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普贤道场学佛组 普贤道场学佛组 37成员

良因法师《竹窗随笔》札记——02

普莲 2017-08-02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1.
洪州不得珠体

【演莲法师译文】

这里所称的洪州,是指马祖道一大师。圭峰禅师曾叙说:“释迦如来传法于迦叶尊者,而后灯灯相续,一直传至于曹溪惠能大师。然而曹溪的道法,惟独荷泽神会禅师为正传,其余诸宗师都是属于旁出。譬如摩尼珠,只有荷泽禅师独得珠体。”
我认为圭峰禅师在析理方面极精妙,但在品人方面却有所不当。
我们知道,马祖道一禅师是亲承南岳怀让禅师的道法,南岳怀让禅师又是亲承曹溪六祖大师的道法。
自后传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临济义玄、南泉普愿、赵州从谂等诸宗师不可胜数,这许多宗门尊宿,可以说都是从马祖道一禅师而出。而圭峰禅师惟独推崇荷泽禅师一人,这如何能使天下禅和子心服呢?
圭峰禅师以为荷泽禅师能够表出“知”之一字为心,其它的诸宗师似乎只能在作用处指示,便认为这些宗师只是徒得珠中之影而已。
其实,古人为人解粘去缚,随时变通,观机施教,原无固定的方法。荷泽禅师所主张“知”的教义是正说,而诸宗师于作用处指示却是巧说。
巧说是什么意思?是要使人因影而知现影的是谁。如果学禅的人执意认定“知”之一字为众妙之门,则当年世尊拈花也不曾举一“知”字,难道便可以推...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1.
洪州不得珠体

【演莲法师译文】

这里所称的洪州,是指马祖道一大师。圭峰禅师曾叙说:“释迦如来传法于迦叶尊者,而后灯灯相续,一直传至于曹溪惠能大师。然而曹溪的道法,惟独荷泽神会禅师为正传,其余诸宗师都是属于旁出。譬如摩尼珠,只有荷泽禅师独得珠体。”
我认为圭峰禅师在析理方面极精妙,但在品人方面却有所不当。
我们知道,马祖道一禅师是亲承南岳怀让禅师的道法,南岳怀让禅师又是亲承曹溪六祖大师的道法。
自后传百丈怀海、黄檗希运、临济义玄、南泉普愿、赵州从谂等诸宗师不可胜数,这许多宗门尊宿,可以说都是从马祖道一禅师而出。而圭峰禅师惟独推崇荷泽禅师一人,这如何能使天下禅和子心服呢?
圭峰禅师以为荷泽禅师能够表出“知”之一字为心,其它的诸宗师似乎只能在作用处指示,便认为这些宗师只是徒得珠中之影而已。
其实,古人为人解粘去缚,随时变通,观机施教,原无固定的方法。荷泽禅师所主张“知”的教义是正说,而诸宗师于作用处指示却是巧说。
巧说是什么意思?是要使人因影而知现影的是谁。如果学禅的人执意认定“知”之一字为众妙之门,则当年世尊拈花也不曾举一“知”字,难道便可以推断世尊不及荷泽禅师吗?
况且诸宗师在不少地方也都有直接道出“知”之一字,岂止专在作用处指示呢?圭峰禅师平日的见地极为高明,是我所深为佩服的。唯独在这一点不能让人满意。


【赞曰】:

心性显现一切法,亦了知一切法。
故不独能了知者,是心性之全体大用,所了知之一切境,又岂离能心性之全体大用?
如镜子映现万境,而所映现之境,又岂能离于镜之全体?
固然巧说直截心源是禅,行住坐卧、语默动静体安然之时,又何曾离开禅旨。
圭峰禅师所述深浅,非吾人所能知,于此但略述禅旨之一二矣。


