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乳腺癌 亲爱的乳腺癌 14成员

面对乳腺癌:从恶梦中醒来,赤裸裸的现实!

爱笑的猫咪 2017-08-03
恶梦,那只是一个恶梦!

从恶梦中醒来,赤裸裸的现实!直面,我不绝望!

5月10日,是一个宣判的日子!当很厉害的毛教授看了我带去的B超单,简单的摸了几下后,竟一点犹豫也没有的就在诊断单上写上了醒目的ca。
那一刻,我没有害怕,有的只是愤怒:"凭什么这样断定?就因为你是教授?"我不相信!一个精力充沛,每天行走一两万步,就在今年单位举行的三八节登山比赛中还夺得第一名的我,能与癌挂上钩?我对教授的诊断持着怀疑态度。当我跟着哥办好住院手续,看到病室走廊里那一个个穿着大号病服,病服下晃动着那没了胸部,光着头的女人们,恐惧感开始淹没我!但在哥面前,我得装作坚强!哥还得赶回去处理完事情才能回来陪我。我得让他放心。长兄如父的哥,此时,背负的是最重的责任与压力。

接下来还得做几项检查。我一个人,精神恍惚地穿梭在医院的人潮中。这样的大医院,好像永远没有歇停的时候。行色匆匆的人群,有的麻木、有的紧张、有的忧愁,但就是没有兴高采烈的。拖着似灌了铅的双腿,终于在冷漠而又不耐烦的医生那检查完了。坐在走廊冰冷的凳上等待结果。我到底做了哪些检查?等待的结果要怎样才算好?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医生要我等,那就老老实实等吧......

第二天清晨,一阵电话铃声划破了死寂...
恶梦,那只是一个恶梦!

从恶梦中醒来,赤裸裸的现实!直面,我不绝望!

5月10日,是一个宣判的日子!当很厉害的毛教授看了我带去的B超单,简单的摸了几下后,竟一点犹豫也没有的就在诊断单上写上了醒目的ca。
那一刻,我没有害怕,有的只是愤怒:"凭什么这样断定?就因为你是教授?"我不相信!一个精力充沛,每天行走一两万步,就在今年单位举行的三八节登山比赛中还夺得第一名的我,能与癌挂上钩?我对教授的诊断持着怀疑态度。当我跟着哥办好住院手续,看到病室走廊里那一个个穿着大号病服,病服下晃动着那没了胸部,光着头的女人们,恐惧感开始淹没我!但在哥面前,我得装作坚强!哥还得赶回去处理完事情才能回来陪我。我得让他放心。长兄如父的哥,此时,背负的是最重的责任与压力。

接下来还得做几项检查。我一个人,精神恍惚地穿梭在医院的人潮中。这样的大医院,好像永远没有歇停的时候。行色匆匆的人群,有的麻木、有的紧张、有的忧愁,但就是没有兴高采烈的。拖着似灌了铅的双腿,终于在冷漠而又不耐烦的医生那检查完了。坐在走廊冰冷的凳上等待结果。我到底做了哪些检查?等待的结果要怎样才算好?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医生要我等,那就老老实实等吧......

第二天清晨,一阵电话铃声划破了死寂般的空气。手机上显示来自广东广州。即使知道可能是骚扰电话,我也迫不及待的想接听,此时的我,不想在这死寂般的空气中苟且!接通后竟是谢同学打来的。电话那头是急切的关切,问是否在长沙?遇到什么事了?我那忍了一天一夜的泪水啊,突然涌了出来……谢同学这几年也正遭遇着痛苦的磨难,而于现在的我而言,虽被宣判为癌症,但在他面前,我没有资格痛苦与绝望。谢同学在电话那头安慰我,要我勇敢面对,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是的,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希望他和我一起加油,跨过眼前的障碍,迎接暴风雨后的晴空。

