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豆瓣 上海豆瓣 321669奶油五香豆

倒影

再看。我就非礼 2017-07-26
第2章 伊始
  “谢谢你的合作,请保持电话畅通,有情况我们会随时联系你的。”
  走在白真身前的小警察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朝他说道:“您的家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那么……”
  “再见。”
  白真打断了他的话,有些生硬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就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外面的风有些大,他还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大风刮过,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父亲倚靠着车门,手里拿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燃,看见白真朝自己走了过来,他脸上原本不太好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一些。
  “没事就好。”他拍了拍白真的肩膀,示意他打开副驾驶:“工作的事情,爸爸想过了,不能逼着你,还得你慢慢来。”
  白真点了点头。
  安静的车厢里面,他只能听到自己和父亲的呼吸声,白真转过头,打量着男人的侧脸,有些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应该怎么说?告诉爸爸那个从二楼跳下来,还满身血污的凶手……是自己的妈妈?
  他可以对着那些警察撒谎,说自己不知道,说那个人动作太快,他没看见,甚至,他可以装傻,装作受惊过度。
  可是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而那个潜在的凶手,则是自己的母亲。
  说,还是不说呢?
  白真看着父亲平静的脸色,进入了两难。
  “爸,下午妈出...
第2章 伊始
  “谢谢你的合作,请保持电话畅通,有情况我们会随时联系你的。”
  走在白真身前的小警察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朝他说道:“您的家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那么……”
  “再见。”
  白真打断了他的话,有些生硬的说出了这两个字,就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外面的风有些大,他还穿着那身单薄的衣服,大风刮过,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父亲倚靠着车门,手里拿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燃,看见白真朝自己走了过来,他脸上原本不太好的表情似乎缓和了一些。
  “没事就好。”他拍了拍白真的肩膀,示意他打开副驾驶:“工作的事情,爸爸想过了,不能逼着你,还得你慢慢来。”
  白真点了点头。
  安静的车厢里面,他只能听到自己和父亲的呼吸声,白真转过头,打量着男人的侧脸,有些踌躇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应该怎么说?告诉爸爸那个从二楼跳下来,还满身血污的凶手……是自己的妈妈?
  他可以对着那些警察撒谎,说自己不知道,说那个人动作太快,他没看见,甚至,他可以装傻,装作受惊过度。
  可是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而那个潜在的凶手,则是自己的母亲。
  说,还是不说呢?
  白真看着父亲平静的脸色,进入了两难。
  “爸,下午妈出去了吗?”
  好不容易,他从嘴里挤出了这么一句。
  父亲一愣,瞥了他一眼:“没有啊,我两点半回家取文件的时候,还看见她在打电话呢……怎么了?”
  白真愣了愣,摇了摇头。
  在家里打电话……那就肯定是自己看错了。
  他在心中安慰自己,最近找工作压力太大了,打击和惊吓连环出现,使得他出现了某种幻觉。
  白真撑着自己的额头,有些疲惫的想,自己是不是应该休息一下,再去找工作。
  回到家中,迎面而来的是母亲有些焦虑的脸。
  “阿真,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总算听到母亲关心自己的话,白真的脸色好了一些,他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没事,妈。”
  母亲张罗着帮他热饭,白真却没有胃口吃,他随手脱了外衣,就倒在了床上。
  窗帘没有拉上,趴在床上,就可以看见窗外黑色的苍穹下,一点一点的亮光。
  那是飞机?还是星星?
  白真有些无力的想,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心思去胡思乱想了,现在要解决的不止是工作的问题,还有他出现了幻觉的事情。
  丢在一边的手机亮了起来,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了屏幕上。
  “喂,茹姨。”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温柔,可白真还听得出她有些着急。
  “阿真,你爸说你下午去了警局,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只是有人被杀了……我正好在现场而已。”
  白真努力将这件事情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他不希望自己被人追问着那件事的细节,这样只会导致那个场景过于清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母亲的脸,满是血污,她的身上还穿着一件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运动服。
  还有那可怕的眼神,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阿真,阿真你在听吗?”电话那头女人有些急促地说道。
  “啊,我在听,抱歉,茹姨,我……真的太累了。”白真揉了揉头发,想要将那个画面从自己的大脑里赶出去。
  “我知道你最近压力比较大……不如这样吧,你雷叔告诉我,H大最近在招聘老师助理,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活,但我想,你应该还是愿意的。”
“你说雷叔吗?”白真犹豫了一下,H大是自己的母校,在熟悉的环境里他的确可以安心不少,但是助理?要做谁的助理?
