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s Sky Les Sky 212343成员

暗恋对象观察日记

alpha&omega 2017-08-03
挖个树洞
148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最热回应

  • whtswrongwithu
    祝lz早日“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 alpha&omega
    女孩子的细腰和平坦结实有线条的小腹是人世间的财富。应该申请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 Cercylas
    sorry,觉得你配不上她。你俩根本不合适,据描述她好像对你毫无感觉。像她这样的t因为长得好脾气好,肯定早就遇见过很多示好的直女,喜欢贴近玩暧昧,但大部分会像喜欢男人一样喜欢她,只想依靠她占她便宜,像用男人一样用她。我觉得如果你写的是真事,不是虚构的话,她早就对你这种直女见怪不怪了。如果你真的还抱有一点幻想,最好是对她吐露真心吧,表明自己不是玩玩而已,不是莫名其妙的所谓为她而弯,是真心的对女性的尊重和爱

回应 (106条) 只看楼主

  • 剃头师傅王二狗
    比如?
  • alpha&omega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楼主当时急急忙忙找合租,同学的高中同学刚好也在找合租,同学一牵线,嗒哒~!
    说实话,其实因为是短时间内很难找到其他人了,又不敢自己一个人住。

    加上微信以后,我翻穿了她的朋友圈,一张照片都没有。
    我问同学:“有照片吗?”
    同学:“你到底是合租还是相亲啊?”
    我:“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同学:“对方向你翻了个白眼并一脚踢飞这盘狗粮。”
    我:“我就是有点好奇,毕竟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有个心理准备比较好。”
    同学:“我找找吧。”
    不知道隔了多久,她发来了一张照片,照片上一个荧光笔圈圈圈起了一个人。那个人的头发很短,两侧铲了青,面无表情低头看着手机。很明显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入了镜。虽然那时我还没有怀疑过自己并不是什么实打实的直女,但是身为现代年轻人,思想的开放性我还是有的!
    于是我问同学:“是t吗?”
    同学:“我怎么知道!”
    我:“是不是我都无所谓啦!看起来挺帅啦,就是有点不好相处的感觉。”
    同学:“不会啊,她人超好的。还有这张照片真的好久了,她似乎不太喜欢拍照,找不到其他的啦。”
    我有一种这家伙可能真的不太好相处的感觉。
  • alpha&omega
    那之后在微信上的联系,这位即将成为室友的新朋友,也显得非常的冷淡。
    房子我已经预先看过了,我翻出几个收藏好的链接、图片、地址和联系方式,想要和她商量商量问问什么时候一起去实地看看。
    室友:“对不起,有事忙,你先看看吧。”
    …………浪费我流量。
    然后我和男朋友,现在说来是前男友了,一起去看了几处,找到一个无论价格配置还是地段治安都很满意的地方。小小的两室一厅和小阳台,已经看得出布置好了住起来很舒服。我激动地拍照连带定位发给室友,有种洋洋得意的“你看我找到多好的地方快夸我啊”的心态。
    十分钟后,未来室友回复:“挺好的。”
    我:“你觉得可以吗?要不要来看看?”
    室友:“可以的,不用了,我先去忙了。”
    冷血室友!
    男友:“这个人感觉不太好相处耶,要不我和你合租啊?”
    我:“不要!”
    同居,在我看来是非常有信心的情侣才去跨的那道槛。再说了我出来租房子住是为了更高效率复习考研啊。

    总之房子是敲定了。十问九不应问话总在忙的未来室友,在给自己那份租金押金的时候倒是非常爽快,甚至还主动提出多摊分一些押金以示公平,毕竟我辛苦跑腿了。
    可能她只是为人比较冷感吧,人品似乎是没有问题的。
    冷血室友!
    室友:“啊,对了,有件事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
    室友:“我有纹身。”
    我已经脑补出一个非主流渣t的形象了。虽然说看那张照片感觉她还是挺干净清爽的风格,可我就是产生了偏见。
    甚至还有点害怕。

