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豆瓣写手 豆瓣写手 17230小-行者

「原创」住在地铁站附近的女孩

沈郎君 2017-08-03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沈郎君(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1693013/

文 / 沈郎君 图 / 来源于网络
微信:沈郎君(ID:309938459)


对于一段感情的开始,或者别离,女孩始终做不到热烈,或者悲伤。

她养了一条大狗,金毛种类,她就叫它金毛,并不起别的名字。 那只狗是公的,已经做过绝育,所以在荷尔蒙弥漫的春夏之交也不会急躁的团团转,不像那些猫。

猫到了这个季节,就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本性,收敛起平日里懒散与温顺,放肆地叫喊起来,在夜里听起来悲悲切切,想到公猫在跳上纸箱,越过栅栏时候的矫健身姿,两颗血丝满布的睾丸涨得圆乎乎,直晃动,就会觉得瘆人。

人也有发情的季节。

那是一种欲哭的孤独,不仅是在深夜,有时候在热闹的人群中,热热闹闹,就有点想落泪了。女孩在翻腾旧物的时候,找着了一些大头贴,不同阶段,不同的三个男生,不同的自己。


01

会害羞的男孩

最早的时候,青涩,那个男生单眼皮,穿得也土气,其实那个时候,大部分人都显得土气,他们骑着自行车,吃人均二三十块钱的火锅,热气腾腾,那个男孩会脸红,听说要AA制的时候竟然涨红了脸,他军训的时候总是同手同脚,教官对他凶巴巴的时候,他垂着头...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沈郎君(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31693013/

文 / 沈郎君 图 / 来源于网络
微信:沈郎君(ID:309938459)


对于一段感情的开始,或者别离,女孩始终做不到热烈,或者悲伤。

她养了一条大狗,金毛种类,她就叫它金毛,并不起别的名字。 那只狗是公的,已经做过绝育,所以在荷尔蒙弥漫的春夏之交也不会急躁的团团转,不像那些猫。

猫到了这个季节,就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本性,收敛起平日里懒散与温顺,放肆地叫喊起来,在夜里听起来悲悲切切,想到公猫在跳上纸箱,越过栅栏时候的矫健身姿,两颗血丝满布的睾丸涨得圆乎乎,直晃动,就会觉得瘆人。

人也有发情的季节。

那是一种欲哭的孤独,不仅是在深夜,有时候在热闹的人群中,热热闹闹,就有点想落泪了。女孩在翻腾旧物的时候,找着了一些大头贴,不同阶段,不同的三个男生,不同的自己。


01

会害羞的男孩

最早的时候,青涩,那个男生单眼皮,穿得也土气,其实那个时候,大部分人都显得土气,他们骑着自行车,吃人均二三十块钱的火锅,热气腾腾,那个男孩会脸红,听说要AA制的时候竟然涨红了脸,他军训的时候总是同手同脚,教官对他凶巴巴的时候,他垂着头,但是转过身,就对她做了个鬼脸,她的脸也刷一下红了。
她把第一次交给了那个男生,心甘情愿的,当他们的亲吻开始变成一种负担,因为每次唇齿间的纠缠总让人蠢蠢欲动,大汗淋漓,年轻的欲望找不到出口,她初发育的身体也在渴望着,那是一种青春的觉醒,并不可耻。

照片上这个男孩还留着胡子,他们并排站着,拉着手,两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是幸福的,也是羞涩的。

她拿起照片,仔细端详,长叹了一口气,这一回想,竟然有十年了。原来自己已真的步入了“剩女”的行列,不自禁摇头笑了笑,把照片丢到一边。

男人这个物种,似乎天生会喜新厌旧,看起来再憨厚的少年,听起来似乎最甜美的爱情,就像开至绚烂的花朵,别人正惊羡它的惊心动魄之美,却不知道它已经在悄悄走向凋零。女孩哭了好多次,她依稀记得,曾经跪下哀求那个少年,也曾剪去一头自傲的长发,青丝落地,恍若情思三千,被利刃斩断。

疼!

疼得鲜血淋淋,她的眼泪滚落,顺着圆乎乎的脸蛋,一路跌跌撞撞向下,像是欢快而下的山泉,淙淙作响。

她只留了一阵短发,便又开始留长发,因为她又收获了一份爱情。

她拿起另外一张照片,那个男子高大挺拔,眉角上挑,一看便是个风流的种子。

但是情窦初开的她,哪能想到人,竟然能坏到那个地步。

他的心像是漂泊的蒲公英,乍见她,他便下定决心哪里也不去了,那远方再美的田野,也比不上眼前这株扶风弱柳,她干干净净的短发,特立独行,平时不苟言笑,穿的衣服大方得体,不在花色上追逐艳丽,也不追求时尚最新的款式,就是简简单单,将她利落的气质出落的与同龄女子多么不同。

他很热烈,像是爱情漩涡中精明的舵手,这样的人,本来就是爱走爱情的钢丝来显得自身高明,那时候她已经封心锁爱,便使劲读书,常泡在图书馆,她饱读古往今来圣贤之书,诸子百家,厚黑之道,又去阅览哲学、宗教方面的书,逐渐变得心如止水,只是奇怪,她看得越多,脑子里越是空明,竟写不出多么精妙的句子来。