似乎听得出他有些犹豫,沈茹轻轻笑了笑:“你要是愿意,明天就来我家坐坐吧,你也好久没来了,臭小子。”
  “我知道的,茹姨。”白真想了想,说道:“那我明天过来,我妈她……”
  “你一个人过来就好了,有些事情你妈在,我们不方便谈。”沈茹笑道,此时门外也传来了母亲的声音:“阿真,饭热好了,你还是吃一点吧。”
  “我知道了,茹姨,明天见。”白真挂掉了电话,走了出去。
  那天夜里他总觉得睡不安稳,似乎有人在黑暗之中窥视着自己,他几乎可以感觉到那个人的脸贴着自己的,温热的气息喷在了他的脸上。
  你看见了吗?
  你看见了吧。
  既然看见了,那么……
  “啊——!”白真惊呼着坐了起来,他喘着粗气,环顾四周。
  这里依旧是自己的房间,摆设也没变,唯一变的是……
  昨晚上,自己没有关窗?
  他揉着鸡窝一样乱的头发,满腹疑惑的走了过去,四下看看,没有哪里不对,就顺手将窗户关上了。
  梦中那个女人面无表情的脸不断闪现,还有从阳台上带下来的血,混杂着碎玻璃落在了白真的身上。
  他看了眼时间,还很早,想了想也睡不着,于是起身把昨天的衣服收拾了一下,丢了出去。
  这件衣服,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了。
  白真将垃圾袋丢到了回收箱里,转过身哼着歌去买了三份早饭。
  等他将自己的那份吃完,母亲才打着哈欠从屋子里出来,看见桌上仍有余温的早饭,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昨天那份工作成功了,这么勤快?”洗漱完毕,她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白真正吃着豆花,听到这话动作顿了顿,没有抬头。
  半晌没得到回应,女人原本轻松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
  “阿真,是不是昨天你的表现不好?”母亲拿起勺子,有些轻微不满的说:“我昨天不是特意嘱咐过你要去做负能量剥离的吗,你这孩子,怎么不……”
  “够了!”白真再也忍受不住,将勺子响亮的丢回了碗里:“成天负能量剥离负能量剥离,你这是剥离上瘾了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母亲的脸色越发难看:“我是为你好啊!难道你没发现,剥离之后,我跟你爸爸就没有吵过架了吗?!”
  “可你们也没有再说过话了。”白真冷冷说道:“你不跟爸爸说话,你也不跟我说话了,张口闭口负能量剥离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幸福,令你多开心……”
  母亲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
  “自从那之后……你除了叫我快点找到工作,就再也没关心我过。”白真站起身,俯视着自己的母亲:“我所有的负能量,都是你给的,妈妈。”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休闲服,拿起钥匙和钱包就要出门。
  母亲依旧坐在桌前,似乎正在捂脸哭泣,看见白真要出门,她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你要去哪里!”
  有些受不了这样尖利的声音,白真皱了皱眉,开始穿鞋。
  “我去茹姨那里,她说雷叔有工作可以介绍给我,叫我别闲着。”
  听到这个名字,母亲又重新跌坐回了椅子上。
  “阿真,我是真的为了你好,你去吧……”
  白真穿鞋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像是幽魂一般低低地徘徊着:“一点都不痛的,你剥离了之后,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白真冷冷一笑,什么都没说,起身出了门。
  什么烦恼和压力,还不都是自找的。
  他有些自嘲的想着,坐上了去沈茹家的车。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3条) 只看楼主

  • 无聊的阿辰
    小子,姐看上你了,一起去民政局吧
  • 再看。我就非礼
    第3章 担忧
      下车之后白真才发现自己来得太早,附近有一家麦记,他坐了进去,随便点了一份早市套餐。
      反正,刚才在家里,也没吃几口。
      东西吃在嘴里没什么味道,白真打开了手机,又一次点到了昨天自己看见的那个帖子。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楼主说的事情,令他很在意。
      他看着那个楼主叙述自己的哥哥在做了几次负能量剥离之后出现了反常,可是家人却认为这是正常现象,而楼中的几个人回复,也大同小异。
    【你哥哥兴许本来就不正常吧?你自己没有做过剥离么?你也不正常吗?】
      诸如此类的回复还有很多,白真一条条的往下看去,那个楼主似乎只更新自己想说的,其余的楼层一条都没回复。
      当白真看见楼主的哥哥在出现反常不久,就失踪的消息后,他突然觉得有些发毛。
      不是因为那个帖子的内容,而是……
      身后,好像有人正盯着自己。
      他转过身,看见自己的背后坐着一对小情侣似乎正在说着什么,那个女生感觉到了白真的视线,抬头看了他一眼。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不是他们,那会是谁看着自己?
