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教之慕道 正教之慕道 415成员

权柄的钥匙

蒼蠅是螞蟻鰥夫 2017-08-02

" 我要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你 "



主耶稣告诉伯多禄说:

“ 我要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 ——《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16:19。
天主教的护教家常引据此处经文为教化皇制佐证的重要圣经依据。

毋庸置疑,吾主的确亲赐予圣伯多禄宗徒以教会内的权柄,然而他却从未因此被钦立为一个教化皇。要想为教化皇制佐证,就必须证明耶稣将至上的权柄托付给了圣伯多禄便以让他统御整个教会,且他所谓的继位者——罗马的主教们也承续了这样的权力。
天主教护教家们指出,正因吾主将“天国的钥匙”唯独赐予给了圣伯多禄宗徒,那么他必然持有一种独一超卓的权柄。一位天主教护教家声明道:

“ 由于‘这钥匙’被单独交托予圣伯多禄,我们便相信我们的主于整个宗徒团体之中,特别地恩赐了圣伯多禄一种权柄。”

可圣伯多禄所受之权柄真的是 “独特的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 “至高无上的 ”吗?

显然并非如此,在经文中吾主继续解释道行使此权柄的方式:“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 ”。在别处经文中,也提到了吾主托付同样的束缚和释放的权柄予整个宗徒团体(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18:18;圣福音依约安...

圣奥斯定

" 我要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你 "



主耶稣告诉伯多禄说:

“ 我要将天国的钥匙交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 ——《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16:19。
天主教的护教家常引据此处经文为教化皇制佐证的重要圣经依据。

毋庸置疑,吾主的确亲赐予圣伯多禄宗徒以教会内的权柄,然而他却从未因此被钦立为一个教化皇。要想为教化皇制佐证,就必须证明耶稣将至上的权柄托付给了圣伯多禄便以让他统御整个教会,且他所谓的继位者——罗马的主教们也承续了这样的权力。
天主教护教家们指出,正因吾主将“天国的钥匙”唯独赐予给了圣伯多禄宗徒,那么他必然持有一种独一超卓的权柄。一位天主教护教家声明道:

“ 由于‘这钥匙’被单独交托予圣伯多禄,我们便相信我们的主于整个宗徒团体之中,特别地恩赐了圣伯多禄一种权柄。”

可圣伯多禄所受之权柄真的是 “独特的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 “至高无上的 ”吗?

显然并非如此,在经文中吾主继续解释道行使此权柄的方式:“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 ”。在别处经文中,也提到了吾主托付同样的束缚和释放的权柄予整个宗徒团体(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18:18;圣福音依约安所传者20:23)。为此,圣伯多禄所受权柄平等于其他所有宗徒,却并非高于他们。在《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16章中,圣伯多禄代表了其他宗徒及整个教会,引领他们一同宣信耶稣是基督,永生天主之子。故,整个教会共享此权柄的钥匙。

《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第16章有时会被用以同《伊撒依亚书》22:22相对比:
“ 我要将达味家室的钥匙放在他肩上;他开了,没有人能关;他关了,没有人能开 ”。

另一位天主教护教家辩解道:
“ 基督同样赐予了圣伯多禄天国的钥匙(玛. 16:19), 在《伊撒依亚书》22:22中直接提到过,借以钥匙的比喻,希则克雅的王仆厄里雅金获取了他主人的权柄由此成为了一国的宰相,这亦是说,其获得了达味王国的权柄。在《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中,我们也能发现基督使用同样的语言及钥匙的象征将祂的权柄赐予他的仆从圣伯多禄, 钦立圣伯多禄为祂神国的宰相。”

可疑的却是,到底《玛》16章真是一处对《伊》22章的直接引据吗?例如,当伊撒依亚书先知论到“钥匙”时,他使用的是单数,而当福音中提到“钥匙”时,却是复数。在新约中确凿有一处对《伊》22章的直接引用,但它是在《约安之启示录》的3章7节:
“ 那圣洁而真实的,掌有达味钥匙的,开了无人能关,关了无人能开的这样说 ”。

那位手握“达味圣王之匙”者,实际上是吾主耶稣基督,并非圣伯多禄抑或罗马的主教。

基督赐予了圣伯多禄一种权柄,这确实是事实,但同时同样真切的也是,这种权柄为圣伯多禄而言既非独有,亦非使其逾越其他宗徒及整个教会之上。神国之匙的权力是赐予于整体教会以行使诸罪之赦免。圣伯多禄宗徒率先在圣神降临之时先向犹太人,其后于科尔乃略的家中向外邦人以宣讲福音的方式开启了通向救恩的道路。贯穿整部福音,圣教会持续行使着这一权力——赦免那些归信基督者的罪孽,向不信者留存这一恩宠。教会因此也有责去惩戒其内冥顽不灵的罪恶成员;她亦欣喜地享用这一特权去帮助那些痛悔前非者与自己重建圆满的关系。这才真是教会的神圣教父们对权柄之匙的经文解释。天主教百科全书承认道:

“ 教会的诸位教父频仍论及《圣福音依玛特泰所传者》16:19处的应许时,总是援引基督的话语为教会赦罪除恶之权柄作证。紧随对权柄之匙的允诺而来的经文自然而然便是其行使的方式:'凡你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 。并且,这分施和留存宽免之恩的权力即被教父们认为是开启和封闭神国大门的权柄 ” 。

教父们一致认信这“权柄之匙”即是教会的神圣权威,却并非是罗马主教或其他任何人等任何个体的特权。偕同经文所示,他们将其理解为赦免罪恶之权,却非一名主教以司法极权统御普世的教会,正如天主教教化皇所做的那样。

圣奥斯定


北非的圣奥斯定司教很好地表明了诸位教父对权柄之匙的阐释,他写道:

“ 为此,他将这钥匙赐予了祂的教会,凡它在地上所束缚的,在天上也要被束缚,凡它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被释放;这即是说,在教会中谁倘若不信他的罪恶被赦免了,遂他的罪孽将继续留存于其内;但如果凡有任何人笃信且悔改,从他的罪愆中脱身而出,那么他便可由立于那接纳他进入圣教会怀抱的根基上的,同样的信仰和悔悟之中获致救恩。” ——《论基督教教义》

这些文辞著于公元第五世纪,圣奥斯定对天主教那种宣称圣伯多禄或罗马的主教们对权柄之匙有垄断权利的言论毫不知情。圣奥斯定反而视圣伯多禄宗徒为教会的表率;故此,这“钥匙”是基督赐予祂的圣教会的。而且,不仅由此人们被接纳进教会,教会通过个人的悔改和对信仰的响应来做出束缚和释放的判决,这才是出自福音的信仰。

天主教篡取了这段经文,且为了巩固他们享有普世和至高权力的狂傲宣称,对其进行了新奇的诠释。这样的概念对于教父们是全然陌生的,而更重要的是,它相反于对圣经文本合理可靠的注释。
0
显示全文

回应 (1条) 只看楼主

  • 蒼蠅是螞蟻鰥夫
    https://zhuanlan.zhihu.com/p/28238755
添加回应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