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我们读了同一本书 最近我们读了同一本书 412926背着书包的小二郎们

倒影

再看。我就非礼 2017-07-25
第1章 缘起
  下午三点,阳光正好。
  秋日的午后总是令人懒洋洋,白真也不例外,他躺在自己的床上,阳光洒了进来,化作跳跃的粉尘,落在了身侧。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从上午到现在,它一次都没有响过。
  看了眼屏幕上的日期,白真有些烦躁的将手机丢在了一边,翻了个身,改成面朝下趴着的姿势。
  距离自己拿到毕业证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他没有考研或者是出国的打算,父母虽然没有强求什么,但是白真比谁都清楚,三个月内找不到工作,他就只能灰溜溜的听从父亲的安排,去做一个普通的小职员。
  这也是他绝对不想要的结果。
  就业的压力令人难受到了极点,想起母亲出门前的那个表情,白真叹了口气,伸出手又一次抓住了手机。
  要不……问问茹姨,有没有好的地方可以去?
  虽然这么做不太好,但他实在是不想继续看父亲的脸色了……
  正在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
  白真看了一眼,是一个本地号码,他的心跳顿时加快了速度。
  “喂?哪位?”
  “嗯,对,我是。”
  “啊,明天下午吗?好的好的,没有问题。”
  “嗯,那明天见,谢谢,再见。”
  挂上电话,白真舒了口气。
  H市日报社,好歹是专业对口了。
  晚饭的时候他告诉了父母这个消...
第1章 缘起
  下午三点,阳光正好。
  秋日的午后总是令人懒洋洋,白真也不例外,他躺在自己的床上,阳光洒了进来,化作跳跃的粉尘,落在了身侧。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从上午到现在,它一次都没有响过。
  看了眼屏幕上的日期,白真有些烦躁的将手机丢在了一边,翻了个身,改成面朝下趴着的姿势。
  距离自己拿到毕业证书,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他没有考研或者是出国的打算,父母虽然没有强求什么,但是白真比谁都清楚,三个月内找不到工作,他就只能灰溜溜的听从父亲的安排,去做一个普通的小职员。
  这也是他绝对不想要的结果。
  就业的压力令人难受到了极点,想起母亲出门前的那个表情,白真叹了口气,伸出手又一次抓住了手机。
  要不……问问茹姨,有没有好的地方可以去?
  虽然这么做不太好,但他实在是不想继续看父亲的脸色了……
  正在犹豫的时候,手机响了。
  白真看了一眼,是一个本地号码,他的心跳顿时加快了速度。
  “喂?哪位?”
  “嗯,对,我是。”
  “啊,明天下午吗?好的好的,没有问题。”
  “嗯,那明天见,谢谢,再见。”
  挂上电话,白真舒了口气。
  H市日报社,好歹是专业对口了。
  晚饭的时候他告诉了父母这个消息,爸爸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母亲也露出了笑容,明显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下午的话,正好可以去一趟社区服务站。”吃完饭,他帮着母亲洗碗,就听到她这么跟自己说:“你最近的情绪不是很好,最好还是去剥离一下,这样的话明天也可以……”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下去,但是白真知道她的意思。
  母亲……都会定时去那个地方,将自己的负面能量清除。
  他坐在沙发上,吃着母亲削好的水果,看着电视里捧腹大笑的节目,却怎么都笑不出声来。
  父亲坐在他的身边,笑得很开心。
  明明吃饭之前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白真突然觉得喉咙里被什么东西哽住了,他咽下了最后一口苹果,起身回到了房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一种名为“负能量剥离器”的设备,并且很快被推广到了各个社区,投入使用,他的母亲是这个社区最先尝试的几个人之一。
  最开始的时候,白真是松了口气的,毕竟对于他,比起经常动不动就发火的父亲,和总是皱着眉头的母亲,他更愿意面对两个没什么表情的人。
  然而时间久了,他却开始不习惯了。
  家里再也没有了欢声笑语,父母之间相敬如宾,甚至于母亲再也说不出那些亲密关怀的话语了。
  的确这个世界越来越和谐,每个人都是笑容洋溢,礼貌有序,可他总觉得里面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变化。
  白真说不清楚这是怎样一种变化,他只是觉得,自己开始想念总是朝着自己说教的爸爸,和爱唠叨的妈妈了。
  他倒在床上,想着明天的面试,不知道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手机黯淡的屏幕亮了起来,白真伸手,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From:茹姨
  面试加油,等你的好消息。
  白真冲着那行字看了一会,回复了一句谢谢,就把手机放回了原处。
  第二天他是被母亲的声音叫醒的,她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告诉他早饭已经准备好了,今天要穿的衣服也已经熨烫整齐,让他不要紧张,好好发挥。
  她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出去了,白真看着那扇门在她身后关上,叹了口气。
  “吃好早饭,你就去服务站吧。”饭桌旁母亲看着他,表情温和,却还是少了一些什么:“要好好发挥,最好……”
  “我知道了,我吃饱了。”白真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站起身就去换上了衣服。
  “妈,我走了。”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被自己梳理整齐的头发,白真站在玄关,朝着厨房说道。
  母亲探出了半个身子,点了点头,“记得去服务站。”
  白真皱了皱眉,没有回答,径自出了门。
  面试的地方距离他家有一段路,但是交通非常方便,白真确定了自己要几点上车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手机里只有昨晚上的一条短信,他看了看几个老同学的名字,踌躇半晌,还是没有摁下去。
  就算打了,也只能听到令自己作呕的客套话吧。
  白真想着,顺手打开平时逛的论坛,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热点帖子。
  《负能量剥离未必是好事》
  白真的手顿了顿,点了一下链接。
  帖子已经有几千人回复,这在他们这么个小论坛已经算是高峰,然而这并不是关键。
  关键是楼主的话。
  并不是白真想象中的长篇大论,那是一篇短短的叙述,说的是楼主的哥哥在接受了负能量剥离之后,出现了奇怪的反应,令她非常不适应,之后,哥哥就彻底变了一个人。
  白真看见下面不少楼层出现了质疑的声音,有几个甚至礼貌地告诉楼主,这是她哥哥自己的问题,为什么不送他去精神病医院看看。
  接下去几层不是广告就是废话,白真看了看楼主的ID,觉得有些眼熟,点了加为好友,就起身上车了。
  他到达报社大楼的时间正好,前台非常礼貌的接待了他,让白真填写了简历,就领着他上了十二楼面试。
  白真的学历是本科,但在这个大学生遍地的时候,他们更看重的是实力,因此面试的时间比较长,等白真离开大楼,已经过了三点。
  他走在街上,有些心不在焉的摸索着自己的手腕,想起面试官礼貌但是不那么满意的语气,只觉得泄气。
  还没有到发车点,白真看了看时间,觉得自己去买瓶水应该还来得及。
  便利店在不远出的一个巷子口,他拿着手里的饮料刚出门,就听见头上传来了一阵巨响,紧接着,是什么东西落在自己头上。
  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白真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头,隐约间,有什么东西落在了不远的地方。
  店里传来了惊呼声,白真将头抬了起来,看向那个落在自己身边的人。
  那是一个女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和蓝色的休闲裤,她浑身是血,站在一堆破碎的玻璃渣中间,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张脸太熟悉了,白真愣了半晌,直到女人朝着另一头飞奔而去,才反应过来自己该做什么。
  店员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在看见上面居民楼的时候,白了脸。
  封闭式阳台的玻璃已经碎裂,而顺着玻璃往下滑落的液体……是血。
0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最近我们读了同一本书的热门贴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