      白真有些不敢细想,他想到了昨晚上的那个梦,那种冰冷又恐怖的压力……
      他打了个哆嗦,快速的解决了早饭,走出了麦记。
      时间指向九点半,白真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先给沈茹打了个电话。
      沈茹和雷博文此刻都在家,也已经吃好了早饭,正等着白真。
      但她没有料到白真这么早就来了。
      “阿真,你难得速度这么快啊。”女人帮他打开了门,眉目间满是笑意:“是不是一听说有工作就等不及了啊?”
      白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还真有一点,啊,雷叔早。”
      男人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看见白真,露出了一个笑容:“早早早,别光站着,进来坐吧。”
      沈茹的家对白真来说并不陌生,母亲与她情同姐妹,沈茹也特别疼爱自小看大的白真,连带着丈夫雷博文也是如此。
      坐在沙发上,白真环顾四周,只觉得这里还是什么都没变,满满的,都是家的气息。
      沈茹给他端来了一杯奶茶,坐到了一边。
      “你妈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了。”她似乎犹豫了一会,才低低开口:“阿真,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压力大……”
      沈茹看了眼坐在身旁的丈夫,叹了口气:“我不是要怪你,虽然你妈也有错,可她终究是你妈。”
      白真的心沉了沉,他也没指望沈茹跟自己一起说母亲的不是,可是这种被捆住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好啦好啦,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开始破坏气氛。”雷博文推了推眼镜,抬眼看向白真:“不要担心,阿真,这个助手的职位虽然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角色,但是如果你做得好,还是有机会得到推荐的啊。”
      白真眼睛一亮。
      雷博文在H大虽然是挂名教授,偶尔出现在选修课的课堂里,但要知道,每次他出现,课堂必定挤满了人,尤其是在负能量剥离器出现之后。
      据说这个仪器的发明有雷博文一半的功劳,不过白真从来没有问过。
      雷博文在H大是什么地位,白真很清楚,既然他这么说,这件事情应该是没跑了。
      他暗中欣喜,可还是有些担心。
      “老师助理……是哪位老师的助手?”
      “胡凯胡教授。”雷博文笑了:“我知道你是新闻系的学生,处理文字应该是在行的,胡教授那边正好缺个助手,你只要帮忙整理数据,偶尔替他给学生传达消息就可以了。”
      白真心里掂量了一下,无论如何自己都得去试试,如果以后真的可以得到雷博文的推荐,对他百利无害。
      欢天喜地的应下来之后,雷博文又问了他一些自己专业方面的问题,就起身回书房了,离开前还开口,留了他吃中饭。
      二人说话的时候沈茹一直在厨房忙碌,等到书房门关上了,她才走了出来。
      “来,吃这个。”她笑着将一个碟子端了上来:“前几天刚买的烤箱,我学着做了一些,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白真低头一看,面前是几块形状各异的饼干,他伸手拿了,放在嘴里,味道意外的很不错。
      “味道很好啊,茹姨。”几口就把饼干吃了下去,喝了口奶茶,白真舒了口气:“我都好久没有吃甜食了,好棒。”
      沈茹笑着劝他又吃了几块。
      “阿真,你妈她……”碟子见了底,沈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有些犹豫地问道:“她最近,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白真一愣。
      不知为何,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母亲最近的言行举止,而是那帖子中,楼主哥哥所谓的“不对劲。”
      “嗯……负能量剥离之后,似乎,是有一点。”白真低下了头,用勺子搅了搅杯子里的奶茶:“怎么了吗,茹姨。”
      “我昨天跟她通电话的时候,感觉有一些不对。”沈茹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她跟我说你不愿意去负能量剥离,说这样不好,说这样以后就没有公司愿意要你……我就随口说了一句不去也不是什么大事,她就突然大发脾气……”
      母亲?冲着茹姨大发脾气?
      白真挑了挑眉。
      沈茹比他母亲大了一些,一般都是她会对母亲说教,怎么突然倒了过来?还有,他可不记得自己的母亲有这样的胆子。
      “她说什么了?”
