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 19257抄诗员

藤蔓

盐胡子 2017-08-25

我常常一个人低垂着沉沉的脑子
在许多沉闷的早晨
一些燥热的午后
或者冰刀刮破手背的寒夜里
甚至是风包裹着青草香徐徐吹来的黄昏

在喜怒哀乐之间
或是清醒着心如止水的时候
又或是偶尔浑浑噩噩浑身麻木的午夜
甚至是在苦闷填饱一切,时间模糊了的日子
我也始终一个人低垂着沉沉的脑子
始终被同一个烦恼所困扰
“人与人之间真正的沟通真难呀!”

可我没资格向任何人抱怨
甚至无从倾诉
因为在这同一的烦恼面前
大家都一样
因为在徒劳和无意义的困局里
在经不起终极拷问的人之一生中
这个烦恼是唯一公平的待遇





0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诗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