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rogoa:诗之匣

TriN夜檩
2018-06-13 看过

(寒假通关后写的个人解读,多图剧透预警。)

一切都是关于空间与时间的问题。划分的数块屏幕连接不同时空,在Gorogoa的神秘作用下相互联结,论空间作为神的在场。

一路托着蓝盆的少年像是在多元境界(回忆)中能穿越不同维度与间隙的存在,譬如月上世界中名为永恒神灵的代理人。

——献给你那始终如一不断追寻真理的虔诚与勇气。

一之【热情】——红:

最初的红衣少年,某日在窗口目击万象森罗在城市间隙中闪现,对此现象产生了好奇遂开始翻阅手里的百科全书。书中除了动植物的形态比较,还记载着召唤神灵的方法,年轻人和老人共同托起蓝色的容器(可能象征虔诚的信仰),里面燃烧着五种颜色的图腾,在星光的引导下召唤出神灵(叫它森罗兽好了)。

不久神便消失了,露出一扇标记着红色图腾的小门。

颜色在这部作品中很重要且往往是解密的关键,注意图中森罗的色彩比例:红色的躯体(新生事物的热血与活力),金色的树状触须上点缀着蓝色的突触(对知识的探求凝结出宗教的皈依),紫色的部分是覆盖眼睑的睫毛(通往真理的捷径),而那唯一的绿色也正是神的眼睛(心灵家园与灵魂的归属),好比那仅有一个的细胞核——这里就暂且把它当做一个神经元来发散思路了,为了跟文末的意识宇宙相联系。

得到答案后,少年从储藏室中翻出一个蓝盆,离家踏上了漫长的追寻之旅。或许少年从小就听闻此类神话,房间中的挂画和靠枕上都有获得红绿两颗果实的线索,提示玩家下一步的行动。

同时画面分裂为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版块。新增的窗口中出现了打着绷带的蓝色病服轮椅男,一片青翠的花园中,树上的乌鸦落下苹果(生命的果实),顷刻间画面转为秋天,卸下绷带的轮椅男望着远处的双塔,回想登临的过程。而另一端的蓝盆少年根据获得提示后的玩家指引,越过双塔台阶走向盛放绿色果实的庭院。

二之【家园】——绿:

绘于墙面的伊甸园,女神手中的石之果实却是通达另一端废墟残垣的神之眼,硝烟弥漫的失乐园。场内拄着拐杖的青年不断翻看救回的资料,不远处的楼道间还燃烧着未尽的火焰(位置与解密篇的绿之果实对应)。从一旁废墟上小片残余的墙纸中,花纹深入到不断放大的曼陀罗迷宫,意识连接至森罗所在(此时玩家突破单元格的限制随意拖拽)。小小的格间还没能完全摸索到其全貌,却在可以细数秋毫的极近距离下猛地对上森罗的目光——神也在这倏然间察觉到你的存在。

目光流转,少年尚且停留在此刻的花园中,捧上蓝盆接下石像中掉出的绿色果实(灵知之眼)。通过上升与下降相同结构的亭廊,蓝火再度浮现。白昼,园内农民雕像手中金色图腾指引前方。

三之【知慧】——黄:

很快白昼便转为黑夜,希望却带来了灾厄,时光流逝中的真知,这一路始终有金色记号作为引导。伏案的青年回想着花园中的经历,继续在书页间找寻神灵的原型:长着翅膀的马鱼→白鸽→天使与妖精→飞蛾。壁柜上摆着拿着金枝的命运之手,以及一个个被紧密封印的木盒——潘多拉的魔法。(盒子上缠绕的黄色绶带与另一空间的楼宇上旗帜类似,后面解密部分会将它们连在一起)。又一阵陨石降临,最后的灯也因这震动而熄灭,青年短暂的灰心后继续思索着重获光明的方法。另一边转向镜中对称世界,彼时的宁静旧时光,窗外闪耀着明亮的星光(当年的书架现在却堆满了稀奇古怪的罐罐箱箱,窗口也被封锁。)衣柜上的图案描绘着人将天上的星辰摘下并将这灯火纳为己用。