    租都租了,我怕什么,我哼着小曲扛棍上虎山啊。
  • alpha&omega
    到了入住的那天,我拖着大箱小包的挪到了门前,发现室友已经先来了。我看到阳台的身影,室友正在擦玻璃门。
    早知道她会搞卫生我就该晚点再来。
    这是第一次见到活体室友,礼貌还是要有的,我敲开掩着的门说了句hello.
    她探头出来看了看我:“你好啊,我在搞卫生,已经差不多了。”
    怎么说呢……
    这个形象……
    和我脑补的不太一样啊!
    我以为是个纹着青龙白虎gel着飞机头的非主流渣t室友,实际上是一个三七分短发接近及肩、一边头发撩到耳后,斯斯文文,高高瘦瘦的英气酷girl.
    到这里,如果有朋友耐心看了这么多废话的话,大概觉得我要开始呼应标题了。不是的!一见钟情对我来说不存在的,何况那时候我还是一个有男友的,以为自己直得可以借给姜太公钓鱼的girl啊!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翻过了,我没有对她一见钟情。绝对没有!

    虽然对她的好感度的负值在见面的瞬间基本变正,我日常和她往来的时候还是比较小心的。我觉得这个室友不容易熟络,也不想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
  • alpha&omega
    和室友同一屋檐下的生活,十分平静,完完全全河水不犯井水。

    第一天晚上她问我有没有特定的洗澡时间,我说没有啊,看心情吧,有时可能会很晚也说不定。她就说:“那我要是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以后都在九点半洗澡吧,这样你要是晚点才想洗也不会因为抢冲凉房洗晚了影响作息。”
    这个习惯她保持到了现在。

    没多久我就知道她之前说忙,是真的忙。那个时候她好像有个大作业或者是项目之类的东西,搬出来了也还是每天窝在房里对着电脑建模、计算,写报告。
    一天晚上深夜两三点我起床上厕所,看到她房间门缝还透着光。敲敲门问她还不睡吗,她礼貌地道歉说对不起是不是打扰到我睡觉了。同学诚不欺我,确实是个好人。
  • alpha&omega
    我很快就摸准了室友的生活日常。她基本上每天起床都要喝一杯咖啡,不加奶也不加糖,有时候还会自己磨咖啡豆。通常我起床时家里已经氤氲着咖啡的香气,有时候我起得更早一点就会看到她在冲咖啡。滤纸铺好、量勺勺好、拿着手表看着时间……熟练而认真,好像什么仪式。她甚至有个专门用于喝咖啡的马克杯,我从来没见过她用那个杯子装过咖啡以外的东西。刚开始合租的几个月,我们都忙着复习,她通常冲完咖啡收拾好那堆工具就拎着杯子猫进房里学习,直到中午出去吃饭。下午么,好像午睡一阵又起来继续学习了。她极少会在下午喝咖啡,基本上每天下午都要喝牛奶。而且她喝的都是特定某几个牌子的一升装牛奶。
    一个杯子喝咖啡,一个杯子喝牛奶,一个杯子专门喝水……强迫症也要有个限度吧喂?

    我们租的地方没有电视。室友经常午饭时间在厅里抱着ipad一边看一边吃。不至于这么勤奋吧?
    我直接问:“你在看什么下饭?”
    室友:“猫片。”
    ?????
    室友:“你要看吗?”
    于是我的日常中加入一项不时和室友一起看《岩合光昭的猫步走天下》吃饭。
  • alpha&omega
    一天和男友吵架,回到家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太好。我瞥到室友的房门敞开着。
    我敲门:“方便进来吗?”
    话没说完我才发现她正在瑜伽垫上做着平板支撑……生活习惯是不是健康得有点过分了啊?
    “啊,请进。”
    我竟然忘了她说过自己有纹身的事了!!!她的后背正中靠近脖子的地方,那个巴掌大的很好看的图案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纹身啊!
    “所以原来那就是你的纹身啊?”
    “是贴纸,买泡泡糖送的。”
    震惊!冷血室友竟然有开玩笑的功能!
    “有什么寓意吗?”
    “说出来就没意思啦。”
    我没有追问,问她可不可以坐地板上。
    “可以啊,这个星期还没拖地,我不介意你帮我坐干净。”
    我懒得怼回去,靠着她床边坐了。
    她翻了个身,做起了卷腹。
    “为什么会纹身呢?”
    “想啊。”
    “就这么简单?”
    “对啊,”室友气喘吁吁做着卷腹,“做人啊最重要是开心。”
    “为什么突然tvb?”
    “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这么明显吗?”
    她似乎做够了数,在瑜伽垫上躺平了不说话。不知道是在调整呼吸还是不知道怎么接话。
    “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啦。”
    “又?”
    “又……”
    “又啊,我觉得频率不算低了。”
    这么耿直真的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她好像也感觉到有点不对,接着说:“不过情侣之间吵架很正常的啦。”
    “我不是很喜欢他啦。”
    “就算是气话这么说也有点过了噢。”
    “不是气话,我真的不是很喜欢他。”
    室友沉默了。
    “在一起以后一段时间我才想明白,其实我并没有很喜欢他。”
    “多久了?”
    “差不多一年吧。”
    “说短不短,说长不长了。我觉得呢,东西出了些毛病先想怎么去修复。”
    后来她说了什么?我连大概内容都记不太清了。隐隐约约记得她有说对待感情要认真,虽然说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多谈几次恋爱也不是什么坏事。回忆到这里我也很惊讶,和前男友吵架的事我只和这个认识不久的室友说了。
  • alpha&omega
    在那之后的几个月每天都很平静,我们各自都专心地准备考研,已经不是波澜不惊是一点点涟漪都没有的地步。

