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理·芒格 查理·芒格 8063成员

芒格论科技与实践

张志雄走读者 2017-08-03
本文选自《投资大家芒格》,张志雄 主编,价值微书店出品
欢迎加志雄走读作者张志雄个人weixin: zhangzhixiong428

由科技引起的进步理应得到更少赞誉,而与实践相关的改善则应该得到更多
科技对生产力的改变要比想象得要少
股东:你刚刚评点了两类企业的区别,一类企业你能摸得到你赚到的钱,而另一类你摸不到你赚到的钱,因为你必须将这些钱再投资到设备和存货等资产中去。
芒格:对,这就是运营资本的概念——因为公司为了持续经营必须把一些资金投入到非现金资产上面。
股东:人们都说许多公司的市盈率都已经高到了离谱的程度,毫无疑问,许多公司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也同样是正确的,即由于计算机以及更加有效的机器——不管是否因为电脑的应用或者有效观念的传播速度更快——许多公司能够以比之前更少的资本经营相同的业务。当然了,经营更多的业务也变得比以前更容易了。
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个争论,有些人看到这些会说,“因此,企业的价值提高了。”而另外一些人却认为如今的市盈率水平和盛行于20世纪60年代以及在1972年股市崩盘前的市盈率一样高,而1972年的市盈率水平无论从哪个标准衡量可能都是高得不得了。你能就此争论阐述一下你的想法吗?
芒格:关于你提的一般性问题——科技革命对生产...
本文选自《投资大家芒格》,张志雄 主编,价值微书店出品
欢迎加志雄走读作者张志雄个人weixin: zhangzhixiong428

