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静地讲些故事,写些文字。 安静地讲些故事,写些文字。 171732有故事的人

送别

马上马上 2017-08-25
老马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发呆。昨晚的酒劲儿还没过,头有些痛。快到该送她的时间了,他看了看表。

去,还是不去呢?

老马点着烟猛吸了一口,起身打开窗。知了在遮天蔽日的梧桐中求偶争鸣,嘈杂声从半开的窗户向他扑来,好似昨晚繁喧的后海。

酒吧的名字很应景:重逢。
十多年了,她依然没变,就连笑的样子。不过马尾已换成了披肩发,一条紫色钻石项链在她修长的脖子上闪烁,更显出她的独特气质。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老马还不大适应。竟沉默了。

三天前,她发了朋友圈:武汉太热了,办完事回家避暑!
他随即揶揄道:来北京啊,一起喝酒,你来我就回来。
她回以鬼脸。
第二天大早,老马收到微信:已到北京,今天能回来吗?他有些紧张和激动,她真的要来北京?是为自己而来吗?他没想太多,赶紧从上海订了回程高铁,最快下午7点到。
约好晚上八点半后海见。

喝了不少酒,她脸上泛起红晕,温柔迷人。
“你的笑还是没变,更有少奶风范了。嘿嘿。”
“哈哈哈,你也没变,还是当年那么黑。不过更有型了!”
“我发‘我想你’的微信,为啥不回呢?”
“你是不是每次喝醉了才想到我?哈哈哈。”
。。。。。

这一刻,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么近。

台上的男歌手在翻唱杨宗纬的越过山丘,深情而投入。
“后来遇...
老马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发呆。昨晚的酒劲儿还没过,头有些痛。快到该送她的时间了,他看了看表。

去,还是不去呢?

老马点着烟猛吸了一口,起身打开窗。知了在遮天蔽日的梧桐中求偶争鸣,嘈杂声从半开的窗户向他扑来,好似昨晚繁喧的后海。

酒吧的名字很应景:重逢。
十多年了,她依然没变,就连笑的样子。不过马尾已换成了披肩发,一条紫色钻石项链在她修长的脖子上闪烁,更显出她的独特气质。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老马还不大适应。竟沉默了。

三天前,她发了朋友圈:武汉太热了,办完事回家避暑!
他随即揶揄道:来北京啊,一起喝酒,你来我就回来。
她回以鬼脸。
第二天大早,老马收到微信:已到北京,今天能回来吗?他有些紧张和激动,她真的要来北京?是为自己而来吗?他没想太多,赶紧从上海订了回程高铁,最快下午7点到。
约好晚上八点半后海见。

喝了不少酒,她脸上泛起红晕,温柔迷人。
“你的笑还是没变,更有少奶风范了。嘿嘿。”
“哈哈哈,你也没变,还是当年那么黑。不过更有型了!”
“我发‘我想你’的微信,为啥不回呢?”
“你是不是每次喝醉了才想到我?哈哈哈。”
。。。。。

这一刻,他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么近。

台上的男歌手在翻唱杨宗纬的越过山丘,深情而投入。
“后来遇见过那么多人 想对你说却张不开口 就让我随你去 让我随你去……”
旁边的和声姑娘竟然落泪了。她听得入神,眼眶都红了。
“来,干杯!”老马怜惜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安慰。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坚强得像个堡垒。可是,有时候,会被一句话,小小问候甚至是一个眼神,感动得潸然泪下。

他记得,他们开始微信还是上个月的事。

那天老马离开公司已是晚上十点多,他知道最近家里的饭菜是凉的,也麻木了。就到小区门口的麻辣烫店里胡乱吃了点,喝了几瓶啤酒,有些晕。他点起一颗烟:创业这几年,公司差点死好几回也倒罢了。三个月前,他又卖掉了在北京仅有的住房,给公司输血。老婆气得不怎么理他,家里也没心思收拾。老马还想背水一战,将几年的努力找回来。
卖房创业是十大败家行为之首,胜过吸毒!老马当然知道。

