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价值人生 &  励志年代 价值人生 & 励志年代 13492会员

当你还在吐槽假装生活时,有人早已选择拒绝撒娇

再重也是宝宝 2017-08-03
导语:每次生出逃离的念头时,大多数人内心并非向往美好,而是想要逃避现实生活中自己无法掌握的懦弱。如果是这样,逃离又能带来什么?


前段时间,一篇《北京2000万人在假装生活》刷屏了朋友圈。在遭批后,作者表示“很抱歉,我向北京撒错了娇”。
不满、沮丧、迷茫,似乎是朋友圈里最能够吸睛的情绪。尤其在北上广这种似乎忙碌多于收获的城市来说,这种小情绪如雾霾一般,来的不需要太多理由,在人群中不断蔓延,即便前一刻无感的你,后一刻就有可能因为挤不上地铁就开始抱怨:“生活真TMD艰辛了!”
向生活撒娇,不需要成本,或许还能够成为网红。
成为了网红的那位或许因为流量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而不需要撒娇,而附和撒娇的你们,又能够如何?
与其永远生活在“少年维特的烦恼”中,不如去选择不会让自己后悔的行动。
87年前,21岁的潘德明就是这样一个拒绝向生活撒娇的人。

【潘的前半生:放弃舒适 一人一车七年行走40个国家】
对于现在很多人来说,潘德明的名字是陌生的。不过在87年前,这个名字曾经在中国红极一时,并且在全世界都成为了中国的一张名片。
民国十九年,也就是1930年,21岁的潘德明应该算得上春风得意的,毕业于上海南洋高级商校,喜欢洋派服装,双排口风衣,格子西装,黑礼帽...
导语:每次生出逃离的念头时,大多数人内心并非向往美好,而是想要逃避现实生活中自己无法掌握的懦弱。如果是这样,逃离又能带来什么?


前段时间,一篇《北京2000万人在假装生活》刷屏了朋友圈。在遭批后,作者表示“很抱歉,我向北京撒错了娇”。
不满、沮丧、迷茫,似乎是朋友圈里最能够吸睛的情绪。尤其在北上广这种似乎忙碌多于收获的城市来说,这种小情绪如雾霾一般,来的不需要太多理由,在人群中不断蔓延,即便前一刻无感的你,后一刻就有可能因为挤不上地铁就开始抱怨:“生活真TMD艰辛了!”
向生活撒娇,不需要成本,或许还能够成为网红。
成为了网红的那位或许因为流量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而不需要撒娇,而附和撒娇的你们,又能够如何?
与其永远生活在“少年维特的烦恼”中,不如去选择不会让自己后悔的行动。
87年前,21岁的潘德明就是这样一个拒绝向生活撒娇的人。

【潘的前半生:放弃舒适 一人一车七年行走40个国家】
对于现在很多人来说,潘德明的名字是陌生的。不过在87年前,这个名字曾经在中国红极一时,并且在全世界都成为了中国的一张名片。
民国十九年,也就是1930年,21岁的潘德明应该算得上春风得意的,毕业于上海南洋高级商校,喜欢洋派服装,双排口风衣,格子西装,黑礼帽,无一不显示着他对于新生活和西方文化的向往。



他还在南京经营着一家“快活岭”的西餐厅,餐厅里流转的或许也是当时最红的西方交响乐。
彼时,济南惨案刚刚过去不到2年,日本侵华行为蠢蠢欲动,“东亚病夫”一词成为了中国人在国际舞台上脱不掉的帽子。这对于从小就喜欢运动的潘德明来说更是奇耻大辱。所以在看到了《申报》上关于“中国青年亚细亚步行团”徒步行走亚洲的消息时,他选择了关掉餐厅,赶往上海报团。
在21世纪,那怕是一个徒步中国、骑行中国、自驾亚洲都会成为社会头条。而在那个中华民族深陷苦难的时刻,这个徒步行动自然也成为了各界的头条。不过可惜的是,从上海一路南下,到了越南时,8个人的“中国青年亚细亚步行团”只剩下了潘德明。

没有电影情节的悲情和浪漫,潘德明面对的是最现实的选择:是回去还是继续。回去他或许还可以享受社会的追捧;而继续就要面临不仅仅是路途上食物、体力、以及各种突发的情况,更可怕的是沿途的孤独。
不过显然潘德明并不是因为一时心血来潮选择了徒步远行,他选择的是一个人一辆Raleigh(兰令)自行车继续完成徒步,并且计划将路线从亚洲扩大至世界。
出发时,一车一人,一本。

一路行程艰辛与刺激不必多说,据说他一路看到的国家元首级人物就有20多位,团体就有1200多个。
在印度,圣雄甘地送给他一面亲手用粗麻布织成的印度国旗。
诗人泰戈尔见对他并赠言:“我相信,当你们的国家站立起来,把自己的精神表达出来的时候,亚洲也将有一个伟大的将来。” 而今,这一赠言在如今已经变成了现实。
在德国,他见到了希特勒,这个时候第二世界大战还未爆发,潘德明见的那位希特勒也还只是雄心勃勃统治德国、喜欢艺术的元首。
在法国,他甚至见到了九一八事变后旅居法国的张学良少帅,少帅赠“壮游”二字。
英国首相麦克唐纳、美国总统罗斯福……都在他的本子里。
这样算下来,他应该是民国年时期最牛的名人集邮册了。

万公里风尘,7年时间途径40余个国家,受到20多个国家元首接见,这时的潘德明不过二十五六岁,和他同龄的胡蝶正红遍中国上海滩,王震正在红军二万五千的长征中求索前行。
如果要排名最轰烈的“说走就走”,潘德明或许可以排第一了。

【后半生放弃传说,你愿意吗?】
和很多励志故事不同,潘德明回到中国后,并没有成为励志宣讲的布道者。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回归中国,第二天就将沿途筹集到的10万美元捐献抗日,之后便消失在公众视线中。
正如他在旅行前所言:行走只是为了向世界证明,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然后,似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个30岁之前就完成了世界徒步旅行的中国人,在30岁后和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娶妻生子,以为人作画为生,年轻时的环球世界的奇闻逸事成为了和孩子们苦中作乐的聊天内容。
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后,潘德明的故事才逐渐通过文字、影相、文字作品等方式被更多的大众所知,成为骑行界的励志名人。更有上海的创业者将他环游世界的起始年1930作为了健身车产品名(KM1930),以为纪念。

对于现代都市钢铁丛林中的人们来说,“说走就走”已不在陌生,这个标榜着“无畏”、“解放”的词汇也开始成为个性的代名词。
不过,是冲出城市在世界方圆中找到自我,还是在都市的焦躁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景,其实都是生活。
因为,生活不是城市选择的,而是自己创造的。



你的人生里程,可以是带着目的的寻找,也可以是,在骑行中发现目标,并愿意为之付出。
你的人生里程,可以只是步数的单纯叠加,也可以是,在骑行中看到世界,感受真实速度。
你的人生里程,可以只是形体的单纯塑造,也可以是,在骑行中体验汗水,更聪明的管理情绪与身体。
向生活撒娇,他会还你一个耳光
与生活并肩,他会还你一个世界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