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驴友约伴 驴友约伴 364716驴友

间隔年故事——辞职、旅行、写作、丽江开书店

崔爱姚 2017-08-02
去年九月,我辞掉了那份在很多人眼里,还算稳定、还算体面的工作,开启了我的间隔年。我对很多朋友说,第一份工作,我感恩,也珍惜,可那终究和上学不一样,每一个求学阶段都是有期限的,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半,我知道自己努力的终点在哪里,那是一个具体年份的某个月的某一天,那让我不至于太过慌张。可是上班呢,会终止在哪一年呢,如果不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纪、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大坏事儿,大概就是退休那年吧,可退休意味着什么呢,不就是大半辈子嘛,运气好的话,混个衣食无忧和儿孙满堂。可是,这次,我怕了,我怕一眼看到头,而终点又让我无法向往和满足的人生。

或许,只要我不脱离自己原有的生活轨道,我会背越来越贵的名牌包,我相亲的对象身价会越来越高,我当然可以继续混在茫茫人海里,假装看不见丢了原本模样的自己,可是我不想,因为我会怕。

我辞掉了工作,让周围的人大跌眼镜。旁人说,想过会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怎么会是你,你一直都那么乖,那么努力,你不是一直在学业和事业上都野心勃勃吗?我说,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啦,纠结了大半年,才跨出这一步。我说的云淡风轻,朋友听的泪流满面。

旁人接着说,给我个理由吧,让我也像你一样勇敢。可我天生就是个胆小鬼,哪来的胆量好意...
去年九月,我辞掉了那份在很多人眼里,还算稳定、还算体面的工作,开启了我的间隔年。我对很多朋友说,第一份工作,我感恩,也珍惜,可那终究和上学不一样,每一个求学阶段都是有期限的,大学四年、研究生两年半,我知道自己努力的终点在哪里,那是一个具体年份的某个月的某一天,那让我不至于太过慌张。可是上班呢,会终止在哪一年呢,如果不是做了什么违法乱纪、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大坏事儿,大概就是退休那年吧,可退休意味着什么呢,不就是大半辈子嘛,运气好的话,混个衣食无忧和儿孙满堂。可是,这次,我怕了,我怕一眼看到头,而终点又让我无法向往和满足的人生。

或许,只要我不脱离自己原有的生活轨道,我会背越来越贵的名牌包,我相亲的对象身价会越来越高,我当然可以继续混在茫茫人海里,假装看不见丢了原本模样的自己,可是我不想,因为我会怕。

我辞掉了工作,让周围的人大跌眼镜。旁人说,想过会有人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怎么会是你,你一直都那么乖,那么努力,你不是一直在学业和事业上都野心勃勃吗?我说,其实也没有那么容易啦,纠结了大半年,才跨出这一步。我说的云淡风轻,朋友听的泪流满面。

旁人接着说,给我个理由吧,让我也像你一样勇敢。可我天生就是个胆小鬼,哪来的胆量好意思拿出来分享,而且每个人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只有自己知道,但我还是会简单的描述一个状态:当耳机里滚动着beyond的《海阔天空》,当那句“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路过耳蜗,直逼心脏时,不管身处何地,不管周围是何人何物,我控制不住我那不争气的两行热泪,终于有那么一天,我能感觉到自己就快跌入湖底,所有反对的、赞同的声音,都化为泡沫,我如同靠着生命的本能一般涌出湖面。

辞职后的生活,我没有任何规划和目的,我的轨迹就是我的热爱,就是那些我之前一直藏在心里,却以时间和精力为借口没有办法实现的小心思。

我去旅行,国内国外,去那些一直想去的地方,降落伞、徒步、滑翔、挂火车……我住山景房、海景房,也住青旅、家庭旅馆。我吃五星级大餐,也吃路边小摊。在沙滩边,在雪山上,在原始部落,在世界尽头,在天空之桥……去验证每一处我曾经靠着想象力不断接近的风景,去体验每一种我单凭想象力捕捉不到的生活。我没有预算,不做代购,也没有特意的省吃俭用,完全靠着自己工作一年半的积蓄和零零星星的稿费,我不花家里一分钱,是我的原则。


我停留在大理两个月,不去爬苍山,也不去环洱海,每天只做两件事,学吉他和写小说。小时候,我学的是小提琴,可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我应该学的是吉他。上班时的每一天,我都期待着那个断断续续被拉扯了将近一年的小说能见到收尾的那一天。每天拨弦和码字,我竟会忘记吃饭,虽然我曾经是一个三餐不落的吃货,虽然在曾经那种每天都在复制前一天的生活里,经常一上午都在盼午饭,一下午都在等晚饭。

