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静地讲些故事,写些文字。 安静地讲些故事,写些文字。 171765有故事的人

南方与你,闭口不提

一屿三旬 2017-08-25


老刀其实不叫老刀,他的这个外号还源于一个非常青春的故事。

想当年老刀还是一个对文学异常热忱的文艺青年,没事儿就看什么卡拉马佐夫兄弟,偶尔填几首《临江仙》,但这些都不足以加深他在我们心中文艺青年的形象,帮助老刀坐稳我们班文艺青年头把交椅的,源于一份信。一份写给一个南方姑娘的信。

这个神秘的南方姑娘一直被老刀神秘的放在心坎儿里,直到某年某月某天下午的一节语文课。

正在给他心坎儿里的姑娘偷偷写信的老刀被我们语文老师逮了个现行,老师抖落着老刀嫩绿的信纸,一脸揶揄地说:“南岛?是和北岛争地片儿那个?”我们这才知道,老刀的文艺不是装的,是真的,因为人家有那种“缺月向人舒窈窕,三星当户照绸缪”的笔友,还是一个朦胧烟雨里长大的丁香姑娘。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切断俩个人之间的微妙情谊,他们二人依旧在为促进南北方文化交流融合而继晷焚膏,只是那以后,我们在看老刀的时候,眼里有了些许没见过世面的羡慕。

一天下午,老刀突然凑过来一脸认真地和我说:“诶,我问你个事啊。”
我见他一脸一本正经,于是双手抱拳,比他更一本正经地说道:“刀兄!您请讲!”
“你们姑娘,都比较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那得看给谁,比如说我吧,就比较俗,给钱就成,咱俩这关系,给你...


老刀其实不叫老刀,他的这个外号还源于一个非常青春的故事。

想当年老刀还是一个对文学异常热忱的文艺青年,没事儿就看什么卡拉马佐夫兄弟,偶尔填几首《临江仙》,但这些都不足以加深他在我们心中文艺青年的形象,帮助老刀坐稳我们班文艺青年头把交椅的,源于一份信。一份写给一个南方姑娘的信。

这个神秘的南方姑娘一直被老刀神秘的放在心坎儿里,直到某年某月某天下午的一节语文课。

正在给他心坎儿里的姑娘偷偷写信的老刀被我们语文老师逮了个现行,老师抖落着老刀嫩绿的信纸,一脸揶揄地说:“南岛?是和北岛争地片儿那个?”我们这才知道,老刀的文艺不是装的,是真的,因为人家有那种“缺月向人舒窈窕,三星当户照绸缪”的笔友,还是一个朦胧烟雨里长大的丁香姑娘。

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切断俩个人之间的微妙情谊,他们二人依旧在为促进南北方文化交流融合而继晷焚膏,只是那以后,我们在看老刀的时候,眼里有了些许没见过世面的羡慕。

一天下午,老刀突然凑过来一脸认真地和我说:“诶,我问你个事啊。”
我见他一脸一本正经,于是双手抱拳,比他更一本正经地说道:“刀兄!您请讲!”
“你们姑娘,都比较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那得看给谁,比如说我吧,就比较俗,给钱就成,咱俩这关系,给你打八折。”正当我严阵以待等着老刀怼回来的时候,他下面一句话,犹如平地炸惊雷,晴空起霹雳。
“我要去见她……那个……南方姑娘,你说……送她什么好?”

当时我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在当时那个环境里,就连同桌之间谈恋爱都得七窍全开观察敌方动向防止被老师一举歼灭,我们的老刀同志,他竟然要跨越大半个中国去见一个只知姓名的陌生姑娘,而且,这个人竟然是老刀,我心目中老成理智的代言人。

后来,老刀没有听取我带个烤羊腿的建议,他带了一本顾城的诗集。

一个星期后,老刀回来了。当时正在放假,于是我俩只能在qq上聊聊他这横跨南北的爱情。

老刀说他坐了二十一个小时的火车,一路未眠,读完了他们之间所有的信,从“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开始。”到“等你来。”结束。
老刀说他怕衣服皱了,头发乱了,一直都不敢躺下,后来下车时整个后背都是僵的。
老刀说他背完了整本顾城诗集。
老刀说去的时候对面是个孕妇,他想着以后好好挣钱,让那姑娘以后怀孕了也不用如此辛苦。
我笑骂他禽兽,还没见面就想着让人家姑娘怀孕。

