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写作 小说写作 46717小说同路人

人间至味是清欢&短篇

豆豆子 2017-08-25 19:29:15

世间无限丹青手 一片伤心画不成 【徐清欢。 …… 【徐清欢】随笔& 世间无限丹青手 一片伤心画不成 ……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那就把碰到你肩头的第一枝海棠给我吧。”她微微抬着头,眸光无悲无喜,无怨无恨,犹如冰凉月光下无端端生出一朵莲。   一.   徐家有女初长成,亭亭玉立娇似莲,美目盼兮步步生花。   她跪在树下,背脊挺得笔直,俏脸上带着不服输的倔强。   “死丫头,你到底认不认罪!”身后是发鬓灰白的奶妈,满面怒容,握着板尺的手抖得厉害,这是气的。   “我没罪,为什么要认。”清欢咬了咬唇,掩盖过眼底那一丝动摇。   ……   “要我说,你将我招出来不就好了,非得受这苦。”   他一身蓝色织锦绸缎,十分利索的翻墙进来,见到趴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她笑的不能自已。   柳眉一扬,她扭过头:“真真是该把你捅出来。”害我平白受了这罪,连句道谢都不讲。   “好啦。”他腆着脸凑过来,从怀里摸出一个白玉瓷瓶:“诺,我从家里偷的,听说价值千金,我这也算待你不薄了吧。”   “戚。”她撇了撇嘴,神色不能再嫌弃:“就这,就当我的补偿了?”嘴上如

...