在和谢同学通完话后,我坚定地返回了医院。我得找到我的主治医生,积极配合治疗。查房时,我主动找到我的主治医生欧医生。其实说心里话,那时我还抱着一丝希望,昨天在沒有任何机械检查的情况下教授的诊断有可能是误诊。我始终坚信身体棒棒的我不会与癌症挂钩。但欧医生见了我后,就直接给了我当头一棍:"准确地跟你说,初步断定,你的最少也是中期,得先化疗再手术。"我最后那一点点希望瞬间破灭了。虽已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与勇气,而那一刻,我腿脚不由自主地有点发软。"我,是不是很糟糕了?"我有点虚弱地问自己。甚好,外甥女一大清早就赶了过来,陪在我身边。外甥女没有太多的安慰,很平常地和我讨论有关这种乳腺癌方面的常识。正因为外甥女的淡定,我很快调整好了心态。不管有多糟糕的情况,我都得勇敢直面。此时的我,已不需太多的安慰,安慰只能让那颗包装起来的坚强崩溃!既然暴风雨已经来了,那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接下来,我空腹做了好几项检查。老公和二姐已在赶往长沙的路上。在被宣判后到此时,我只和老公通了两次电话,第一次问我要带些什么衣服过来,第二次告诉我已在赶往长沙的路上,我都只是简短回复。无法想象,老公在接到消息的那会,是何等的措手不及,何等的慌张与害怕。其实,我多想在第一时间哭倒在他怀里,但我知道,我不能再给他增加压力。我怕他一着急,本就有高血压的他血压突地升高。如果他也倒下了,那我们这个家就真的完了。所以,电话这头,我很镇定地说:"你得有思想准备,情况可能不是很好。"他也很镇定地说:"知道,放心,没事的。"我们互相都小心翼翼地生怕对方内心崩溃。这就是爱!虽无太多言语。爱,让我更坚强!

二姐丢下手中繁忙的工作,丢下马上就要高考的儿子火急火燎地往长沙赶。我劝她不要来,我会好好的。我知道,她不来,会更不安心。在我们老艾家,我这个永远被哥姐呵护的小妹,此时让他们更加要小心呵护了。大慨,人生就是这样,不可能事事完美。再也许,我一直太顺太安逸了,老天要让我受点折磨。拿姐开导我的话说,没什么,就当它是个重感冒吧。我们还应该庆幸,我们得的是癌症里最轻的最有希望治愈的癌症,所以我们应该感恩!感恩老天有眼!姐总是有她很质朴的人生哲理,在她身上,我能感觉到积极向上的力量。哥姐们的爱,永远是我坚定的依靠!

老公、姐、哥都陪伴在身边,我的心情已基本恢复平静。5月12日的穿刺检查没成功,欧医生说:“通过这两天的各项检查情况,应该比预期的要好。”再次给我希望!医生团队开始另行研究我的治疗方案。我又开始期待奇迹的出现。最终的手术方案是:先在手术室切片快速活检,如果是良性,立即缝合,如果是恶性,继续大手术,手术定在2017年5月15日下午2:30分。

离手术还有两天时间,这两天,除了签字和一些术前准备,基本没什么事。为了缓解我的术前紧张,哥决定带我去湘江边走走。最爱我的俩男人就那样不离不弃地陪伴着。

虽然离手术的日子只有两天,但等待的日子显得有点漫长,人总是个矛盾体,既害怕它的到来,却又期待它早点到来。

禁食一天一夜后,手术如期进行。

以前只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情形,在我躺下去的那一刻,亲人们跟着推车奔跑的情景,就在我眼前。此时此刻,大家的心都是揪着的。哥握着我的手说:"别怕,沒事的。"这段时间以来,我见不得别人安慰,一安慰,倒反控制不住那排山倒海似的虚弱情怀。"别说了!"我挣扎地控制住自己。

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心情倒反平静了。冰冷的手术室,除了我们这些躺在那里等侍手术的人,便是全副武装的只露出眼睛的医务人员。眼上方,是古怪且冰冷的机器。见到主刀医生毛教授后,我慢慢失去了知觉......
当我再次苏醒的时候,耳边全是亲人们的呼唤声。我仿佛听到从远传来老公的呼唤:"小竹宝,别睡了,睁开眼睛看看。"还有就是哥的呼唤、姐的呼唤、外甥女婷子的呼唤、外甥毛毛的呼唤。我努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睛,想说话,喉咙却像被人掐住了一样,含含糊糊吃力地问:"我这在哪里?""在病房,手术很成功!"哥欢呼着回答。"醒啦!醒啦!"他们的欢呼声,仿佛来自遥远的幽谷。之后,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老公激动地在我脸上亲吻:"我们的竹宝最勇敢!"我又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两行热泪从我的眼角流向脸颊……爱,让我从黑暗的鬼门关走了回来,从此走向光明!

既然老天选择这个时候要给我点磨难,那就陪它好好历练吧。在磨难中,感受到的爱更深刻,爱,让我不再害怕,牵引我勇敢前行,因方有爱,前方不再黑暗!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