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支配自然?又如何被自然支配?

Hier Tanze
2018-04-28 看过
启蒙不再是启蒙,而是在异化中被察觉到的自然。——霍克海默、阿多诺:《启蒙辩证法》

上了大四好像就很少玩游戏了。4月份刚把毕业论文写完,又在图书馆读了几天书,读的有些无聊,心血来潮想玩游戏,于是就找到了这一款《冰汽时代》。这游戏不仅满足了我这个模拟经营控的所有需要,还意外地和我的毕业论文主题关联了起来(让人有一种重写毕业论文的感觉)。花了一天时间将第一个剧情通关之后,很想为这款游戏写点评论,因为在我眼里它已经不单单是一个精品游戏了,而是一种深刻的社会学-哲学思想的具象化。寓教于乐,令人回味。

这是一款社会生存题材的游戏。游戏的背景是19世纪,地球气候遭到巨变,整个世界变成冰霜世界。一小撮人们为了生存逃离家园,在一个疑似陨石坑(那儿的温度大概要比外面高上不少,也没有夸张的恶寒风)中定居了下来,形成了社会。它考验人们作为一个共同体,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时,在被逼到灭绝的边缘时,到底会如何行事。

为什么说这个游戏不只是游戏,而和某些哲学思想密切相关呢?在我看来,这个游戏十分经典地探讨了自然和社会的关系:为了支配自然所引起的自然的物化和主体的自我否定,蕴含着可怕的社会政治影响。可以说,一方面,人对自然的支配需要以人对人的支配为条件,另一方面,人控制自然的同时也在社会中建立起严密的统治机制。霍克海默和阿多诺的《启蒙辩证法》集中论述了人与自然的这种辩证关系(这也是我毕业论文的主题)。而《冰汽时代》通过极端恶劣的气候的设定,用极短的时间(通关大概只需要游戏里的一个多月),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内在路径浓缩地表达了出来,也十分具体地印证了霍克海默和阿多诺在书中的观点。冰汽时代的居民为了能在大自然中活下去,必须要学会支配自然,首先要获得足够多的煤和木材来保暖,其次要有充足的食物、医疗资源等等。人口的上涨意味着多方面需求的增加,因此人们挖掘钢材发展工业,逐渐形成全方位的生产体系,这些体系中的每一个环节都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作为整个人类共同体,为了实现支配自然以求得自我保存,就要整合社会力量与自然抗衡。如何最有效的整合这种社会力量呢?人们在共同体内部形成了分工,形成统治与被统治者的区别以提高效率;甚至为了保持共同体内部的一致以不被自然力量吞噬,共同体最终走向了高度极权或严格一神教的消灭异己、钳制思想的宰制社会。《冰汽时代》实际上就是想表明这一点:为了能在自然中存活下来,为了能不被自然力量所吞噬,个体就必须服从社会统治的权力,而这种社会统治的权力的合法性,根源于强大的自然力量。

这一点感受在体验游戏时非常的明显。起初,80个人为了生存聚集在能量柱边。他们之间还没有很分明的社会等级之别,为了能在严寒中生存而共同努力。生存的方式是劳动,用劳动改造自然环境,而初期有限的劳动力往往无法满足人的基本需要。因此,你不得不签署童工法令、24小时应急劳动法令和延期法令,强制人们提高劳动力来应付生活的窘迫。人群中的不满因为这些法令而增加,但你只能选择压制意见,因为对于上帝视角的你来说,唯有强迫和奴役能让这个群体活下去。一开始,我总是十分不愿意签署这些法令,但结果往往是初期崩盘删档重开。在这个游戏里,要当圣母就注定克服不了强调的自然力量,很难不走向失败。