      按捺下心中的好奇,白真平静的问。
      “就是说,因为有我这样的人才会害得你变成这样,什么负能量剥离就应该变成强制性的……”沈茹皱起了眉:“我就说她,这都是什么混账话,原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突然就要强制性了?很多东西还在试验阶段,不能乱来的。”
      眼看着沈茹的表情越来越难看,白真连忙安慰道:“茹姨,你别生气,我妈最近一直都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沈茹担忧的看着他:“我没有生气,我只是在想,她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负能量剥离这件事情。”
      “呃……兴许,是压力太大了。”白真苦笑,他想起自己高考的时候,母亲比他还着急担心,成天害怕这个害怕那个,觉都睡不好,毕业之后又开始担心他的工作,一整天都不见个笑脸。
      他心里突然有些愧疚,早上不应该这样责备母亲的。
      沈茹摇了摇头:“也许吧……总之,你要好好对她,知道吗?有事情要记得给我打电话,不然打你雷叔电话也没关系。”
      白真嘴上说着好,心里却想雷叔那么个大忙人,我打他电话估计也是接不通的。
      与沈茹聊了一会后,他就帮着忙一起做了午饭,沈茹手艺一向不错,知道白真的口味偏甜,还多做了一道京酱肉丝,硬是逼着他添了两碗饭,白真一边看着沈茹与雷博文开着玩笑,一边在心里暗自羡慕着。
      吃了饭,帮忙收拾了碗筷,白真才告辞离开。
      时间是下午一点三十分。
      他看了眼手机,那个帖子下已经快破两千的回复了,可是楼主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任何一个人的质疑与惊讶。
      白真走到了车站,看了眼时刻表,自己那班也就是一分多钟的事情,他想,于是就把手机收回了口袋,专心看着车子来时的方向。
      一道黑影由远及近,朝着他这个方向快速开了过来,白真定睛一看,是一辆外形非常不错的跑车,正嘀咕着哪里的土豪买的还是最新款,就听到不远处的马路上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
      警车追赶的,正是那辆跑车。
      跑车略过白真面前的时候,他与坐在副驾驶的人打了个照面。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
      隔着玻璃,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白真感觉到那个人扫了自己一眼。
      单单那一瞬间,不知为何,他打了个寒颤。
  • 再看。我就非礼
    第4章 怀疑
      那个眼神太过可怕,带着白真不甚了解的寒意,将他丝丝渗透。
      警车呼啸而过,紧紧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边上几个一同等车的人开始窃窃私语,渐渐地他们也没法克制住自己的音量,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
      白真站在他们身边,听着那些似是而非的猜测,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在车上看了看手机,那个楼主依旧没有回复别人,后续也没有再更新,白真动了动心思,点进了那个人的资料。
      看样子是一个刚注册不久的号,除了一个拿来卖萌的头像,下面的个人资料基本都是空的。
      白真犹豫了一下,点了私聊选项。
      你说的这件事情,是真的?
      他也没指望对方很快回复自己,但是出乎意料的,手机刚刚锁屏,就响起了收到消息的提示音。
      白真连忙解锁,看见刚刚被自己关闭的私聊窗口弹了出来,显示那个楼主只回复了他两个字。
      是的。
      所以……到底要不要告诉对方,自己此时此刻的烦恼呢?
      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就是与自己同病相怜的人,可是如果她从头到尾都在说谎,甚至这可能是个陷阱的话……
      直到下车,白真都没打定主意要不要回复。
      母亲知道了这件事情自然是很开心的,连那天晚上的菜都多做了两个,父亲的脸色也比之前好看了许多,饭后他与白真聊了很多,直到深夜才沉沉睡去。
      白真洗了澡,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把窗户关好,落了锁,把门也锁住了,甚至还看了看自己的衣柜。
      这种举动像极了小孩子惧怕柜子里的怪兽,可白真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被人监视的不安感从他离开沈茹家就一直从来没有消散过,白真把窗帘严严实实的拉了起来,确定外面的光线一丝都不会透过来之后,才心满意足的上了床。
      这一天夜里他没有再做什么噩梦,早上起来的时候窗帘也是紧紧拉着,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
      白真打开了房门,心里暗自嘲讽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
      桌上摆着一个保温瓶,边上是母亲的字条,看样子她一大早就出门去看外婆了,白真挠了挠头,洗漱了一番后开始享用自己的早饭。
      可他还没有安度完这个安静的早晨,门铃就被人按响了。
      白真开始以为是快递,心说不去理会,他看家里没人,大概放门口就会走了,可是门外的人似乎特别的有耐心,一遍一遍不断地按着,最后白真终于坐不住了,再这样下去邻居是会说话的,他走到了门前,透过猫眼朝外看去。
      门外站着两个人,穿着警服,那个年纪小的显然脸色不是很好,一边按门铃一边回过头在跟年纪大的说些什么,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白真愣了一下,想到自己之前遭遇的事情,就叹了口气。
      说好的“电话联络”呢?怎么直接找上门来了?
