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理·芒格 查理·芒格 8155成员

格兰桑认为:“当中国的股票看起来很便宜时,我可以忍受中国的一些小问题;当中国的股票看起来很贵时,就要多考虑长期问题。”

张志雄走读者 2017-08-25
价值投资三大家,投资理财必收系列!
投资大家芒格(四)
《投资大家杰瑞米·格兰桑》(二)
《投资大家 塞思·卡拉曼》(一)

欢迎加志雄走读作者张志雄个人weixin: zhangzhixiong428

本文是晨星公司的帕特 · 多尔西采访GMO资产管理公司主席杰瑞米·格兰桑,在文中,格兰桑认为:“当中国的股票看起来很便宜时,我可以忍受中国的一些小问题;当中国的股票看起来很贵时,就要多考虑长期问题。”

帕特·多尔西:你好,我是帕特·多尔西,晨星的股票研究主任。很高兴今天请到了著名的GMO公司首席策略师杰瑞米·格兰桑(Jeremy Grantham)先生。格兰桑大名鼎鼎,他曾对市场作出过很多预言。我们感谢他慷慨地挤出时间参加晨星的投资会议,现在开始我们的访谈。

格兰桑先生,2009年3月份,你写了一篇题为《恐惧笼罩下的投资》(Reinvesting When Terrified,参见《Value》2009年第4期)的文章,如果说投资者当时的情绪是恐慌,那么用什么词汇描述现在的情绪比较恰当?

杰瑞米·格兰桑:我觉得你可以这么形容,“错失抄底机会,略有失望时的再投资。”这是进退两难的选择,几乎所有的人都错过了抄底的机会,这一点你可以从观众的反馈中得知,在某种程度上我自己也错过了抄底的机会。对我们的客户而言,虽然我...
价值投资三大家,投资理财必收系列!
投资大家芒格(四)
《投资大家杰瑞米·格兰桑》(二)
《投资大家 塞思·卡拉曼》(一)

欢迎加志雄走读作者张志雄个人weixin: zhangzhixiong428

本文是晨星公司的帕特 · 多尔西采访GMO资产管理公司主席杰瑞米·格兰桑,在文中,格兰桑认为:“当中国的股票看起来很便宜时,我可以忍受中国的一些小问题;当中国的股票看起来很贵时,就要多考虑长期问题。”

帕特·多尔西:你好,我是帕特·多尔西,晨星的股票研究主任。很高兴今天请到了著名的GMO公司首席策略师杰瑞米·格兰桑(Jeremy Grantham)先生。格兰桑大名鼎鼎,他曾对市场作出过很多预言。我们感谢他慷慨地挤出时间参加晨星的投资会议,现在开始我们的访谈。

格兰桑先生,2009年3月份,你写了一篇题为《恐惧笼罩下的投资》(Reinvesting When Terrified,参见《Value》2009年第4期)的文章,如果说投资者当时的情绪是恐慌,那么用什么词汇描述现在的情绪比较恰当?

杰瑞米·格兰桑:我觉得你可以这么形容,“错失抄底机会,略有失望时的再投资。”这是进退两难的选择,几乎所有的人都错过了抄底的机会,这一点你可以从观众的反馈中得知,在某种程度上我自己也错过了抄底的机会。对我们的客户而言,虽然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做对了,但我们在股票配置上还是低配了3或4个百分点,如果我们能在股票上多配置一部分资金,让我们在资产配置上20年来第一次出现4%的超配就好了,虽然只差了一点点,但说明我们并没有完全做对。

低配3个百分点不是世界的末日,我们之前的低配程度达到了最低点,这只是低配而已,并不是损失。但现在大家都看着自己的现金,想知道该往哪里投资,包括我在内,大家都不觉得市场价格过高,同样,大多数人也不觉得很便宜。

投资这一行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很多投资者手里的现金比平时多,所以让他们下决定比平时更难。我推荐一种叫B计划的投资方法,用一年的时间,或根据自己的喜好增减投资的时间,每个月投入足够多的资金,使你的股票配置达到中性,不要疯狂地投入,而是仅仅确保自己在股票上实现中性配置。

这是一个很不确定的世界,也许市场不会再次大幅下挫,当然也可能会大幅下挫,但你不能连续几年空仓,你必须要把投资于股票的比重提高到中性配置的程度。就算在12个月里市场真的下挫,也不是世界的末日,因为你还有现金,即使年底市场下挫,因为你持有现金,你还可以将股票的配置比重提高到中性配置的程度。假如市场大幅下挫,由于在中性配置和最大程度的超额配置之间仍有空间,可以选择两三个投资机会,将手中的资金趁低入市,最大程度地超配股票。

多尔西:你说投资者害怕踏空的心态为最近的反弹提供了动力,这就引发出一个有趣的问题,这次反弹能持续多久?那些最近涨幅最大的股票其实业绩并不怎么样,投资者应如何思考这次反弹的持久性和持续性呢?

格兰桑:我之前说过,1929年股市大崩盘后,在没有鼓励政策、没有我们现在道德风险的概念且也没有央行增加货币发行量的情况下,也出现了一次很强劲的、幅度达46%的反弹。每个人都对市场一旦从很高的水平上跌下来就有可能涨回去的观点将信将疑,我们大家都对市场的有效性持怀疑的态度,尽管有效市场理论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不准确的危险的理论。

假如没有出现出乎意料的状况,历史很可能会重演。所谓出乎意料的状况当然是指大规模的经济刺激和空前的道德风险,这些道德风险迫使政府到处扮演救火队员的角色。

这样就有三个因素——涨了跌回去的传统趋势使大家觉得市场有反弹的可能;经济刺激的规模是过去的很多倍。我把今年比作总统任期的第三年,虽然我也认为总统任期第三年里的道德风险很大,但今年的道德风险可能是那一年的几倍甚至更多。

推动市场上涨的因素有很多,我们可以猜测市场会走多高,但仅仅是猜测而已。标普指数曾跌到过750点,我猜会涨到1,000点至1,100点,我只是随便猜个数字,我的意思是过于保守的代价太过高昂。

投资者陷入了熊市逻辑,现在市场上真的发生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因此人们很容易产生熊市思维,但大家不要画地为牢,被熊市思维困住,祈祷熊市的到来。我们要在股票上保持中配,投资的挑战在于投资要恰到好处,可进可退,不要让自己被困住。被熊市思维困住是一个大错误,在市场急剧下跌然后又反弹的时候特别容易犯这种错误。

阅读全文:http://mp.weixin.qq.com/s/dVcADPm8rtj4_aCvv9qaAA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