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世界 World Mosaics 马赛克世界 World Mosaics 评价人数不足

《马赛克世界》日记整理

猫千岁
2018-05-07 11:21:47

《马赛克世界》

亲爱的Ebola,

我有了个迷人的发现,与神秘莫测的皮拉斯基族的起源有关,他们经常被称作“海底人”。我找到了一块远古石碑,上面仔细镶嵌着八个谜题。我解开了其中七个谜题,而最后一个谜题我却实在弄不懂。

我相信一旦最后一个谜题被破解,这块石碑将揭示出一些线索,这些线索将有助于我们解开皮拉斯基族的秘密。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所以只能委托你负责探究。我把自己的日记留给了你,希望它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帮到你。

——雷明顿博士

...
显示全文

《马赛克世界》

亲爱的Ebola,

我有了个迷人的发现,与神秘莫测的皮拉斯基族的起源有关,他们经常被称作“海底人”。我找到了一块远古石碑,上面仔细镶嵌着八个谜题。我解开了其中七个谜题,而最后一个谜题我却实在弄不懂。

我相信一旦最后一个谜题被破解,这块石碑将揭示出一些线索,这些线索将有助于我们解开皮拉斯基族的秘密。我已经是个老头子了,所以只能委托你负责探究。我把自己的日记留给了你,希望它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帮到你。

——雷明顿博士

正方形

这是我破解的第一个谜题。当我知道了诀窍,剩下的几个就容易多了。我无法确定谜题当中的图画代表着什么。我认为它来自古希腊时期的东地中海一带。

——雷明顿博士

眼睛

这个谜题是个粗糙的象形文字,看上去像个眼睛。其确切起源及意义不明。

——雷明顿博士

太阳圆环

相比上面的两个,这一个明显受到了更多东方风格的影响,这符号显然与亚欧文化中的太阳崇拜非常相似。我猜想,只要我解开了最后一个谜题,这块石碑的起源和用途将会被揭示出来。

——雷明顿博士

亚洲符号

随着谜题的一步步解开,你可以发现它在文化上发生着明显的地域变迁。这个符号很明显是某种亚洲文字的笔迹。我肯定这石碑起源于皮拉斯基族,但我开始觉得他们可能经历了远超我们想象的长途跋涉,到达了另外的地域。

——雷明顿博士

金字形神塔

这幅镶嵌画给人以中美洲的感觉,像是描绘了某种早期建筑物。正如你所见,这些镶嵌画与石碑本身存在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我敢肯定,一旦解开了这个谜题,必将揭示许多有关于神秘“海底人”的有价值的线索。

——雷明顿博士

长屋

这个谜题包含了许多部落文化共有的简单的几何图形。垂直线和水平线似乎在画墙壁,而倒V部分则表现着某种屋顶。这很可能是对一个住所的早期描述。我注意到,在我们的破解过程中,这些谜题一个比一个困难。下一个谜题要特别努力才行。

——雷明顿博士

正如你所见,增加的行和列令这个马赛克比以前复杂得多。我最终破解了它,它看上去似乎代表着某种盾或冠。然而,下一个马赛克完全将我弄糊涂了,所以我把这块石碑交给了你,至于那些我曾失败的地方,祝你好运。我最大的希望是,无论它显现出什么线索,都能让你对于神秘的皮拉斯基族的探索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雷明顿博士

我终于完成了那个卡住Remington博士的拼图。它看起来像是某种书本,像是表现着对于知识的记录。实际上,它与我用来记录自己对皮拉斯基族的研究进展的日志非常相似。

雅典娜

根据雷明顿博士的研究,皮拉斯基人,A.K.A.海洋人,他们需要从雅典运来的木料来建造他们的船只,就在帕特农神庙现今所在的那个位置。今天,当我们找到了一片海洋人留下的马赛克,并看到上面那两只灰色眼睛时,他的怀疑得到了证实。事实上,这块马赛克隐藏在一个巧妙的拼图系统之中,这证明它源自皮拉斯基人。有趣的是,灰色的双眼令人联想到希腊女神雅典娜,智慧女神。这表现了海洋人与古希腊人之间的一些文化交融。

