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西兰技术移民 新西兰技术移民 7446成员

移民了,烦恼就没有啦?

红酒高跟 2017-08-02

移民了,烦恼就没有啦?

托尼 原创

周末接到一个久未联系的朋友的私信,他也是我曾经的客户Z(因隐私问题,仅用字母代替)。他说也在看我的个人公号,然后希望有空时一起坐坐。挺意外的,毕竟好久没有联系了。这也是最近开始写作后的一些感触,新老朋友都通过这个纽带连起来了,正契合了我“见文如见人”的想法。

在新西兰喝广式早茶

Z和太太一起来的,约在一家中餐厅,喝早茶。中国人到哪都有中国人的习惯,早茶也是南方挺流行的饮食文化。记得2011年初到新西兰时,喝早茶还不是那么盛行,但近些年也越来越普及了。常有国内朋友说,去新西兰会不会饮食不习惯啊?其实还真是多虑了,只要你不是有太特别的嗜好,各大菜系倒也是挺容易找得到的。毕竟,在这个不到500万人口的南太平洋岛国,已经居住了20万华人。
Z先生一家来新西兰1年多了。因为时间不长,一般也就是周末去去教会,平时会会新认识的朋友,生活倒也是惬意而简单。

因为2015年新西兰投资移民通道的打通是我亲自策划并实施的,所以当时认识了一些朋友。合作的金融机构负责人得到新西兰移民局的确认函时第一时间为此专门给我写信表示感谢,第一个用新通道办理移民的朋友后来也成了我的好网友(因为很少见面,多是网上聊天)。Z先生也是...

移民了,烦恼就没有啦?

托尼 原创

周末接到一个久未联系的朋友的私信,他也是我曾经的客户Z(因隐私问题,仅用字母代替)。他说也在看我的个人公号,然后希望有空时一起坐坐。挺意外的,毕竟好久没有联系了。这也是最近开始写作后的一些感触,新老朋友都通过这个纽带连起来了,正契合了我“见文如见人”的想法。

在新西兰喝广式早茶

Z和太太一起来的,约在一家中餐厅,喝早茶。中国人到哪都有中国人的习惯,早茶也是南方挺流行的饮食文化。记得2011年初到新西兰时,喝早茶还不是那么盛行,但近些年也越来越普及了。常有国内朋友说,去新西兰会不会饮食不习惯啊?其实还真是多虑了,只要你不是有太特别的嗜好,各大菜系倒也是挺容易找得到的。毕竟,在这个不到500万人口的南太平洋岛国,已经居住了20万华人。
Z先生一家来新西兰1年多了。因为时间不长,一般也就是周末去去教会,平时会会新认识的朋友,生活倒也是惬意而简单。

因为2015年新西兰投资移民通道的打通是我亲自策划并实施的,所以当时认识了一些朋友。合作的金融机构负责人得到新西兰移民局的确认函时第一时间为此专门给我写信表示感谢,第一个用新通道办理移民的朋友后来也成了我的好网友(因为很少见面,多是网上聊天)。Z先生也是我的客户之一,但因为具体经办是由一位同事去处理了,所以我们当时并无太多交流。

Z先生是个爽快人,开门见山讲到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他看到了我的原创文《SUNNY的校长奖》,所以想请教一下在新西兰的子女的教育问题。坦白说,请教这个词言重了,我挺惭愧。因为,孩子们更多是我太太和父母在带着,过去这三年工作基本都在上海,奥克兰只是偶尔回回。刚回奥克兰不到2周,基本也都在写个人的公号,发文其实更多是一些感触而已。

子女教育

席间,Z先生及时为我和太太续茶。有一会我并没有喝,他默不作声地倒掉杯里的冷茶,然后整杯换为热茶,也及时的将我动过筷的点心挪到我的一侧。他是一位极为细心,礼数周到的人......

其实Z先生的问题也比较具体,到底是读私校还是好的公校呢?这个问题是不是很像上海很多父母谈论的话题:读民办还是读好学区公立学校?

新西兰的公立教育体系有一套打分系统,将学校从1-10进行了排名。分数较低的学校也会得到政府较多的财政和政策扶持,以期减小这个排名之间的差别。公立教育的理念就是尽量减小学校之间的差距,同时确保就近能够入学。公平是公立教育的主要原则,新西兰甚至有只有一个学生的公立学校。

好的公立学校代表学校学生的成绩相对优秀,这其实是一个双向选择的结果。好的学校往往在相对成熟和富裕的COMMUNITY,家长大部分对自己和孩子都有较为清晰的职业规划和学习要求。而优秀的学生也更希望能够进入好的学校学习,和更为优秀的同学一起成长。所以,哪怕是在奥克兰这个人口增长较快的城市,近年也出现了好学区公立学校人数暴涨,而部分公立学校学生人数迅速下降的情况。

那么私立学校呢?因为有着相对独立的自主招生,所以现在好的私立学校不是有钱就可以入学,而是需要排队。我能想到的是,私立在师生比例(老师数量/学生数量)上相对严格,所以学生能够得到较多关注。公立学校要保障学区内每个学生入学的权利,所以人数越来越多,分配到每个学生上的精力肯定是要递减的。另外,因为相对高昂的学费(每年2.5万纽币以上)天然也对学生家庭进行了筛选,入学后各类相对较贵的体育,社交,游学等项目更加会再次屏蔽掉一部分中产家庭。所以,私立学校的学生会和一群相对较高的社会阶层人脉圈的同学一起成长,而这是今后事业可能的财富。当然,还有一些教会的私校是出于宗教目的,希望子女能从小在基督教的文化熏陶下成长,这另当别论。

