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托邦 乌托邦 1611成员

「我們是守法好公民,應該與每個公民享有相同權利」澳洲同志接受《紐時》專訪 吐露成家心願

粤进 2017-08-03
「我們是守法好公民,應該與每個公民享有相同權利」澳洲同志接受《紐時》專訪 吐露成家心願風傳媒 2017/08/03 17:00
字級:



美國、加拿大、紐西蘭等英語系國家相繼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後,澳洲的同婚法案卻頻頻卡關,2007年至2013年工黨執政期間,反對同婚合法化一直是當局立場。中間偏右的保守派「自由黨」上台後,推出同性婚姻公投,但是支持婚姻平權者與反對同性婚姻者皆大力反對,公投法案去年11月遭到參議院否決。

澳洲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針對家庭、收入、勞力動態的最新年度研究報告指出,從2005年至2015年,支持同性伴侶享有平等的結婚權、養育權、工作權的澳洲人大幅增加:在這10年間,支持同志伴侶享有上述權益的澳洲女性從43%上升至67%,支持同志伴侶享有上述權益的澳洲男性從32%上升到59%。

澳洲同志族群殷切期盼能盡快邁向婚姻平權,自由黨(Liberal Party)的同性戀參議員史密斯(Dean Smith)已起草同婚法案,預計在本月遞交給國會,並希望今年底前可以在國會表決。《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在擁有悠久同志歷史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每年舉辦同志大遊行的區域訪問4位同性戀者,一探他們對於同婚合法化有望過關的心情。

米契.愛德華斯(Mitch Ed...
「我們是守法好公民,應該與每個公民享有相同權利」澳洲同志接受《紐時》專訪 吐露成家心願風傳媒 2017/08/03 17:00
字級:



美國、加拿大、紐西蘭等英語系國家相繼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後,澳洲的同婚法案卻頻頻卡關,2007年至2013年工黨執政期間,反對同婚合法化一直是當局立場。中間偏右的保守派「自由黨」上台後,推出同性婚姻公投,但是支持婚姻平權者與反對同性婚姻者皆大力反對,公投法案去年11月遭到參議院否決。

澳洲墨爾本大學(University of Melbourne)針對家庭、收入、勞力動態的最新年度研究報告指出,從2005年至2015年,支持同性伴侶享有平等的結婚權、養育權、工作權的澳洲人大幅增加:在這10年間,支持同志伴侶享有上述權益的澳洲女性從43%上升至67%,支持同志伴侶享有上述權益的澳洲男性從32%上升到59%。

澳洲同志族群殷切期盼能盡快邁向婚姻平權,自由黨(Liberal Party)的同性戀參議員史密斯(Dean Smith)已起草同婚法案,預計在本月遞交給國會,並希望今年底前可以在國會表決。《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在擁有悠久同志歷史的牛津街(Oxford Street)、每年舉辦同志大遊行的區域訪問4位同性戀者,一探他們對於同婚合法化有望過關的心情。

米契.愛德華斯(Mitch Edwards)/54歲,炒房族
米契曾有過一段15年的婚姻:「我進入異性戀婚姻時,並不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當時我拒絕接受自己是同志,因為我想符合社會的期待。」

後來,米契終於出櫃,「我與伴侶在一起12年了,我們的感情與其他人的感情沒什麼不同,我們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應該享有每個公民都有的機會,然而澳洲不守法的公民卻享有我們沒有的權益。澳洲是公認的世界同志之都,澳洲人思想開明,我們卻區分誰有權益,誰沒有權益。」

「我們是守法好公民,應該與每個公民享有相同權利」澳洲同志接受《紐時》專訪 吐露成家心願
2011年3月,兩名女性穿上婚紗參與澳洲雪梨的同志大遊行,表達對同婚合法化的支持(AP)

他也譴責那些反對同婚合法化的國會議員:「我真想看看那些做出反對決定的人對自己的同志孩子說,這些孩子沒有他們的兄弟姐妹擁有的權益,我認為那真是笑話……5年內,政治人物終究會感到慚愧,事情會有進展。」

查麗蒂.透納(Charity Turner)/33歲,小公司老闆
查麗蒂來自虔誠的基督教家庭,雙親都是牧師,她身為同志的事自然引起父母的強力反彈,「我爸媽反對同性戀關係,更別說讓么女與女人結婚。我來自相似的背景,認為同性婚姻不對,我猜主要的因素是澳洲法律反映了『同性婚姻不正確』的宗教觀。」

查麗蒂愛上女人後,才了解「愛就是愛」,不該以宗教來評論:「直到我(與女人)陷入愛河,我從前對同志關係的所有疑慮都受到挑戰,也讓我了解愛可以很簡單,就是兩個人之間的事而已。」

去年11月,查麗蒂(右)與菲碧在紐西蘭結婚

查麗蒂在她父母擔任牧師的教堂認識了一位女性,兩人交往了9年。後來她認識現在的伴侶菲碧(Phoebe Cox),兩人在一起4年了,不想繼續等待澳洲同性婚姻合法化,於是去年11月到紐西蘭結婚,「我們的婚禮費用超過3萬5千美元(約新台幣106萬元),我們其實想在澳洲結婚。我老婆的祖父年紀太大了,還生病,無法參加我們的婚禮,在他的那個年代,同性婚姻與同性戀關係是嚴重的污名,而他想出席(我們的婚禮),他在婚禮前一天過世了。」

伊蓮.茲考斯基(Elaine Czulkowski)/57歲,澳洲婚姻平權的募資經理
伊蓮為澳洲的婚姻平權運動募資超過10年,其中9年是志工。她表示自己希望澳洲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趕快實現,也有信心那天不遠了:「我希望下星期(同性婚姻合法化)就發生,10年是很漫長的歲月,我默默抱著信心,但我先前也滿懷信心卻失望了,而現在是同婚法案最可能被提交討論並通過的時候。」

伊蓮投入同性婚姻合法化運動多年

伊蓮說:「我是雙性戀,我已經單身很久了,但是如果我遇到適合的人就會結婚。我知道如果我遇到真命天子,我可以與他結婚,但如果我遇到真命天女,我卻不能與她結婚,這真是奇怪。」

賽巴斯丁.萊斯(Sebastian Rice)/47歲,《星光觀察家》出版商
賽巴斯丁是同志月刊《星光觀察家》(Star Observer)的出版商,他與伴侶從2001年交往至今,他們與另一對女同志伴侶透過體外人工受精的方式生了一個男孩,現在這個男孩7歲了,這4個大人共同養育他,但是澳洲法律讓同性伴侶養育孩子的路十分艱辛。

賽巴斯丁說,澳洲法律讓同志族群育兒之路十分艱辛

賽巴斯丁說,大家事先都討論好了,凡事計畫妥當,一切都白紙黑字寫了下來,但結果證明事實並不盡如人意:「我們盡力為兒子建立穩固的家庭環境,但隨著時間過去,我們與那對女同志的家庭安排卻未如計畫順利,所以最後我們花了5年時間在家事法庭(Family Court)打官司。」

然而,礙於澳洲目前的法律規定,賽巴斯丁就連進家事法庭打官司都困難重重:「我經歷許多程序才證明自己有權站在家事法庭上,證明我有權與孩子有法律關係,這就是這場官司打了5年而不是5個月的原因,對大家來說,這帶來財務的重擔與情緒的痛苦。」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