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手互刷粉丝群 快手互刷粉丝群 9成员

佛眼清净过于天

飞天肉球兽 2017-08-25
历史的机遇只有一次,却不能退回去重新来过。如果真的能穿越回到过去,我还是要选择夏坝仁波切,不改初心、不忘誓言。前进的路上,无论是面对鲜花、还是面对荆棘,我都会无怨无悔地追随恩师走过……。

十年的里程碑

黑龙江省大庆杜尔伯特的七月具浓郁的中国民族特色,湛蓝的天空中游动着数条洁白无瑕的云龙,云翘着边,披着金色的辉光,一丝丝地卷曲着、翻滚着、移动着,这更让人感受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生机在这片天空中生起。

娇阳似火,将大庆富裕正洁寺的热情和摄受力从天空中徐徐倾下,把佛法的种子洒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又扩展到无边无际。时空用一份最真挚的感情,鬼斧神工地将杜尔伯特的草原打造得美丽壮观,如有着生命般美得令人目不暇接。一望无垠的田野上充满了葱翠,平展地延伸着,有蓬勃生长的农田,也有柔嫩的牧草,气势磅礴地生长着,浓荫郁葱,让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海洋。光阴将一份火热的爱,用姹紫嫣红的颜色,点辍成五颜六色的花,洒满田野和果园,随风送来阵阵芳香,置身其中,令人心醉。清脆的鸟鸣,划破寂静的长空,如大自然中的领唱一般,带动得花鸟鱼虫鸣叫起来,奏响了深情的迎宾曲。此刻随风摇曳的柳树,如婀娜多姿的少女,跳起了欢快的蒙古族舞蹈;高岸挺拔的...
历史的机遇只有一次,却不能退回去重新来过。如果真的能穿越回到过去,我还是要选择夏坝仁波切,不改初心、不忘誓言。前进的路上,无论是面对鲜花、还是面对荆棘,我都会无怨无悔地追随恩师走过……。

十年的里程碑

黑龙江省大庆杜尔伯特的七月具浓郁的中国民族特色,湛蓝的天空中游动着数条洁白无瑕的云龙,云翘着边,披着金色的辉光,一丝丝地卷曲着、翻滚着、移动着,这更让人感受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生机在这片天空中生起。

娇阳似火,将大庆富裕正洁寺的热情和摄受力从天空中徐徐倾下,把佛法的种子洒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又扩展到无边无际。时空用一份最真挚的感情,鬼斧神工地将杜尔伯特的草原打造得美丽壮观,如有着生命般美得令人目不暇接。一望无垠的田野上充满了葱翠,平展地延伸着,有蓬勃生长的农田,也有柔嫩的牧草,气势磅礴地生长着,浓荫郁葱,让每一位来到这里的人仿佛置身于绿色的海洋。光阴将一份火热的爱,用姹紫嫣红的颜色,点辍成五颜六色的花,洒满田野和果园,随风送来阵阵芳香,置身其中,令人心醉。清脆的鸟鸣,划破寂静的长空,如大自然中的领唱一般,带动得花鸟鱼虫鸣叫起来,奏响了深情的迎宾曲。此刻随风摇曳的柳树,如婀娜多姿的少女,跳起了欢快的蒙古族舞蹈;高岸挺拔的杨树、松树,远眺如展开绿臂充满活力童男,挥着自己稚嫩的小手,以最真诚的心欢迎着尊贵的来宾。碧绿的湖水时而激昂着、翻滚着,卷起层层的浪花,一浪接着一浪,虽无大江东去,惊涛拍岸的豪迈,但也让人心情激荡,正如精进修行永不懈怠的行者,一刻不停地参学着佛经的密意。时而湖水平缓如镜,波光粼粼,太阳穿过白色的云朵,把光芒揉进湖水,鱼翔浅底时激起了金色的涟漪,慢慢地扩展开来,慢慢地消失在湖水里,似在为我们诠释生命的真谛。面对如诗如画的美景,人们执持着密意的妙花,看山听水,轻描淡写间,皆是风景;似水流年里,处处充满着善的诗意。这里的山水自成菩提,这里大自然的音声自成美妙的佛音。时光走过十个年轮,黑龙江省大庆富裕正洁寺岁月的枝头早已是繁华盛开,硕果累累,完全与这里的山水有情融为一体,成为众生的依怙。