【原文】

洪州者,马大师①也。圭峰②叙如来传法迦叶而至曹溪③,曹溪之道,惟荷泽④为正传,诸宗皆属旁出,如摩尼珠,唯荷泽独得珠体。其说析理极精,而品人不当。
夫马祖亲承南岳⑤,南岳亲承曹溪,自后百丈⑥、黄檗⑦、临济⑧、南泉⑨、赵州⑩,不可胜数诸大尊宿,皆从马祖而出,而独推荷泽,何以服天下?
圭峰以荷泽表出“知”之一字为心,而诸宗于作用处指示,遂谓是徒得珠中之影。
然古人为人解黏去缚,随时逐机,原无定法。其言“知”者,正说也;其言作用处者,巧说也。
巧者何?欲人因影而知现影者谁也。如执“知”之一字,则世尊拈花,曾无“知”字,将世尊不及荷泽耶?
况诸宗直出“知”字处亦不少,岂专说作用耶?
圭峰平日见地极高,予所深服,独此不满人意。
【注释】
①马大师:唐朝马祖道一大师,汉州(今四川广汉)人,俗姓马。开元年间,亲近南岳怀让禅师学习曹溪禅法,言下领旨,密受心印。马祖一向住洪州(今江西南昌),以“平常心是道”、“即心是佛”大弘禅风,入室弟子有百丈怀海禅师、南泉普愿禅师、大梅法常禅师等一百三十九人。其派发展甚大,世称为洪州宗。
②圭峰:唐朝华严宗第五祖宗密禅师,果州(今四川西充)人,俗姓何。因禅师曾住圭峰草堂寺,圆寂后葬于圭峰,故后世称之为圭峰禅师,或圭山大师。其所著《禅源诸诠集都序》中述荷泽一宗教义云:“诸法如梦,诸圣同说。故妄念本寂,尘境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即此空寂之知是汝真性。任迷任悟,心本自知,不藉缘生,不因境起。知之一字,众妙之门。”
③曹溪:指唐朝六祖惠能大师。因惠能大师以曹溪宝林寺为中心开展教化活动,故世人尊称为曹溪古佛、或曹溪高祖。
④荷泽:六祖惠能大师的晚期弟子、荷泽宗的创始者神会禅师。俗姓高,湖北襄阳人。于唐玄宗时,住洛阳荷泽寺,故后世以荷泽称之。“知之一字,众妙之源”为荷泽宗之宗要。
⑤南岳:唐朝南岳怀让禅师,金州安康(今陕西汉阴)人,俗姓杜。十五岁出家,受具后诣曹溪参六祖惠能大师而得法,留侍十五年。六祖示寂后,于唐玄宗先天二年(713年)住于湖南南岳般若寺观音台,宣扬曹溪学说,令南岳禅风高张,开南岳一系,世称南岳怀让,谥号“大慧禅师”。
⑥百丈:唐朝百丈山怀海禅师,福州长乐人,俗姓王(一说姓黄)。得法于马祖道一禅师。后居百丈山,创立禅院,制订清规,率众修持,为一宗之洪范。元和九年寂,寿九十五。敕谥“大智禅师”。
⑦黄檗:唐朝黄檗山希运禅师,福州人。幼年出家于高安黄檗山。性端凝,博通内外。后游天台,旋适京师,往参百丈山怀海禅师,得道后居洪州大安寺。相国裴休镇宛陵,建大禅苑,请师说法,还以黄檗名之。寂后敕谥“断际禅师”。
⑧临济:唐朝临济宗之开山祖义玄禅师,曹州(今山东曹县西北)人。俗姓邢。幼负出尘之志,落发受具足戒后,参学诸方,谒黄檗希运禅师而得法。宣宗大中八年(854年),住河北镇州临济院,设三玄三要、四料简等机法接引徒众,每以叱喝显大机用,然学徒奔凑,门风兴隆,为我国禅宗最昌盛之一派。
⑨南泉:唐朝池州南泉山普愿禅师,郑州新郑(今河南开封新郑)人,俗姓王。嗣法于马祖道一禅师。贞元十一年(795年),于池阳南泉山建禅宇,三十余年不出山。太和初年,应众请出山。由是学徒云集,法道大扬。
⑩赵州:唐朝赵州观音院从谂禅师。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2.
坟墓