      就算心中不满,他也得乖乖地给对方开门。
      “抱歉,我刚才不舒服,在洗手间。”白真打开了防盗门上的小窗,“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年纪大的警察嘴巴动了动,还没说话,小的那个就沉不住气了:“按了那么久的门铃才来?你就算不舒服,也没有那么久吧?”
      白真看了一眼老警察的脸色,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位小哥别生气啊,我有肠胃炎,每次闹起来都要命,这点时间都不算长的。”
      小警察还想说什么,就被拦住了。
      “白真是吗?”老警察朝他点了点头:“非常抱歉我们没有打电话通知就擅自过来了,实在是事出突然……我们可以进去谈谈吗?”
      他说完就拿出了自己的证件,给白真看了看。
      白真打量了二人一番,才伸手打开了门。
      “进来吧。”
      玄关门口一直都放着客用拖鞋,白真把它拿了出来,示意二人换上。
      “谢谢。”老警察接过,礼貌地说道。
      小警察有些不服气的看了眼白真,才慢吞吞的接了过去。
    两人在沙发上坐定,老警察自我介绍了一下,说自己姓高,是刑侦队的队长,今天特意过来,就是为了那天发生的案子。
      “你们来找我,是因为前天的事情?”
      白真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二人问道。
      “我早就说过了,我没看见那个行凶的人,我只看见了那块玻璃被砸碎而已。”
      “关于这个,我们已经看过笔录了。”高警官点了点头,“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询问你关于死者的事情。”
      “死者的事?”白真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死者名叫周骁,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小警察抢在了前头开口。
      周骁?
      白真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这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但不是一个寝室的,平时交流什么的也不多,印象里似乎是一个非常安静内向的乖学生。
      是完全与自己相反的人。
      “有印象,他是我的同学。”白真坦白道:“可是……他在那里被杀死……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坐在沙发上的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据我们的了解,周骁平时为人和善,从不与人结仇。”小警察慢吞吞的说道:“可是……在你们就读H大期间,似乎你与他,有过过节?”
      白真一愣。
      那个木愣子,自己与他有过过节?
      他在脑海中拼命的回忆,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件事情。
      “你管那个叫过节?”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小警察:“只是因为一个水壶的关系吵起来……你管这叫过节?”
      高警官干咳了一声。
      “不是这件事情。”他看向白真,说道:“你在二年级期中考试的时候,曾经想要作弊,但是被周骁发现了,他想举报你,可是被你……打了。”
      这次白真彻底想起来了。
      那段时间他跟几个室友都浪过了头,每天不是翘课打游戏,就是在课上睡觉补眠,笔记都没有问过别人,直到考试之前,才彻底慌了手脚。
      划分了重点之后几个人没日没夜的复习,可是之前胡来的作息让他们无法专注的看书,于是老三提议,作弊。
      那天他把小抄写在了笔袋里,笔袋里装着一个小小的放大镜,考完试他得意的忘了行,跟宿舍老三吹牛的时候,被周骁听了去。
      之后当然是他想去告诉老师,可是被自己和老三发现了,两人将他拖到了角落里,警告他不要多管闲事。
      就因为这样……他们居然就因为这样怀疑到自己的头上?
      看见白真有些不好看的脸色,两个警察的脸上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白先生,我们并不是在怀疑你。”高警官这时候才开了口:“我们只是希望你知道,除了你之外,没有人再与周骁有过节了。”
      白真看了他一眼。
      什么不是怀疑,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自己正在被怀疑。
      “这件事情,你要是不提,我都记不起来了。”白真叹了口气,“那时候太年轻气盛,明明是自己的错却非要怪到别人头上……警官,你也别套我的话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是了。”
      高警官沉吟了一下。
      “周骁过去的资料非常清白,他为人低调,没什么特长,除了你这件事情之外,他再也没有与人结果仇怨。”高警官慢慢的说道:“况且当时他屋里值钱的东西完全没有被动过,排除了凶手为财杀人的可能性。”
      “所以……我们推测是仇杀。”
      白真冷笑一声。
      “就因为这个?你们怀疑到我头上来了?”
      “如果当时你不在现场,还真的不会。”小警察冷冷说道。
      高警官示意他不要再多话,只是站起了身,向白真告辞。
      将大门重重关上之后,白真低声骂了一句。
      这些王八蛋。
      很显然二人这次不告而来,是为了探查自己的情况,也是想套话,可惜当时他的确看见了,但是就算看见了,也不能说出来。
      可是谁知道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嫌犯当然会说他什么都没看见。
      而他如果说了自己看见了什么,就不是嫌犯了?
      这真是……一个跳不出去的死结。
添加回应

上海豆瓣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