赫尔墨斯

今天我们找到了一片描绘着赫尔墨斯标志的马赛克。赫尔墨斯是众神的信使,也是旅者的保护神。我将它与雅典娜的马赛克放在了一起,它们在同一条浮雕带上,我相信这条浮雕带描绘了奥林匹斯山众神。

宙斯

今天我们在帕特农神庙的一个密室当中发现了一片描绘着雷电的马赛克。雷电是独眼巨人为了帮助年轻的众神推翻泰坦而制造的三件强大的武器(与哈迪斯的黑暗之盔和波塞冬的三叉戟并列)之一。它是众神之王宙斯的武器。凭借着手中的雷电,宙斯统治了奥林匹斯山。

德墨忒尔

今天我们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在对帕特农神庙废墟基座的寻找中,我们发现了一块火炬的马赛克,与在帕特农神庙东部浮雕带上找到的完全吻合。浮雕带上的希腊女神德墨忒尔手持火炬,正在寻找她失去的女儿,珀耳塞福涅。

狄俄尼索斯

今天我们恢复了海洋人留下的另外一块马赛克。这一块是一串葡萄,它象征着狄俄尼索斯,酒、激情与疯狂之神。今天早上,我们在一堆先前在此挖掘出的文物当中找到了它。一旦我们知道了在找什么,它就很容易被识别了。

阿佛洛狄忒

今天我们找到了一块心形图案的马赛克,它隐藏在帕特农神庙底座的地基附近,似乎来自前希腊。这块马赛克看起来与希腊女神阿佛洛狄忒有关,她是爱情的守护女神。如果这块马赛克的确是海洋人留下的,这就表明希腊的守护神实际上可能初步采用了海洋人自身的信仰结构。

哈迪斯

今天下午,我们在距离帕特农神庙不远处找到了一块绘有头盔的马赛克。黑暗之盔是哈迪斯的象征,他是希腊的死亡之神,冥界的主宰。这个头盔是独眼巨人们为了帮助年轻的众神推翻泰坦而制造的三件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与宙斯的闪电和波塞冬的三叉戟并列)。用来保护它的谜题机制与我们已经找到的其它马赛克相同。

阿尔忒弥斯

我们对于海洋人的研究获得了更大的成功!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带有弓箭的马赛克。这些是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的象征。又一个将海洋人与希腊众神联结在一起的证明。显然,我们的路线是正确的。

阿波罗

今天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找到了一块竖琴的马赛克,它被同样复杂的系统保护着,我们已经将其与海洋人联系了起来。竖琴与太阳神阿波罗有着密切的联系(在伊特鲁里亚神话中或称阿普路),进一步证明了皮拉斯基人与前希腊在文化上的联系。

赫拉

今天我们在帕特农神庙的废墟中发现了另一块马赛克。这一块是赫拉的王冠,她是宙斯的妻子,众神的王后。和其它的一样,它隐藏在一个复杂的谜题装置中。看着这些马赛克,我越来越确信他们是一体的。我觉得只要我能够找到其余的奥林匹亚众神,它们就将指引我找到海洋人的起源。

赫拉克勒斯

今天我们又找到了一块马赛克,这一块就铺设在帕特农神庙本身的地基上!这意味着,不但海洋人的信仰结构影响到了古希腊和伊特鲁里亚文化,实际上就连海洋人本身都以某种形式参与了帕特农神庙的建设。拳头象征着赫拉克勒斯的力量,他的罗马名字“大力士”常为人们所熟知。

赫淮斯托斯

今天早上,我们发现一块马赛克嵌在帕特农神庙的一根柱子里。我立刻认出了这是希腊发明与锻造之神赫淮斯托斯的象征。

波塞冬

今天我们发现了和其它马赛克相似的另外一块。这一块是我们目前所找到的马赛克当中距离帕特农神庙最远的,它在地中海岸边被发现。这块马赛克上是一柄三叉戟,是独眼巨人们为了帮助年轻的众神推翻泰坦而制造的三件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与宙斯的闪电和哈迪斯的黑暗之盔并列)。三叉戟属于海神波塞冬。

阿瑞斯

今天,在对于希腊废墟的挖掘中,我们遇到了一块带有剑的马赛克,这个图案与战争之神阿瑞斯有关。有了这块马赛克,应该就能凑齐全套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希望它能够令我们走上通往海洋人起源的道路。