【演莲法师译文】

我既已到了老病的时候,谅必来日无多,僧众预先择地要为我建塔墓,又多次改换位置。
我感叹地对他们说:“世人极意营求,希图得到好风水,期望子孙能够长永富贵。你们这样费心择地,是不是也希望得到我的庇荫,将来好出几位紫衣国师呢?
古人有言:‘弃诸林莽,以饲禽兽。’我死后,只要不把我的遗体置于鸦肠狐腹,我就庆幸了。其余任凭怎么样处置,都不是我这修道人所在意的。”


【赞曰】:

俗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
这是古人智慧的结晶,可为后人处世之目标。
风水之说不可不信,因为相由心生,而凡夫心又常随境转。
但风水只是在引导生命方向的力量中,占一小部份的力量,其他还有“积阴德、读书、敬神、交贵人”等,更重要的因素。
何况福地福人居,倘若德不配位,太好的风水,一般人也承受不起。
这就是为什么紧挨着佛寺建民宅,子孙往往不发达的原因。
还是积德修善,亲近善知识以为本!
(一命二运三风水等,可参考 http://dwz.cn/5au0TE

)


【原文】

予既老病,众为择地作塔,数易之。
予叹曰:“世人极意营图风水,冀子孙长永富贵耳。尔辈望荫出紫衣国师耶?
古人有言:‘弃诸林莽,以饲禽兽。’幸不置我于鸦肠狐腹足矣!余非道人所知也。”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3.
菩萨度生

【演莲法师译文】

《楞严经》上说:“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
有愚痴的人看到这句经文,以为菩萨只要能度众生就行了,不用度自己。殊不知自己也在众生当中,哪有度尽众生而独留自己一众生不度的道理?
所以,一个真正发大心的人,不应该以菩萨度生为借口,只一味地忙着追逐外缘,而忘了自己内心的修证。


【赞曰】:

菩提心、攀缘心,外貌相似,但是其体天渊之别。
菩提心是建立在出离心上;攀缘心是建立在贪烦恼上。
贪爱自身、贪爱广集眷属、甚至贪爱名利,这是攀缘心。
真正感受世间苦,只要对众生有利益,即可助人为善,不一定要自己出头,这样慈悲心方可期。
在尚未认清自己的心之前,对这些判断标准很难看清的。
还是发大心,先沉潜用功要紧。


【原文】

经言:“菩萨未能自度,先能度人。”
愚夫遂谓菩萨但度众生,不复度己。不知己亦众生数也。
焉有度尽众生,而独遗自己一众生乎?
何得借口菩萨,逐外忘内!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4.
悟后


【演莲法师译文】

沩山灵佑禅师说:“如今有些初学的人,虽然由机缘凑巧得一念顿悟,聊可以自慰,但仍有无始久远劫以来所积集的烦恼习气,未能一下子断除净尽。须教他把现前随业流转的微细意识彻底除尽,这才叫做修行;并不是此外还有什么特别的法门可以令你趋向。”
沩山禅师这些话,若非彻底觉悟佛法妙理的人是说不出来的。现今学禅的人稍微有一点省觉,便以为一生参学的大事可以完毕了,真不知他这是怎么了。


【赞曰】:

沩山禅师亦说:“顿悟正因,便是出尘阶渐”;因此开悟,只是“真修”的开始,后面仍然要面对无穷无尽烦恼习气的破除,就通途法门来说,这得要无量阿僧祇劫的时间。
只有真修实履,方知断惑证真之难。
也因此开悟之祖师,皆发炽然之心求生净土了。


【原文】

沩山和尚①云:“如今初心,虽从缘得一念顿悟自理,犹有无始旷劫习气未能顿净。须教渠净除现业流识,即是修也,不道别有法教渠修行趋向。”
沩山此语,非彻法源底者不能道。
今稍有省觉,便谓一生参学事毕者,独何欤?
【注释】
①沩山和尚:唐朝沩仰宗初祖灵佑禅师。福建长溪(今福建霞浦县南)人,俗姓赵。十五岁从建善寺法常禅师(一作法恒)出家,后参百丈怀海禅师,并嗣其法。宪宗元和末年,奉怀海禅师之命,至沩山弘扬禅风,山民感念其德,群集共建同庆寺。其后,相国裴休前来闻道,声誉大扬,学侣云集,遂于此敷扬宗风达四十年之久,世称沩山灵佑。着有《沩山灵佑禅师语录》、《沩山警策》等。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7.
孚遂二座主

