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嘉伦•RGC411天团」 「任嘉伦•RGC411天团」 4110任嘉伦迷妹

转叶冲审讯室:四生、五梦BY JustAnotherAllen

任嘉伦的眉毛 2017-08-02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还要看吗?

生(日常想念叶冲系列四)

冷,好冷。
叶冲拼命将身子向上探去,手腕已被镣铐磨得生疼,却无法从那狭窄的尺寸中挣脱,身上的伤口已感觉不到疼痛,更多的是彻骨的寒意,月光渐渐不见,只是四月早晨的阳光也是冷冷清清,一缕两缕在水面反个光,便没有了踪迹。
铁门再次被打开的时间比叶冲预想的要早了一些,疲惫地连眼皮都抬不起来,视线里出现了几双黑色的皮靴,宫本那熟悉的语调又在耳边响起,“叶冲君这一夜休息得可好?”
昨日还有力气敷衍,今天叶冲是丁点都不想再搭理宫本了,抬起冷冷的眸子看着他,宫本的身影竟也有几分重影了。“看来叶冲君还是很不服气,这样才好,不然游戏怎么能进行下去呢?”宫本示意将叶冲从水里捞了出来,虽然只穿了衬衫和西装裤,但浸了水之后衣服的分量让叶冲有些腿软,勉强搭在两个宪兵身上才能站得起来。“我记得叶冲君还比我高了半分的,如今怎么看起来矮了这样一截。”看着叶冲有些恍惚的神情,宫本对这间水牢的满意度又添上了几分,“既然站都站不稳,那便跪着好了。”宫本踢翻了水池边的一个小木桶,哗啦啦鹅卵石滚落的到处都是,宫本一个眼色,宪兵压着叶冲就跪了下去,鹅卵石里还掺杂了不少碎石沙砾,但膝盖的刺痛却比不上心头的钝痛...
我是勤劳的小蜜蜂。还要看吗?

生(日常想念叶冲系列四)

冷,好冷。
叶冲拼命将身子向上探去,手腕已被镣铐磨得生疼,却无法从那狭窄的尺寸中挣脱,身上的伤口已感觉不到疼痛,更多的是彻骨的寒意,月光渐渐不见,只是四月早晨的阳光也是冷冷清清,一缕两缕在水面反个光,便没有了踪迹。
铁门再次被打开的时间比叶冲预想的要早了一些,疲惫地连眼皮都抬不起来,视线里出现了几双黑色的皮靴,宫本那熟悉的语调又在耳边响起,“叶冲君这一夜休息得可好?”
昨日还有力气敷衍,今天叶冲是丁点都不想再搭理宫本了,抬起冷冷的眸子看着他,宫本的身影竟也有几分重影了。“看来叶冲君还是很不服气,这样才好,不然游戏怎么能进行下去呢?”宫本示意将叶冲从水里捞了出来,虽然只穿了衬衫和西装裤,但浸了水之后衣服的分量让叶冲有些腿软,勉强搭在两个宪兵身上才能站得起来。“我记得叶冲君还比我高了半分的,如今怎么看起来矮了这样一截。”看着叶冲有些恍惚的神情,宫本对这间水牢的满意度又添上了几分,“既然站都站不稳,那便跪着好了。”宫本踢翻了水池边的一个小木桶,哗啦啦鹅卵石滚落的到处都是,宫本一个眼色,宪兵压着叶冲就跪了下去,鹅卵石里还掺杂了不少碎石沙砾,但膝盖的刺痛却比不上心头的钝痛,跪在宫本面前,让叶冲感到无比的羞辱,他挣扎地想要站起来,但肩膀和手臂都被人狠狠钳制住,便是动都难以动一下了,叶冲抬起头看着宫本,“我要见佐藤。”
“那是以什么身份去才好呢。清泉家的二少爷,军政处少佐,还是地下党同谋,大名鼎鼎的秋蝉,叶冲君,你到底是谁。”宫本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冲,这个曾经骄傲的男人如今跪俯在自己脚下,不枉起了个大早来这一趟。
“哈哈哈。”叶冲笑出了声,笑声中的轻蔑和戏谑很快打破了宫本方才的好心情,他蹲下身来,让视线和叶冲齐平,“你在笑什么。”
“自然是笑可笑之事。”叶冲没有收起挂在脸上的笑意,“昨日我想认领秋蝉你不愿给我,今日又巴巴的把这两个字往我身上套,宫本,来港已经半年有余了,你该不会连秋蝉的翅膀都不曾摸到吧。”
香江要案,九龙湾爆炸,赤柱袭击案,港大暴乱等等弄得宫本焦头烂额的大事里都有秋蝉的身影,但叶冲也都和他一起在现场转悠着,宫本只能一批批的抓人再一批批的放人,根本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好不容易得到秋蝉上线的情报,那人却在被逮捕的时候饮弹自尽,宫本气得将尸体扔去喂狗,自此,秋蝉的情报就断了。
眼下叶冲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宫本只想伸手掐死他,“叶冲君怕是还不够清醒吧,有人会好好帮助你的。”宫本起身退后了几步,宪兵将叶冲拖到了水池边,用手铐将双手固定在身后,将他的头狠狠地摁进水里,“在军校样样都是标兵的叶冲君,从小不识水性吧,如今这般,滋味如何?”宫本看着在水中痛苦扭动身体的叶冲,那份爽朗的心情又回来了几分。宪兵抓着叶冲的头发来来回回了好几次,叶冲只觉得鼻腔和肺里满满都是水,溺水般的窒息感慢慢袭来,叶冲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见了另一个声音在叫他的名字,是谁,到底是谁?