    直到考研的前一天。
    现实生活有时真的太狗血了。我回学校宿舍拿东西,下到楼下碰见我闺蜜,不对,我的前闺蜜和前男友卿卿我我难离难舍。
    我就站在三米看着,面带诡异的微笑。
    他们终于发现我了。前男友震惊得瞪大了眼,前闺蜜先开了口:“你听我解释……”
    解释你母亲了个大西瓜,你以为你是青春伤痕文学作品的小公主吗开口就是这种烂俗的对白。有什么好解释的?你是柳飘飘你帮他涂润唇膏?要不要帮你喊cut叫好啊?是不是还要请你们吃盒饭啊?
    我维持高冷的形象笑笑不说话,特别洒脱地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摸出手机把这两人的所有相关联系方式都拉黑。
    回到家我就哭成狗了。
    隔了一阵室友开门走出房间,手拿着喝水用的玻璃杯,看到我靠着沙发坐在地上抱着纸巾哭得一塌糊涂。
    “发生什么事了?”
    “我分手了。”
    “这种时候?!”
    “他劈腿我闺蜜。”
    室友走开了。
    哇噻你不是这么无情吧?
    很快她又回来了,坐到我旁边的地上递给我一杯子:“那个……有个说法是喝杯牛奶有助于改善心情。”
    我接过杯子哭着说:“你听谁说的啊?”
    “我。”
    这个人是什么冷笑话生成器吗?我其实很想笑,但好像哭成了惯性根本停不下来。
    室友有点慌,慌且不知道做什么只能坐在那里挠挠头,特别手足无措的样子。
    “按理说我应该说不舒服就哭出来吧,可考虑到你可能哭了有很久了,我还是劝你忍一下。把眼睛哭肿了明天考试睁不开眼怎么办?就算勉强睁得开肿得不像本人,搞不好考场都进不了。”
    我没接话,捧着杯子喝了口牛奶。
    “你笑了,我看到你笑了。”
    “好烦啦信不信我哭给你看!”
    “信的信的,不用了!那个……你饿不饿?”
    煮碗面给我吃?
    她接着说:“我饿了,决定出去吃饭,顺便请你啦。”
    她就拉我去了一家非常好吃的日料店。我都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提过喜欢吃日料,总之她记住了。
    “其实我真的没有很伤心。”
    “这种话你回去对一垃圾桶的纸巾说吧。”
    “真的!我甚至没有对他劈腿觉得很意外!”
    室友喝着茶,扬起了眉。
    “意外的只是在这种时候和这种对象……”
    “哎……”
    “我真的有把她当很好的朋友的,我大学认识的能当朋友的不多她是其中一个。”
    “真是狗血。不过我觉得也不是偶然吧,他们估计是每天都这样,没预料到今天你会回去。”
    “谢谢补刀。”我一掌拍在室友背上。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差点把茶喷了出来。
    然后室友听我骂人骂了差不多一晚上。

    这一次我对室友的好感值又上升不少了吧。她完全可以不管我,自己调整状态去,但是她不仅没有无视还陪我浪费了一晚上的时间,第二天一早还多给我准备了咖啡。知道我肯定睡不好。所幸最后我们考出来的结果都挺好的。

