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守望的人(护教学或神哲学) 守望的人(护教学或神哲学) 1947守望的人

与郭瑞利交通记事

小夜Benoît 2017-08-25
郭瑞利和周超超断绝大部分的往来,据他本人所说近一年以上,去年我就试图联系郭瑞利,没有联系上。郭瑞利在微信群中指责我在北京不着急见他,我反击他是恶人先告状。后来他又说我是哼哈二将,对他欠缺了解就附和周超超,他本来说话就绕圈子令人不爽,我还是见了他。

首先,他就开始兜圈子的说别人不了解他,所以说我和蔡姊妹是哼哈二将。其实我已经多次强调和周超超的冲突,意见不合。意思就是,我绝不是周超超说什么就认同附和的人。而且更别说周弟兄本身说话就经常需要反复思考才能明白他的意思,很多时候我都不费这个心的。可见郭瑞利早已有成见。

我没给他回微信,他就说:蔫了?就让我更加不爽。给了他我的手机,让他有急事打电话。

见到郭瑞利后,参观了他居住的咖啡馆,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咖啡店,有一群IT人士在里面讲创业成功学。装修豪华,据他说过夜只要30块钱。另外,他说他一周会去洗一次澡,会直接去青旅洗澡,但是不给钱的,虽然被默许。他一会儿说他知道这样不好,一会儿说他觉得没啥亏欠的,又说他会给青旅拉客。

他没说多少和圣公会有关系的东西。我劝他离开,他不离开。和他交通极其费劲。
他声称离开上海是因为李庆伟没有请假和他专门交通,我说庆伟让你住,给你吃,你还想怎么样?...
郭瑞利和周超超断绝大部分的往来,据他本人所说近一年以上,去年我就试图联系郭瑞利,没有联系上。郭瑞利在微信群中指责我在北京不着急见他,我反击他是恶人先告状。后来他又说我是哼哈二将,对他欠缺了解就附和周超超,他本来说话就绕圈子令人不爽,我还是见了他。

首先,他就开始兜圈子的说别人不了解他,所以说我和蔡姊妹是哼哈二将。其实我已经多次强调和周超超的冲突,意见不合。意思就是,我绝不是周超超说什么就认同附和的人。而且更别说周弟兄本身说话就经常需要反复思考才能明白他的意思,很多时候我都不费这个心的。可见郭瑞利早已有成见。

我没给他回微信,他就说:蔫了?就让我更加不爽。给了他我的手机,让他有急事打电话。

见到郭瑞利后,参观了他居住的咖啡馆,是一个比较高级的咖啡店,有一群IT人士在里面讲创业成功学。装修豪华,据他说过夜只要30块钱。另外,他说他一周会去洗一次澡,会直接去青旅洗澡,但是不给钱的,虽然被默许。他一会儿说他知道这样不好,一会儿说他觉得没啥亏欠的,又说他会给青旅拉客。

他没说多少和圣公会有关系的东西。我劝他离开,他不离开。和他交通极其费劲。
他声称离开上海是因为李庆伟没有请假和他专门交通,我说庆伟让你住,给你吃,你还想怎么样?同时我说庆伟很有爱心和耐心。他还说刘小桩精神不正常,喜欢讲圣经证明自己特别正确,同时还强调刘小桩对妻子非常的不尊重,大喊大叫,他认为刘小桩是错的。我说对小桩需要更有耐心。

同时让我独自思考,不要个人崇拜周超超。周超超那么多人说他有问题,他又不是完美的怎么可能不错。

顺带,他说倪柝声是弟兄,还说倪柝声没什么太大的神学错误,同时还说倪柝声的群体里个人崇拜非常厉害。我是第一次见说倪柝声是弟兄的人。心里觉得十分可怕。

郭瑞利说他老丈人不喜欢他回家,他回家也待不了几天老婆从不主动联系他。我说是不是因为他没有稳定收入。他说大部分原因是这样。

另外他指责周超超最不喜欢自我批评。周超超回应说他颠倒黑白。他大部分的罪都是自己反省出来的,因为他的良师诤友极少。郭瑞利又兜圈子,我不记得他的回答了。

他还让我请客,最后给他买了麦当劳。参观了海淀教堂。我就走了。全程极其难受,甚至可以说是痛苦,我非常佩服周弟兄能和这样的人共处一室那么久。这间接说明了周弟兄可以说很有爱心了。因为郭弟兄说话实在是没重点还绕,还滔滔不绝。我有些后悔见他。
2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Paul
    我挺不想跟这样的人做同工的,周弟兄能够接纳这样的人做同工,就是他爱心的证据。
添加回应

守望的人(护教学或神哲学)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