由科技引起的进步理应得到更少赞誉,而与实践相关的改善则应该得到更多
科技对生产力的改变要比想象得要少
股东:你刚刚评点了两类企业的区别,一类企业你能摸得到你赚到的钱,而另一类你摸不到你赚到的钱,因为你必须将这些钱再投资到设备和存货等资产中去。
芒格:对,这就是运营资本的概念——因为公司为了持续经营必须把一些资金投入到非现金资产上面。
股东:人们都说许多公司的市盈率都已经高到了离谱的程度,毫无疑问,许多公司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也同样是正确的,即由于计算机以及更加有效的机器——不管是否因为电脑的应用或者有效观念的传播速度更快——许多公司能够以比之前更少的资本经营相同的业务。当然了,经营更多的业务也变得比以前更容易了。
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个争论,有些人看到这些会说,“因此,企业的价值提高了。”而另外一些人却认为如今的市盈率水平和盛行于20世纪60年代以及在1972年股市崩盘前的市盈率一样高,而1972年的市盈率水平无论从哪个标准衡量可能都是高得不得了。你能就此争论阐述一下你的想法吗?
芒格:关于你提的一般性问题——科技革命对生产力等因素的改变程度有多大,我的答案是,“比你想象的要少。”在伯克希尔旗下的互助储贷公司(Mutual Savings and Loan),我们雇用社区大学的学生来计算存款人的利息等,或许晚上还要使用一些高中生加班工作。该公司的负责人Louie Vincenti——可能很多年长的人还记得他——不愿意转而使用电脑,因为学生使用计算器进行手工计算这种方法便宜多多,并且学生们完成的表格让人非常赞赏。我想互助储贷公司可能是加州最后一个丢弃学生和弗瑞登计算器的储贷公司。
Vincenti后来确实将他们丢弃了,当他终于这样做的时候,并不是因为使用电脑计算更加便宜,而是电脑计算得更快。如果使用人工计算,排队等待的顾客就得等更长时间。因此,导致守旧的互助储贷公司最终转向电脑的原因,只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
一直以来,实践改善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要伟大
芒格:我认为发生于制造业领域的许多现代化革命都是科技驱动的。但是其中有很多只是更好的实践操作——制造业中非常旧式的整合防错和精益生产(blocking and tackling)。我觉得这促进了生产力大幅提高。科技变迁当然也创造了生产力的提高。不过,我认为与科技相关的生产力改善比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少,而实践改善的效果要比大多数人想象的都要大。
在企业的组织方式方面,现实的商业世界是非常残忍的。所有这些潮流,比如缩减规模、实践修正(practicerevision)、最佳操作、5西格玛或6西格玛质量标准——所有这些都迫使各种类型的企业不得不进行巨大的变革。对那些不得不调整自己以适应商业氛围——该氛围对失败容忍度更低且对成功的要求更高——的人而言,现实一直很艰难,
革命性变革一点都不新鲜。但是对投资者而言,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
最有趣的是革命性变革……
芒格:科技对投资者而言比较有趣的地方并不仅仅在于它能以自己的方式提高世界的效率。如果你有一家航空公司,其中有几十架飞机,有人发明了一些新的科技使这些飞机变得更大一些,或者他们能够靠两个引擎而不是三个就能飞跃大洋或飞行更远的距离,那么这些革命性变革确实在改善航空公司的绩效。但这只不过是一个在科技上非常先进的社会将要拥有的正常的科技进步。
不过让人感兴趣的是气候的根本变化。举例来说,在空调出现以前,南方整个地区都是一个沉闷的难以生活的地方,并且与气温冷一点的地方相比,该地区在智力上也不是那么先进。比如密西西比州、乔治亚州的边远地区或者路易斯安那州的支流地区,这些都不是先进的地区。我曾经在北卡罗来纳州当过空军军官,那时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戈尔兹伯勒市有三家马房,中心商业大街上跑的出租车是由骡子拉的。那是一个非常沉闷并且非常落后的地方。
但是后来出现了空调,它的出现对南方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空调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比如哪些地方是好地方。并且它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改变了制造业的经济特征。
科技可以对社会产生革命性变革,但是投资者却可能得不到任何好处
芒格:当然了,铁路的出现是一个真正的革命,它带来了引人注目的变化。有了铁路,人们就不用使用纤道拖着平底船过运河了,也不用驾着四轮马车在崎岖不平的道路上前行。与此类似,冰箱的出现完全改变了世界。空调当然只不过是某种类型的冰箱而已。
紧接着出现了收音机,无数的人可以通过它听到歌唱家和唱诗班最悦耳的歌声以及其他各种最动听的声音。后来电视也出现了。房间里面来了一个会说话还能播放流动画面的机器,不仅画面颜色鲜艳,而且声音也很棒。很快寻常百姓每天看电视的平均时间达到7小时左右,恰恰因为通过一个小小的按钮就可以打开电视机观看,因此老年人和病人的生活变得可以忍受了。电视机彻底改变了人类的生活。


在革命性变革之中,投资者可能会得到极大的痛苦或者疯狂的欣喜
芒格:但是铁路早期投资者获得的回报惨不忍睹。航空业早期投资者的收获也是一塌糊涂。因此社会因新科技而进步了,但投资者没有。
在另一方面,电视由于科技的原因为人们创造了金矿。由于电磁波的干扰,在任何一个给定的地区能够播放的电视台数量是有限的。这样的话,对每一个地区的电视台而言,加入由所有地区的电视台组成的网络,以便它们能够联合起来竞标好莱坞电影以及职业体育等的播放权就是非常合理的。因此这是一个自然的寡头垄断。
电视台网络获利颇丰。每一个买入网络中适当规模的电视台的人都赚了很多钱。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现象,其中人们所要做的只是识别出一个具有经济壁垒的明显的科技变革,这个经济壁垒将防止该行业的竞争发展到极为悲惨的境地,就像航空业和铁路一样,对这些行业的热情纯粹是人们抬起来的,就像快速上升的池塘推高了如此之多的鸭子一样
互联网是一个好主意——也是革命性的。这就是为什么它将产生巨大损失的原因
互联网将彻底改变世界,但是程度将不及电视
芒格:现在我们有了一个能够极大地提高计算速度的根本理念,以及一个正在发展的观念,即把我们认为几乎是无限带宽的互联网接入家里。这再一次给世界带来了革命性的剧变。
我个人认为互联网的革命性程度并没有之前的电视那么高。对比一下电视出现前后人类实际上打发时间的方式就可以看出,有了电视之后,人们便永久地迷上了它。电视机具有不可思议的效应。它对那些具有著名品牌的公司等也有间接的效应。对我而言,很难相信互联网可以和电视相提并论,我不在乎互联网变得多有效。


