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豆瓣写手 豆瓣写手 16988小-行者

「连载」 穷学生与女辅导员香艳的故事(一)

沈郎君 2017-07-26

by 沈郎君




当激情消退,他在黑夜中睁着眼睛,尽管很疲惫,但是他却不想睡去,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转过身去了,仿佛与他已经变成了陌生人,她刚才那么热烈的索取,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像是灵活的藤蔓,将他紧紧缠绕。她的手冰凉的,像是一把无情的手术刀,顺着他皮肤的纹理,精准地切开,他身体里滚烫的欲望被她唤醒,但是脑子里却是浑浑噩噩的,感觉有些提不起劲来。

甚至在进入的一瞬间,他想停止。

她主动凑过来,潮湿温暖的潮水就缓缓湮没了意识,他们,终于做爱了。

1

在这个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是她先发现他的。

那时候的他,根本就不敢抬头看人,穿着廉价的衣服,本来的颜色都褪去了,只是洗的干干净净,他很瘦削,并不是天生的那种“瘦”,是营养不良。

系主任正在跟他苦口婆心解释,学校贫困生的资格是有限的,只能给条件最差的学生,你来晚了……

他薄弱的身材颤抖了一下,像是一条惊慌无助的流浪狗,在废物箱里想找到一丝希望,也许他迈进这个门,就需要很大的勇气。他抬起头,大概是十八九岁,脸是稚气的,但是已经有了碎胡渣,她没有太在意他,一个小屁孩而已。

她对什么人都不太在意,甚至对自己也是这样。

她刚毕业,也刚分手,又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她...

by 沈郎君




当激情消退,他在黑夜中睁着眼睛,尽管很疲惫,但是他却不想睡去,有种想哭的冲动。

她转过身去了,仿佛与他已经变成了陌生人,她刚才那么热烈的索取,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像是灵活的藤蔓,将他紧紧缠绕。她的手冰凉的,像是一把无情的手术刀,顺着他皮肤的纹理,精准地切开,他身体里滚烫的欲望被她唤醒,但是脑子里却是浑浑噩噩的,感觉有些提不起劲来。

甚至在进入的一瞬间,他想停止。

她主动凑过来,潮湿温暖的潮水就缓缓湮没了意识,他们,终于做爱了。

1

在这个男人和女人的世界里,是她先发现他的。

那时候的他,根本就不敢抬头看人,穿着廉价的衣服,本来的颜色都褪去了,只是洗的干干净净,他很瘦削,并不是天生的那种“瘦”,是营养不良。

系主任正在跟他苦口婆心解释,学校贫困生的资格是有限的,只能给条件最差的学生,你来晚了……

他薄弱的身材颤抖了一下,像是一条惊慌无助的流浪狗,在废物箱里想找到一丝希望,也许他迈进这个门,就需要很大的勇气。他抬起头,大概是十八九岁,脸是稚气的,但是已经有了碎胡渣,她没有太在意他,一个小屁孩而已。

她对什么人都不太在意,甚至对自己也是这样。

她刚毕业,也刚分手,又一个负心薄幸的男人,她这些年总能遇到这种奇葩的男子。他们满嘴花言巧语,大献殷勤,恨不得把月亮摘下来给她,终于腻了,烦了,就把丑恶的嘴脸暴露出来,她并不难过,只是困惑,男人为何如此善于伪装,像是天生的撒谎者,说违心的话他们丝毫不感到害臊,最后想要摆脱你的时候又不择手段,去冷漠你,甚至中伤你,只求轻轻松松脱身。

她每次都会放过别人,却不总放过自己,不知道从哪一任男朋友开始,她就会在自己的身上留下印记:一条歪歪扭扭的刀痕。


2
黑夜中,静悄悄的,谁打破这种沉默都是残忍的。

他知道她没睡,想去抱抱她,但是不敢,就这样,他跟自己僵持着,终于,他决定转过身去,那只冰凉的手伸过来了。

夏莫。她似乎在呓语,摩挲着他的脸,这个世界仿佛还有最后一根稻草,夏莫,我多讨厌这个世界啊。

3

他们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

她像是养尊处优的玫瑰,总有人想独占她,他们匆匆忙忙下了决定,不顾一切拥有了她,她似乎总不懂得拒绝,直到身心俱疲。

他是倔强生长的野草,这个世界没有给他足够的养分,把所有的不堪和重负都丢给他,但是他却愈发激发了斗志,变得倔强。

那一次,他被拉到办公室谈话,他又是一言不发,大概是怎么也筹不齐学费了,直到他的班主任也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让他离开。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变了一些,挺拔了,眼眸子似乎更亮了一些。在一个瞬间,他迎上了她无礼的打量,像是在反击,她心里笑了笑,这类人,最怕伤着自尊心,真是可笑。

偏偏是最穷的人,越讲究这些自尊心,大概怕自尊心丢了,就真的一无所有了吧。4

那天晚上,她突然没有了睡意。

在床上辗转反侧,闭上眼睛,就似乎有点心浮气躁,她看了一会书,又去倒了一杯红酒,没喝几口,竟然有点面红耳赤,身体开始热了起来。

她修长的腿交叠着,手指轻轻划过自己的唇,若有若无的痒在撩拨着神经,整个人紧绷如弓,她向来自傲自己的身体,挺拔的胸,平坦的小腹,微翘的臀,连绵起伏的曲线。



2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豆瓣写手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