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最好看的电影电视剧推荐 最新最好看的电影电视剧推荐 67360成员

《欢乐颂》编剧袁子弹:三观是最可聊也最没什么可聊的东西

如戏 2017-08-03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suh2wCJgjFnTuMgK83tx1g

编剧、作家;
电视剧代表作《欢乐颂》、《欢乐颂2》、《下海》、《东山学堂》、《国歌》、《杀熟》,小说《国歌》,舞台剧《天下第一公司》、《洪战辉》等。
如戏「故事+」剧本创意大赛合作评委。

「 我们渴望像安迪一样成功,却未必能付出像小曲一样的努力;我们希望能过得像小曲一样随性,却常常只能像关关一样拘束;我们想要和关关一样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却遇事只能像小蚯蚓一样头脑一热不管不顾;我们许愿自己能如同小蚯蚓般单纯直接,却往往都是像樊姐一样思虑过多;我们想要自己学会樊姐的善解人意,却总是更像安迪不善交往。 」

「 22 楼的每个姑娘都像你,22 楼的每个姑娘却又都不是你。 」

估计很多观众在第一眼看到《欢乐颂》时,会以为这是一部纯粹的的都市生活剧,但当你认真看过几集后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一部真正地把生活中最真实、动人的细节清晰放大在我们眼前的电视剧,当你看着人物的经历,听着她们的想法,你会不自觉地联想到自己的生活,思考着自己的现在与未来。也许跟与它同班底的电视剧《琅琊榜》、《伪装者》相比,《欢乐颂》少了一些厚重与磅礴,而更多的是对于现代都市人生活的观察和思考...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suh2wCJgjFnTuMgK83tx1g

编剧、作家;
电视剧代表作《欢乐颂》、《欢乐颂2》、《下海》、《东山学堂》、《国歌》、《杀熟》,小说《国歌》,舞台剧《天下第一公司》、《洪战辉》等。
如戏「故事+」剧本创意大赛合作评委。

「 我们渴望像安迪一样成功,却未必能付出像小曲一样的努力;我们希望能过得像小曲一样随性,却常常只能像关关一样拘束;我们想要和关关一样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却遇事只能像小蚯蚓一样头脑一热不管不顾;我们许愿自己能如同小蚯蚓般单纯直接,却往往都是像樊姐一样思虑过多;我们想要自己学会樊姐的善解人意,却总是更像安迪不善交往。 」

「 22 楼的每个姑娘都像你,22 楼的每个姑娘却又都不是你。 」

估计很多观众在第一眼看到《欢乐颂》时,会以为这是一部纯粹的的都市生活剧,但当你认真看过几集后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一部真正地把生活中最真实、动人的细节清晰放大在我们眼前的电视剧,当你看着人物的经历,听着她们的想法,你会不自觉地联想到自己的生活,思考着自己的现在与未来。也许跟与它同班底的电视剧《琅琊榜》、《伪装者》相比,《欢乐颂》少了一些厚重与磅礴,而更多的是对于现代都市人生活的观察和思考,不过你也许不知道,《欢乐颂》编剧袁子弹最初也是从写正剧进入编剧这一行的。

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题材库。五个女孩最日常、最细碎的生活片段映射出来的其实就是生活中的你我,而这也许就是这部电视剧受到欢迎的原因。

「作为编剧,大部分想说的话其实在剧本里已经表达过了,面对观众对剧情的质疑与不理解,解释是无用的,也是徒劳的,唯有更多的去跟观众做一些互动,让他们更了解最初的创作动机和一些有趣的幕后故事。」袁老师说道。

跟最初的创作状态相比,袁老师一直都是以单兵作战为主,鲜少与人合作,也许就是这样的状态让袁老师在对人物的把握上变化更多,选择也更丰富一些。袁老师认为,对于编剧而言,取舍很重要。

《欢乐颂》的成功,不仅是剧情和人物被大家熟知,也让袁子弹这个名字与剧名紧密联系起来,一个编剧拥有代表作是好事,不过有时也会担心被代表作标签化。在袁老师眼里,不论是「编剧袁子弹」,还是「《欢乐颂》的编剧袁子弹」,“我”还是“我”,就像演员的里程碑是角色,编剧的里程碑自然就是作品,有了新的作品,自然又会有新的标签;如果没有,也不可能靠着一部作品吃一辈子。编剧是个长跑型的职业,不管对于谁来说,都应该要一直前进在创作的这条道路上。

《欢乐颂》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性格特点,为了在服装设置上将每个角色的特征表现出来,袁老师也会在剧本里写到一些与人物性格有关的提示,比如安迪按图索骥的简要搭配法、樊胜美的 A 货包等等。「说到此处,袁老师提到剧中角色的服装搭配,演员们也为此贡献良多,比如刘涛的服装很多都是自己的私服,杨烁也为小包总这个角色添置了不少衣服。大家都很爱惜自己的角色,愿意为之增光添彩,最终才能共同呈现出这样一部好作品。」

