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 S. Lewis C. S. Lewis 1791成员

《魔鬼家书》|疏

奇妙博物志 2017-07-25
《魔鬼家书》的作者是大名鼎鼎的CS路易斯,今天广为人知的《纳尼亚传奇》即是出自他的手笔。CS路易斯著作等身,除了童话作者这个身份之外,路易斯还是文艺评论家和基督徒作家。不过在作者所有著作中,《魔鬼家书》(《地狱来鸿》)可算另类,本书是作者在想象中,对魔鬼的高级模仿。通过虚拟一位大鬼和一位小鬼的通信,CS路易斯将20世纪中期英国社会和人性中的斑斑污点尽都揭开,让向我们展示生活周围各种司空见惯之中的荒谬所在。CS路易斯的观察极其精辟,值得琢磨。不过也因着文化和时代原因,其中深邃之处的宝藏容易和读者失之交臂。以此,笔者希望对本书作一次深度阅读。笔者并不意欲给路易斯的大作续貂,只是希望通过慢慢阅读、思想,看是否可以发现本书对今天生活的意义,或者简而言之,笔者所做的,只是《魔鬼家书》的注疏而已。

本书的第一封私酷鬼给瘟木鬼的书信,是写在瘟木鬼所监管的对象即将迈进教会的前一刻。因此,这封书信的主旨是魔鬼如何成功地将人阻止在教会之外。瘟木鬼为了加深“病人”(魔鬼对人的称呼)对教会和上帝的不信,策略是让病人以物质主义为武器,与有神论进行辩论/思辨。不过,在更有经验的私酷鬼看来,这种方法可谓是愚蠢至极。这时路易斯表现出他一贯厚古薄今的态度,说通过思...
《魔鬼家书》的作者是大名鼎鼎的CS路易斯,今天广为人知的《纳尼亚传奇》即是出自他的手笔。CS路易斯著作等身,除了童话作者这个身份之外,路易斯还是文艺评论家和基督徒作家。不过在作者所有著作中,《魔鬼家书》(《地狱来鸿》)可算另类,本书是作者在想象中,对魔鬼的高级模仿。通过虚拟一位大鬼和一位小鬼的通信,CS路易斯将20世纪中期英国社会和人性中的斑斑污点尽都揭开,让向我们展示生活周围各种司空见惯之中的荒谬所在。CS路易斯的观察极其精辟,值得琢磨。不过也因着文化和时代原因,其中深邃之处的宝藏容易和读者失之交臂。以此,笔者希望对本书作一次深度阅读。笔者并不意欲给路易斯的大作续貂,只是希望通过慢慢阅读、思想,看是否可以发现本书对今天生活的意义,或者简而言之,笔者所做的,只是《魔鬼家书》的注疏而已。

本书的第一封私酷鬼给瘟木鬼的书信,是写在瘟木鬼所监管的对象即将迈进教会的前一刻。因此,这封书信的主旨是魔鬼如何成功地将人阻止在教会之外。瘟木鬼为了加深“病人”(魔鬼对人的称呼)对教会和上帝的不信,策略是让病人以物质主义为武器,与有神论进行辩论/思辨。不过,在更有经验的私酷鬼看来,这种方法可谓是愚蠢至极。这时路易斯表现出他一贯厚古薄今的态度,说通过思辨使人远离上帝对于几个世纪之前的人“或许还管用。那时人类还能清楚地辨别出一件事情是已经证实,还是有待查考。一经证实,他们就会真信。……会因为一系列思辨所得出的结论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换言之,路易斯认为,在他之前的人还关心“真假”,因此在思辨中对人进行误导还有所作用,因为一旦诱惑成功,人就会信以为真地投入到虚假的意识形态中去。

而在路易斯看来,即使有可能会被魔鬼误导,“思辨”绝不是魔鬼的最佳武器,让人陷入对“真假”问题的思考,对魔鬼十分不利。这也是私酷鬼为何对瘟木鬼心生不满的原因,因为“辩论的麻烦之处,就在于它把整个斗争都移向仇敌擅长之处”,因此私酷鬼建议“不要浪费时间去竭力使他把物质至上主义当成真理”。这里路易斯的逻辑很简单,上帝的存在是真实的,基督教的故事是真实的,因此只要人仍然关心真假,探求真理,那么人心的天平最终很自然也极可能会向上帝一边倾斜。毕竟,为虚假(如物质至上主义)进行辩护比为真理辩护困难多了。

在此,路易斯实际很坚定地宣布,基督教是一个完全不畏惧思辨的信仰,如果它如其所宣称地是真理,它也不应该畏惧。若有人认真持平地在基督教之真伪,有神之真伪方面思考,研究各方所提供的证据,最终基督教信仰会在真实性方面远远胜出。不过,很可惜,今天甚至在基督徒中间,似乎也存在某种反智的倾向,似乎有神论,以及耶稣基督的故事只能凭着毫无理由的“信心”接受。在他们看来,接受上帝似乎是在全无理由和证据的前提下,向黑暗中纵身一跃。

路易斯观察到,比起关心真假的过去,今天的情况显然糟糕多了。20世纪中期的英国,被私酷鬼描述为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这表现在,今时的人容许“十几种哲学在脑子里乱窜”,不再关心真伪,关心的是“‘学术’还是‘实际’,是‘过时’还是‘现代’,是‘保守’还是‘前卫’”。因此,要让人相信“物质至上主义”,关键不是要证明它是真的(这是不可能的),而是要鼓吹它是新的。“新潮”“前卫”“现代”才是今天最大的政治正确。路易斯这个观察真实弥足珍贵,且今天仍未过时。很可能,今天我们可以在这个政治正确的名单上再补充上无数个形容词,譬如“fashion”、“low”、“out”、“cool”、“international”、“style”(个性),但唯独“真假”不会上榜。基督教最大的长处是它是真理,但却不一定是前卫、流行、和个性的。如果在路易斯眼中,魔鬼在20世纪中期的英国取得了相当实质性的阶段性胜利,明显在21世纪的中国也是如此。在时人之中,仍然关心真理的可谓凤毛麟角,而愿意付代价寻求真理的更是稀世罕物。路易斯对这种糟糕的处境似乎也有些技穷(他的童话故事是否正是与此作战的武器呢?藉着故事提醒人另一种真实),他坦然地说,上帝在贬低真理、追求“务实”“前卫”等方面,长期落后于撒旦。若是如此,在这场与魔鬼的较量种,似乎上帝处于下风,因为基督教最好的武器“真理”已经被深埋在故纸堆中,不再受人欢迎。藉着私酷鬼之口,路易斯说“一旦思辨这部分苏醒过来,谁知道会怎样?”

作为基督徒要思考的是,如何在这样的时代为上帝作见证。有可能第一个要考虑的是,如何努力使人产生对真理的兴趣,毕竟“一旦思辨这部分苏醒过来,谁知道会怎样?”
第二个方面是,如何利用这样的时代为上帝作见证。如果人关心务实,基督教务实的一面可否吸引人来到上帝面前呢?如果人关心个性,基督教又是如何实现人真正的个性,而物质主义、实用主义等又是在如何泯灭人的个性的呢?基督教毕竟曾经是以在文化和价值观上完全革命性的姿态出现的,其颠覆性可谓无可出其右者,在今天如何继续体现其务实和颠覆的一面呢?不过,这是在魔鬼擅长的领域作铤而走险的斗争,需要谨慎使用,自由派神学和成功神学就在这场战胜中缴械投降。耶稣的话毕竟是“我就是真理”而不是"我就是fashion"。
0
显示全文

回应

还没人回应,我来添加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