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lica》: 还能更好的反乌托邦作品

Gakari
2018-08-03 看过

这个国家需要的不是一栋建筑,而是希望 —— 出自电影《V字仇杀队》

反乌托邦(Dystopia)在如今已经不算是一个新鲜的游戏题材,《生化奇兵》、《地铁2033》和《镜之边缘》都是大获成功的反乌托邦题材作品。而早在文学、电影等领域,也有被广泛关注的《1984》、《V字仇杀队》等诸多优秀作品。人们在看过其中的故事后,对作品中的反对限制自由、反对独裁霸权的观点产生了强烈的认同。 而今天我们要介绍的,也是一部反乌托邦题材的游戏:《Replica》(指尖战争)

《Replica》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反乌托邦的社会中,人们的言论自由被限制,政府的监控无处不在,大家都怀着对言论管制的不满和对政府的恐惧生活着。 如果一个人不慎触犯了底线,将自己的手伸到了“不该伸到的地方”,那么他将会被某组织秘密带走到小黑屋里,接受审查。

当你睁开眼,发现自己突然置身于小黑屋中时,心怀恐惧地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拥有的仅仅是一部陌生的智能手机。 虽然手机里传出优美的钢琴曲,但你却因限制在狭小的空间中而慌乱,因屋内的监视设备而不安,也因对手中这部陌生的手机不解,更为此刻的沉寂而感到恐惧。

而电话号“4885”的来电,就在这时响起了。

《Replica》的商店页面介绍简明扼要:这是一款通过手机和社交媒体形式来推动的互动文字游戏。

一部机主身份不明的手机被交到你的手中。随着与4885的通话你得知这部手机属于高中生迪吉。而你需要不择手段地找到迪吉参与恐怖活动的相关证据,才能保证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为此你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短信,通讯录,相册,社交APP...

起初你会觉得:通过手机来窥探、翻阅他人隐私,甚至在必要时进行恶意的抹黑,这无疑是一种病态的规则。

不过《Replica》很好的抓住了“偷窥”这一行为对人的影响。虽说偷窥是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的一种需求,但是受到社会道德约束的我们,在付诸行动时,往往需要一个合理的“动机”。 这个动机源自哪里呢?游戏巧妙的为我们设置了上述的情景,让我们将“偷窥”这一行为尽可能的合理化。 如果不与4885进行合作,那么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我们这样说服自己,开始查看迪吉的手机。

在缓缓展开的调查过程中,我可以瞥见和迪吉相关的各个人物的遭遇,了解他们此刻的处境,也会得知他们在迪吉被抓后所作出的抉择。 迪吉的女友玛姬在和迪吉一同被捕九天后得以释放; 迪吉的父亲深信儿子被恐怖分子杀害,并为国家开发了自己研制的安保系统,决心为国家安全局效力; 迪吉所尊敬的历史老师,佛利蒙先生也被政府押走接受质询和改造...

通过这部手机,你可以了解到迪吉和他的亲朋们正在遭受的苦难,摆弄着他的手机,即便仅有片刻,也让你活在了他的生命中。

“汤姆,我说这些是因为我关心你和你的家人。 你是想为恐怖组织辩护吗?这种行为可是会受惩罚的,连累你的家人,当心点。”

4885成功的将我们的“窥视”合理化,在他的口中,我们是在以“爱国者”的身份来调查一位“恐怖分子”的手机。也正因此,我们在窥视的过程中处于一个主动、安全、符合道义的状态下,我们心安理得。而被我们偷窥的迪吉,则是被冠以“恐怖分子”的称号,乃是处于被动的亡命之徒。 这给了我们极大的安全感,在游戏一开始独自置身小黑屋的环境下,安全感是我们最为渴求的,我们获取安全感的来源,正是通过窥视迪吉的手机。 而当我们试图为迪吉辩护时,4885的一席话彻底让我们惊醒,指出了我们的处境: 除了合作,别无选择。

将人们(你、迪吉、甚至更多陌生人)囚禁在这里的真正可怕之处并不在限制人的自由,还在于它迫使人们在缺失安全感的恐惧中相互揭发、陷害以求寻回生计, 它使得两位陌生人之间的关系从同情转为了背叛与陷害。 游戏中你身为汤姆默默经受着这一转变,4885用家人的安危威胁你找到任何可以为迪吉安上莫须有罪名的蛛丝马迹。 而你为求安全,不得不将这部手机调查到底,破译他的账号密码,翻阅一切可用于陷害迪吉的信息,哪怕此刻隐藏在心底的内疚感却也在不断吞噬你的内心。