接着,我和父母打各种心理战,想把他们带出来和我一起旅行,战果是我带妈妈去三亚玩了一个月,那一个月,从来不做攻略的我,把每天的行程规划到吃住行的每一个细小环节。可即便如此,我还是会经常被妈妈埋怨,有的时候她嫌我给她拍照拍得不够好,有的时候觉得我对比了一晚上找出来的美食太贵了,有的时候唠叨我睡觉太晚即便我在安排第二天的行程。带妈妈玩的那一个月,我会累一点,每天需要解释的多一点,需要重复的多一点,实在忍不住的时候,还会和妈妈耍个小脾气。可那段时间,之前不怎么玩微信的妈妈,几乎每天都要发一条十分正式的朋友圈,每天给她倒照片、挑照片、修照片、帮她配文字,都是我最主要的任务,每次出去逛景点,妈妈也像我刚出来旅行时那样,变身成拍照狂魔,同一个场景,不同的角度,甚至不同的衣服,我必须做个没有任何怨言的跟拍助手。现在回想起那一个月,我会感谢自己坚持带妈妈出来,这让我的间隔年变得更有价值和意义,好久没有出来旅行的妈妈,她喜欢吃三亚的芒果,去了寿比南山的“南山”,她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看雪山,都是我陪在她身边,我不知道,如果我没有给自己一个间隔年,我怎么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怎么给自己一个足够耐心的状态,实现带妈妈旅行的愿望,希望下次能把爸爸妈妈一起带出来。

旅行会累,即便我会认识很多不错的朋友同行,可是当你身边并没有可以依靠的人时,几乎每玩个十天左右,就会经历一个疲惫期,而且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再愉快的旅行也没法做到完全放松。同时,旅行也无时无刻不在消耗银子,剩下的积蓄,我有两个选择,要么去一趟欧洲,一次性花个精光,要么开个小书店,慢慢地赔个精光。有一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当我已经用文字搭建了一个小书店,用文字布置好了书店的每一个角落时,当我已经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去畅想那个小书店的模样时,即便它并未真的存在,在我心里,它也已经实实在在的坐落在某条经线和某条纬线的交叉点。为了找到我的书店,我退了去欧洲的机票,因为我确定,它不在欧洲。

一开始,我以为我的书店在大理,我通过各种渠道找寻大理出租的店铺、装修工人、我自己能够容身的住处,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新鲜的,都让我满怀憧憬,又惶恐不安,独身一人,横冲直撞,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是在“作”,我实在找不到合理的说辞去换取家人的理解,我只能撒娇说“就让我过把瘾吧,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乖乖回家了,别担心,我还有一张还算看得过去的简历。”我迷茫、我紧张、我慌乱,可我也太了解自己,无论如何,我都要在现实世界里找到我文字里的书店。

幸运的是,我认识了小麦哥,认识了“路灯书摊”。从第一次看小麦哥的文字,我就有一种感觉,他是一个我可以什么都不用解释,什么都不用说,就能理解我在做什么、在坚持什么的人,我知道了广州“路灯书摊”的起源,被这个纯手工书店的故事深深吸引。于是,我的“等一个故事”以一种更体面的方式,照亮了我的梦想,二十一天的纯手工装修,我从一个曾经不会做饭、不会拿针线、动手能力极差的“淑女”变身成一个手电钻、切割机越用越熟练的“女汉纸”,每天早上七点开工,晚上十一点收工,按理说,我应该筋疲力尽,可我每天真的像打了鸡血一样,快乐着,也骄傲着,早在从前,我并不知道,也无法想象,做自己喜欢的事,可以是这个样子。

现在,我的文字变成了现实,我坐在自己的书店里,写着自己喜欢的文字,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看着自己喜欢的书,偶尔和来访的朋友,邻近的,远方的,叙叙旧,聊聊天,他们知道我在等一个故事,总是不吝啬于把那些过往讲给我听。大多数时候,他们是笑着的,也有的时候,他们讲哭了,我给他们准备了帐篷书房、准备了纸笔、准备了录音机和磁带,我尽我所能的,给那些有故事的人,一个讲故事的空间。悲伤的、快乐的、想被人听到的、不想被人察觉的,只要是能让他们自己哭、能让他们自己笑的,在我眼里,就是最美的故事。
这个书店,比我文字里的那个要华丽的多,不是因为它三百平的面积,是我预想中的三十平的十倍,而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迷人的故事,更是因为,它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不慌不忙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我很满足,我已经把自己的文字变成了现实,我很贪婪,我还要把更多的现实变成文字,这个书店的故事,我会写的很长,比我做着美梦的长夜还长,我会写的很慢,比我白日梦里的从前慢还慢。

这是我的间隔年,在间隔年的第九个月,我停留在丽江的束河古镇,我在这里,找到了我文字里的书店,我在这里,等一个故事,写一个故事,也把我的间隔年,变成了一个故事。


如果你到了丽江,记得有一个书店在“等一个故事”……
4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泥娃娃
    好厉害
  • [已注销]
    赞。
  • 真好,有缘想见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