世间无限丹青手 一片伤心画不成 【徐清欢。 …… 【徐清欢】随笔& 世间无限丹青手 一片伤心画不成 ……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   “那就把碰到你肩头的第一枝海棠给我吧。”她微微抬着头,眸光无悲无喜,无怨无恨,犹如冰凉月光下无端端生出一朵莲。   一.   徐家有女初长成,亭亭玉立娇似莲,美目盼兮步步生花。   她跪在树下,背脊挺得笔直,俏脸上带着不服输的倔强。   “死丫头,你到底认不认罪!”身后是发鬓灰白的奶妈,满面怒容,握着板尺的手抖得厉害,这是气的。   “我没罪,为什么要认。”清欢咬了咬唇,掩盖过眼底那一丝动摇。   ……   “要我说,你将我招出来不就好了,非得受这苦。”   他一身蓝色织锦绸缎,十分利索的翻墙进来,见到趴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她笑的不能自已。   柳眉一扬,她扭过头:“真真是该把你捅出来。”害我平白受了这罪,连句道谢都不讲。   “好啦。”他腆着脸凑过来,从怀里摸出一个白玉瓷瓶:“诺,我从家里偷的,听说价值千金,我这也算待你不薄了吧。”   “戚。”她撇了撇嘴,神色不能再嫌弃:“就这,就当我的补偿了?”嘴上如此,心下却是欢喜一片。   “那你还想怎样。”他疑惑皱眉,忽然低下头,白皙俊朗的脸离她越来越近,近到清欢可以看到他眼中的自己。   热热的气喷到清欢脸上,引起她一阵颤栗,只觉心头有如烙铁,灼灼发烫,手指抓紧裙摆:“你……”   他没说话,只是一点点靠近,直到两人额头抵着额头,才低低说道:“不如,我就以身相许好了。”   墨色的眼眸波涛翻涌,带着若有若无的认真,室外花光璀璨,映着少年初具规模还稍显稚嫩的眉目。   一阵风吹过,带来海棠花绮绻香甜。   他看着她,突然放开,抽身站起,邪邪笑开:“你不会以为我要亲你吧。”   睫如鸦翅,她缓缓睁眼,两颊红润渐渐退去,秋水眸波光潋滟:“哪能,就算是,我也不一定看得上你呢。”   四目相对,带着心照不宣,却不知,到底是谁深陷此中。   二.   他已经许久没来了。   依旧是花光璀璨的春日。清欢端坐在树下,漫无目的的看着墙院之外。面前摆着的琴,已蒙了一层浅灰。   窗幔随风舞动,带着淡淡的凉气,清欢抬头看了看,怕是要下雨了。   果不其然,入夜不久,落了一场雨。清欢辗转反侧,枕雨入眠,竟平白生出几分寂寞荒凉。   脑子里突然就想起了他。   直到身子一阵发冷从睡梦中醒来,清欢睁眼,就看见浑身湿透的他。   窗外雨声淅沥,清寒水汽透过房门缝隙向内里渗透,他穿着寒冷的盔甲,借着雷光电闪能隐约看清他的神色。   “你怎来了?”翻身下床,清欢赤着脚走到他面前。   他只是看着她,不发一语,抿着唇,带着她所看不懂的情绪。没有昔日里的调侃戏弄,仿佛要把她刻在心中,生怕忘掉。   清欢心中突然就慌了起来:“你到底怎了,能不能告诉我。”   腰间一紧,人已经被他紧紧抱住,带着湿气的怀抱却意外的火热,他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好像被抛弃的野兽,喃喃的道:“怎么办,我要走了。”   “走去哪?”   “不知道,大概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低低说,带着化不开的眷恋不舍,清欢心底,好像一下子哪根弦就断了。   “我等你回来。”有些僵硬的张嘴,清欢不知道,这种情绪叫做心疼。   “那,你用不用我帮你带什么回来。”他目光并不平静,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   “那就把碰到你肩头的第一枝海棠给我吧。”她微微抬着头,眸光无悲无喜,无怨无恨,犹如冰凉月光下无端端生出一朵莲。   “好。”   窗外细雨霖霖,染湿了灼热的唇。   三.   这几日京城并不平静。   清欢却好像恢复了之前的日子,每日练琴写字,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两耳不闻窗外事。   乌沉沉的夜,晚风送凉,青玉桌案上放着一盏莲花纱灯,温柔的烛光散了满屋。   他一身明黄衣袍,步履平缓的走进来,腰间挂着的再不是那块绿色玉佩。一阵香气传来,是海棠的味道。   清欢并未回头,依旧一板一眼的描绘着面前的山水图,她无需回头,也知道是谁。   他也并未做声,静静在一旁坐下。   直到她最后一笔勾勒完,眼角眉梢已然染了寒霜:“看来皇上,已经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来了。”   “清欢……”他话语一顿,站起身,有些局促不安,想起怀里的海棠,笑容讨好:“特意给你带的。”   “哦?”清欢抬眼,懒懒看去,那抹绚烂的紫静静地盛开着,露出粉白色的蕊,沉静的好像夜色凉透的一滴露水。   不知不觉的捧起,清欢低头嗅了嗅,还是一样的味道,只是人,却早已变了。   四.   新皇登基,普天同庆,右相府一举登天,飞黄腾达。   对后宫女眷来说,谁掌权,她们并不关心。又是一年晃过,后宫又多了许多佳人倩影,可还属凝清宫承蒙恩宠最是长久。   顾祁退朝回来的时候,花意蔓延处,清欢一身粉衣端坐在树下,花落成雨,有几片花瓣落在她乌黑的发丝上,莫名让他心动。   他大步走过去,握住清欢微凉的手:“怎么坐在这里?”   清欢勾唇,笑的温婉:“习惯了,一朝一夕,又哪里改的过来。”   很平常的话,却让顾祁身子一震,再看她,目光已有了几分变化,带着帝王的多疑和探寻:“还在怪我。”   话语里的不满清欢又哪里听不出来。   叹息一声,拂去膝头散落的枝叶,清欢起身。等他回神,清欢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浓浓夜色里。   这世间,哪有什么十全十美,都是得了以为的,失了最珍贵的。   五.   凝清宫失宠了,这个消息在后宫炸开了锅,一连数月,都不见皇上临幸。   后宫,最不缺落井下石,清欢也不在意,窝在后殿,每日照料些花花草草。   当顾祁再踏进来的时候,一瞬间的错愕,这和当初的凝清宫,天壤之别。   清欢正跪在树下,面前是一盏已经过了花式的宫灯,看起来是在守夜。她清瘦的身影显得格外单薄。   并没有人会怜惜她。   “怎么是你……守夜。”顾祁话说出口,才发觉自己明知故问。只是,自己没想到她会过得这么苦。   “没了皇上的恩宠,清欢又能过的好到哪里去。”她嗓音清冷,眼睛都没有抬起来看他一眼。   顾祁心里的愧疚一下子消失不见,咬牙冷笑道:“那你是不是该为自己打算一下,比如,低头认个错。”   似乎传来谁轻轻的笑。   清欢一步一顿的走到他面前,目光明亮如水,不悲不喜:“清欢何错之有?仅仅因为没有顺帝上的心么。”   一瞬间,顾祁看似看到了当初那个倔强的丫头,跟眼前乖张不驯的清欢重叠。   口气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抱住清欢,像以前一样靠在她的肩头:“我们像以前那样好好的,难道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闹呢。”   清欢没有推开他,也没有抱住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远方,思绪好像透过他飘到了某个地方,见到了最初的那个顾祁。   这世间有万千薄情,却总有人愿意赌上所有深情。   六.   好像是一场闹剧,帝心难测,很快,凝清宫又成了各路达官贵人争相巴结的地方。   清欢站在楼上,透过九宫窗,看着那一张张虚伪嘴脸。不知不觉的,一阵困意袭来。   ……   清欢再醒来时,只听到了顾祁气急败坏的大吼,还有自己手腕上刚刚收回的丝线。   看到了顾祁很久没有露出的焦急,他摸着她的脸,墨色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她,好像怕她一眨眼就溜掉了。   “清欢,别怕,你会没事的。”   外面传来女人的哀号求饶,很快就听不到声音了。   她心底已然明了几分,握住顾祁的手,唇边绽放出一抹清澈笑容:“阿祁,我想要你肩头的第一枝海棠。”   “清欢?”顾祁皱了皱眉,似乎察觉到什么,他,不想去。却在看到她有些痛苦的神色时妥协。“好,我去,你等我。”   清欢点点头,一滴清泪悄无声息顺着脸颊滑落。   七.   顾祁再回来的时候,看到清欢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了贵妃椅上,人比花娇,倾国倾城,一双秋水眸潋滟无双。   只是看一眼,就好似被勾了魂魄。   脚下步伐不由自主的慢了下来,顾祁停在原地,他从未见过这样美的清欢。   “阿祁。”清欢软软的叫了声,走过来,明眸善睐,笑容清澈。   就好像那年初见,她一身倔强,却偏偏对他满心倾覆。   

0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爱书
    写的真好!
添加回应

小说写作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