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习惯了一个人 我习惯了一个人 307908那些心里有伤的小人呀

那个教我做沙拉吃的陌生人

往往社交平台 2017-08-03
感觉像有双手攫住了我的喉咙,鼻子与嘴巴从未像此刻这般渴望过空气,我张大了嘴巴试图发出声音,稀薄的空气略过喉咙发出了像是指甲划过黑板那样刺耳的声音。
我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满身是汗,下意识地去喊男朋友的名字,恍惚间突然意识到:我们已经分手了。
昨天和崔辙在家里吵架,一向迁就我的他,冷冷地看着我把客厅弄得一片狼藉后,说:凌然,你太固执了,但我更固执,事情已经这样了,别再让这段回忆更难堪。然后离开了我们生活过的这个家。
虽然住在33层,但下午却没有一丝风。屋子里沉闷而燥热的空气好像还残留着崔辙身上惯用的香水味,我厌恶地摆了摆手,早知道就装空调了。
还是没有回我微信消息,去我们认识的那个社交APP往往看了下,除了我加的“美食分享”Fan聊里有个顶着哈士奇头像的人在分享自己做的沙拉,我和崔辙那时认识的Fan聊群已经沉寂了很久,而我们开始暧昧后偷偷建立的Mi聊,更是很久没有消息往来了。
鬼使神差的,我点开了“美食分享”Fan聊,和那个哈士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我说我饿了,但是又没胃口。他说,夏天吃不下饭正常,来道他在网上学的沙拉,保证美滋滋。说完他就发了张可口的照片过来。说是什么蜜桃沙拉。
我跟他讲,家里什么都没有,乱糟糟的,怎么做?他说,乱...
感觉像有双手攫住了我的喉咙,鼻子与嘴巴从未像此刻这般渴望过空气,我张大了嘴巴试图发出声音,稀薄的空气略过喉咙发出了像是指甲划过黑板那样刺耳的声音。
我猛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满身是汗,下意识地去喊男朋友的名字,恍惚间突然意识到:我们已经分手了。
昨天和崔辙在家里吵架,一向迁就我的他,冷冷地看着我把客厅弄得一片狼藉后,说:凌然,你太固执了,但我更固执,事情已经这样了,别再让这段回忆更难堪。然后离开了我们生活过的这个家。
虽然住在33层,但下午却没有一丝风。屋子里沉闷而燥热的空气好像还残留着崔辙身上惯用的香水味,我厌恶地摆了摆手,早知道就装空调了。
还是没有回我微信消息,去我们认识的那个社交APP往往看了下,除了我加的“美食分享”Fan聊里有个顶着哈士奇头像的人在分享自己做的沙拉,我和崔辙那时认识的Fan聊群已经沉寂了很久,而我们开始暧昧后偷偷建立的Mi聊,更是很久没有消息往来了。
鬼使神差的,我点开了“美食分享”Fan聊,和那个哈士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我说我饿了,但是又没胃口。他说,夏天吃不下饭正常,来道他在网上学的沙拉,保证美滋滋。说完他就发了张可口的照片过来。说是什么蜜桃沙拉。
我跟他讲,家里什么都没有,乱糟糟的,怎么做?他说,乱了可以收拾,菜没有可以买,最怕的是对生活没有任何期待,别那么固执了,去做一下试试嘛,不好吃可别来找我,反正我做的好吃。
突然觉得他头像的那只哈士奇没有那么二了,反倒有点可爱。
可是再好吃又有什么用呢,他也不会回来了。想到这里,我又变得低沉起来。
他在那边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桃子和木耳菜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都在一起了,你还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丝希望吗,先喂饱自己,饿肚子的人不值得别人去爱。
我承认,那一刻,这只顶着哈士奇头像的陌生人,像一位慈祥的长者将我带出了失恋的阴霾,而那道他发给我的蜜桃沙拉的教程,我也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将这份爱,传递下去。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无聊的阿辰
    那个是哪个?
  • 伟强
    31层表示风还是很大的
添加回应

我习惯了一个人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