【演莲法师译文】

太原孚上座,初在扬州孝先寺讲解《涅盘经》,讲到三因佛性,三德法身,便广谈法身妙理。有一位游方的禅师听了不觉失笑。
孚上座讲罢,请游方的禅师喝茶,并诚恳地向禅师请教:“本人素志狭劣,讲经只是依文解义,适才蒙禅德见笑,祈望多多教诲。”
禅师说:“我并非笑座主所说的不对,只是刚才座主虽广谈法身妙理,也只不过说得法身量边事,其实并未真正识得法身在。”
孚上座说:“既然这样,更请禅德为我开示。”禅师问:“座主还信得过我吗?”孚上座回道:“怎敢不信。”禅师说:“那就请座主停讲十天半月,于室内端身静坐,收心摄念,把善恶诸缘一时放却。”孚上座一一皆依禅师所教。从初夜静坐至五更,闻鼓角声,忽然大悟。
又有良遂座主参谒麻谷山宝彻禅师一段公案。麻谷禅师荷锄入园锄草,良遂禅师到锄草处,宝彻禅师对良遂禅师看都不看一眼,即回归方丈室中,并且把门关闭起来。
第二天良遂禅师又来拜见,麻谷禅师仍闭门不见。良遂禅师立在门外敲门。麻谷禅师问是谁敲门,良遂禅师刚要称名回答,忽然大悟。
以上所举这二位尊宿,只因能虚心降格,向高贤请教,不存我慢,所以才能得遇悟道因缘。现今的人往往高傲自大,又如何能遇到这样殊胜的机缘呢?


【赞曰】:

看到这段文,只有深感惭愧,并深深仰望古德之高风。为了求法,可以放下一切世俗所谓的“自尊心”,这岂是容易的事情。
不过见孚上座之公案,不可谓解经无益。只因为有先前依文解义的基础,方有之后静坐,以教照心的功夫,乃至于大彻大悟。
否则空心静坐,除了养身之外,又有何益!


【原文】

太原孚上座①,于扬州孝先寺讲涅盘经,广谈法身妙理,有禅者失笑。
孚讲罢,请禅者茶,白云:“某甲狭劣,依文解义,适蒙见笑,且望教诲。”
禅者云:“不道座主所说不是,然只说得法身量边事,实未识法身在。”
孚曰:“既如是,当为我说。”
曰:“座主还信否?”
曰:“焉敢不信!”
曰:“请座主辍讲旬日,端然静坐,收心摄念,善恶诸缘一时放却。”
孚一依所教,从初夜至五更,闻角声,忽大悟。
又良遂座主②参麻谷③,谷荷锄入园,不顾,便归方丈闭却门。
次日复求见,又闭却门,遂乃敲门。谷问是谁?遂方称名,忽大悟。
此二尊宿,只缘是虚心下贤,不存我慢故。今人自高,焉得有此?
【注释】
①孚上座:唐朝太原(今属山西)人。初在扬州光孝寺讲《涅盘经》,后遍历诸方,名闻宇内。尝游浙中,登径山,复至鼓山谒雪峰义存禅师,师资道契,遂不复他游。师不任住持,诸方目为太原孚上座,后寂于维扬。
②良遂座主:唐朝良遂禅师。曾参谒麻谷山宝彻禅师,并嗣其法,于寿州(今安徽寿县北)举扬禅旨,世称寿州良遂。良遂禅师曾两度参谒宝彻禅师,宝彻禅师或荷锄出门锄草或闭门不见,使师两次均遭闭门羹,引发师悟道之因缘,此即驰名丛林“麻谷锄头锄草”之公案。
③麻谷:唐朝麻谷山宝彻禅师。出家后参谒马祖道一禅师,并嗣其法。后居于蒲州(今山西)麻谷山,举扬禅风。有“麻谷振锡”、“麻谷手巾”、“风性常住”等著名公案流传于禅林。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8.
实悟