只要不是死水,终有一日就能激起涟漪。他便是那颗戏谑的石子。

02

你是无根的蒲公英

论起来,他最会甜言蜜语,似乎也更懂得如何让女人快活。

他在她的耳边大说情话,在她的身体上大展身手,她完全臣服于他,甘心为被奴役的子民,他高高在上,威严无比,她只要仰望一眼,便觉得心满意足。

直到有一天,不明的生物入侵,第三者这样的角色,本就是最凶狠的怪兽。

第三者是来势汹汹的独角兽,撞破了爱情堡垒的城墙,是飞舞的喷火恶龙,将她烧得遍体鳞伤,只是她再没有眼泪,只余悲愤。

她砸了所有东西,台灯,电饭煲,简易衣橱,椅子,她用剪刀将床单剪成支离破碎,低吼着,咆哮着,心中有说不出的愤懑,像千钧大石压在心口,她暴跳如雷,把镜子摔得远远的,用力扯自己的头发,扇自己巴掌,直到筋疲力尽,天下太平。

她离开了那座城市,没有人来送她。

一个陌生的城市,汽车呼啸,晚风吹过,行人匆匆,似乎都与她无干,她呼吸着,像是垂死的鱼,终于等到了一场雨。

她一个人搬家,一个人找工作,一个人面临孤单,一个人面临被责骂,一个人决然辞职,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去旅行,一个人做饭,一个人说话,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她哭了。

那场哭泣,她想想也有后怕,那是一场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就像淤积在心中的,那些腐烂的,废弃的,被遗忘的,一下子释放了出来,泪水浸湿了床单,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声连不上一声,终于安静了。

她决定养一条狗。

不养植物,因为是死的,不养金鱼,因为太安静,不养乌龟,因为慢吞吞的,不养猫,因为太调皮,她要养一个活的,忠实的,温顺的动物,于是就有了金毛。

金毛总是吭哧吭哧,蹲趴着在脚下,时不时会抬头会往她一下,有点哀怨,因为她并不跟它说话。她的手轻柔地在金毛的身上抚摸着,心思却神游到了天外,她并不魂不守舍,只是像被掏空了灵魂,正靠着无人打搅的静寂,在一点点往回修补。

03

爱情是一场豪赌

那个男人沉稳,内敛,收放有度,气魄不凡。

那时候,她渐渐学会收拾自己,她学会插花、画画、书法、瑜伽,在一次书法友谊聚会上,他主动来跟她打招呼,这样的男人很难让人拒绝。

他的微笑像是一潭宁静幽秘的湖水,一层碧翠之绿,令人顿时压力大减,她歪过头看他,那么不经意一个动作,却显得俏皮,便是多少善使风情的女人也学不来的勾人。

他写的一手好字,铁笔银钩,撇捺之间,潇洒随意,若是字如人,字是端正的,人,定也是正直的。

人生总要赌。

爱情更是豪赌,她把仅剩下的筹码,全压了上去,只等筛盅里开出一个好的点数来。

骰子在筛盅里哐当哐当,丝毫不在乎赌徒已经杀红了眼,身家性命,只在弹指之间。

有些人赌,从千万富豪,到一贫如洗,有的人被砍了手指头,十赌九输,这个道理是不错的,更何况,她的运气似乎一直也不怎么好。

他待她越是有礼,她越沉沦,这一次便是天下人都拽着她,她也要压上去,过去输的,她都想赢回来,这口气,她还憋着。

输了,筛盅开了,水银灌的心,当然掷不出自己想要的点数。

又一个男人,像坟场里焚化后的纸钱一样,风一阵过后,跑得无影无踪了。她呆坐在房子里,像是被抽空了灵魂,这一回,真的输了。

命运有时候真是残忍,竟忍心将接二连三的苦痛付诸于一人身上,古往今来,虽有无数女子在情路上遭遇坎坷,孟姜女千里寻夫,一头撞上长城;祝英台心挂情郎,竟入墓穴,化蝶儿而飞;发下“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誓言后,自挂东南枝的夫妻,这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可是她多么想替千古的痴情女子问一句老天:一个多情的少女,内心善良,与人无伤,为何也要遭遇这些苦痛。

她如遭重创,便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窗帘拉上,要么不吃不喝,要么暴饮暴食,只是发呆,没有人来惊扰她,任由她的头发疯长,裙子变脏。

不离不弃的,竟然只有金毛。

人不如狗,人不如狗,有一天,她发呆的眼神里竟然迸出了一丝微光,突然站了起来,她的头发乱糟糟的,浑身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家里垃圾满地,她径直走向了卫生间,洗了个澡,便又活了过来。

若不是一心求死,再消沉,也能活得过来。

她手里看着那三张照片,笑了笑,随手丢进了垃圾篓,她唤过金毛,拉着脖颈里的项圈,摸了摸它额顶柔顺的毛发,穿上拖鞋,便将垃圾袋拎上,扑通扑通下楼了。

这三个人,这三份情,就像是坟头上的三张纸钱,化成蝶,飞走了。



最后想说一句:这篇我自己写的心都疼。

- END -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美神经
    很喜欢
  • 沈郎君
    很喜欢 美神经
    谢谢~
添加回应

豆瓣写手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