花瓶

经过几个星期的研究,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直寻求的海洋人的证据!我开始绝望地在埃及流淌的沙漠中寻找踪迹,但是我们最新的发现证实了我们在雅典发现的地图上的详细位置。那是一块画有古埃及花瓶的马赛克,它具有海底人谜题机制的突出特征。

瓦斯

我们今天又发现了一块马赛克。这块上面铭刻的是“瓦斯”,它以一把权杖的形态出现,是权力与地位的象征。它的含义令人震惊。这将意味着皮拉斯基文化不仅对于希腊众神存在着深远影响,对于埃及人的信仰结构也是一样。

十字章

今天,当我们发现了一块古埃及生命的象征十字章时,我对于海洋人和埃及文化之间的联系的猜测在得到了证实。十字章经常出现在古埃及艺术作品描绘的神灵手中,并被佩戴在古埃及居民的脖子上。

哈索尔

今天,我们在寻找海洋人方面取得了更大的成果。我们发现了一块埋藏在吉萨大金字塔周围沙地中的马赛克,这块马赛克描绘了女神哈索尔。哈索尔是古埃及母牛形象的女神,她是音乐与舞蹈之神。她代表着银河,在古埃及的天空中翩翩起舞。

今天我们又找到了一块马赛克。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块就在大金字塔内!这块马赛克描绘的是埃及太阳神拉。这块马赛克并不仅仅是简单地处于金字塔内,而实际上它是被建造了里面。这意味着海洋人一定参与了吉萨大金字塔的建造。这次对于海洋人的探索远比我想象的要深远得多。

阿努比斯

我们今天又找到了一块马赛克。当我们检查底部的地下室时,我的助手无意中打开了一个密室,引导着我们进入了更下面的地方。在那里面,我们在金字塔的墙壁内发现了这块隐藏在又一个皮拉斯基谜题之中的马赛克。这块马赛克描绘的是人身豺头的来世之神阿努比斯。我认为这些马赛克最后将呈现为一个整体,就像希腊的那些一样。

圣甲虫

今天我们在金字塔外发现了另一块马赛克,这一块是在斯芬克斯像的基部附近找到的。这块马赛克上浮现的是一只圣甲虫的图形,一种对于古埃及人来说十分神圣的象征。圣甲虫代表着交替和变换。很明显,这种符号对于海洋人来说一样是神圣的。

赛斯

今天,我们在金字塔内有了令人震惊的发现。这一次的马赛克描绘着赛斯,沙漠、风暴与混沌之神。那个夜里,我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动静,探险队中有人在谈论着诅咒、木乃伊以及其它类似的胡言乱语。当然,这一切都是迷信说法,但当我们发现了所有的马赛克以后,最好还是离开这里。

透特

今天,我们的探险队发现了一块埃及语言与仲裁之神透特的马赛克。在近代,他被称为赫耳墨普里斯,因为他与希腊神话当中众神的信使赫尔墨斯具有相似之处。透特经常以朱鹭头的形象出现,就像在这块马赛克当中清楚看见的一样。

太阳环

今天的日出时分,在大金字塔的东侧,又一块马赛克被找到了。令人惊讶的是以前从未有人见过它:非常明显,在这上面,太阳被打破了。这块马赛克是埃及太阳环的图案,与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盘和北美印第安人的医药轮惊人地相似。

巴斯特

有关诅咒等迷信的谣言已经令我们雇用的许多当地人离开了,这令我们的进度变得缓慢,并导致许多人紧张不安。尽管如此,我们今天还是有了又一个发现。这次是一只猫的马赛克,女神巴斯特的象征。除了作为猫的守护神以外,巴斯特还是一位号称“火焰夫人”的战争女神。她在希腊人当中以“爱露露丝”这个名字而为人熟知,她出现在皮拉斯基人的传说中,更好地解释了这些文化之间的联系。

钩子与连枷

今天的发现同样令人难以置信。我们在斯芬克斯像内部发现了一个隐藏密室的入口!我们在密室内发现了两块镶嵌在墙上明显处的马赛克。一块马赛克是一对钩子与连枷,埃及王权的象征。另一块则已镶嵌在了墙壁内部,其上的瓷砖无法移动。我猜测,在我们试图获取这一块马赛克之前,必须集齐这里所有的其它马赛克。