走进七月,富裕正洁寺四众弟子如火一般的爱,渐渐充满在虚空中,只要稍微有一点助力,就会喷薄而出。寺院的山门前竖起了五个彩色的拱门,山墙内外上空飘舞着近百个红色的彩球,上面辍着第7届国际佛学论坛、心与心所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佛学研究中心、大庆富裕正洁寺的条幅和徽标。

7月21日这一天,太阳较平日升起得更早了些。藏式建筑的大雄宝殿、大慈殿、大势殿、大智殿等建筑物黄色的墙面如自发光的光体一般,浅浅的带着金色,发出和煦的光,整个寺院屹立在祖国北方,这座东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如初升的太阳,照亮了大地。

早晨八时刚过,个子不高的夏坝仁波切面带微笑,亲率四众弟子站在山门外广场中间的拱门之中,迎接来自全世界的贵宾。当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央民族大学、辽宁大学、黑龙江大学、斯里兰卡佛教学与巴利语大学、日本大谷大学、泰国摩诃朱拉隆功大学、美国德州卫斯理大学等高校机构的130多名各级领导、高僧大德和专家学者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仁波切带着僧众迎了上去,送上了火一般的热情,在喜庆的氛围中现场充满了欢笑。

博士毕业的土登云丹法师走在前面,为来宾们讲解着:

“……历史上的富裕正洁寺始建于1787,前后经6年时间,清朝乾隆五十八年,也就是1793建成,定名为乌勒穆吉•特古斯•巴雅斯吉郎图•查干黑得,汉译为富裕正洁寺,俗称大庙。 义译为清净圆满寺。

今天的富裕正洁寺位于黑龙江省的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距县城18公里处的寿山旅游度假景区,于2006年异地恢复重建。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的地形犹如一头大象,而正洁寺由于三面环水,正坐落在大象的眼睛上……。”

此时的夏坝仁波切一如既往地微笑着,上师的的笑容,透着一种慈悲,透着一种睿智,透着一种大势力,还透着一种自信和百折不挠的精进。他一步一步地带着贵宾走进寺院。四十多岁的仁波切浑身充满了朝气,每一步都走得平稳坚实,听着弟子为来宾介绍。

看着上师的身影,恍然间,我仿佛看到2006年仁波切在奠基典礼之后,在简易的活动板房中为四众弟子讲《三主要道》的情景,那时这里是一片光秃秃裸露的土地。经过十年的建筑,现在的寺院总占地面积3125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超过10000平方米。寺内有大雄宝殿、宗喀巴殿、释伽牟尼佛殿、大慈殿、大智殿、大势殿等10余个建筑物。大雄宝殿建筑内供奉真人等身大小紫铜贴金佛像40多尊。殿内为藏式传统彩绘壁画,中间悬挂幢幡,幢幡周围挂着格鲁派传承上师堆绣唐卡。寺内建筑星罗棋布、宏伟壮观、鳞次栉比、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均富有极浓郁的宗教色彩,集中彰显了佛家苑林的深度内涵。

夏坝仁波切走过的路,有顺境也有违缘;面对的有荣誉,也有訾毁。到汉地十几年,仁波切犹如披上精进铠甲的勇士,他与时代相呼应,以坚韧不拔的精神,一路领先前行。以向上的精神,努力让自己站在利益众生的最高峰。他保持着一颗最初的发心,只要是利益众生的事,不管面对的是什么境界,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夏坝仁波切用自己的行动亲手塑造了今天的里程碑,这不但是夏坝仁波切弘法利生事业当中的一个硕果累累的里程碑,也是富裕正洁寺成长史上的里程碑,也必将成为佛教史上的里程碑。