让你陷入困境的不是坏主意,而是好主意
芒格:依靠便宜的芯片,计算能力得到极大地提高,这进一步使得软件的大规模增长成为可能,这一点加上将无限带宽接入家庭的想法确实彻底改变了世界。人们简直对此变得疯狂了。
但是应该引起人们警觉的因素是本杰明·格雷厄姆谈论过多次的现象。他说,“让你陷入困境的不是坏主意,而是好主意。”你或许会说,“这不可能,这是矛盾的。”他的意思是,如果某项投资是坏主意,那么很难在该投资上做得过火。你将意识到它是一个坏主意,因此它不会带来太多投资麻烦。但是好主意的核心通常都是根本的重要事实,你不能忽略它。毕竟,这是一个好主意,这个主意具有重要的事实,而这些事实能导致重大的结果出现。于是,人们很容易在这些好主意上过度投资。因此,如果你做得过火的话,好主意是一个遭受惨重损失的“美妙”方式。
我认为互联网将产生巨大的损失
芒格:这种事情在市场上经常发生。举一些好主意的例子吧,交通、空调等等。有一个案例是20世纪20年代佛罗里达房地产市场的繁荣。那时,佛罗里达将经历快速发展这个想法基本上是好的。它也是十分正确的。后来的发展完全印证了这个想法。然而,这是一个容易让人过度行动的主意,因为一旦人们开始相信这一点,房价就开始飙涨,后来人们购买土地仅仅是因为当时的价格正在上涨。
迅速回到眼前。作为一个投资者,互联网这个主意是否像20世纪20年代佛罗里达的土地市场一样,因为你过分相信一个好主意而有很大的可能深陷麻烦?我会说答案是肯定的。我认为那些对科技革命——由互联网和廉价计算创造的——这个好主意过分狂热的人将遭受巨大的损失。


新科技既创造了伟大的机会又带来了巨大的危险
芒格:我觉得有一点同样是正确的,那就是科技将对一些行业带来致命的打击,因为科技产生的效应就是这样。假如在汽车出现之前,你有一家经营良好的马蹄铁公司,然后汽车出现了。汽车的到来对马蹄铁公司、马鞭公司、清扫街道马粪公司以及其他所有依赖于马的企业没有任何好处。我觉得对有些人来说,互联网具有同样的效果。
你发现美国所有的报纸都在想,“我能不能保护我的商业特权免遭即将到来的科技的破坏?”没人知道确切的答案。
所以我觉得互联网这一新科技的确创造了机会。不过它也带来了严重的危险,人们很可能因为过分相信这个好主意并过度行动而犯错。关于这一点比较好的一面是如果你喜欢思考,你将发现这是很有趣的。
现在你可能会说,“我不想思考。我只想迅速而又不承担任何风险地赚大钱。”这个问题恐怕今天我帮不了你。
互联网将不会对箭牌公司造成太多影响。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股东:我赞同你把互联网比作20年代佛罗里达的房地产市场。但是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你一直在谈的科技革命是否能够提高通用电气、箭牌公司以及所有的这些公司的价值,因为它们通过这一新的科技就变得更加高效?
芒格:我并不认为箭牌因为新的互联网科技而变得更加高效。我认为我们嚼口香糖的方式不会因为互联网而改变很多。箭牌的价值是否更高因为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不会出现太多变化的商业科技……(OID记录遗漏)
给大家讲一个我最喜欢的与箭牌有关的故事。多年前,威格莱家族(箭牌公司的创始家族)的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在一艘船上,另外那个人恭维威格莱说他拥有的箭牌公司非常伟大。这个威格莱说,“它确实是一家很好的公司。不过,当我爷爷控制着全球奇可树液(制口香糖主要原料)的供应时,它更好。”
本文节选自《投资大家芒格》,更多内容欢迎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价值微书店“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