玛特

我们今天又有了另一项马赛克的新发现。这一次发现的这块马赛克是玛特的羽毛。玛特是古埃及的公正女神,而她的羽毛被认为是用来为死者的心脏称重的。如果是一个罪大恶极之人的心脏,它将比羽毛更加沉重,而被阿密特所吞噬。如果是一个善良无辜者的心脏,它将与羽毛保持平衡,而死者将加入冥府判官的行列。玛特与希腊女神忒弥斯形成了有趣的并列,她们有着相似的形象描绘,盲眼的公正女神,一手持天平,另一手持剑。

荷鲁斯之眼

随着这里墙壁上所有马赛克的发现,我们终于揭示了最后的一块马赛克。它是荷鲁斯之眼。它是神圣保护者的象征符号,而它被安置在特意留下的这个地方的墙壁上如此突出之处,很显然是为了保护这墙壁后的秘密。这同样的秘密有望引领我们走向海洋人的起源。

湿婆

今天我们从埃及飞往了印度,考察队中的许多人都很高兴离开那个地方。我们还没有完成拆箱,就发现了第一块马赛克。它描绘着一条眼镜蛇,而联系它被发现的环境,很明显,它象征着湿婆,印度众神之一。他被湿婆派视为最高神明,并在很大程度上具有一些吠陀神的特征。很显然,他同样具有海洋人的文化特色。这是惊人的发现,他们的影响居然达到了如此远的范围,从地中海直到这里。

卡莉

今天我们又发现了一块马赛克,它被放置在一个印度太阳环中。图案描绘了一把镰刀,卡莉女神许许多多的手中持有的工具之一。卡莉被认为是印度神话体系中的毁灭者,据说,当她起舞时,整个文明社会将沦为一片废墟。

伽内什

今天我们又发掘了一块马赛克。这一块描绘着一只大象的头,很明显象征着伽内什——印度教的象头智慧之神。严格来说,伽内什并不是局限于印度众神之中,他也受到许多耆那教与佛教徒的崇拜,他的影响甚至延伸至印度以外。

毗湿奴

今天的发现是一块绘有毗湿奴的权杖的马赛克,出人意料的是,它是在泰姬陵附近被找到的。毗湿奴被印度教的毗湿奴派信徒们作为最高神明所崇敬,并被许多人视为梵天的一种化身。

沙贾汗

这个探险队只是从陌生走向更加陌生的境地。我们今天发现的这块马赛克打破了所有的逻辑。这是修建了泰姬陵的莫卧儿皇帝沙贾汗的图像。这意味着海洋人在它正被修建的17世纪时就处于印度。而且,这些马赛克看上去一样古老,好像比我们在希腊和埃及发现的那些还古老。

杜尔加

我不知道该如何看待今天的发现。我们找到了一块杜尔加的马赛克,鲁莽的战士们经常被描绘为骑乘着一只猛虎。一开始我们只是在泰姬陵内找到了它。无论如何,在一座17世纪才建成的穆斯林陵墓中,发现一块描绘着印度女神,由皮拉斯基人制作的马赛克,这都是毫无道理的。难道这块马赛克早就被发现了,后来才出于某种原因被放入了泰姬陵?每当我追寻更多有关海洋人的答案,取而代之的却总是更多的问题。

哈奴曼

我们紧接着在泰姬陵周围地区找到了另一块马赛克。这一块描绘着哈奴曼,印度众神中的猿头神。哈奴曼是印度史诗传说《罗摩衍那》中的关键角色。

梵天

我们找到了一块绘有大雁的马赛克,这种动物作为梵天的坐骑而为人所熟知。梵天是具有三个头的创造神。他也为吠檀多哲学所熟知,梵天作为世界的创造者受到崇敬。尽管如此,在印度,对于梵天的崇拜却相当稀少,虽然他对于海洋人来说显然非常重要。

慕塔芝玛哈

我们今天发现了一块马赛克,上面绘有慕塔芝玛哈的冠冕。泰姬陵就是为了慕塔芝所修建的,并以她的名字命名。我不明白为什么海洋人的马赛克从绘制印度众神转而变为莫卧儿王朝的后妃们,但毫无疑问,我确信他们参与了泰姬陵的修建。

