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写作(IWriting) 爱写作(IWriting) 8132组员

遇见

王吉安 2017-08-03
当我们第一次遇见某些人,觉得相见恨晚的时候内心激起的是对生活的渴望,渴望时间加速向前推进,好让我们在未来大展身手,迫不及待的要与之结识,彼此熟悉。这是种乐观积极向上的态度。而遇见多年未见的熟人,而且这个熟人与你心中那段美好的回忆有关联时,我们是多麽希望时间能够停滞、倒转,迫切地回到旧时光,然后将那段记忆重新温习一遍,感慨人世的变迁、时间的无情,还有一去不复返的人。
毫无征兆,毫无缘由。晴朗的下午,无风而且阳光明媚,不冷不热,空气很清凉,可能是昨天夜里下过雨的缘故,在一条不知名的商业街,有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他并不是无事可做,只是心情有点低落,不知为何他只是想出门散散心,不知不觉来到了这里。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到不同人的正脸与背影,尽管只有一面之缘,仿佛都是命中注定,有的人和你萍水相逢,这辈子你只能遇见一次,有的仅仅是一个模糊的掠影。好像他们出生以来所做的所有准备都是为了能与谁来一次微不足道的擦肩而过,然后便完成了任务,大家可以各过各的生活去了。坐在火车上,窗外的景色像幻灯片一样让人应接不暇,过去之后你永远看不到相同的画面了,下车之后又会有新的目的地,这样你就处于永不停歇的奔波之中。这趟车你永远也搭不上了。
然而,一个...
当我们第一次遇见某些人,觉得相见恨晚的时候内心激起的是对生活的渴望,渴望时间加速向前推进,好让我们在未来大展身手,迫不及待的要与之结识,彼此熟悉。这是种乐观积极向上的态度。而遇见多年未见的熟人,而且这个熟人与你心中那段美好的回忆有关联时,我们是多麽希望时间能够停滞、倒转,迫切地回到旧时光,然后将那段记忆重新温习一遍,感慨人世的变迁、时间的无情,还有一去不复返的人。
毫无征兆,毫无缘由。晴朗的下午,无风而且阳光明媚,不冷不热,空气很清凉,可能是昨天夜里下过雨的缘故,在一条不知名的商业街,有一个人在街上闲逛,他并不是无事可做,只是心情有点低落,不知为何他只是想出门散散心,不知不觉来到了这里。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到不同人的正脸与背影,尽管只有一面之缘,仿佛都是命中注定,有的人和你萍水相逢,这辈子你只能遇见一次,有的仅仅是一个模糊的掠影。好像他们出生以来所做的所有准备都是为了能与谁来一次微不足道的擦肩而过,然后便完成了任务,大家可以各过各的生活去了。坐在火车上,窗外的景色像幻灯片一样让人应接不暇,过去之后你永远看不到相同的画面了,下车之后又会有新的目的地,这样你就处于永不停歇的奔波之中。这趟车你永远也搭不上了。
然而,一个清新自然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名女性的背影:略带点咖啡色的黑发挽起来在脑后盘成一个发髻,发髻根部还有一圈头发围起来,整体显得发髻很圆润饱满。她后颈的皮肤象牙一样质地无瑕,只在后颈左下方有一颗显眼的黑痣。白的的连衣裙与她白净的皮肤完美衔接,甚至白色的连衣裙也比不上她月光般的肌肤。裙摆刚刚触及膝盖上方,为那动人的小腿更添一丝妩媚,脚下白色的高跟鞋也发出欢快的嗒嗒声。当然了,是这个美丽的背影吸引了他的目光,可勾起她无限思绪的,则是那头美丽的发髻和后颈上的那颗小黑痣。