此时,夏坝仁波切带着来宾从欢迎的人群中走过,他微笑着,走进富裕正洁寺的综合楼,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佛学研究中心、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黑龙江大庆富裕正洁寺等单位联合主办的“心与心所研究”——第7届国际佛学论坛,将在这里举行。

生命在这里又展开了新的一页。

当令世间佛眼不断

经典中常以法螺之音悠扬深远来比喻佛陀说法之妙音,如《法华经•序品》中说:“今佛世尊欲说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又如《无量寿经》中以“扣法鼓,吹法螺”比喻佛说法之庄严。

四五六三个月正是北方的夏季,十年来每当夏风初临,富裕正洁寺的法螺声就会响起。佛的法理好似一泓温柔的水,盈盈静静,温柔地透出哲理、明快、甚深般的美,在夏坝仁波切的深情讲解里,从容不迫地流淌着,流到四面八方赶来听法的四众弟子的心田里。

从正洁寺第一次召开宣讲《般若》法会开始,一个在佛教界“前无古人”的创举,已经在富裕正洁寺诞生。时代给予了夏坝仁波切尽情展示自己智慧的平台,历史给予了夏坝仁波切千古难寻的机遇。然而能成就如此浩大的事业,还在于夏坝仁波切有着博大兼容六道有情的胸襟。在于他能用佛法的浩然之气,养育众生善根的菩提心。十年,仁波切挟时代赋予的磅礴生机,难行能行,以万夫莫当的神勇,创造了三千大千世界绝无仅有奇迹。这里雄奇而神秘!

同时,在“前无古人”引领的时候,无路的大地有着原始的荒野,上师为了利益一切有情,如开路者一般风雨兼程,披荆斩棘,在佛教界这片热土上去开拓、去征服、去拼搏。十年中,我们的上师根据众生的根基观不同缘起,而讲不同的法。每年三个月的现观庄严论的讲解,培养了法师和真正的实修行者。对于刚入佛门者,讲《安乐道》和《菩提道次第广论》,并且每年都召开观自在玛呢丸修法闭关和道次第闭关二个大型法会,在上师的摄受下,全国各地有上千信众赶来参加。对于只是信佛,不知道修行的信众,讲因果,讲为什么要学佛?为什么要拜师?而对于面对佛教只有一腔热情,猎奇心重,即将走向社会的大学生,讲授《欲求解脱勇士之心宝》,教给他们做一个行善积德的好人,将利益社会、利益众生做为自己人生的目标。

看着法坐上对讲经说法乐此不彼的上师,我时常会想,上师平日要备课,要见信众弟子;每天不是繁忙的事务,就是思维法义;在上师的心胸中有没有“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其实,每当我听到至尊的上师脱口而出的甚深法义,那是不需要任何装饰的智慧和证悟,更是发自生命深处的菩提愿力。我们凡夫每当羞辱要自己忍,罪业要自己了,伤病要自己疗,跌倒要自己爬起时,总是报怨时运不济,命运不公。然而在上师最苦最累的时刻,我们只看到了豁达、超然、开朗的仁波切,从来没有看到承担有情苦痛的劳累,和成熟众生善根的疲倦,在仁波切的身上只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敢,和荷担如来家业的担当。

上师在引领众人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峰时,即有惊心动魄的陡峭,也有无法前行的曲折。那是一种坚持不懈的努力,那是一种创造的美。只有勇敢的拓荒者,才能用坚硬的脚板在植被中踩出蹊径,在石堆中去除坎坷;才能走出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最后的成果虽然异常美丽,但是过程当中更多的是艰难、艰险和困苦。开路前行的险峻崎岖,即培养人的意志,也培养人的智慧,更培养过人的胆识。可以想象我们的上师用怎样超乎寻常的毅力,才能踩出这样一条异常艰辛的大路,一条功绩辉煌的大路,一条硕果累累的大路;一条千古流芳的大路,一条可以让人借鉴的康庄大路。