因陀罗

今天我们在泰姬陵内部发现了一条秘密通道。想必我们是几百年来第一个进入这里的。我们在里面又找到了三块马赛克,但今天我只能破译其中的一块。这块马赛克描绘了一个太阳的符号,象征着因陀罗,印度教的天气之神。因陀罗被原始印度教主要经典之一的梨俱吠陀描绘为首领之神。

穆鲁甘

我们现在已经几乎得到了太阳环内放置的所有马赛克。今天我们找到了一块绘有印度战神穆鲁甘的权杖的马赛克。在泰米尔人的影响下,穆鲁甘在印度地区受到很深的崇拜,其地位与希腊战神阿瑞斯并列。

娑罗室伐底

今天,我破译了泰姬陵秘密通道中隐藏的三块马赛克中的第二块。这块马赛克表现的是印度音乐与艺术之神娑罗室伐底。

拉克希米

今天,我终于破译了泰姬陵秘密通道中隐藏的三块马赛克中的第三块。我们最后找到的是一块绘有花朵的马赛克,是印度丰收与繁荣女神拉克希米的象征。与伽内什一样,拉克希米也被许多耆那教与佛教徒所崇拜。

伐楼拿

我们把最后一块马赛克放入了太阳环,完成了整个一套。这块马赛克描绘了一片天空的海洋(月亮与群星),象征着天空与冥界的吠陀神伐楼拿。我只能想象我们的足迹将会随之通往何方。

我们在印度发现的地图的指引下来到了钟园。就在紧邻钟园的地方,我们找到了一块写着汉字“男”的马赛克。这在日语中是一个常见的字,所以我还没办法弄明白它与这里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今天,在挖掘富士山周边景区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块带有“女”字符号的马赛克。我相信这块带有“女”字符号的马赛克和先前那块带有“男”字符号的马赛克分别象征着伊邪那美与伊邪纳岐。伊邪纳岐与他的妻子伊邪那美的故事与希腊传说中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刻的故事类似。当伊邪那美死于难产时,伊邪纳岐去往冥界将她带了回来。然而,与俄耳甫斯一样,在离开冥界之前,他回头望了一眼以确认她是否已经跟上了自己,从而永远失去了她。显而易见,海洋人的文化传统一直从欧洲传播到了亚洲。

我们今天发现了一块描绘这月亮符号的马赛克,想必是代表着月亮女神月读命。根据传说,伊邪纳岐从冥界归来以后,月读命就从他的右眼中出生了。这块马赛克的年代很难考证。鉴于我们在印度发现的蹊跷情况,我无法妄下断语。

我们今天在富士山周边地区发现了一块马赛克,描绘着表述风暴的汉字符号,表现的像是日本的风暴之神须佐之男。传说写着须佐之男于伊邪纳岐从地府归来以后从他的鼻孔中出生。须佐之男同时也是神道教中的海神,并同样在皮拉斯基人的信仰体系中占据着突出地位。他的角色明显与波塞冬相当。

当我们正在探查富士山的雕凿井筒里出现的东西时,发现了另外一块马赛克。我完全确信这一块象征着强大的大地守护者猿田毘古大神。猿田毘古大神被供奉在三重县的椿大神社,并且是唯一被冠以“大神”称号的世俗神。

今天我们继续深入富士山的密室,并发现了一块描绘着火元素的马赛克。马赛克周围的温度热得令人难以置信。我相信富士山正处于休眠状态,但它很可能仍是一座活火山。

未知

我们今天找到的这个符号所显示出来的全无意义。尽管它看上去很熟悉,但它只是一个文字的一部分。

我们今天发现了另一个马赛克钟。我们是在富士山周边的洞穴中发现它的。与我们昨天发现的那个钟在一起,它描述的汉字暗示着神道教中的舞蹈女神天钿女命。迄今为止,我们尚未找到任何有关这些马赛克起源的时间框架。

未知

今天我们找到了另外一块带有本身无意义符号的马赛克。或许它是我们很快即将发现的更大文字中的一部分。

太阳

我们今天发现的另一块马赛克与前面的完全配对。这对马赛克显示的是汉字“太阳”,或是暗示着神道教传说中的太阳女神天照大神。据说天照大神是于伊邪纳岐从地府归来以后从他的左眼中诞生的。