在游戏中期,当你在焦头烂额地为人群制定最合理的分工计划、每天为短缺的煤、房屋和源源不断的病人担忧时,游戏的叙事来到了高潮——探险员带来了其他人类聚集地没能扛过严寒的消息,人群的希望骤减,很大一部分人想要离开这个缺少前景的居住地。居民们分裂了。人群内部的分裂也就意味着劳动效率的下降、社会的不稳定,最后可能导致自然力量压过人力。面对这个情况,你有两种选择,要么用警察和秩序统治,打击分裂群体,要么用宗教和信仰的力量说服人,给人们希望。整个游戏设计最精彩之处就在这里——这两个选项表面上十分不同,前者似乎充满暴力和征服,最终会走向极权主义社会,是一个糟糕的选项,而后者似乎和平而友爱,但事实上,面对残酷的自然环境,这两种解决方式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最初接触这个选项,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宗教道路,因为即使这种情况下的宗教只能是一种缺乏真理的意识形态,也比极权社会人对人直接的赤裸裸的权力关系要好得多。然而,这些想法被证明是太过单纯了。宗教信仰的力量总不如秩序统治来得效率高。友善的宗教没过几天就强制要求人们进行公开忏悔,这引发了群体的不满;之后又设立了“信仰护卫队”,去干预违反信仰的行为,此时“信仰”和“统治秩序”已经没了差别,“信仰护卫队”也俨然是极权社会中的警察了。最后,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群内部的分裂,“绝对真理”的法令颁布了,某个个体被选为神的化身,所有人都要听从于他。在城市中心设立起的宗教死刑场专门用来处死妄图离开居住地的人。分裂势力最终销声匿迹了。谁能想到,这些巨变不过是十多天的事情啊。

宗教救赎之路最终可悲地沦为了极权主义社会的外衣。一开始的80个人是作为异教徒来到新的居住地的,可他们还是发展出了高度宰制的一神教,并对异己大开杀戒。面对残酷的自然,唯有统一思想和行动才是必然之路。这也告诫我们,多元主义社会永远要建立在人与外部环境的温和关系之上(这里的外部环境不只是自然,也包括其他的人为力量,典型的反例是列宁为了保卫革命成果时与各种外部力量的争斗中,以及二战后美国面对的国际关系,前者促进了苏联的专制,后者导致了麦卡锡主义)。

最后,整个社会的生产力高度发达了,居住地有了用不完的煤来保证供暖,也有了吃不完的食物。发达的科技和完善的医疗帮助人们抵挡住了关末可怕的暴风雪,游戏通关了。通关动画展示了居住地的发展、不间断颁布的法令和发展到最后成为一神教的宗教道路。游戏定格在这样的一个拷问中:“为了生存下去,值得吗?”

对呀,这一切值得吗?为了自我保存,我们不得不想尽办法支配自然,然而,支配自然的愿望最终落实在一个高度宰制的社会里,人人失去自由,噤若寒蝉。我们真的支配了自然了吗?我们依然被自然支配着,被为了应对自然力量而产生的社会权力支配着。在暴风雪中被冻死真的比被当做异教徒烧死要更坏吗?霍克海默和阿多诺认为,人类启蒙的动力是克服对自然的恐惧,启蒙的实现依赖于对自然的支配,这样的启蒙最终只会走向极权主义社会,启蒙“是异化了的自然”。这样的观点怂人听闻,却在《冰汽时代》里找到了最好的体现。在当代社会中,我们已经不再面对原始人眼里的可怕自然了,我们真正实现了支配自然,可是我们正如在严寒的居住地中的居民一样,依然无时无刻被支配自然产生的社会权力支配着。当国家以经济增长作为社会整体的目标时,我们便知道,这种自然性力量仍然牢牢控制着我们。《冰汽时代》的人们无法选择,他们唯有支配自然才能活下去。可我们呢?在这个意义上讲,真正的生态主义不应该仅仅被视为对自然进行保护的朴素观点。相反,它代表着通过改变人与自然的关系将人从社会支配中解放出来的努力。游戏通关时“值得吗”的发问,审视着人与自然之间的永恒张力,在这样的发问中,《冰汽时代》作为一款游戏便不再仅仅是一款游戏。

32 有用
26 没用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冰汽时代 Frostpunk的更多长评

推荐冰汽时代 Frostpunk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