    我真的想敲锣打鼓奉劝各位朋友,千万千万不要因为被追得一时心软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和一个不算很喜欢充其量只是有点好感的人开始一段感情。这样根本一点意义都没有。
  • alpha&omega
    考完研以后又是准备复试又是准备毕业论文的,根本就没有闲下来。中间还有一段时间我们都回家过年去了。我和她都是本地人,只不过家和学校的距离都是超过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耗时,还不算堵车的。
    年前是她先走的。我走之前检查门窗有没有关好,进了她的房间。我之前也只进来过一两次,还是头一次在她不在的时候进来,更是头一次仔细看她的东西。室友的被铺已经收好了。桌上书也摆得整整齐齐,有考研用书,专业书籍,卡尔维诺以及很旧的莎翁朱生豪译本,中间夹着两张cd,书前面竟然还放了……一只乐高小人。这位朋友你心理年龄这么小的吗?我好奇地抽出cd,一张还没有开封,右下角小小的字印着“yndi halda”,另一张是《Kid A》.
    回家路上我塞着耳机听yndi halda,感觉这家伙的品味还挺不错。
    还有就是……想到一段时间内不会见到她有点舍不得。

    复试也结束了,结果都出来了。
    我们的合租关系就要到此为止了?
    舍不得,当然舍不得。这种不吵不闹,有点洁癖,性格特好,生活习惯良好,长得还好看的室友到哪找啊!
    室友正在收拾东西。
    这就要走了……?
    我瘫到沙发上,装作不刻意地问:“去哪啊?”
    “和基友们去玩一个星期。”
    “这么急?”
    “明天走啊,先收拾点东西。”
    我看到她翻出了三部相机。
    “你竟然有三部相机……”
    “一部单反,一部卡片,一部拍立得。单反太重不打算带。”
    “你拍照?你竟然还拍照?”
    “有什么问题?”
    “你朋友圈一张自拍都没有,你竟然喜欢拍照……”
    “随手拍拍而已,再说喜欢拍照不代表喜欢被拍啦。”
    “诶,那我毕业照那天你可以来帮忙拍照吗?”
    “行啊。”
    真是爽快。
    我扭扭捏捏挤出话:“你觉不觉得住宿舍不是很舒服?”
    “肯定啦。”
    “你读研也是在这附近。”
    “嗯。”
    “有没有兴趣继续合租?”
    “好啊。”
    一个爽快的肯定答复,“好啊”。总共两个字,其中一个字是语气词。听起来和她平时说的绝大多数话一样没什么感情。可是我开心得想把沙发给掀了。
  • alpha&omega
    一个星期后的早上,大概是四五点的样子,室友回来,发现我整个人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其实我是晚上感觉不舒服出来找感冒药,没找到又没有力气回去了直接躺在这里,迷迷糊糊睡了一晚上。
    “怎么啦?”
    我有气无力地哼了一声。
    室友放下行李过来看看情况,伸手摸我的额头。
    “发烧了。”
    “没找到退烧药。”
    室友翻出体温计塞给我:“再量一下体温。”

    我坐起来,披着她脱给我的外套,捧着她倒的温度刚好适合喝的温水,一脸呆滞。
    “39度……”
    挺难得的,室友的话有点惊讶的意思。
    她拿出手机点了半天,不知道在干嘛。
    没准是上知乎答问题?室友太蠢感冒还在厅吹一晚的风发烧烧傻是怎样一种体验?
    “能走吗?”
    我可能还有力气爬。
    “那……换衣服的力气有没有?”
    我还有翻白眼的力气。
    …………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医院打点滴。身上穿着室友的连帽卫衣,还盖着她的外套。鞋子也穿好了,不知道是自己迷迷糊糊穿的还是她帮忙的。
    而她就在我旁边的椅子上,靠着椅背睡着了。这么诡异的时间回来应该是航班延误了,一定很累吧。她睡得好像时间都静止了。经常冷漠.jpg,睡着的样子居然这么乖。
    我想把她的外套披回给她,还没披到她身上她就醒了。
    室友一手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揉揉眼,声线透着疲乏:“我不用。”
    我收回手,抱着她的衣服,小声说:“谢谢。”
    “什么?”
    “谢谢你。”
    “没什么。”
    “你背我过来的吗?”
    “没有,嫌麻烦直接扔下楼找个垃圾车推过来的。”
    ……这家伙……
查看更多回应(106)/  添加回应

Les Sky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