大恩的上师,正如大慈殿中早已成佛,以菩萨身救度众生,悲心切切的大圣自在,乘着往昔无限发愿力来到娑婆世界,“誓愿宏深,处处现身说法。 慈悲广大,时时救苦寻声。”他以聪慧的千耳倾听众生声音,对千苦万难的众生的呼唤,以无碍的佛眼照见众生的根基,慈起无缘,如天降法雨般,将佛法的甘露洒向信众。他以慈悲同体的千手护持,救护生死轮回中的有情。用无所不至的巨大神力救护苦难众生。

为了将毕生所学的佛法弘扬出去,夏坝仁波切常常是早晨还在东北,下午已到千里之外的南方,世界的天南海北都留下上师的身影和足迹。为令众生入如来一切法平等,速得成就摩诃般若,从来不辞劳苦。

为了“化身”无数,从一到汉地开始,上师通过讲经说法来培养的僧人弟子。十年来,在听法和课后辅导中,造就了一批年轻的法师,曲扎师、云丹师、巴丹师、达瓦师、德勒师…...,现在这些年轻的法师常年在富裕正洁寺和沈阳北塔护国法轮寺为信众讲经说法。几年来讲了《宗义》、《修心日光论》、《亲友书》、《因明》、《大毗婆沙论》、《欲求解脱勇士之心宝》等众多经论。

我们的大恩上师,也恰如大智的妙吉祥,虽久远劫前已经成佛,是为七佛之师,但仍以菩萨身来到世间救度有情,正如文殊赞偈当中所说:“具大慈心妙吉祥,三世觉母智难量。……童形五髻知权现,本是如来欢喜藏。”

仁波切常说,一棵树如果树根死了,树叶再茂盛也会枯萎,也不会长久。为令众生智慧成就,仁波切一直将讲经说法作为弘法利生的最主要形式。

2007年刚开始讲现观时,上师自己在讲经现场口译佛教经典,为大众讲解。有时为了讲明白一段法义,要反复讲三、四次。为推动佛典翻译事业,促进藏、汉、蒙佛学交流,助力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夏坝仁波切着手培养藏汉佛教文献互译人才,分别于2009年和2014年开始,沈阳北塔护国法轮寺和大庆富裕正洁寺成立了“北塔藏文班”和“正洁寺藏文班”,开展专业化教学。到现在已经拥有一支20多人的译师队伍。十多年来,上师著作等身、译著等身。从当初为了看到珍贵的佛学典籍,说一大堆好话,才能借到几本书,到修复出版大般若贝叶经等珍贵的佛教典籍残本,让众多珍贵的佛教古籍得以重新出品,将佛学的宝藏送给每一位有情。

我们的大恩上师,又似大势殿中的金刚手菩萨,是为众生的秘密主,代表了无限力。十多年来,我们的上师以佛法的光明来自利利他,以智慧的光明普照一切,努力使六道轮回的众生,得到光明的注照。所以我们上师的智慧光明有着极大的力量、极大的势能。他以独特的智慧之光遍照世间众生,使众生能解脱各种灾难,得无上之力量,得无上的威势自在。

面对着信息爆炸,越来越小的世界,就在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富裕正洁寺,汉地沉寂数百年的藏语辩经的声音第一次在这里响起,堪为世界之最,具有大气势。经过三年的学习,越来越多的满腹经纶的格西登上法坐,用汉语为信众们讲法,饱学的格西们掌握一门语言的速度堪为世界之最,具有大潜力。2016年,法师们用汉语辩经的声音也是在这里响起,堪称世界之最,是为大创举。世界室内最大的十一面千手千眼观音像塑成装藏开光,也堪为世界之最,具有大威德……。我们的上师就是这样,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离三途,得无上力。