我们今天揭开了另一个马赛克钟。刚刚破译出来,这一块显示着汉字“死亡”。在希腊、埃及和印度发现的马赛克都是14个为一组,照这样看来,我们只需要再发现少数几块马赛克,就能够揭示皮拉斯基神殿的秘密了。

我们今天有了一个令人不安的发现。我们的挖掘场中间出现了一口钟,上面的马赛克上有一个文字。考察队中的人谁都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无论如何,它令我们距离发现海洋人遗留在这里的秘密又近了一步。

我们今天又找到了一块马赛克。这块马赛克描绘着代表家族的汉字,家族在日本文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并常与思想观念和荣誉深深地捆绑在一起。责任是日本价值体系中的一个关键要素,而一个人对于家族的责任更是如此,所以这个汉字非常重要。这看上去像是由海洋人传播至欧洲和亚洲的另外一个文化特点。

我们今天又找到了一个钟,这个上面描绘着代表美丽的汉字。随着我们旅程的一步步前进,这个马赛克谜题看上去越来越复杂和困难。尽管如此,解开这些谜题仍然是值得的,但是我还是有些沮丧,根据我们来到日本这么久以来的所见,仍未能找到时间上的参考。或许我们需要用某种特别的规则将它们排列成一圈,才能获知皮拉斯基人留下的信息。

科亚特尔

今天早上我们飞到了现在的墨西哥城。而在大约600年以前,它被称为特诺奇蒂特兰城,是阿兹特克帝国的都城。而根据我们在日本找到的卷轴,这是我们发现海洋人命运的下一步。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第一块马赛克,它描绘的符号是被阿兹特克人称为科亚特尔的蛇。

库特兹帕林

我们定位了一块阿兹特克太阳石,不过与传统的太阳石不同,这一块只有14个空缺,与阿兹特克历法中20为一组的规律相悖。鉴于我们之前在其它国家找到的马赛克,看上去,这块太阳石将会引导我们去往下一个线索。我们在太阳石中找到了一块马赛克,描绘着被称为库特兹帕林的阿兹特克蜥蜴。

埃赫克塔尔

今天我们在特诺奇蒂特兰的城郊定位了另一块马赛克。这块马赛克描绘着风之女神,玛雅历第二特莱森纳的保护神埃赫克塔尔。考虑到皮拉斯基人以海洋为主的生活性质,埃赫克塔尔在他们的文化中扮演着关键角色是不无道理的。

希帕克特里

今天,又一块马赛克被揭示了,它象征着希帕克特里,阿兹特克口头传说中的著名怪兽。她与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神话中的提亚马特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令人惊异的是,或许皮拉斯基人的文化甚至也延伸到了美索不达米亚……

索奇特尔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象征着索奇特尔的花朵的马赛克。在阿兹特克的历法中,索奇特尔是美好与真实的日子。它是反映阿兹特克人民的一天。这块马赛克正好就在特诺奇蒂特兰城中的大神殿阶梯上被发现。

奎阿胡特尔

我们今天在神殿内部找到了一块马赛克。它描绘着奎阿胡特尔,即雨。在阿兹特克历法中,奎阿胡特尔是旅行与学习的日子,并代表着世界上不可预测的自然。

特卡帕尔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特卡帕尔的马赛克。在阿兹特克历法中,打火石或石制刀具代表着充满考验与磨难的日子。

奥林

在神殿的深处,我们发现了又一块马赛克,代表着被称为奥林的动作。根据阿兹特克历法,奥林是改变与转变的一天。我开始确信这些符号并不仅仅是用来解开藏在皮拉斯基族人遗留下的装置的钥匙,而这些马赛克本身也在试图告诉我们一个故事。我根本无法将手指从它上面移开。

科茨卡古塔利

关于诅咒的谣言又一次出现在了考察队当中,与我们在埃及的时候一样,因为阿兹特克神殿与大金字塔的建筑风格惊人地相似。我们在神殿内部发现了一块马赛克,上面有被阿兹特克历法称为科茨卡古塔利的秃鹫。科茨卡古塔利在阿兹特克历法中是智慧与忠告的日子。