对于这小黑痣,他是非常熟悉的,他也曾用食指抚摸过,这对他来讲,并不是缺陷,而是锦上添花。她坐在她身旁低着头整理书本,他把嘴唇贴到她后颈,亲吻每一寸肌肤,也包括那颗小黑痣。
他认出了她?他有点犹豫,好像拿不准,谁都可以有那颗痣,而且她显得比原来白了一点,走路的姿势也不一样了,不过也可能是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可即便是这样,个头好像还是矮多了。
她两脚摆成一字,背着双手,撒娇似的冲着她笑,书包里的笔和本翻滚跳跃,两人手牵手,不去在乎周围各样的目光。脚下石子路沙沙作响,他俩的步伐故意保持一致,如果一个错了会赶紧改正,又是调整了一遍又一遍还是错的,就像从前学校军训时走正步的时候出了错一样,不过不再是呵斥,变成了两个人的开怀大笑。
她手上拎着两个咖啡色购物袋,一如她的裙子一般素净。不紧不慢地向大街的一头走去,他跟上去,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寻思她是不是她。因为他看不见她的脸,又是她向街边店铺瞧瞧,但头部转动的角度刚刚好,,连鼻子和嘴巴都没露出来。他一度怀疑他认错人了,她走路的姿态绝不像她,可他也没见过她穿高跟鞋。她酷爱运动鞋,操场上跑步时他经常那个从老远就能认出她,因为她的运动鞋是很多女孩中最白的,甚至在阳光下晃得你睁不开眼,白色的袜口刚好露出鞋口,贴在白皙的脚踝上,在你眼前一晃一晃的,何况即便她穿运动鞋也比她高。她继续走着,头小幅度的摆动,在这个距离恐怕她转过身来,他也看不清她的脸。她低下头,在购物袋中拿出手机,放在耳朵边。会是谁给她打电话呢?是她丈夫?还是她男朋友?或许只是单纯的朋友?她说着话,好像在笑,头上下晃动,那美丽的发髻也在上下摆动,脖子处的发根一丝不乱,非常整齐。她多像她啊!她的头发要显得更发黄一些,类似金黄色,她的发髻更加蓬松,脖颈的发根也是很蓬松的感觉,不是乱,是很蓬松。她梳马尾辫的时候可真是灵动活泼,跑步的时候飘逸的马尾像小兔子那样蹦来蹦去,她的头发散发出一股香气,不是洗发水的那种人工香精味,是她身体散发出来的,有股太阳味儿,头发是她吸引他的地方。她还在打电话,咖啡色的购物袋挂在小臂的上,端平的小臂很丰满,纤细的手指是半握,散发着成熟的美。她的肢体语言表明她很高兴,也许她正在和她丈夫谈论着晚饭要吃什么,或者在相互逗趣。曼妙的身姿为她挣得不少回头率,而此刻他是多么羡慕能与她相向而过的人们。她牵着他的手,肩挨着肩,幕布上的人物在对话,他不去注意他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反正都是假的,而她是实实在在地坐在这儿。她的睫毛一闪一闪的,眼睛盯着前方,全身心投入到电影中,还时不时转过头来对着他说几句电影里的情节,不过眼睛还是盯着屏幕,并不看他。她的睫毛很长,像小时候姐姐的布娃娃那样。大眼睛反射屏幕的色彩,微张着的嘴看上去并不蠢,婴儿般的可爱,还随着电影情节微微颤动。他这样盯着她看完了整场电影。
她很聪明,门门功课都是A,可他没有这方面的天分,她会手抄一份练习给他,告诉他今天一定要做完。在图书馆里也是她多次叫醒熟睡中的他。那么多书,那么多桌椅,窗户透进来和曦的阳光,可他却时常打瞌睡,多少个下午被他睡了过去,现在他也没有勇气再回到母校去看看了。她不再打电话了,信步出了商业街,拐进了一家面包店,面包的香气扑面而来,甜丝丝的。“吃一口吧”,她把面包送到他嘴边,“不吃,太甜了”。她很爱吃面包吗?补,她只在饿了的时候,并且还是在图书馆的休息区里才吃,他的记忆里没有多少面包的味道。至少她不会平白无故在大街上买面包。她托着一个柳织托盘,用木夹挑面包,他不敢进去,只是在外面远远地等她。距离稍远,他看不清她的脸,她脖子上的项链很漂亮,下面有一个吊坠,一闪一闪的。她从来没戴过任何项链,她认为那很多余,挂在脖子上碍事。不过人总会尝试改变,他自己现在爱吃茄子,之前他觉得茄子像肥肉一样,幼儿园的时候甚至要老师喂给他才能把碗里的茄子吃净,所以每次午饭之后的午睡他都是最后一个上床。