正如夏坝仁波切在讲法中说的那样:“……憍尸迦!若教有情令趣无上正等菩提,则令世间佛眼不断。所以者何?由有菩萨摩诃萨故,便有预流、一来、不还、阿罗汉果、独觉菩提;由有菩萨摩诃萨故,便有如来、应、正等觉转妙法轮度无量众……。”

佛为觉者,觉者之眼称佛眼。谓能洞察一切,具有超凡的眼力。佛眼就是佛,而佛就是佛眼。

讲法中的仁波切总是那样平和,只有悲心切切的菩提心的本色,只有福德智慧成熟的厚重。在上师的教授下,听众的心灵,也随之荡尽无明烦恼的尘埃,唯留纯真的佛法和佛性。夏坝仁波切用佛法浇灌众生,其利益不但是今生今世,而且是生生世世,这些不管未来时光远近,必定成佛的弟子和有缘众生,必将令世间佛眼不断。

佛眼不断 正法不灭

刘禹锡在《陋室铭》当中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十年前,当富裕正洁寺在杜尔伯特这头白象的眼睛上奠基典礼的时候,注定他不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寺院。十年,他走过春天,在适宜的时机隆重地破土萌发;他走过夏天,在水土丰满的季节里蓬勃生长;今天终于迎来了秋天果实的繁盛。然而,令富裕正洁寺走向世界的,即不是仙,也不是龙,而是修学经律论三藏,修持戒定慧三学的僧众。这个僧团的领导者,正是从雪域藏地走来的夏坝仁波切。

在岁月的流逝里,这个僧团是年轻的,当青春之歌在青葱的岁月高亢吟唱时候,在阳光万丈的天底下,那或绿叶或花瓣一样的年纪,自有风华正茂的丰姿。出家七年的土登巴丹,今年刚满三十岁,博士在读。他具有着淡泊宁静而致远的性格,一直负责编译中心的工作。他负责仁波切事业对外宣传的窗口,微信平台、微博平台和寺院的网站的写作更新,大型法会法讯网页和宣传画板的设计制作;纪念画册的拍摄、选片和制作;对外宣传品、纪念品的策划、设计和出品;都是在他的带领和协调下运转着。在这个团队的努力下,仁波切的《修心日光论》、《金刚经》、《心经》、《欲求解脱勇士之心宝》、《生死之旅》、《三主要道》、《为什么要学佛》、《菩提道次第广论(一)》、《一切还来得及》等等数十本导论,以及光盘得以出书。在这里,每年的文字校对量达百万字以上,用于出书和录像的字幕;在这里创造出囊括上师十多年全部讲法录音的播经机、各种适合修行用的香料;在这里,微信平台、微博平台和寺院的网站更加接地气,成为近百万信众关注的焦点;在这里,每次法会的直播都得以顺利进行,数十万不能到法会现场的信众,得以同沾法益……。

土登云丹负责藏文班的教学工作,作为上师的弟子,上师到各地讲经时常常跟随在侧。自己还承担了藏文班教学管理、翻译经论的计划、翻译、汇总,和梵文教学、周末讲堂等工作。这次的佛学论坛他承担了总指挥的责任,从发布征集论文的消息,收到论文后的藏汉互译,到会场的设计与施工;从论坛的各项程序,到大氛围的造势;事无巨细,事必亲躬。就是这样,一批的年青人,追随夏坝仁波切出家,他们渐渐地承担起重要的责任。他们在上师威德的感召下,凭着对上师坚定不移的信心,凭着对佛法的执着,他们在给众生送去解脱机缘的同时,也给了自己生命绽放的机缘,在仁波切的坐下,他们的生命历程同样将大放异彩。