“老马,是我,最近好吗?”他突然收到一条加好友微信。
老马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美女头像。原来是多年前的大学女友。
“她是如何找到我的?”老马想。
的确,找到老马要狠花一番功夫,一贯清高的他很少和同学联络。
他们聊到很晚,老马感到有了久违的喜悦和感动。

自那以后的几乎每天,他们都微信。她总是给他鼓励,帮他出主意。老马心情好了很多,工作进展也出奇的顺利。
有时候,老马会说“有些想你了!”
“嗯,我也是!”

老马是在毕业的音乐欣赏选修课上认识了她。她低他两届。他喜欢她的清新脱俗迷人笑容,她喜欢他的风趣浪漫细致体贴。但老马很快就毕业了,去了深圳。他认为,弄潮就应该去激流险滩,而她却希望他留在西安等她毕业比翼双飞。
异地恋总像电视剧一样狗血。电话短信谈笑思念,争吵冷战分手交恶。。。她一气之下有了新男友换了好几个,而他,也懒得再理她交了新欢。但他们都明白,谁都不如对方好。

酒吧的客人来去好几拨,他们依然饶有兴致。老板感谢他们不断要酒,还特地送了果盘。
她说毕业后就回了成都,进了一家创业公司,老公是她老板,很喜欢她,但更看中她心灵手巧学得快。女人是感性动物,只要你宠着她,分分钟可以领走。她和老公一起做了三家公司,其中的智能物业管理公司,刚刚在创业板上市,很开心。但他分明看到了她眼中有不易察觉的忧伤。老马说,他毕业后又去了很多城市,换了好几家公司,刚来北京住过地下室,欧洲出差也常出入高级酒店。如今在北京算有了家。创业这几年还算顺利吧。然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渐渐地,酒吧的喧闹完全将他们笼罩在宁静的二人世界。

在熙熙攘攘的酒吧街,这些平日里骄傲的小男女们,在喧嚣的气氛下,很快拼成一桌,喝酒大笑送秋波。酒到酣处时,相互依偎消失在什刹海各个角落的酒店里。激情一夜再打个晨炮就算完美,出门删微信从此陌路。他们有自己的准则:萍水相逢,灵肉独立,相忘江湖才是对彼此的最大尊重。

走出酒吧的时候,老马好像醉了。他正想牵她的手疯狂地热吻她,然后带她去附近的酒店重温鸳梦。。。

但她若有所思轻轻地躲开了,这让老马有些错愕。
“我可能要离婚了。”
“为啥?”
“和他结婚这些年,我觉得我俩只是工作伙伴,没有生活。除蜜月去过一次新西兰之外,一起看电影不超过三次。”
她也想生他俩的孩子,但他坚决不同意,说怕与前妻的孩子受委屈。最近几个月,他们在持续冷战,好像他在外面又找了个刚毕业的姑娘,很美。
“如果我搬到北京来,好不好?”
老马默默地点着一颗烟,没接话。为她叫了车。他能看到她上车时含泪的双眼。

到家时已是凌晨两点。老马看见熟睡的她们,当年胜过刘诗诗的老婆,头发蓬乱满脸疲惫,可爱的女儿嘴角挂着笑容在说梦话。

此刻,她来了消息:我已到酒店,明天下午五点半,三号航站楼起飞,若有时间送我,行李多。晚安!
老马到阳台点上一根烟。想起了公司和外地一筹莫展的业务;想起了多半年都没回老家看望的年迈父母;想起了女儿明年就要上小学,磕头送礼一大堆却没有着落。。。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她,还是当年的她吗?而老马明白:他,早已不是当初的自己了。
去,还是不去呢?

知了还在此起彼伏地嘶鸣着。没有一丝风。八月的天气,闷热得要死。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安静地讲些故事,写些文字。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