他继续跟着她,走过一条条街道,她端庄稳重,波澜不惊,而她充满少女的活泼又不失文静,能看透他沉默的原因和笑容背后的尴尬。当然,她也不是没有缺点,女孩特有的短视也能在她身上找到,不过那并不重要,男人有时候也很愚蠢不是吗?她沿着河堤走着,他远远跟着她,并不确定是她,她悠闲地走着,他独自跟在后面,之间隔着50米的空白。他绞尽脑汁将从前的功课翻出来,在光天化日下汗流浃背地温习,可惜笔记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他突然不再想跟下去了,大声喊出她的名字算了,可是如果真的是她怎么办?微笑着叙叙旧或者嘘寒问暖?不!他们俩都不会喜欢这样的重逢场面。幼儿园放学了,一群家长围在门口,小孩子一窝蜂冲出来扑向爸爸妈妈们的怀抱。其中一个拉着她的手,仰着小脸笑,她摸摸小男孩的头。她喜欢孩子吗?他确信她很喜欢,他们之间很少谈论着方面的话题,热恋中的男女都不会谈论这些,当热度减下来了而且还在一起,人们才会考虑结婚呢。她侧着头跟小男孩说话,他可以看见侧脸了,有点远,他快步走上前,就在他快要看清楚的时候,母子俩转向了一栋公寓。这片高档公寓建在河边,视野开阔,远离市区最喧嚣的繁华路段,他很喜欢这里。不过他没有跟进去,而是走到河岸上的一排长椅上,太子河泛金波,夕阳染红白云,听着河流静静流淌,看天边倦鸟归林,他非常欣赏这里。他在这儿坐了一会,陷入到无言的伤感中去,零星的只言片语像飘落的雪花飞散在夜空中,一旦落下就再也拾不起来了,张着嘴欲言又止,举起的手重又放下,脚步迟疑犹豫,终于停滞不前,他不愿落在孤独的世界,不愿落于人后,于是狠下心不去追赶,抛弃一切连同回忆,活在当下。
他忽然很想说说话,他想到了侄女,他非常宠她,认为她与别的孩子不一样,不光是他,家里人对她也刮目相看,所有人从来不用孩子的口气同她讲话,尽管那时她才上一年级,现在她15岁了。电话通了,是侄女的声音。“喂?哦,小叔你在哪?”“我在外面,你放学了吧,没有别的事,跟你唠唠。”“哦...... 明天是周六,你来我家吧,我妈教会我一道新菜,我先不告诉你,保证你没吃过!你就来嘛,我爸最近还念叨你呢”好啊!你想要什么礼物?我刚发工资!”“我要一本日记本,就是上次在东街看到的带花边的,就是上次你说不好看的那个。”“好,知道了,小意思,还用我带什么?”“不要了,明天你就带张嘴来就行。”他笑了,笑声停了,笑容依然留在脸上,这笑让他感觉很舒服。“好啊,明天下午我就过去。”“嗯好,你快回家吃饭去吧,不早了。”“好,那就不说了,你去忙吧,小大人。”“拜拜,开行点。”她连他高不高兴都听得出来,她的确不同寻常,是个情商很高的孩子,这孩子能让全家人都听她的,而且很有一股英气,难怪爸妈都喜欢这个孙女。说实话她让她父母省心,很多孩子总是无理取闹,而她是那种听得懂道理的孩子。
现在他不去想她了,只想看看这里的风景,晚霞真美啊!这火红的云朵甚至染红了宽阔的大河,这大河静静地流淌,多少年它不曾改变过河道,载着这片宽宏大量的天空,一直蜿蜒到城市的尽头。他从来不曾这么放松过,然后他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一心想着和小侄女的约定。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爱写作(IWriting)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