后来开学,换了座位后,我俩也没有了过多的交集,只是看到老刀比以往更加寡言少语,成绩单上的排名也愈发靠后。我看着老刀每次成绩出来后都一脸淡然的被老班请进办公室,又一脸淡然的出来,心里不禁感叹:我刀哥,真痴情。

直到某一天,老刀因为在厕所里抽烟被全校通报批评,我才意识到,这个平日里自律克己根正苗红的哥们,可能出事了。

放学后,我和老刀坐在广场对面的马路牙子上,老刀从笔袋里掏出一根笔,然后把笔筒旋开,从里面抖出一根红塔山,接着打开口香糖盒子,倒出里面的打火机,姿势娴熟地点燃烟,看得我一脸惊讶,原来还有这种操作。

在烟头红红红灭的烟雾里,老刀眯了眯眼,语气平静地说:“我俩分了。”老刀说,分手的时候他正在抢放假去南方的火车票,离开售还有十分钟,然后姑娘的消息来了。

姑娘说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姑娘说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隔着黄河和长江,太远了。
姑娘说我今天感冒去输液,没有人陪我没有人担心我,甚至一句问候也没有,因为你看不到。
姑娘说我等不到,也不想等了。
姑娘说我们都太累了。
姑娘说,算了吧。

老刀翻来覆去把那段话看了五遍,没等老刀说话,姑娘头像变灰,下线了。
老刀拿着手机坐在原地,一时忘了回复,只觉得手机真冷,从指尖冰到心里,分明是夏天,却冷的想打寒颤。

老刀狠狠吸了口烟,眼睛里明明灭灭,烟雾里比烟头还要亮,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眶溢出。

老刀说他第一次见那姑娘,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笑眯眯地瞅老刀,老刀说他从那姑娘的眼睛里,看到了整个潋滟水乡。
老刀说姑娘问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顾城,老刀笑笑没答,没有告诉姑娘是因为她在最后一封信里写“你还没来,我还在等。”,那是顾城的诗。
老刀说后来看见孕妇总会想那日火车上的自己。老刀说可真他大爷的傻。
老刀说我讨厌黄河和长江。
老刀说去他大爷的臭娘们,谁稀罕谁,老子一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老刀说了很多,烟早就抽完,广场上人来人往灯火相错,老刀看着看着,就红了眼眶。

开学以后,老刀收起了所有课外书,包括一整套顾城诗集,开始坐在前排认真听课,偶尔也与周围的人开开玩笑,成绩单上的排名也重新占据了前三的位置,也没有再因为抽烟而被通报批评。

所有关于南方和北方的故事仿佛被时间吹得风轻云淡,然后不值一提。

一年后,我们毕业,在KTV的包房里,喝酒吼叫,宣泄着三年来所有的克制与压抑。
酒过三巡,老刀说他要为大家献歌一首,感谢这三年来的同学情谊。前奏响起,是赵雷的南方姑娘,但是唱到一半,开始了新一轮的敬酒和游戏,每个人又开始了没有宣泄完的兴奋与喜悦,

在KTV闪烁的灯光和人声鼎沸里,没有人注意到老刀语气颤抖的《南方姑娘》以及泛红的眼眶。

“北方的村庄住着一个南方姑娘”
“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站在路旁”
“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优雅”
……
“思念让人心伤,她呼唤着你的泪光”
一个讲故事的女同学
予万物深情
为一人皈依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7条) 只看楼主

  • 你微笑时好美
    我居然看完了。
  • 一屿三旬
    我居然看完了。 你微笑时好美
    哈哈,给你鼓掌👏
  • 你微笑时好美
    哈哈,给你鼓掌👏 一屿三旬
    回复得真快,,
  • 一语渡仙丐公子
    烟盒上的摩登女郎,眯着眼笑,似乎说着吴侬软语。那烟叫老刀。
  • 彼泽之蒲
    妹子拍的不错,
  • 一屿三旬
    烟盒上的摩登女郎,眯着眼笑,似乎说着吴侬软语。那烟叫老刀。 一语渡仙丐公子
    这个结尾真棒👏
  • 一屿三旬
    妹子拍的不错, 彼泽之蒲
    哈哈,谢谢😊
添加回应

安静地讲些故事,写些文字。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