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说写作 小说写作 43545小说同路人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一只电影汪 2017-08-25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呵呵,他自己不怕死,那他怕不怕他的父母妻儿死呢?”这位大人轻轻摇动着玉杯中的酒。

“大人!恕在下斗胆问一句!听说大人在金榜题名前曾是位远近闻名的忠孝和善之人,为何步步高高居踞此位后性格变得截然不同?到现在为止百姓心中还无法接受。”

“大胆!”大人手中精致的玉杯猛地摔落在他跟前。

他知道触了逆鳞,砰的一声,毫不犹豫重重跪在碎落一地的碎渣上:“大人恕罪!”说完便把头深深埋下。

此时大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念在你在我身边忠心耿耿这么多年,我当刚才没听到那句话。要是再有下次,定将你打入天牢!”

“谢大人恕罪!”

他使劲磕了三个响头后站了起来,发觉后背的衣服都已湿透。他不知道今天自己是被什么妖风吹了,竟在大人面前问这种禁忌话题。不是没有先例,只是那些人的处境现在相当惨。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出去领赏五十大板吧。”说完,大人便转过身,将双手背于身后。



"大人,这次你以钦差的身份奉命前去镇压叛军,多年苦读的兵法战术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大人要争取这次机会,让那些耻笑你没能力只会拍皇上马屁的人眼珠子都掉下来!”他骑在马上,隔着帘子对马车里的人笑到。

“多嘴!这么久...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呵呵,他自己不怕死,那他怕不怕他的父母妻儿死呢?”这位大人轻轻摇动着玉杯中的酒。

“大人!恕在下斗胆问一句!听说大人在金榜题名前曾是位远近闻名的忠孝和善之人,为何步步高高居踞此位后性格变得截然不同?到现在为止百姓心中还无法接受。”

“大胆!”大人手中精致的玉杯猛地摔落在他跟前。

他知道触了逆鳞,砰的一声,毫不犹豫重重跪在碎落一地的碎渣上:“大人恕罪!”说完便把头深深埋下。

此时大人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念在你在我身边忠心耿耿这么多年,我当刚才没听到那句话。要是再有下次,定将你打入天牢!”

“谢大人恕罪!”

他使劲磕了三个响头后站了起来,发觉后背的衣服都已湿透。他不知道今天自己是被什么妖风吹了,竟在大人面前问这种禁忌话题。不是没有先例,只是那些人的处境现在相当惨。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出去领赏五十大板吧。”说完,大人便转过身,将双手背于身后。



"大人,这次你以钦差的身份奉命前去镇压叛军,多年苦读的兵法战术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大人要争取这次机会,让那些耻笑你没能力只会拍皇上马屁的人眼珠子都掉下来!”他骑在马上,隔着帘子对马车里的人笑到。

“多嘴!这么久没挨板子,皮又痒了?”

“大人,在下不敢。”他马上收起笑容,并没有看到车里那人嘴角隐约上翘。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大人谦虚了。这次叛军也就十万规模,凭我对大人能力的了解,只需一万精锐三万地方军就能取敌将首级。"他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满不在意地说道。

大人没接过话,只是把眉头深深皱成一个川字:“不知两天前寄出的信他收到没有,可万万要按信中写的做啊。”


3

“大人!您简直是孔明再世,居然能运筹帏幄中,决胜千里外。现在叛军主要部队已经溃败,正分成数股逃向大本营循化呢!”

马车刚进入军营大门,就有一位笑盈盈的将军迎上来。

“将军也像我一样喜欢拍马屁啊。”他在一旁嘟囔着。

大人掀开帘子环顾四周,心中不由生疑:“军营里怎么这么安静,部队呢?

“大人放心,兵法上说一鼓作气,趁胜追击,为了扩大战果我几乎将所有有战斗力的士兵全派出去了!“将军摇头晃头,为自己的机智不禁得意起来。

“糟了!”大人暗道一声:“废话少说,赶紧把叛军撤退路线画出来!”

4
“大人,怎么办!”

随着绘图兵在地图上将战况划出来后,很明显看到叛军分成了四个部分,后撤的速度也像是溃败逃窜。然而诡异的是,原本回到大本营的路线中有一片大山。

按道理来说逃兵会窜入山中。一来逃回大本营更快,二来能大大减缓全副武装的我军速度。但这四股叛军还没到那片山就左右各分成两股绕山而行。

将军也不蠢:“当局者迷,我怎么会没想到这是请君入瓮啊!”

“我信中再三强调,步步为营,莫追敌过深!你倒好,为了战功……”

“大人,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告诉我,该怎么挽救吧!”

大人摇了摇头,在将军耳边低语几句。

“覆水难收,到了现在这步,想保全全军将士是不可能了,只求能保多少保多少了。”

“这就够了!”将军接过士兵递来的佩剑,狭长的眼中仿佛有火升起。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小说写作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