【演莲法师译文】

妙喜禅师说:“有僧问云门文偃禅师:‘如何是佛?’云门禅师回答:‘干屎橛。’参禅的人如果能够道出这样含有禅机的话,那么类似如‘锯解秤槌’、‘麻三斤’、‘狗子佛性’等当然也都可以说得出。
既说不出这样的话,那就必须要有真参实悟始得。
你如果确实得悟,而师家故意加于否定,那师家也必招因果不小。”
学禅的人应当切记妙喜禅师这段话,不可耍弄口头三昧,而要务求实悟才行。


【赞曰】:

以前在学佛院,达理老法师说,有位大德,人问他佛法大意,他回答“庭前柏子树”,达公呵责他打妄语。
因为古德说此公案时,是以眼前庭前柏树,作为禅者悟入之契机。而后人学语,庭前那来柏子树,如何以此契机?
禅宗的公案是开悟者印证的过程,不是修证方法。
会得此理就会,不会此理而学语、瞎猜,只是徒增生死罢了。
还是老实修行,对治习气吧!


【原文】

妙喜①云:“若是干屎橛如是说得落时,如‘锯解秤锤’、‘麻三斤’、‘狗子佛性’等,皆可如是说得。既不可如是说,须是悟始得。
你若实得悟,师家故言不是,亦招因果不小。”
学者当切记妙喜此语,息却口头三昧而求实悟。
【注释】
①妙喜:宋朝径山宗杲禅师。字昙晦,号妙喜。安徽宣州人,俗姓奚。年十七岁出家。登宝峰谒湛堂文准禅师。文准禅师示寂后,往参天宁圆悟克勤禅师而得法。克勤禅师付以《临济正宗记》,俾掌记室,未久令分座。丛林归重,名振京师。南宋绍兴七年(1137年)奉诏住持径山,道法之盛冠于一时。受赐号“大慧禅师”。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9.
出家父母反拜

【演莲法师译文】

我在所著的《正讹集》中,曾解释父母反拜的“反”字是“还”的意思。当出家的儿子拜父母时,在家父母不敢受出家的儿子礼拜,而还儿子的礼,并不是父母反拜出家的儿子。
有一位僧人看到我这样解释,心里很不满,对我质问说:“《法华经》上记载,大通智胜如来成佛之后,他的父亲轮王便向大通智胜如来顶礼,这明明是反拜其子,可见这是佛的明训,因而刻在经末。”
我合掌问道:“请问你号什么如来?”这位僧人谦称不敢。
我又问:“你既不是如来,将成正觉否?”这位僧人又谦称不敢。
我就对他说:“既不敢,且等你将来成正觉后,更端坐十劫,实受大通如来位,那时再接纳你的父母礼拜未晚。你现在只是一个僧人,并不是佛。要知道佛为僧立法,不是为佛立法呀。
况且世人每每毁谤出家人无父无君。我正为此事担忧,所以写《正讹集》,意在纠正种种讹谬,以消除世人的误解讥嫌,希冀正法久住。
你何苦不畏口业,甘心充当佛门中的狮子虫呢?”真是可悲呀!


【赞曰】:

民国初年高僧印光大师,号“常惭愧僧”;
弘一大师自号“二一老人”,意谓“一事无成人渐老,一文不名何消说”。
如蕅益大师说:
“内不见有我,则我无能,外不见有人,则人无过。一味痴呆,深自惭愧”。
高僧大德之所以更谦卑,只因修行越深入,越趋入法性,于无我中更显谦卑。
反之,若是认为“我能”,粗见佛法之标月指,即错认亲见真月,而傲然于世者,未足与议大道矣。