在第七届国际佛学论坛上,夏坝仁波切说:以我40年的经历来讲,无论是2002年应沈阳市政府和佛教协会之邀,去沈阳北塔护国法轮寺担任主持;还是2006年应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政府和大庆佛教协会之邀,主持富裕正洁寺的复建;一直都遵守国家法律法规,依法接受国家管理,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越走越好。我深深地体会到,在弘法利生的事业中,只有紧紧依靠政府各级部门的领导和广大信教群众的支持,始终坚持爱国爱教,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维护祖国统一,才能更好地弘扬如来正法,才能让各级政府和广大的信教群众都满意。

历史的事实正是这样,在十年的岁月里,上师的每一步路,都离不开各级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也唯有如此,仁波切才能大胆地用自己的行动书写出最壮阔,最荡人心脾的辉煌与灿烂的篇章。

举目望去,在上师的身边,有着一批忠实的居士弟子,杜青山、杜青波、杜青良、杜青江……,以及杜氏家族的亲朋好友,他们带动了一群人追随上师,虔心修行,默默做事,十多年来一直跟在上师身边,不离不弃。

小林科是离富裕正洁寺最近的村庄,想必这里的每个农民的心灵深处都藏着佛性的种子,刚刚三年,小林科村的农民已经有了几百人的居士队伍。在刘树林的带领下,他们有时到寺院来跟随僧人上早课,有时到寺院来听法师讲法。当寺院有活动时,他们会开来自家的四轮车,为寺院打扫卫生、运送垃圾,他们为寺院掏下水道、清杂草,到斋堂为闭关的四众弟子做饭。此时,他们已经把寺院当成自己家来建设,把僧众当成导师来敬仰。相信时光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了佛法的种子,不管时间多久,永远不会消逝。

2011年开始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合作,对于富裕正洁寺来说,正是一种强强联合。如今挂牌在富裕正洁寺的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佛学研究中心大庆研究院,也必将成为培养佛教人才的专门基地,培养出符合国家各方面要求的优秀人才。回眸七年,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佛学研究中心自成立以来,出版了《国际佛学论丛》和《国际佛学译丛》两套丛书;成功举办了“经典翻译与宗教传播”“禅定思想研究”“戒律思想与实践”“菩提心思想研究”“佛性思想研究”“因果思想研究”“心与心所”等7届国际佛学论坛;开办了一系列佛学、宗教学课程和讲座,以奖学金的方式资助了20多位留学生的学业。国际佛学研究中心的各项成果受到了广泛好评。

司马迁在《史记》当中说:“谚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虽小,可以喻大也。”花开万千,无论人喜与不喜,总有芬芳留下。回首上师十年的路途,风雨沧桑,历尽艰辛。但是,夏坝仁波切已经无私地将佛法留给了历史,留给了现在和将来的众生,这即有时间长河的源远流长,也有累世积累的厚重,即有无怨无悔的奉献,也有利益众生的释然。

上师创造的一个个伟业,推动了富裕正洁寺历史的年轮。在杜尔伯特这片天地下,绿水还是当年的绿水,草原还是当年的草原,日月还是当年的日月。我们的上师,十年来默默耕耘,以如大地般厚重的品格,承载着历史赋予的重任,在佛教界独竖一帜,奋力前行。正如《易经》当中所说:“坤厚载物,德合无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享。”

我见到的仁波切,多数时光是在法坐上。坐前桌子上的法轮,座后高高悬挂的圣像,是刻在我灵魂中的记忆。此时,上师所做的一切,亦如经中所说,“亦令一切佛眼、法眼、僧眼不灭,亦令一切佛种、法种、僧种不断。”

十年来,法坐上的上师,笑着,讲解着,以讲和带领大众实修般若经和道次第的汗水,庄严了佛学界,装点了时光,美丽了岁月,改变了众生的心相续,圆满了信众的人生。此时,也唯有我们的上师,才有“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豪迈情怀。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