲藕一样的小手,两张脸同时看向我。
  我已经在濒临崩溃的边缘,把枪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
  也许我死了,这一切就能结束了。
  怪物在地上慢慢朝我爬过来,两张脸,四个眼睛同时瞅着我,一张脸在笑,一张脸在哭。

  “....安菲斯比纳有两张脸,说谎的次数和实话一样多….
  安菲斯比纳有两个头,一个想往东走一个想往西.....”

  忽然间我不自觉的自言自语起来。
  这是一首诗吗?好熟悉啊,我好像听谁说过......
  是谁呢......
  瓦多玛!
  瓦多玛的名字,像一道闪电一样在我的脑海里炸响,我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这不是真实的!不是真实的!
  一瞬间,如何搬进约书亚大厦,如何遇见玛利亚和阿尔法,下午的的士司机,琳娜给我打的一通电话,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起来了。

  我在梦里。我突然意识到。

  没事,只要醒来就好了。我开始掐自己的脸,打自己耳光。
  “快醒来,快醒来。”我对自己说,一边使劲揉了揉眼睛。
  那些畸形的婴儿还在我面前。最前面的那一只已经爬到我身边,伸出粉红色的手抓住了我的裤脚。
  “爸爸。”它头上长满眼睛,每个眼珠都在转。

  我他妈的还在梦里。

  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醒过来?我一边往走廊深处退去,一边想。
  自杀也是死,醒不来也是死,我怎么样才能从这里出去?

  “你窥探到森林里的猎人,因为你是他的猎物!
  猎人来的方向,就是森林唯一的出路!”

  我想起瓦多玛最后一次见我的时候给我的忠告。

  如果玛利亚如果真的在操控我的梦境,她是如何进来的?
  她进入我梦境的通道,也一定是我出去的路!
  一定有一个入口,只要找到了这个入口我就可以出去——

  我四处张望,时间不多了,虽然我现在身处走廊,但这是梦境,梦境和现实世界从物理位置到时间都是不对等的。

  “你看到的门是墙,你看到的墙是窗,你看到的窗通向死亡,而不是通向它来的地方.....”

  之前我没听懂的瓦多玛说的话,一下全懂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已经通过寓言诗把梦境的特点和破绽告诉我了。
  “你看到的门是墙,你看到的墙是窗”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梦境中的门不一定相对于真实世界的门,窗也未必就是真实世界里的窗。
  我刚才应该是在浴室里睡着的。在真实世界中我们家浴室门外应该是客厅,但我刚才先看到的却是厨房。沙发摆放的位置也不对,而且我家根本没有电视机。
  我不能凭我现在看到的格局去分辨方向。

  梦境里营造的世界是为了引导我去玛利亚想让我去的地方。简而言之,哪怕现在我踩着这群怪物过去走廊的另一头搭电梯,我也是不可能出去的。
  可是既然不能从外观辨别出口,那么出口到底在哪里呢?

  一堆怪婴发出嘤嘤的声音,朝我慢慢爬过来来。
  走廊尽头的窗户上,写着大红的“EXIT(出口)”。

  “你看到的窗通向死亡,而不是他来的地方”——
  我想起瓦多玛的警告,我要是真从这个出口出去,估计就真摔死了。

  出口到底在哪里?

  604,605,607......我沿着走廊往后退,马上就要到尽头了。

  咦,608的门怎么不见了?

  走廊上只有一侧是公寓,西方迷信魔鬼的说法,所以606是没有的,可是现在本该是608的房门位置,却只剩下一堵砖墙。
  砖墙上面,用粉笔勾勒出了一个房子和几朵花,房子上还有一个白色粉笔画上去的小门。

  这是一副儿童简笔画,画上的门大概有巴掌大小。上面写着一个数字,43.
  
  43?

  我想起约翰森塞给我的那本《精神病人康复指南》。
  “这是我能给你的唯一提示!真相就在里面!”约翰森的话回响在耳边,但当时我却以为他疯了。

  我的大脑转得飞快,约翰森要传达给我的根本不是书的内容,而是这个页数!
  这个号码就是约翰森要告诉我的“真相”。
  他说的“真相就在里面”,并不是指真相在书里面,而是真相和43这个号码有关。

  那些小怪物们已经围上来拉扯着我的衣服。它们趴在我的耳边发出“嘶嘶”的声音。
  一只突然张开嘴巴,咬住了我的脚踝,瞬间我疼得冷汗直冒!
  这真的是梦吗?为什么疼痛这么真实?
  “在梦境中不要相信你看到的表像!”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咬了咬牙,伸手去推墙上那扇粉笔画的小门。

  啪的一声,门开了。

  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我和面前的这道墙。
  我试着向前探出手,然后是脚,我的整个身体,穿过了粉笔画里面的小门,进入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漆黑走廊。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的面前出现了另一扇门。

  那是一道古老的黄铜雕花大门。

  大门上雕刻着地狱的场景。罪人们周而复始地在烈火中受尽酷刑,他们或身上长满毒瘤,或被倒插进煮沸的油锅,或在炽热的沥青中沉浮,挣扎着从不同方向门缝爬去,似乎那扇门中间透出的光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可无论他们如何身长双手,都无法够到门缝边缘,恶鬼用带刺的皮鞭鞭打他们,地狱野兽将他们拖进深渊。
  我被这栩栩如生的雕塑震撼了,愣了好久,才轻轻的推了一下门。
  
  门外的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亲爱的陌生人。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