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k歌刷粉丝 全民k歌刷粉丝 29成员

囚鸡随感后记

飞天肉球兽 2017-08-03
可能是由于昨天做了亏心事,再兼之今天轮到我所在的小组负责煮饭,是以今天我一大早就从心爱的被窝中爬了起来。

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起床后的做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去洗米做早餐,而是下意识地在校园中搜寻那只昨日几乎被我吓得缩回蛋壳里的小丑鸡。对此我给自己寻的借口是“这都是因为昨天无缘无故将他关了小黑屋”。可我心里也清楚,对于那只常常在眼前刷着存在感却毫无章法、长的丑却毫无自知之明的又瘦又小的小丑鸡,我已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它时不时的在眼前出没。虽然它对我来说不能杀、不能吃的、毫无用处,可它的存在却为我这些天以来“困于后厨的方寸之地”的无趣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呢。细思极恐,难道仅凭这不到十日的光景,我竟被一只又瘦又小又无用的小丑鸡给“收服”了?其实谈到“收服”二字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试想想,它只是一只非但一无是处反而处处坏事的小丑鸡,如何有能耐来将我“收服”?首先,我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和思维方式的成人,并非三五岁不识人事的稚儿,还能将一只小丑鸡当作玩伴不成;其次,它只是一只小丑鸡,既不通言语又不懂得对人阿谀奉承;再者,那只一无是处的小丑鸡,从来只会将我打扫好的垃圾从垃圾袋里扒拉出来或是打翻我洗干净的菜。若真要究其缘由,大抵...
可能是由于昨天做了亏心事,再兼之今天轮到我所在的小组负责煮饭,是以今天我一大早就从心爱的被窝中爬了起来。

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起床后的做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去洗米做早餐,而是下意识地在校园中搜寻那只昨日几乎被我吓得缩回蛋壳里的小丑鸡。对此我给自己寻的借口是“这都是因为昨天无缘无故将他关了小黑屋”。可我心里也清楚,对于那只常常在眼前刷着存在感却毫无章法、长的丑却毫无自知之明的又瘦又小的小丑鸡,我已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它时不时的在眼前出没。虽然它对我来说不能杀、不能吃的、毫无用处,可它的存在却为我这些天以来“困于后厨的方寸之地”的无趣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呢。细思极恐,难道仅凭这不到十日的光景,我竟被一只又瘦又小又无用的小丑鸡给“收服”了?其实谈到“收服”二字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试想想,它只是一只非但一无是处反而处处坏事的小丑鸡,如何有能耐来将我“收服”?首先,我是一个拥有独立人格和思维方式的成人,并非三五岁不识人事的稚儿,还能将一只小丑鸡当作玩伴不成;其次,它只是一只小丑鸡,既不通言语又不懂得对人阿谀奉承;再者,那只一无是处的小丑鸡,从来只会将我打扫好的垃圾从垃圾袋里扒拉出来或是打翻我洗干净的菜。若真要究其缘由,大抵是因为凡是人都是有感情的生物,有些事一旦形成了习惯,就极容易“习惯成自然”。我不过是因为那只小丑鸡每天按着一日三餐外加宵夜地来踩点“刷屏”,整出了“它一直都在”的错觉,再加上自己昨天平白无故地做了错事,心中那一丝愧疚感作祟罢了。

仔细想来,“习惯”二字,大抵是每个人都逃不脱的。古往今来,有多少位极人臣的王侯将相曾因自己的一个小小习惯被政敌得知而贬官丢职?又有多少困于浅滩的商界巨擘曾因一个微不足道的习惯而得以坐拥万贯家财?我等碌碌无为的星斗小民又如何能免于这“习惯”二字的影响?

且又说回那只倒霉撞在我的枪口上的小丑鸡,在我们即将把早餐端上桌时,它那日渐丰润的身形才终于姗姗来迟地出现在校门处。随后我寻了个无人的档口,欲向它来个“负荆请罪”,却不料它一见我便有如脚底生风般溜了。害得我空有对它的一腔愧疚,却发不出,好不郁闷。

后来想想还是算了,谁让它只是一只小丑鸡呢。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