【原文】

予作《正讹集》,谓“反”者“还”也,在家父母不受出家子拜,而还其礼,非反拜其子也。
一僧忿然曰:“法华经言,大通智胜如来①既成佛已,其父轮王向之顶礼,是反拜其子,佛有明训,因刻之经末。”
予合掌云:“汝号甚么如来?”僧谢不敢。
又问:“汝既未是如来,垂成正觉否?”僧又谢不敢。
予谓曰:“既不敢,且待汝垂成正觉,更端坐十劫,实受大通如来位,纳父母拜未晚。汝今是僧,未是佛也。佛为僧立法,不为佛立法也。
且世人谤佛无父无君,吾为此惧,正其讹谬,息世讥嫌,冀正法久住。汝何为不畏口业,甘心乎狮子虫②也?”悲夫!
【注释】
①大通智胜如来:出现于过去三千尘点劫以前演说《法华经》之佛。此佛在世,有十六王子出家为沙弥,从佛闻《法华经》。佛入定后,十六沙弥各升法座,为大众复讲《法华经》。其第九沙弥,今已成佛,为阿弥陀。第十六沙弥成佛,即今之释迦如来。
②狮子虫:《莲花面经》云:“佛告阿难,譬如狮子命终,若空、若地、若水、若陆,所有众生不啖食彼狮子身肉。唯狮子身自生诸虫,还自食狮子之肉。阿难!我之佛法,非余能坏,是我法中诸恶比丘,破我三大阿僧祇劫积行勤苦所集佛法。”




《竹窗随笔》札记
莲池大师着
演莲法师译
良因札记

◎ 2017.8.10.
生愚死智

【演莲法师译文】

《洛阳伽蓝记》中有言:“史书皆非真实的记录。就像现在的人写传记,生时本是一个愚人,死后反而成了一名智士,实在使人不胜迷惑。”这意思是说史书上的记载多是过分的赞美,不足取信。
但我认为用“皆非”这二字立言,未免太过激了。古人称撰写史书为直笔,则所记载的事迹怎能完全脱离事实呢?
孔夫子说:“文采超过实质,则是史官的手笔。”可见史书上确实存有不尽不实的地方。因此可以把“皆非”二字改为“未必”,则比较确切。
古人凡事总是慎重地作出结论,用一句话来评定人物,便足以使人流芳千古。
而现在的人往往把传记当作故事看,替人写传记等于做人情,于是虚妄地加以渲染,胡乱地予以褒扬,未免为识者所取笑。真是可叹啊!《洛阳伽蓝记》的作者有感于此而发议论,真是切中末世的弊端。
如果不这样一语道破,那么《传灯录》上所记载的前代真善知识,与近世刻意安排名姓并插入祖图的传记,当如何辨别呢?
今后凡是我的弟子,切不可随便请求名公大人为我作传,以免胡乱装饰点缀我所没有达到的境地。


【赞曰】:

蕅益大师说:“何谓佛祖真命脉?破我相,荡法执,克除习气,涕唾利名,时自简点过失,决不一言一事欺心。
师正法不师像法,学古人不学时人。
自己死尽偷心,然后能死学人偷心,自己透尽佛祖心奥,亦不轻以佛祖心奥强示于人。”
因此佛门高人达士,以传承佛法命脉为己任,时时反求诸己、不饰己过,自然不屑、亦不忍妆点自身,以惑乱大众。


【原文】

《洛阳伽蓝记》云:“史书皆非实录,今人生愚死智,惑亦甚矣!”
盖言史多溢美,不足信也。但“皆非”二字,立言太过。古号史为直笔,则焉得非实?
夫子言“文胜质则史”,则容有非实,当改“皆非”作“未必”耳。
夫古人慎重许可,一语品题①,芳播千古。
而今乃视为故事,等为人情,虚谀浪褒,取笑识者,可叹也。故《洛阳记》有激而发此论,切中末世之弊。
不如是道破,《传灯录》前代真善知识,与今安排名姓插入祖图者何辨?
尔后为吾弟子,毋妄干名公大人,装点吾之未到也。
【注释】
①品题:评论人物,定其高下。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