库哈特

自从进入神殿以后,我们就开始听到营地周围有奇怪的声音。这在考察队内很伤士气,但目前为止我们找到了许多马赛克,所以我们有望很快离开这里。仅仅是今天,我们就找到了一块带有鹰符号的马赛克,它象征着库哈特。在阿兹特克历法当中,库哈特是斗争与自由之日。

奥祖马特里

我们今天在神殿内部又发现了一块马赛克。这块马赛克描绘着阿兹特克的神猿奥祖马特里,同时也是音乐与舞蹈之日。奥祖马特里与印度神哈奴曼有着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或许起源于同样的皮拉斯基传说。

托克特利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兔子的马赛克,或被古代阿兹特克称为托克特利。托克特利在阿兹特克历法中是自我牺牲之日,并与月相存在着深厚的联结。现在这块太阳石已经几乎就快被修复了。

马利纳利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马利纳利的马斯克,这是一种传统的草药,同时也是阿兹特克永恒的坚忍之日。随着这块马赛克被放置,太阳石已经接近完成了。

米奎茨利

今天,当我们在太阳环的中心发现了一个人类头骨以后,考察队的许多成员都离开了。它有好几个世纪那么古老,看起来像是来自古代阿兹特克人的一场祭祀。随着头骨一起被发现的是最后一块马赛克,象征着阿兹特克的死亡标志米奎茨利。我必须承认,我自己感到松了口气,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余下的考察队成员飞越了太平洋,来到了太平洋西北部很久以前美洲土著部落们的遗址。很显然,海洋人曾与茨姆锡安人有过重要的贸易往来。我们到达后不久,就在一根茨姆锡安图腾柱的周围找到了一块描绘着狼的马赛克。狼被认为是老师之魂,同时也是家族守护者之魂。

啄木鸟

我们在一座古代茨姆锡安人的墓场中发现了一块描绘着啄木鸟的马赛克。根据茨姆锡安人的传说,啄木鸟是渡鸦的兄弟,是朦胧之魂,并曾制造出令其兄弟迷失其中的浓雾。

我们今天又发现了一块马赛克,这一块上面描绘着一只鹰。鹰被视为信使之魂,而它的角色开始与希腊的众神信使赫尔墨斯相似。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数千年前的一个信仰结构能够与世界另一端的另一个信仰结构存在着如此真切的共鸣。这为我的“古代海洋人的文化影响横贯全球”理论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

今天,在我们的森林营地周围发现了一块描绘着熊的马赛克。熊被认为是自省之魂,而它在药轮上位于西方,与它的兄弟鹰正好相反。我们将它和其它马赛克共同放置在了奇尔卡特人的毛毯上。我想,当我们收集了这里全部的马赛克以后,这块毯子将指引我们发现皮拉斯基人的最终启示。

渡鸦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描绘着渡鸦之魂Tx'msEm的马赛克。作为变化的预言者以及创造之魂,这只渡鸦在太平洋西北部的各部落中备受尊重。我们将它与其它马赛克一起放置在了巨大的奇尔卡特毛毯上,发现距离结果已经不远了。

河狸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绘制着河狸图腾的马赛克。在传统上,河狸被认为是水之魂。一个有趣的巧合是,就在我们发现这块马赛克的河床上,有一只真正的河狸正瞪着我们,似乎正在等待我们发现它。

豪猪

我们的考察队有了进一步的发现。今天,我们找到了一块隐藏得最深的马赛克,在一棵远古大树的树洞里。这块马赛克描绘着一只豪猪,古代的温柔与医药之魂。

长屋

今天我们发现了一块描绘着长屋的马赛克,恰巧就在一处茨姆锡安人的长屋废墟中找到了它。长屋是当地人的传统居所,同时也是仪式聚集处和讲故事的地方。关于长屋的建造方法存在着一个惊人的巧合,这种方法曾经被用于海洋人船只的建造。

鲑鱼

今天我们找到了一块遗留在河床上的马赛克。当这块马赛克被破解以后,显现出了一条鲑鱼的图案,鲑鱼是一种西北部的鱼类,在西北土著人的食谱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当地萨满则高度重视其药用价值。

