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漠心学 雪漠心学 2成员

心学| 战胜自己的贪婪和仇恨,超越自己的愚痴和傲慢

青空 2017-07-25
文|雪漠

除了解决自己的心灵问题外,笔者对心学的研究,还源于一个作家的责任感。

多年来,有个追问的声音一直萦绕于耳:为什么人类历史中那么多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都在谈“心学”,而直到今天,为啥人类心灵上空仍充满物欲?为啥因心灵问题导致的仇恨和灾难仍层出不穷?为啥我们的世界仍被贪嗔痴笼罩?

在人类诸多的优秀的文化,包括过去的心学,为什么一直在解决人类的心灵问题上力不从心?物欲为啥总是橫流?人心的下滑为啥不可遏制?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这类问题,在小说《西夏咒》中,我也进行过追问。

一种学说、文化和思想的诞生与传播,会直接影响整个时代的思潮和风气,会左右人类对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选择和判断。它会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它会对人类的心灵、命运、行为的改变,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所以,我总想试图站在更高的境界、更广的视野中,来重新审视我们的文化。我们更需要一种与时俱进的眼光,来擦去蒙在文化上的历史尘埃,让它焕发出新的光明。



我常常追问,信奉阳明心学的日本人,他们的“良知”,为啥没有拯救被他们屠杀的三十多万南京人民?他们的“良知”,为啥让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血流成河?

为什么一群有“良知”的日本人,却要屠杀另一群同样有“良...
文|雪漠

除了解决自己的心灵问题外,笔者对心学的研究,还源于一个作家的责任感。

多年来,有个追问的声音一直萦绕于耳:为什么人类历史中那么多的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都在谈“心学”,而直到今天,为啥人类心灵上空仍充满物欲?为啥因心灵问题导致的仇恨和灾难仍层出不穷?为啥我们的世界仍被贪嗔痴笼罩?

在人类诸多的优秀的文化,包括过去的心学,为什么一直在解决人类的心灵问题上力不从心?物欲为啥总是橫流?人心的下滑为啥不可遏制?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这类问题,在小说《西夏咒》中,我也进行过追问。

一种学说、文化和思想的诞生与传播,会直接影响整个时代的思潮和风气,会左右人类对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选择和判断。它会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它会对人类的心灵、命运、行为的改变,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所以,我总想试图站在更高的境界、更广的视野中,来重新审视我们的文化。我们更需要一种与时俱进的眼光,来擦去蒙在文化上的历史尘埃,让它焕发出新的光明。



我常常追问,信奉阳明心学的日本人,他们的“良知”,为啥没有拯救被他们屠杀的三十多万南京人民?他们的“良知”,为啥让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血流成河?

为什么一群有“良知”的日本人,却要屠杀另一群同样有“良知”的中国人?

那些杀人屠夫的“良知”,跟作家雪漠的“良知”,是不是同一个“良知”?哪一个“良知”,更接近阳明心学的“良知”?

这是一个作家的追问,也是一个学者的追问,更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的追问。

我们的这类追问,可以针对中国历史,也可以针对世界历史。人类的历史上,为什么充满了一群有“良知”的人却屠杀同样有“良知”的同种同族兄弟的事?

想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时,我也会问:希特勒的“良知”何在?解决这类罪恶的文化何时出现?传统的心学,能不能解决这类因欲望导致的罪恶问题?

在很长时间里,面对这类追问,我常常会从梦中哭醒。《西夏咒》便是长歌当哭的产物,书中说:“为了润湿他喑哑的嗓门,他在人迹罕至的西夏岩窟里痛哭了许久。”

以一个作家的良知,我不能不做这样的追问,不能不进行这样的反思。

于是,我走进了心学,并开始反思心学。

我常想,人类所有的问题,既是文化的问题,更是欲望和心灵的问题。虽然人类的优秀文化中都注重心性修炼,但它能否发扬光大,能否对人类社会和人心起到好的作用?

当今世界中人们的心灵状态,用《道德经》中的一段话形容非常贴切:“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物质生活丰足,社会现象喧嚣熙攘,人心或麻木或浮躁,世人越发感到,无休止地追逐外物并不能带给他们渴望的宁静和幸福。在这样的情况下,寻求一种真正的安心之法显得越来越迫切,也正因为此,传统心学的价值引起了世人的重新关注和再发掘。



今天,我们需要拨开历史迷雾,穿越时空隧道,来反思和评判一些东西。我们需要拥有一双慧眼,来汲取老祖宗留下的精华,摒弃那些糟粕,与时俱进,为我们时代需要的心学添砖加瓦。

于是,我停下手中写小说的笔,来关注人心。于是,才有了那一本本跟心灵有关的书。

需要说明的是,我的心学书系不是结果,而是一个正在成长的生命体。现在展示出的,仅仅是其中的一部分。未来,我们会不断扩充其范围,做到“百川入海”。而大海的力量之源,仍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社会的浮躁和混乱引起了世人的关注,传统文化的价值也重新引起了世人的关注和发掘。我对心学的重新体悟和研究,就出于这样的一种时代的需要。

真正的与时俱进不是全盘否定,不是全然地拒绝,而是结合时代发展,在欣赏的基础上进行一种超越。超越什么?超越文化的局限,超越智慧的局限,超越所有让文化和智慧僵死的东西。

文化如此,人类命运同样如此。对个体的人类而言,要超越自己的贪婪和仇恨,超越自己的愚痴和傲慢——简言之,就是“战胜自己”,也是老子所说的“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做到这一点,生命的本体智慧才能发光,人类的智慧才能打破一切的局限,人才不会像瞎子那样,在黑夜里东奔西跑,相互折腾,找不到方向。所以,我们需要从自心做起,首先进行心性的修炼,破除自己的执著,扫除自己的欲望,明白真理,证悟真理,融入真理。

——摘自“雪漠心学大系”之《慧心》 雪漠著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