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景涛咆哮组!!!!!!!!!!! 景涛咆哮组!!!!!!!!!!! 448545叫友!!!

下着暴雨的国道上,我被锁在了车外

阿根廷的蚂蚁 2017-08-25
几个小时之前,我开车在国道上,看乌云密布,看暴雨将至。起初是耳朵,后来暴雨给了眼睛。那些雨点砸向了我的车顶。我突然停下来,从驾驶座爬到后座,企图从后备箱里找回雨伞,下车的时候便不会变得错乱和慌张。那雨伞始终够不到,我就下车了。我下车随后把后门关上,当我来到车后准备掀开后备箱的时候,却怎么也掀不开,我转身拉后车门,后车门也不动了,我不得不悲哀地意识到车门被锁住了,四个门一个不剩。我看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我摸着口袋发现那个早就没电关机了的手机也锁在了车厢里。

雨越下越大,真的发酵成了一场暴雨,暴雨从头到脚浇灌我,车里面还放着广播,我隐约听到广播里面的人在唱歌,她唱的异常动情,我叹了口气低着头走到了更深的大雨里,我要寻找商店,寻找人群,只要遇到人就好办了,我就可以报警了。

一直走着,走了六公里,鞋子里的水换了又换,我终于找到一个加油站,我说了很久,解释了很久,他们才愿意借给我一个手机,我对110说,我需要一个锁匠。110问我,人在哪里,我说我被锁在车外面了,车在312国道上,我在加油站。

警察直接把电话给了锁匠,锁匠直接问我要500,他似乎等着我还价,我说来吧,记得多带一把雨伞。

我们一人一把伞,站在暴雨里,后来雨都下光了,天光...
几个小时之前,我开车在国道上,看乌云密布,看暴雨将至。起初是耳朵,后来暴雨给了眼睛。那些雨点砸向了我的车顶。我突然停下来,从驾驶座爬到后座,企图从后备箱里找回雨伞,下车的时候便不会变得错乱和慌张。那雨伞始终够不到,我就下车了。我下车随后把后门关上,当我来到车后准备掀开后备箱的时候,却怎么也掀不开,我转身拉后车门,后车门也不动了,我不得不悲哀地意识到车门被锁住了,四个门一个不剩。我看着四周,一个人都没有,我摸着口袋发现那个早就没电关机了的手机也锁在了车厢里。

雨越下越大,真的发酵成了一场暴雨,暴雨从头到脚浇灌我,车里面还放着广播,我隐约听到广播里面的人在唱歌,她唱的异常动情,我叹了口气低着头走到了更深的大雨里,我要寻找商店,寻找人群,只要遇到人就好办了,我就可以报警了。

一直走着,走了六公里,鞋子里的水换了又换,我终于找到一个加油站,我说了很久,解释了很久,他们才愿意借给我一个手机,我对110说,我需要一个锁匠。110问我,人在哪里,我说我被锁在车外面了,车在312国道上,我在加油站。

警察直接把电话给了锁匠,锁匠直接问我要500,他似乎等着我还价,我说来吧,记得多带一把雨伞。

我们一人一把伞,站在暴雨里,后来雨都下光了,天光也亮了,他还在那开着。他这么卖力,让我不得不提前思考一个即将到来的问题:即使车门打开了,我的手机还是没有电,我车上也没有钱。

我不得不对锁匠说,现在你没有别的选择,你只能跟着我去一个有数据线和电源的地方,在那里我的手机将会开机,我将会把钱转给你,在那里我们站着或者蹲着一起等电来。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5条) 只看楼主

  • 者也*
    大哥,你是写段子的嘛
  • 阿根廷的蚂蚁
    从公司出来后,我背着我的蓝牙音响回到了深夜的马路上,如果遇到我,请不要把我当成卖碟的,我只是写诗走火入了魔,我只是黑夜里的亡魂咀嚼亡魂。
  • 一只死去活来的
    …… 不对啊 驾驶们应该可以开的
  • genevieve
    所以为什么开不开
  • 阿根廷的蚂蚁
    …… 不对啊 驾驶们应该可以开的 一只死去活来的
    你没认真看,我是从后门下去的
添加回应

景涛咆哮组!!!!!!!!!!!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