其实在国内的电视荧屏上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像这样一部多线并行的都市女性生活群像影视剧了,让观众更有新鲜感和代入感,是这部剧本身带来的价值。剧本本身的意义在哪里?剧本是一剧之本,是全剧的地基、蓝图,它的意义就是为影视创作提供人物、故事、主旨,这些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东西。

《欢乐颂》在播出期间曾多次引发观众对所谓三观的讨论,阶级是否不可跨越,时代精神是否从追逐理想到了只求生存的争议也层出不穷。说到《欢乐颂》这部剧的“三观”,袁老师提到她只是把这世上最常见、最典型的人物性格浓缩到 22 楼的五个女孩和她们的身边的人身上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个常见或者不常见、让人烦躁或者让人快乐的故事发生在这里,以小窥大的展现着最普通也最现实的世间百态而已。

在袁老师看来,很多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广泛的讨论本身就是认可。但同时又会让编剧意识到自己创作中的一些疏漏与问题。「在以前做舞台剧的时候,现场就能看到观众的反应,这对于创作者而言特别有意义。」现在社交平台的发展使得电视剧也能够收到同样的反馈,通常电视上刚播完一集,微博上就立刻能看到观众的意见。有些话确实能够鼓励到编剧,有些则会让编剧重新思考自己当时的处理,也有的会让编剧无所适从。但总体来说,这就是一个交流和反思的过程。

三观是最可聊也最没什么可聊的东西。一个好的编剧作品中不存在绝对正确的“三观”,而应该是多种状态并存,除了特别少的原则性问题,比如杀人放火,大部分的问题其实没有所谓的绝对正确。你所处的人生阶段、社会地位、甚至是性格、性别、职业的不同,都会让你对同一个问题作出截然不同的判断。「所以我一直认为,一个良好的社会必须具备包容性,能让各种不同性格、看法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每个人对生活都有自己的思索,你可以选择表明自己的态度,去寻找和你有相同价值观的人群;你也可以选择更开放的态度,让人跟着作品做出自己的思索。「比起强势输出价值观,我个人来说更喜欢后一种。」袁老师说道。

《欢乐颂》里的五个女孩各自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不少的缺点,安迪的高冷、曲筱绡的双标、樊胜美的虚荣、邱莹莹的拎不清、关关的软弱,她们之中没有一个傻白甜,但就是她们为了利益各自为营,翻脸吵架绝不含糊的样子,反而让我们看到了最真实的生活和人物。生活本来就是人间百态、纷纷扰扰,正是这些缺点构筑了一个个鲜活立体的人物,观众喜欢她们,包括她们身上各种各样的瑕疵和矫情,闹得再凶,平静之后还是一样积极善良地面对生活。

这部剧里面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三观,只不过是将人间百态浓缩到一处摊开来摆在你面前给你看而已,将要如何解读那都是观众自己的事。生活百态是幸福的本源,就像袁老师在剧本里说过的「生活即使一地鸡毛,我们仍然要高歌前行。」

作为一个半路出家写都市剧的编剧,袁老师曾经也在上海的广告公司工作了四年,每天加班到夜里十点多。《欢乐颂》里关雎尔天天加班、坐在洗手间打盹的辛酸,袁老师说就是自己的故事,「生活里遇到很多樊胜美、关关和小蚯蚓这样的人,在改编原著时,我用了很多身边人的经历丰富细节。」

「那个时候你感觉自己是人群中最糟的一个,因为你最年轻,资历最浅,来自小城市。你觉得在偌大的城市里真的什么都不是,既惶恐又自卑,又没有办法找到自己的落脚点,对前途充满了茫然。」袁老师说道。

万念俱灰的时候,她接到了第一个剧本写作的邀请,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会觉得好像离理想更近一点,在平凡的生活中间出现了一个类似于梦想的东西。」

刚开始做编剧担心养不活自己,也不敢辞职,袁老师一边写戏,一边工作了两三年。

基本上是从晚上 11 点写到凌晨 3 点。实在太困,又担心早上打卡迟到被扣钱。后来调整为回去之后就睡觉,定三四个闹钟,在凌晨 3 点把自己闹起来,写到早上 8 点洗个澡就去工作。

袁老师说:「人生没有弯道超车。没有天分、没有家世、没有美貌,也没有资源,就努力,没有什么可想的,努力一定比不努力好。」

对很多青年编剧来说,认真、勤勉、热爱是最重要的三件事。不要因为暂时没有机会,就油滑地去对待自己的创作,少一点急功近利,多一点纯粹的热爱,把它当成一份工作,以职业态度去完成它,同时不要失去最初的创作热情和创作快感。编剧是一份在理想和现实中间求平衡的职业,学会去适应它。

作为编剧应该更多地去跟人交流,一个人的世界总是狭窄的,创作上的交流绝对有益于进步。从这个角度来说,跟与自己年龄不同的编剧交流,不管是更资深的还是年轻的,其实比跟自己在相同年龄的编剧交流更有效果,可谓以有余而补不足。

「世界是多元的,要学会理解和欣赏别人。」

订阅如戏公众号(ruuxee),一起「享受」创作的孤独。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