星空,马鱼座,智慧,启明——随着云朵与陨石、梦想与现实的轻重置换,时空第一次连接,往昔的提灯被推到现在,星光被纳入提灯,如同人类对知识的渴望,黑暗中飞蛾扑向灯光。此时屏幕叠合,夕阳下王者雕像权杖中的第二枚金色图腾,在黄昏与黑夜的驿站间,森罗一晃而过,少年正位于现在与过去的境界线。

镜头缩放到对面的楼宇,从中能看到时期更早一点的青年正聚精会神的研究陨石雨。从桌上的瓷盘可以看出这里对信仰的认知符号越来越抽象化了,直接将召唤仪式提炼为眼睛和五个点。

此前的青年依旧带着信仰与激情,人鱼天使吹的喇叭上挂着蓝色和红色绶带。而另一面则是梦想褪色后的现实,原型只是获得天使授予红色缎带的马鱼。那堂皇的楼宇至此也只是被锁藏的庭箱(绶带位置对应)。

不久后陨石砸破屋顶,在时空互为表里的转换承接中,未来的石块降临至过去,那颗球就这么滚落下来砸碎了玻璃,似乎在提醒人们不要因一时的得意而忘记了自己的境况。

终于,那只无知的飞蛾挣脱束缚扑向了火焰,化作天使雕像手中的第三枚图腾,复往更深的夜与时间停止之处,少年前往黑夜的墓地。而透过与这墓地相连的窗口,另一边的青年在书房中不断思索。过去曾是追逐时钟与罗盘的白昼观星者,现在却是沉眠书海的沉思者。彼时入夜,此方的月球仪被点亮,青年睡去后飞蛾再次振翅,露出悬于枯枝的第四枚图腾。少年穿过墓地来到时间尽头的树下,斗转星移,星空在地上乐园的枝丫间结出了黄金的果实。沉思者的梦中少年坠落,由此转入颓废中年人的回忆地图继续寻迹。

四之【信仰】——蓝:

少年来到黑白照片所放映的世界,指示少年坠落后的五个阶段,其他皆为方形,只有老人那张是圆形并带着蓝色的信仰(缩放点set)。青年书架上的三本书指向之后中年信奉的三种宗教:烈日城墙对应摇铃派,花园雕像对应火树派,捧花圣女对应水壶。地图上显示游历世界朝圣却一无所获:无论南方森林中的烛火树马,北方高山上的水壶云蜃,还是沙漠边境的摇铃沙龙,皆为各地人们的虚妄。旅人拿着念珠,最后到达位于旷野尽头的双塔,少年穿过上升的台阶,进入第二幅照片:战火废墟中的拐杖青年,之后每清一个舞台森罗便会闪现推动昼夜的更迭。

摇铃派:

清晨取鸟,白日摇铃,夕阳放走飞蛾,夜间神像念珠。信徒在烈日沙漠中摇铃前行,城墙与太阳相互卡合,齿轮转动到特定角度的白昼神殿。少年进入第三幅照片:古迹中沉思的青年。

火树派:

森林中信徒推着一车的蜡烛依次点亮,转动车轮变换着玫瑰花窗的角度(注意花窗位于第二章中的废墟,此教派跟那时的花园一脉相承。回头把时间轴梳理一下),少年穿过花窗上逆位的神殿进入第四幅:神迹前众人的合影,只有青年还低头抱着厚重的书页寻找。

洗礼派:

宛如青花瓷一般的图腾对应的是圣女手捧新生神之花的蓝皮书。在太阳与神的注视下在蛋上画青之花纹,鱼与马的争纷,黑夜烛光下的树马神殿,白日洗礼下的水龙神殿(也是少年即将步入的那座)。

另一边雪山上信徒攀爬着无尽的台阶,每隔一段浇灌圣水。楼梯和云朵形成齿轮带,青花瓷与捧花链接转动,得到适当的角度后,放大青花瓷上的水龙神庙,与第五幅老人留念照片中已是废墟的那一块相连,道路延伸,少年拿到神殿中的蓝色果实。镜头缩小,原先的青花瓷倏然破碎,男人的信仰也早已破灭,掀翻了摆着器具的圆桌,再次回想起坠落的经历。

五之【思绪】——紫:

从书架中,拉远镜头,老人拼贴着剪下来的各路资料,在其中寻找着隐秘的联系,最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通过男人墙上的指环挂历嫁接,成为另一时空中的硬币头像。同时从破碎的青花瓷拉远镜头,出现在等车老者的回忆中。老者离开后少年从门洞中到来。少年通过金币上了巴士。

在交通地图上变换时空,实景与地图上的图案无缝衔接,通过地图改变尺寸大小。裁剪和穿针引线,通过碎片组合:刺绣编织地毯,被收集剪下的书页,在少年的思绪中给予各种暗示,指引他到达围墙另一端的庭院。

(从堆积的纸堆中,能看出他的老年阶段时,似乎在以一种实证主义的手段,观察、分类,以及分类性的资料,探求事物彼此的关系——认识论的演进。)

从少年对尺度不同而结构相同的拓扑想象中,进入童年的卧室。墙纸上贴着各类剪贴画组成的集合整体,树马与水龙围绕权力金环展开斗争,具体可分解为马——树——兵与神——河——鱼,从真实的动物形象上升到拟人化的神灵,可看做是人在一步步的生长演进中与自然针对生存环境展开的博弈。而下方缠绕文明大厦的章鱼巨怪又反应着原始自然的威慑。而旁边的轿子显然是把人当机器和马匹驯化,装饰华丽的戏服与非人的面具。后面那张图像比较模糊,大约是人载着工具(轿子和奴隶),经过田野的原始积累建立领地(稻草人、教堂与村庄),文明渐渐演进,然而被章鱼遮住的那部分,即是被自然之力所摧毁的——繁衍过剩的人类自己作死,最终又归还于自然的生命循环。这一切在床头边的图纸中点明,原子——城镇——星系——曼陀罗,我们,其实都是由同一种东西所构成。

——紫色便是那抹从眼睫处流转的真知,你已经离那最终的答案很近了。

经过大与小的逻辑变幻,终于到达秘密庭院。即此进入塔顶,摘下碎裂花瓶中一颗喻示少年死亡命运的紫色果实。

零之【存在】——黑:

少年集齐了果实,按照书中的献祭仪式开始召唤神灵。然而此为虚假的信仰,五枚果实发出耀眼的光轮升到半空,却顷刻黑化,锐利的白光闪过,旋转的曼陀罗中神闭上了眼,对少年的盲目施与拒绝。随着神印的层层消退,少年也从云端坠落,黑火燃烧由身上溢出环环圣轮。少年在接触地面前的一瞬停住,浮现于轮椅男的脑海中。

春去秋来,轮椅男望着残损的庭院陷入对往昔的追忆。随着镜头不断上移,时代也在变换。战火中化作废墟的楼宇,接着是重建的吊塔林立,最后是一片新生的摩天大楼。一位老人站在这样的塔顶上,重新思索那日破碎信仰中黑色果实的意义。

当初那位沾沾自喜的少年,自认身为人之子,在世界中占据着一个比自然界更重要也更具决定性的位置。借着希望和理想两样工具,他摘下了果实,进入了花园,识破了星空,越过了荒野,抵达了神殿,穿过了城镇,登上了高塔,而实际上,自然却占据着一个比人更独立、更具决定性和更为持久的位置——随即他便受到天罚。 而正如破碎的高楼需要重建,破灭的信仰也需要重鉴。

——遂展开了真正的信仰追溯。

(终章对存在的解释回归到以“我”为起点,同样重新确立与外部世界的关系。)

红色真实:

第一颗黑果实是干枯的苹果,房间中的挂画,进入卧室发现少年已然在后续书页中知晓召唤神灵所必须付出的代偿。一时的激情与冲动会换来血的训诫,此为原罪,由他人开始的牺牲也终究会返还到自身。而这本自然之书,以后的人生中他又真正读懂了吗?轮椅男醒悟。

绿色真实:

第二颗黑果实是被子弹头击穿的空洞,千疮百孔的墙纸上的小小一枝,微缩的幼芽中隐藏并承载着让心灵得以栖居的轮回伊甸园。拐杖男醒悟。

黄色真实:

第三颗黑果实是深邃的夜色,飞蛾从书房扑往墓地再跃向高空闪烁的启明星,以己之身燃烧成夜空灯火,点亮为金色果实。青年醒悟。

蓝色真实:

第四颗黑色果实是破灭的信仰齿轮,环绕三大教派,金色齿轮中是旷野的烈日,深处浮现了不断前行的信徒。将他置于其中让齿轮开始转动,信仰回到正确的角度,人们重获虔诚。颓废男醒悟。

紫色真实:

最后一颗黑色果实是被熏碎的纸张,散落开来的各类资料碎片,譬如童年靠枕上的苹果乌鸦图案,隐晦的记录着老人的一生,最后在刺绣地毯上找到了紫色果实。老人醒悟。

至此五枚果实复归,破碎的盆重新弥合,伸向空中化作日轮,万丈光芒将老人吸入,神之眼犹如无极黑洞。拉远镜头,场景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最初目睹神灵的那一刻,勇敢直面后神便真正的降临在眼前。现在我们终于得以一窥神灵的面貌,随即镜头再度被拉入神张开的瞳孔。不再是拘束的记忆方盒,也不再是潜藏于方格中的扑朔迷离——那是吞噬铺满整个屏幕的黑色暗纹。此时标题引出,精妙的点题——原来之前的克制与内敛都是为了真相揭开后的浪漫挥洒,压倒性的反差所形成的震撼是无以言表的。啊,这的确是可以称之为真神的领域,不再是更替昼夜、连接空间的躲躲藏藏,而是超越无限、超越存在的绝对主宰。

——一切的一切都在黑暗中沉寂。

(这段降维打击的演出真不错)

.................

........

然后镜头与开头初遇窗景无缝衔接。

过去与未来,被人之痴愚所切割分裂的时间,皆只在神的眨眼,瞬息的永恒。

关于生命的意义,创造进化论。

.................

........

所以是否从故事最初老人就在Gorogoa之中? 哪里是开始,哪里是结束?我们一路追寻的是那个绝对外物,抑或始终只是我们自身? 书页中的神灵到底是何时被谁记录存在的? 可以任意跨越境界的少年仅是老人临行前回顾一生所做的梦吗?

有人说,“宇宙”是一个先验幻相,是一个根本无法彻底消除的幻相。 宇宙不是出场者,这只是它身为宇宙代理的一种出场方式。回到游戏开头,Gorogoa,或者被我称为森罗兽的“它”为什么会出场呢?因为有人。因为它被少年看到了,被玩家看到了,随即万物都现身登场了。伴随少年一生命运的上演,在游戏的尾声中,我们最终又看到了最初的少年与同样的神灵,同样的场景,意味却不再相同。 你在不经意的轻轻一瞥中看到了神,神也始终在看着你,指引你望向头顶的星空与内心的道德律。 空间作为物质宇宙的真正本质,也即中文译名与这游戏体裁的真正含义——画中世界,并非由纯粹抽象的数理逻辑组成,而是以丰富视觉呈现的缤纷世界。这是一个处处关联的、充满意义的、隐含神圣设计无声隐喻的世界,借由神灵之手它们被瓦解成一个个图像和符号单元分散编排到不同章节和格间中,却仍是一个秩序井然、恰当安排的整体。还有一些无法完全作图像处理的东西,就会被塞进非物质的思想世界(比如你与作品互动时产生的感觉)——这里也远不只是机械的逻辑与推论,而是期待着一个富于目的和意义,饱含神秘、奇迹和许诺的世界。 神灵是如何精心打造了充满美和希望的丰富世界,而面对这样的世界我们却常常忘记如何去观察,也逐渐迷失了自己的存在目标。只能在一次次的败落沉湎中反复质问自己,何为真实,何为虚幻?何为须臾,何为永恒?灵魂是什么,意识又是什么? 画中与画外何者存在,大概又是一个世界图景的悖论命题。 被自身存在与认知方式所限制的我们,重新回归那个全面而整体的世界,在脑内宇宙徜徉,为目之所及的事物赋予更多的联系与寓意,继续寻觅那自有永有的造物主创造与维持之手的踪迹。 ——你还需要更多的答案吗?

(以“世界”为主题的游戏,可以发散和深究的东西太多了,等有了新的感悟再继续修改更新。期待Roberts明天在央美的讲座,虽然我去不了(泣)。2018.9.9)

50 有用
1 没用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画中世界 Gorogoa的更多长评

推荐画中世界 Gorogoa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