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托邦 乌托邦 1587成员

齐义虎:大陆新儒家为何反对西方普世价值

粤进 2017-08-03
齐义虎:大陆新儒家为何反对西方普世价值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03:30 AM
文/齐义虎
来自/联合早报
Sina Weibo Email

文化视角

中国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创院院长葛兆光先生发表的长文《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引发了中国思想界的关注。《联合早报》7月8日发表新加坡佛学院助理教授纪赟先生文章《新儒家与文化沙文主义》,对葛先生此文予以声援。笔者作为一名儒学研究者,以及当前这场儒家复兴运动的参与者,对葛先生的观点不能苟同。

葛先生是做思想史研究的,对大陆新儒家进行了毫不客气的点评,对相关文本的研读非常细致,可见为了写作此文花了很大的工夫。但文本的细读不等于准确的意思领会,尤其是当阅读者已经带有自己先入为主的价值立场的时候。

从文章可以看出,葛先生毫无疑问是一位西方普世价值的信徒。这也就能够理解,当大陆新儒家“拒斥西方、排斥异端”,批评自由、民主、人权学说的时候,葛先生是何等地痛心疾首。这种不可避免的情感波动,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历史学者的冷静判断和学术上的价值中立。所以葛先生此文其实并不是一篇纯粹的学术研究论文,而是处处体现着价值分歧的政论文章。

职是之故,本文无意在细节处与葛先生辩难(因为基于价值分歧所造成的误...
齐义虎:大陆新儒家为何反对西方普世价值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03:30 AM
文/齐义虎
来自/联合早报
Sina Weibo Email

文化视角

中国复旦大学文史研究院创院院长葛兆光先生发表的长文《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引发了中国思想界的关注。《联合早报》7月8日发表新加坡佛学院助理教授纪赟先生文章《新儒家与文化沙文主义》,对葛先生此文予以声援。笔者作为一名儒学研究者,以及当前这场儒家复兴运动的参与者,对葛先生的观点不能苟同。

葛先生是做思想史研究的,对大陆新儒家进行了毫不客气的点评,对相关文本的研读非常细致,可见为了写作此文花了很大的工夫。但文本的细读不等于准确的意思领会,尤其是当阅读者已经带有自己先入为主的价值立场的时候。

从文章可以看出,葛先生毫无疑问是一位西方普世价值的信徒。这也就能够理解,当大陆新儒家“拒斥西方、排斥异端”,批评自由、民主、人权学说的时候,葛先生是何等地痛心疾首。这种不可避免的情感波动,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历史学者的冷静判断和学术上的价值中立。所以葛先生此文其实并不是一篇纯粹的学术研究论文,而是处处体现着价值分歧的政论文章。

职是之故,本文无意在细节处与葛先生辩难(因为基于价值分歧所造成的误解实在太多),只想指出这种根本的分歧所在。

历史学者长于资料收集,但他们的知识短板恰恰在于理论思辨。除了怅然若失的哀叹之外,从葛文中我们看不到有深度的诸神之争的理论交锋。也许葛先生认为普世价值早已不证自明,无需再进行学理辩护。

正是昧于自己陈旧的意识形态立场(在这一点上,葛先生与港台新儒家是同路人),加上身在此山中,使得作为一个历史学者的葛先生,对于这场大陆新儒家借助传统经学义理,反对西方普世价值的历史转折点事件的思想史意义,缺乏了起码的敏感性。

换言之,随着现代性弊端的慢慢显现和中西方古典学的复兴,现代普世价值早已左支右绌、漏洞百出,它的理论破产是迟早的事。就学术无禁区而言,从学理上反思自由民主,并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更不是要开历史的倒车,而是要为人类寻找一条通往未来的出路。

葛先生作为旧信仰的坚定维护者,和港台新儒家一样,早已习惯了把儒学定位在现代社会之精神俘虏的角色上,已经“思想落伍”了。正是在他们不思不虑、看似坚定不移的地方,大陆新儒家发出了质疑的声音,开启了新时代的思想曙光。旧世界的终点,也正是新世界的起点。

历史学家和思想家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只是历史的研究者,而后者则是历史的创造者。历史学家无力反思的地方,并不等于思想家同样无力突破。越是伟大的思想,越是领先于其所处的时代,作为先知先觉者不被理解乃是常态。

思想家在乎的是思想的尖锐与深刻,这就需要研究者不仅要广泛地占有文本材料,还要具备接近高度的慧解领悟能力,否则只是死于句下的文字考订而已。西谚说“仆人眼里无英雄”,而我们现代的历史学者恰恰最喜欢安于做一个吹毛求疵的仆人,致力于解构历史的伟大,在一堆鸡零狗碎的历史瓦砾中,满足着自己的好奇心和拒绝崇高的虚无感。

历史学者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喜欢用小人之心去揣度历史。于是在葛先生看来,大陆新儒家的政治诉求就是邀君希宠、攀附权力。这种诛心之论具有高度概括、简便归纳的好处,但往往臆想的成分多,实证的资料少,很容易掩盖问题的精微之处。

比如中共与大陆新儒家同样反对西方普世价值,但其学理基础却完全不同。中共基于自己的意识形态,反对的只是西方的假自由、假民主,自信社会主义才是真自由、真民主。这不过是现代普世价值笼罩下左手对右手的反对罢了。

大陆新儒家则完全跳脱出现代普世价值的藩篱,以古典反思现代,无所谓真假,即便真自由、真民主同样问题多多,价值上不可欲。由此可见,大陆新儒家与中共虽然表象看似一致,但在价值诉求上并不完全是同路人。葛文有意无意将两种反对混淆,缺乏学术上的严谨性。

如果把百年来儒学的兴衰比作抗战的话,清末的废科举、民初的废经学可谓九一八事变,五四新文化的彻底反传统则升级为七七事变。从民国到港台的新儒家正处于战略防御与相持阶段,以政治儒学为标帜的大陆新儒家则进入到战略反攻阶段。
大陆新儒家在学术上确实曾经受惠于港台新儒学,但值此儒学战略反攻之际,正要当仁不让于师,岂能再以老眼光、老思维裹足不前?准确地说,大陆新儒家的志向不是异想天开,毋宁是开物成务、参天赞地,这才是儒家没有被现代性阉割过的健康心态。

作者是中国西南科技大学政治学院教师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