所以,这个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毕竟,即便是就读私校的学生,也有很多并不爱社交活动,人脉也就无从谈起。谈到这些,Z先生深以为然,不过,我坦言,这个话题留给我太太来做仔细的分析可能更有意义。

全球资产配置? 问题一分为三

“TONY,现在很多人都说,把负债留在国内,在境外做投资,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怎么回答呢?这是个非常高频的问题。自从我2011年第二次常住国外,到我2014年到上海自贸区工作,再到2017年我再次常住国外,这个问题一直都有亲友反复谈起。如果你在过去6年在国内贷款买房(负债),在海外做股票/房产等,如果再考虑汇率的变化,会是怎么样的收益率?答案其实相信绝大多数已经有了。

但是,我想说,在今天这样一个节点,我们再看这个问题,是否还是同样答案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把它拆成3个问题。

问题一: 你有能力在国内负债吗?怎么负债,其实就是怎么借钱。在任何国家,个人最好的低利率的大额借钱方式是买房。回答这个问题,那么第一个问题会变成,你在中国哪个城市买房?你能买吗?能贷款吗?这个城市中长期房价的走势会怎样?你在国内有还款来源吗?

问题二:你能合法的将资金投向海外吗?这是一个非常有(MIN)趣(GAN)的问题。如果是个人合法的收入,在换汇额度内,用于经常项目(投资当然不属于经常项目)下的合理开支,比如旅游,留学,生活等等,都是可以的。投资是明确不允许的。

问题三:你有能力筛选海外投资标的吗?市面上各家金融机构和准金融机构有着各种五花八门的海外产品。有些需要自己换汇出境,有些是在境内集合资金后通过合法通道投资海外。但你能筛选出哪些是能对人民币升值,又能有稳定收益的品种吗?如果汇率和收益叠加后不能战胜人民币贷款利率,那你就是套利失败。当然,谁都不能指望全部海外资产都买了十年前的腾讯或去年末的美图(原创文《你的美貌值多少钱?》)。

我只能给建议到这里。经济问题有些是没有答案的,因为太多问题交织在一起,这三个问题后面其实还有更多的问题,每个人需要寻找适合自己的答案。

中国经济后面怎么走?

这是和前面一个话题高度相关的问题。我想说,有人说这是最好的时代;有人说,中等发达国家陷阱就在眼前;有人说,走一步看一步。每个人有自己的态度和看法,我的态度偏中性,咱们这个国家3000多年的历史,有这个气度。经济不景气是众多经济学家的看法,但认为中国经济有不少转机也得到众多经济学家(包括外资大投行的观点)的支持。现在房价高企,经济低迷,周边纷争不断,外汇储备承压是事实,但过去30年做空中国经济的人也失去了宝贵的投资机会,这也是事实。

《道德经》第六十章:“治大国,若烹小鲜”。老子把“治大国”与“烹小鲜”联系起来是根据商汤时期的一个典故来的:汤和臣子伊尹讨论国事,伊尹说:做菜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要适当;治理一个国家如同做菜,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要恰到好处。川普肯定不懂这句话。

治理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挺不容易。分开来看,浙江,江苏,广东,北京,上海等城市和地区,如果独立来看说他们是发达国家,一点不夸张;但也还有那么多贫困的省份和地区经济那么困难,需要我们像援外一样的中央支持;还有民族问题,领土争端......

烦恼来自哪里?

最后,我和Z先生夫妇提到自己的一个观点:从历史的维度来看,我们每个普通人其实过的是比绝大多数历史时期幸福的;但绝大多数人的幸福感不强是因为信息爆炸的时代,每个人放大性的看到了他人的快乐,但对他人的痛苦和烦恼却未必看得到。比如,在写完SUNNY的校长奖的那天晚上,她突然高烧,我和太太半夜2点多才陪着她从Starship hospital回到家里。所以,有人说,新闻联播多看看其实是有益的。我们的烦恼来自于我们知道的太多。

昨天朋友圈我还转了一篇趣闻谈到一等毅勇侯,武英殿大学士,直隶总督的曾国藩在京那么多年也只能租房,家书多次提到经济拮据,那普通人的生活又能怎样呢?想想百年前国家部长级的干部生活条件也不过如此,我们其实应该挺满足了。

后记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我相信,Z先生和太太也已经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我是个普通人,我在原创文《死工资V创业 哪个更惨?》的结尾提到,可以“考虑跳出框架想问题,不参与这场城堡攻防战,到一个小国寡民,没有城堡的地方,做一个简单快乐的小人物。” 这是我的选择。
但即便移民到一个偏居一隅,原生态的新西兰,每个人都还是在寻找自己的答案。所以:

移民不代表这些烦恼的终结

子女教育,财富的保值增值,对经济前景的担心,这些国内热门的问题,其实都存在,而且不仅仅是华人有,其实本地人也有。因为,这些烦恼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古今中外,概莫如此。移民不是终结,而是一段新生活的开始。该有的烦恼还会有,该有的快乐还得享受,只是置换了一个时空。唯有对生活的热爱不因时空的变化而变化,是属于自己内心的。



你知道全世界最早看见日出的城市是哪里?全世界最南的观星站在哪儿?世界上最珍贵的濒危企鹅品种是什么?全世界最陡的街道?蹦极的最早发源地……
这些问题,你都能在新西兰这片土地上找到答案。是不是感觉新西兰“开挂”了?
weixin 加nzland-hnb,加入新西兰移民群,这里有一起移民的小伙伴、新西兰的华人朋友,每周有移民微课堂!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