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阅读 小阅读 49459成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

青空 2017-08-25
凉州有许多我不认识的好朋友,他们买了我的书送朋友,像以前的李文清市长,据说自个儿掏腰包买了五百多本《大漠祭》送朋友。《大漠祭》出版那年,只凉州就销出了五千多本。这种朋友,为我心中的凉州添了光、增了彩,是我以后的日子里常常念想的。他们没人倡导,也没人鼓动,更没人组织,都是自个儿自愿去做的,纯粹是读了书,受其感动,就分享给朋友。在我心中,这是最为温暖的事。这不仅仅是作为一个作家,因为自己的作品受到读者的热爱和认可而感动,更因为凉州有了这样一些不功利的朋友,让我对家乡多了一份温馨的回忆。

同张万雄一起来的,还有进山、悟组几人。在一家茶屋里,他们请我品尝凉州的茶文化。凉州茶屋极多,随处可见,打麻将的,喝酒的,也很多,可见凉州人善于享受生活。以前,老有人说凉州人安分守己,虽不无道理,但再想来,人生来,还有比幸福更重要的事吗?虽也不习惯凉州人对时间的奢侈浪费,但也能理解他们。像我这样整天将时间真的当成生命的人,在凉州并不多。对这一点陈亦新说:“活着便是目的。他们也很好的。”

这话当然对。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谁也不要去干涉谁,相互尊重,是最好的。我的这种生活方式,也只属于我这样的人,属于希望像我这样...
凉州有许多我不认识的好朋友,他们买了我的书送朋友,像以前的李文清市长,据说自个儿掏腰包买了五百多本《大漠祭》送朋友。《大漠祭》出版那年,只凉州就销出了五千多本。这种朋友,为我心中的凉州添了光、增了彩,是我以后的日子里常常念想的。他们没人倡导,也没人鼓动,更没人组织,都是自个儿自愿去做的,纯粹是读了书,受其感动,就分享给朋友。在我心中,这是最为温暖的事。这不仅仅是作为一个作家,因为自己的作品受到读者的热爱和认可而感动,更因为凉州有了这样一些不功利的朋友,让我对家乡多了一份温馨的回忆。

同张万雄一起来的,还有进山、悟组几人。在一家茶屋里,他们请我品尝凉州的茶文化。凉州茶屋极多,随处可见,打麻将的,喝酒的,也很多,可见凉州人善于享受生活。以前,老有人说凉州人安分守己,虽不无道理,但再想来,人生来,还有比幸福更重要的事吗?虽也不习惯凉州人对时间的奢侈浪费,但也能理解他们。像我这样整天将时间真的当成生命的人,在凉州并不多。对这一点陈亦新说:“活着便是目的。他们也很好的。”

这话当然对。

是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谁也不要去干涉谁,相互尊重,是最好的。我的这种生活方式,也只属于我这样的人,属于希望像我这样活着的人。有些人愿意延续凉州千年来固有的那种活法,也很好。我不愿像他们那样活,不是说那种活法不好,而是我有更高的追求——主要还是我的活法,能给我自己带来快乐,这是根本。

这次来,我发现,好些人都老了。正是从别人脸上的皱纹里,我才发现了自己的老。很久以来,我感觉不到自己的老,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偶然间,看到镜中白发,才发觉时间又过去了几年。很快,我当公公了,随后,我又当了爷爷。这些跟我似乎毫不相干的称谓,居然渐渐地走向了我。只觉得,自己稍微打了一个盹,世事便沧桑如斯了。一恍惚,那老也在自己的相貌上刻了印痕。

我不知道,自己是真老了,还是更年轻了?说不清。在广东的日子里,很多学生就说我越活越年轻了,越活越像老顽童了。不知此话是贬是褒。这些,在我的心中,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义。眼前的世界,时时在变,人在变,物在变,一切都在飞快地变化着,自己倒越加沉静如水了,难以激起更大的波澜。在我的生命中,觉得自己只走了几步,而后面的路还没有完全铺开,需要更大的生命投入。我现在仍在体验,仍然在读书、写作,仍然激情澎湃地发着声音。与此同时,我也是闲了心,慢慢品味着生命中的每一个变化,享受着变化中的一切。

《一个人的西部》雪漠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