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嘉佳 张嘉佳 7958风雅颂三兄弟

关于我们,我能想到一百种可能,但又没有一种可能

2017-07-25
1
你有没有曾经幻想过和某个人的未来,就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有他的未来,一起读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挤公交,一起淋雨,一起旅游,一起买房子付首付,一起结婚,一起生小孩,一起给小孩取名字,一起慢慢变老。
光想想都觉得人生幸福,能自己傻傻的躲在被子里面笑出声来。
那个姑娘叫小野。

2
我高中同学里面,有个姑娘叫小野。
对她印象深刻,不是因为她长得多美,腿有多长,胸有多大。
当时大家每天考试,目标清华北大的。
我们天天看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她成天饶雪漫、落落、乐小米。
我们猜测,小野可能吃多了食堂猪油,蒙了心,所以天天叫嚣着谈恋爱。
最可怕的是,她不仅仅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2007年元旦。
大家上晚自习,小野一晚上没来。
躲在全校师生必回的路上,站在六楼顶上拉起了横幅。
横幅很大,就写了一句话“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安然。”
可惜六楼的7个灯里面,坏了两个。
站在底下,大家看到的是“我上了一个人,名字叫安然。”
当天晚上,全校的师生都知道安然被一个姑娘睡了。
而且那姑娘丧尽天良,竟然还打出横幅来庆祝。

3
拉横幅这种事情,在小野的人生里面,充其量算一个鸡毛蒜皮的等级。
她给校广播站投稿,还分两个系列,《今天见到你了》《今...
1
你有没有曾经幻想过和某个人的未来,就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有他的未来,一起读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挤公交,一起淋雨,一起旅游,一起买房子付首付,一起结婚,一起生小孩,一起给小孩取名字,一起慢慢变老。
光想想都觉得人生幸福,能自己傻傻的躲在被子里面笑出声来。
那个姑娘叫小野。

2
我高中同学里面,有个姑娘叫小野。
对她印象深刻,不是因为她长得多美,腿有多长,胸有多大。
当时大家每天考试,目标清华北大的。
我们天天看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她成天饶雪漫、落落、乐小米。
我们猜测,小野可能吃多了食堂猪油,蒙了心,所以天天叫嚣着谈恋爱。
最可怕的是,她不仅仅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

2007年元旦。
大家上晚自习,小野一晚上没来。
躲在全校师生必回的路上,站在六楼顶上拉起了横幅。
横幅很大,就写了一句话“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安然。”
可惜六楼的7个灯里面,坏了两个。
站在底下,大家看到的是“我上了一个人,名字叫安然。”
当天晚上,全校的师生都知道安然被一个姑娘睡了。
而且那姑娘丧尽天良,竟然还打出横幅来庆祝。

3
拉横幅这种事情,在小野的人生里面,充其量算一个鸡毛蒜皮的等级。
她给校广播站投稿,还分两个系列,《今天见到你了》《今天没见到你》!
写完了,递给我看,问我写得怎么样?
我看了两行,肝胆剧烈,脸上的痘痘受不了,大喊了两句,炸了一个。
今天见到你了,好开心!你说,我为什么这么开心呢?因为见到了你!
今天没见到你,不开心!你说,我为什么这么不开心呢?因为没见到你!
我说,写的不错,很有内涵,文章结构合理,对仗工整,构思精巧。你赶紧投稿,让全校师生一睹你的文采。
小野撒腿就跑,揣着稿子投进了广播站的信箱。
广播站自然不能念,但是稿子却莫名的火了起来。
整个学校的人,看见安然就笑,“安然,今天见到你了,真开心!”
甚至有人为了试验到底会不会开心,特地跑去看安然。

4
按理说,我那个年代女生表白,谁走得不是暖心暖胃文艺范。
我曾经苦劝小野,说你可以换个方法试试。
小野说,不是你让我投去广播站的吗?
我说,你怎么不投去电视台呢。
小野竟然还点头,嘴巴里面还年年有词,下次可以考虑一下。

在她的世界里面,追男生就和在食堂吃饭是一个道理。
好比你点了食堂里面最贵的红烧肉,旁边的人看着眼馋,都想伸个筷子吃上一块。
怎么办?
朝里面吐口水啊,一边吐口水,还一边朝他们说,诶,你看,这个菜我都吐了口水了,你们恶心吗?恶心啊,那你们还要不要吃啊?
她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一个道理。
追一个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搞臭他的名声。
追到了,你自己无所谓,反正口水是自己吐的。
追不到,也没有人会和你抢,你都吐口水了,还有谁吃。

