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薇圣人 紫薇圣人 663成员

“不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让我来”

头顶一瓮 2017-08-02
“不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让我来”
头顶一瓮
“不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让我来。”这是7月19晚,我上香求助南无观世音菩萨时她对我说的话。
观世音菩萨的话让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当天下午我去外面的文印室下载文件时,文印室的女子说昨天某某某到我们后面的中海地产考察了,听说他走后中海的房价马上飙升,说完她还打开视频让我看,说网上也有,我不看。她还没有说完,我马上把魔帝之行同上午房东催我尽快离开的电话联系了起来:魔帝一行约见了房东。
晚上的香语,证实了我的直觉,正当我想着要不要单独加工我一而再忍让的房东时,观世音菩萨出面了。
“给你这些钱,我提心吊胆。”20日下午5点多,我在早已在楼下广场等我的房东身边停下时,一边把恢复房子的钱递给她,一边满怀担忧地对她说。
“为什么呀?”她显然也为这句话感到不解,一边不情愿地接钱,一边纳闷地问。
“还不是为了那房子的事。3月13晚你们准备离开时,我突然对你们说:‘这房子谁都不能动’,你以为是我随口说的呀?就像5月2日,我保证三天内给租金你,你老公终于停止了对我的怒骂转身准备离开时,我突然听到‘6号’一样,我都忘了我是5号看房子,8号签的合同从6号开始呢!你看观世音菩萨或者说老天爷都记得!”说到这,我停了一下,我没有...
“不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让我来”
头顶一瓮
“不要在她身上多浪费时间,让我来。”这是7月19晚,我上香求助南无观世音菩萨时她对我说的话。
观世音菩萨的话让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当天下午我去外面的文印室下载文件时,文印室的女子说昨天某某某到我们后面的中海地产考察了,听说他走后中海的房价马上飙升,说完她还打开视频让我看,说网上也有,我不看。她还没有说完,我马上把魔帝之行同上午房东催我尽快离开的电话联系了起来:魔帝一行约见了房东。
晚上的香语,证实了我的直觉,正当我想着要不要单独加工我一而再忍让的房东时,观世音菩萨出面了。
“给你这些钱,我提心吊胆。”20日下午5点多,我在早已在楼下广场等我的房东身边停下时,一边把恢复房子的钱递给她,一边满怀担忧地对她说。
“为什么呀?”她显然也为这句话感到不解,一边不情愿地接钱,一边纳闷地问。
“还不是为了那房子的事。3月13晚你们准备离开时,我突然对你们说:‘这房子谁都不能动’,你以为是我随口说的呀?就像5月2日,我保证三天内给租金你,你老公终于停止了对我的怒骂转身准备离开时,我突然听到‘6号’一样,我都忘了我是5号看房子,8号签的合同从6号开始呢!你看观世音菩萨或者说老天爷都记得!”说到这,我停了一下,我没有看坐在一旁不吭声的房东,然后问:“前段时间,地球那边的那个国家葡萄芽发生了一场60万亩的森林大火,你在电视上看到吗?”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她只得一脸不解。
“怎么没关系,他们就是想烧我住的那栋楼,被我退邪法回去,就烧回他们了;也是前段时间英国伦敦1栋24层的塔形大楼也是15分钟内就陷于一片火海中,也是想烧我住的这栋楼而被我退回烧他们!同样是那段时间埃及1栋高楼斜倒在附近一栋矮楼的房顶上,他们也是想弄倒我住的这栋楼,而被我退邪法回去后打歪他们。”正当我还想说2015年12月20日深圳恒泰裕园以及斯里兰卡垃圾山的移动,也是一样的意思时,房东出声了:“我就怕这些哟。”
“你怕也没用!我离开了,他们照样炸我住过的这栋楼,准确的说是炸这个小区或者说炸东沟岭。”我不容她再说下去马上封住了她,接着安慰她:“卫生间的玻璃上,那人头像淡了很多,不像去年那样,那人头像披肩的头发飘呀飘呀飘很力度的起落,整块玻璃也像被大风吹起的海面一浪一浪的汹涌,一直就那样下去。两个月前的半夜,我把那块写有“南无观世音菩萨”、“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地藏王菩萨”、“南无韦陀菩萨”的面向玻璃挡住的硬纸牌拿下时,我努力看才发现还有一点点动感,那人头像也淡得几乎看不见了,那是邪法浮现出来的,现在没事了,不像去年11月那样站在那看身体都奇痒,如果你想平安的话,你就应该等我把那些邪法都废掉。”说到这的时候,我连她的侧脸都看不到了。
“我就不喜欢那样在房子里上香,你知道我多为难。”她十分不高兴。
“我首先说我上的香绝对是好香,1万年内没几个人能求得到!再说我也说了这房子不能动的话,可以面积对面积再加30平方米给你,你只有往这个方向努力才会全家平安,你不能老是瞅住这个不放来缠我,这对你不好!我现在是有钱,也不敢多给你。我也一而再的说过,老天爷同意我三更半夜离开的话,我一秒不停留,我更讨厌上香,如果没有法轮功,我就不用上香。”我越说越激动,就像我要把这帐都算到她头上去。
“那你那个海归什么时候回来?”这个问题,这几个月里她已问了无数回,房东夫妇曾经担心我那海归回来了付不了恢复房子的几千块,当然也同样怀疑面积对面积是我骗他们!现在是钱不愿意要我的,房子也不想兑了。
“观世音菩萨告诉我,我做的好,你也做得好,我的海归就回来得快。”我真的希望他们能等到那一天。想来也有点愧对她,因为我从来没有把真相告诉她,她除了先是知道我会写一点东西,再是也上香外,别无所知。
房东心事重重的离开了,我还坐在原处,因为我看见有个熟人向我走来,那样子显然是有事(回家后才发现我不带手机上有她的三个未接电话)。
“刚才那个是房东。”当她在我身边坐下后,我介绍了一下并把情况简单的说了说。
“难怪她把脸扭向那边,把嘴翘得高高的,十分不高兴的样子。”
“谁会高兴呢?一边是当朝皇帝一边是不出门都能把地球那边的葡萄牙弄出几十万亩六天才能扑灭的森林大火来。这是一道天下人都难选择的题。只有佛缘深的人才能够正确选择。”我对这个抱着漂亮孙女坐在一旁的阳朔女人说。
说不定前段时间房东那“难受死了”的胃痛和掉了的牙齿,也以为是我弄的吧!由她想去。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