当人陷入恐惧的时候,会本能的为了保全自己的安危而牺牲他人。在庆幸自己和家人没事之余,你会对4885和他背后的国家安全局 憎恨、恐惧、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屈服。

或许你会在心里问道:我们有没有可能去反抗? 有的。

《Replica》一共有12个结局,在前几个结局里,你都会得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线索。 你可以通过自己获取的信息,开始试图寻找反抗4885的方法,或是向媒体求助、或是找到与迪吉联络的方法,两人一起反抗,亦或者是进入向黑客帝国致敬、被称为“引人深思”的两个结局。

或许很多人觉得,制作者通过层层递进的方式让玩家了解到了一个故事的种种可能性,但是我在玩的过程中,却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这种违和感可能就是来自于剧情本身。 我是按照社区指南玩出后面的结局的,可是当我打通一个又一个结局的时候,我其实觉得很莫名其妙、很脱线。

在最初的4个结局中,4885会在最后的电话里留下4段密码,而当我们破解并输入这段密码解锁手机后,《黑客帝国》的彩蛋便出现了:Wake up,Tom. The Matrix Has You... 屏幕上方出现了红蓝两个药丸选项。想必熟悉黑客帝国的朋友都会明白,红色代表着面对现实,蓝色代表着依然沉睡。 选择了蓝色的药丸之后,迎来的结局是“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讽刺了现如今被大数据绑架的群众之后,游戏便结束了。

很多人可能会喜欢游戏里的种种彩蛋,《黑客帝国》和《1984》的彩蛋让玩家们大呼意想不到。我也喜欢彩蛋,我也同样很喜欢游戏中提及的这些作品,但当我玩到那些玩家们声称引人深思和意想不到的结局时,我却觉得这些结局的出现太过突兀,让人很难联想到之前的剧情会发生这样的转变。譬如说,黑客帝国通过母体的控制来表达对存在本身的质疑,而Replica中则仅蜻蜓点水一般作为彩蛋稍稍致敬一下这部思想内涵与其全然无关的作品,令人叹息之余更是怀疑制作者究竟是限于资源未能让它更加恰当地融入游戏的叙事,或是未曾思考过使用是否恰当。

再比如,诚然对语言和信息的控制是《1984》中最最重要的一环,但若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强调个体和极权主义的关系...之前让我们沉浸其中的窥视环节究竟意义何在呢?特意用“大数据”来代替《1984》中的“新语”,但最后没有进行任何展开便匆匆结束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都太喜欢“反乌托邦”这种TAG了,我们身边也有类似的“专有名词屏蔽与管制”,加之作者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了对我们所熟悉、所热爱的伟大作品的敬意,所以哪怕这些结局全是以老司机急转弯的方式来展现的,我们仍不自主的为《Replica》后面的结局而叫好,或许是因为熟知的事物是如此亲切美好,给我们带来安全感,而这便是汤姆所需要的安全感:斯德哥尔摩症的药引。

在我看来作者没能够成功hold住他设计的所有结局:他想要展现一些有深度的东西,于是强行把剧情往上面靠,这是在“尬深度”。 我最喜欢,体验最好的,反而是大家觉得很“普通”的表层结局01234。

《Replica》确实有着他作为小游戏来说出众的优点,令人眼前一亮的游戏机制,音乐和美术对整体压抑氛围的提升也很不错,但他对后期剧情的设计是失败的,为了拔高深度而设立的诸多结局导致了前期塑造的还不错的人物形象轰然倒塌,让我坐在屏幕前异常出戏。 一款文字互动为主的游戏来说,这个缺点其实是致命的。不过由于游戏迎合大众口味的题材,使得这个问题被大部分玩家忽略掉了,或者说反而乐在其中。

《Replica》的游戏机制是可以复制的,但是故事是无法复制的。其实每个人的手机里都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手机里容纳着他们的生活和梦想。 希望在不久之后,能够看到一部同样以手机为载具,却在剧情上下足了工夫的作品。

2 有用
0 没用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副本 Replica的更多长评

推荐副本 Replica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