梦(日常想念叶冲系列五)

叶冲觉得自己做了个很长的梦。
梦的开端是浓烟滚滚的车站,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和宫本在广播里那志在必得的小人语气逼得叶冲再无退路。他不敢冒险离开车站,宫本是言出必行的人,只要叶冲不出现,他炸了整个车站也在所不惜,绝不能再让无辜的旅客还有藏身在仓库的何樱陷入危险之中。
叶冲推开了二楼车站广播室的门,宫本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对他的破门而入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叶冲君来得也太准时了些,这五分钟刚到呢。”说罢,又是一声巨响,叶冲看着窗外腾起的黑烟,有一种想和宫本同归于尽的心情。一个转身叶翻过了了桌子,伸手就要抢走宫本手中的引爆装置,叶冲在军校时近身搏斗成绩就是第一,宫本只和他过了几招便有些吃力了,步步后退还绊到了桌角,“你再动一下,我便再炸一处!”宫本靠着墙,有些气喘地举起了手中的引爆器。
“我人已来了,希望你信守承诺。”叶冲扯了扯打斗中微皱的外套,和宫本离得不远站着。“既然你人已来了,那接下来怎么做该是由我说得算了,拿下。”宫本话音刚落,几个宪兵便一拥而上压住了叶冲,宫本见他不再挣扎,信步走到叶冲跟前,用匕首轻轻抬起他的下巴,“你终于被我抓住了狐狸尾巴。”
冰凉的利刃缓慢地划过叶冲的脸颊和脖颈,“这曾是一张让多少女孩为之疯狂的脸,可惜,她们日后再看不见了呢。”
“也是,取而代之只能看着宫本你,我也为那些女孩感到遗憾。”叶冲的嘴角又挂上了平时那抹不近人情的微笑,“你说是吗?”
“叶冲君还真是不分时间场合的爱说笑,能说就多说两句,只怕日后也没机会说了。”宫本随手拿起桌上的软布擦拭着匕首,“医疗部的军医曾告诉过我,避开肝脏和脾脏的贯通伤,只医治个六七分,能带给人最长久的折磨…只是,我也有些忘记了,刀的入口,是在这个位置,还是这个位置呢…”宫本握着匕首在叶冲紧实的小腹上游移,眼神里闪着格外兴奋的光芒,“叶冲君,不如你自己选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叶冲抬起一脚,便踢在宫本的下腹部,宫本毫无防备地摔在了地上,趁着宪兵发愣的空档,叶冲一个后手肘攻击便挣脱开了钳制他的人,从腰间拿出手枪指着还躺在地上的宫本,“你享受折磨人的过程,我却喜欢最简单的。”
宫本并不畏惧叶冲的枪口,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宪兵队十几把枪也已经对准了叶冲,宫本拍了拍裤缝上的灰尘,“你占不到任何便宜的,你只要随便动一下,他们会立刻开枪把你打成马蜂窝,而且…”宫本的视线看向了扔在一旁的引爆器,“还是叶冲君想回到最初的游戏呢?”

梦境有些破碎,叶冲只记得巨大的疼痛袭来,耳边还有宫本留下的一句话,“叶冲君喜欢简单的,我怎能不满足你呢。毕竟,如今的游戏规则是由我说了算的。”
拔出匕首,鲜血顺着刀尖有节奏的撞击着木质地板,叶冲吃痛地倒在地上,衬衫已是一片猩红。“送他去医院,死不了的时候再给我带回来。”叶冲的意识随意宫本最后的吩咐一同消散了。

叶冲醒来的时候有些睁不开眼睛,和昏暗无度的刑房相比,医院就白的有些太过刺眼了。仍是常住的那间高级病房,唯一不同的是双手被分别铐在了床沿上,身上的伤大致已经被处理好了,连腹部都感受不到鲜明的疼痛,叶冲记不清那日在水牢是谁带走了他,太阳穴还有些发胀,索性闭着眼睛不多去想了。
病房的门被推开,还未看见人,叶冲就闻到一股甜甜的香气,而这是从小到大他房中从不缺的一味香,“纯子,你来了…”
5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10条) 只看楼主

  • 牛牛大状
    眉毛不能糊!🌚
  • 任嘉伦的眉毛
    眉毛不能糊!🌚 牛牛大状
    我不是一直糊么~
  • 考试后成学霸
    我那个去,好惨,最近是国超不出来全部狂虐冲哥!!你们太狠了!!
  • 生生转变再生生
    冲哥也太惨了吧!!!
  • 任嘉伦的眉毛
    还有,还要看吗。没有流量糊啊
  • 我爱大银链子
    还有,还要看吗。没有流量糊啊 任嘉伦的眉毛
    看看看😘😘
  • 大唐空调
    好惨,作为后妈粉不得不出来说话了,请继续好吗
  • 任嘉伦的眉毛
    好惨,作为后妈粉不得不出来说话了,请继续好吗 大唐空调
    更新了六呀
  • 新生嘉人
    冲哥好惨T^T
  • 八卦熊
    冲哥好苏啊!
添加回应

「任嘉伦•RGC411天团」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