奇尔卡特毛毯

一块绘制着奇尔卡特毛毯的马赛克。这块马赛克是在我们先前发现的长屋中找到的。奇尔卡特毛毯是由山羊毛线以雪松树皮为中心旋转制成的。这种毛毯是图腾的一种形式,在传统意义上代表着一只动物。

灵魂医者

我们今天发现了长屋内的另一块马赛克。这块马赛克代表着一位灵魂医者,一位传统意义上的当地治疗者或萨满。这样的萨满们对于海洋人非常重要,并且有证据表明他们为埃及和希腊带来了大量的知识。讽刺的是,就在我们发现这块马赛克的当日,考察队的许多成员患病离开了。现在只剩下了我们少数几个人。

编织帽

我们发现了一块绘制着大西洋西北土著部落传统编织帽的马赛克。对于考察队中剩余为数不多的人来说,工作开始变得更加艰难,所花费的时间也变得更长了。幸运的是,巨大的奇尔卡特毛毯上只剩下两个未完成的点了。

面具

今天早上,我们发现了一块描绘着传统美洲土著面具的马赛克。有些面具是为了娱乐而制作,而有些则是由于精神或仪式的目的而制作。人们认为当人戴上了面具,动物之魂就附在了他们身上,而他们则可以分享那些动物的力量。

药轮

当所有的马赛克都被安放在了它们各自在毛毯上的位置中时,最终的一块马赛克被揭示了。它描绘了一个当地土著传统中的药轮。药轮是该地区的土著人精神能量的物理表现,而它的排列方式在东西南北的方向上基本一致。动物之魂与药轮上的方向存在着关联。比如,鹰在东方出现,而它的兄弟熊则在西方出现。

万神殿

我们乘船到达了大西洋中部,去往地图上指出的确切位置。皮拉斯基人的最终位置就在这万顷波涛之下,对我们而言这一点都不需要感到惊讶。由于设备有限,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潜入水下,有幸亲眼看到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城。由于无人踏足这里,很幸运地,七块马赛克有序地排列在城市的中心。我完全破译了第一块,揭示了它的内容,希腊万神殿。

金字塔

今天我可以解开另一块马赛克了。它描绘着埃及金字塔。似乎每一个马赛克都代表我们以前到达过的地方!

泰姬陵

今天我破解了这块描绘着泰姬陵的马赛克。我仍然困惑不解,这块马赛克上的建筑直到18世纪才出现,而他们是如何制作的呢?在这之前很久,亚特兰蒂斯城就已经沉没了。

鸟居

今天我解开了一块描绘着日本鸟居的马赛克,它通向钟园,而就在那里,我们发现了指引我们穿越太平洋的地图。这是一项艰难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耗尽了所有的氧气。

太阳石

今天我回到了亚特兰蒂斯,并破解了这块描绘着阿兹特克太阳石的马赛克。只剩下很少几块马赛克了。

图腾柱

我需要尽快弄明白最后的马赛克。船员们说一场风暴即将来临,他们中的许多人想要返航。我已经走得太远,回不去了,而我说服船长让我再下去一次。我刚刚破解完了一块绘制着美洲土著图腾柱的马赛克,而只需要破解的马赛克只剩下一块了。

时间

今天,风暴来临了,我们的船差点倾覆,但在这之前,我已经破解了最后的马赛克。它描绘着一个沙漏,它很古老,因为其它马赛克上面描绘的都是皮拉斯基人曾经登陆过的世界各地遗址。我想知道这个沙漏意味着什么!

当所有的七个谜题都就位以后,通向亚特兰蒂斯神殿的大门打开了。我进入以后,发现神殿内部并未被水淹没,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持续将水挡在外面。我带着我的日记用来记录我的发现。神殿中满是珍宝,它们的历史价值无法言喻。这里有古希腊和古埃及的文物,北太平洋的图腾柱,还有日本的艺术品。在神殿的中心有一个沙漏,很像是最后一块马赛克上所描绘的那个。当我靠近时,里面的沙子看上去闪闪发光。沙漏当中有着图案,我看到了一场战役……一只木马……这一定是特洛伊战争……它显示了正在建造当中的金字塔……现在它显示的是……恐龙!这令人不可思议!这个沙漏看上去可以拆下来,于是我决定将它带回办公室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等等……它正在……它好像……

0
0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