5
高三那年,安然从我们学校转去别的高中。
关于安然转校,我们听说过很多个版本。
我个人认为最可靠的一个版本是“安然想考一个好大学,受不了小野。”
我个人认为最不可信的一个版本是“安然和学校的一个女生有了孩子,被迫转校了。”
紧接着小野失踪了一个月。

再见到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每天上课第一个来,每天下课第一走。
不在看青春小说,她变得学习特别认真,比我们几个加起来都认真。
她每天大声的念着“可怜三月初九夜,道似无情月似勾。“
我们纠正过她,可是她依旧念错。
骄阳似火的夏天在小野的错诗中悄然而过。

6
有些人,有些故事,只适合留在我们青春回忆里面。

7
2010年,我在南昌。
许久没联系的小野,从远方路过,邀我一聚,地点是城北的一所学校。
她梳起了马尾,穿着白色衬衫,背着书包,看上去有一股文化女青年的味道。
我说,我学校的食堂比这边的好吃一百倍,为毛要来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
她词不达意,歪着头问我,你说我现在的样子好看吗?
我说,妈的,你以为穿上了文胸就是女人了?
她眼睛飘向不远的操场,有个男生,球衣后面写着两个字母,AR。

那天晚上,她请我吃水煮。
水煮是南昌的一种小吃,和麻辣烫有点类似。
她眯着眼睛问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
我说,因为安然吧?
小野说,是又不是!
我说,到底是还是不是?
小野端起汤碗,喝得咕噜作响,说,当年安然转校之前,我和他在一起了。
我大惊!夹起来1.5元一只的鸡脚掉在地上。说,那为啥他转校了。
她接着说,可能是嫌弃我胸小吧。
我不做声。
她接着说,那个时候我真没用!他要走,我除了哭,别的都不会。哭完了,他还是走了。你看我现在,从来不会哭,也从来不会被别人甩,我来,就想告诉他,你看,我活得多好啊!可是,我来了五次了,他看见我就躲。
我说,操,你在操场上应该摁住他的。
小野笑,摁住他,然后告诉他,妈的,你看,老子活得多好啊!
我一想,是有点不对,说,要不这样,我们明天去做个横幅,写“老子睡过你们学校的安然!”
小野笑得特别灿烂,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赶着最后一班校车回学校,她留在那里,说连夜去做横幅。

8
2012年,大学毕业,10月,我收到小野请柬。
新郎小野,新娘安然。
婚礼在我们高中旁的一个酒店里面举行。
我从项目赶到的时候,只剩下了一桌同学还在叙旧。
安然坐在女生堆里,和大家喝酒。
我把红包塞给小野,她看着安然问我,你不说点什么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她问我,说还是不说。
我说,妈的,看你现在过得多好啊。
小野笑笑,开了两瓶酒,和我一饮而尽。
叙旧的人说到以前的事情,然后把安然簇拥着推到了小野的面前。
我和安然拥抱,我最好的姐们交给你了。
他点头牵起小野的手。

9
1年后,小野和安然离婚。
从朋友那里听说,安然做生意亏了钱。
当然也有人说,安然出了轨。
我再也没有见过小野和安然。

10年前,有个姑娘问我,你有没有曾经幻想过和某个人的未来,就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有他的未来,一起读书,一起毕业,一起工作,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挤公交,一起淋雨,一起旅游,一起买房子付首付,一起结婚,一起生小孩,一起给小孩取名字,一起慢慢变老。
光想想都觉得人生幸福,能自己傻傻的躲在被子里面笑出声来。
我说有。
姑娘说,我也有。
所以,我偷偷的将小野的情书拿出去,偷偷的给学校打安然小报告,偷偷隐瞒了安然和小野的所有信息。

关于我们,我能想到一百种可能,但又觉得没有一种可能。

10
小贝讲完这个故事,我抽了半盒烟。
我说,你取个标题吗?
她说,就叫有个姑娘叫小野吧。
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有趣的豆瓣小组

回应 (2条) 只看楼主

  • 田螺先森
    有个姑凉叫小花
  • 有个姑凉叫小花 田螺先森
    有双美丽的大眼睛
添加回应

更多相关帖子

推荐小组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