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里的Owell运作

情兽
2018-04-15 22:11:28

OWELL是游戏虚构的一个秘密调查公民的信息系统,可以无察觉地侵入公民的个人账户、手机、电脑。游戏在氛围营造上十分成功,游戏的界面就是OWELL系统的界面,选择游戏存档就是登陆OWELL系统,开始玩游戏就是开始为国家和社会的安全稳定而服务。玩家所扮演的政府调查员,可以根据指示在Owell系统内浏览各种给定的网页和资料、监听电话和即时通讯软件、黑入他人电脑手机任意翻看,然后用鼠标将你认为是有价值的信息拖入为这个人建立的档案中,上级通过你建立的档案对这个人做出判断和处理决策。

欢迎登陆,国家感谢你的付出

一周目玩得有点急躁,游戏里的一些人物和剧情细节还没理得太清楚,故不对此过多谈论。主要想讲讲游戏里提到的Owell系统的运作机制,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游戏里你的监控对象之一Abraham Goldfels曾参加了OWELL系统的开发工作,他认识到了其中可能存在的侵犯隐私和滥用职权风险,故试图以一套制约机制来避免这种糟糕结果。如果一个人拥有了随意监控任何人的权力,必然会产生巨大的问题。因而Owell系统的对策是将监控的权力分成了两部分:

1第一部分为调查权,拥有这一权力的岗位称为调查员。调查员招募自体制外,并且是生活在国外的公民,以最大程度确保调查员可以公正无涉。调查员有权查看各种公开信息,以及各种私密的个人账户、档案(如银行、保险、医疗、教育、就业、购物等),有权监听电话和即时通讯软件、有权黑入他人电脑和手机,调查员拥有Owell赋予的强大技术手段实现这些调查,被调查对象除了内心世界外基本别无隐私。调查员将其调查到的情报上传到Owell系统内的调查对象档案中。为了防止调查员权力过大,OWELL在制度设计上规定调查员不能想监控谁就监控谁,也不能想看什么就看什么,他所能做的一切都由督导来决定和指挥。

2第二部分为决定权。行使这一权力的角色称为督导adviser,由被认为可靠的政府雇员担任。

调查员的所能调查的对象和范围一律由督导决定,谁将被确定为调查对象?某人是否应被调查?被调查者的哪些信息、账户、设备可以被监听监视?哪些信息可以查看?这些都由督导决定和提供。但督导本身无法直接查看被调查者的任何信息,也无法直接监听监视任何对象,其信息都来自owell系统内被调查者的个人档案。

如此形成了一个信息循环。调查员到督导的信息传递只能通过将调查到的情报上传到调查对象的个人档案中来实现,没有其他渠道,避免了调查员和督导间串通的可能。督导到调查员的信息传递则是在督导根据调查员上传的档案信息作出决策后,通过确定调查对象、开放和提供有关权限和资料给调查员来指挥其调查工作,并可通过发送站内信做具体指示。两人互相制约,互为信息来源,双方都只能看到对方给自己提供的情况。理论上是个不错的设计,调查员只能在督导规定的范围内调查;督导有巨大权力,但却无法直接监听监控和偷窥。

类似天网系统的面部识别+联网数据库

但在游戏里,这一系统运行还是出现了问题,尽管调查员的权力受到了限制,但调查员可以通过选择性的提取相关信息甚至歪曲信息来诱导督导将某人确定为调查对象,并且可以塑造督导对调查对象的印象;而反过来督导也可以选择性地或有意识地确定被调查对象和相关材料等方式,甚至直接用站内短信引导、要求调查员去完成特定结论。

由于调查范围涉及大量隐私和日常生活领域,每个被调查者在私密情景下都可能有或随意或轻佻或过激或不诚实的言行,这些小的漏洞都能被作为证明这人可疑的证据,一个忠党爱国的人在微信说一句对政府的戏言被列入档案后就成了此人有反政府倾向的证据,人不再是从整体上被理解理解,也不是在情境中被理解,而是被碎片化的抽象描述和评价所轻易定性。最终的结局必然是从一个调查对象开始逐渐将调查范围扩大到周边所有相关人员,最终所有人都可能成为被调查对象,如此,世上就没有无辜清白的人了。因而,Owell这种技术如此便捷的秘密调查系统必然会侵犯到所有人的隐私,进而会造成人人自危的恐惧氛围以及自我审查意识的形成,自由空间必将缩减。

档案里的简短结论:强烈反对安全法案

然而owell并不会如此简单。在游戏中,玩家所调查的多是thought组织的成员及相关人员,他们最先是在不知道owell存在的情况下反对安全法案,由此引发了爆炸案并促使政府使用owell的强大功能寻找嫌疑人。后来thought逐渐意识到了owell的存在,最后开始试图阻止该系统。而thought的创始人恰恰是owell两权分离制度的设计者,他在发现这一制度无法阻止侵犯隐私,也无法约束偷窥欲控制欲后,转而在退出后通过成立thought来阻止。

我玩的结局是政府因我所扮演的调查员披露了owell系统的信息给公众,引发社会抗议最终促使政府取消了这一项目。这一美好结果的实现还是从唤起调查员的恐惧开始。thought的黑客攻入了owell,并告知了调查员他也在被监视的事实,向调查员展示了监视他的人为他建立的档案。玩家就跟那些被自己调查的thought成员一样被别人监视着。原来政府在owell内设置了第三个岗位评估岗,暗中对调查员和督导工作进行考核,名为考核,实质则是监视。至于评估岗是不是也被更高级别的岗位监视着,就不得而知了。但按照设定,owell作为一个从事秘密调查的组织和系统,必然有着内部的严密层级和管理体系,这种互相监视和彼此不信任应该是免不了的。

童话般的结局

显然,游戏制作者对owell的组织架构设定是下了功夫的。但项目因为被内部人员泄露而被取消,显得simple and naive。游戏中调查员之所以泄密是因为在对thought的调查中发生过误判,导致了无辜者的被捕以及一人死亡;此外他也很清楚隐私被看个精光的感觉,所以在了解到自己也无法逃脱这样的命运后选择了站在thought一边,从而引发公众抗议促使政府取消。但这一决策其实是我这个“立场不坚定”的玩家做出的选择,是我轻易动摇了站到了被调查对象那里,如果调查员立场足够坚定,就是其他的结局了,所以如此高密级的项目、如此秘密的调查工作,居然是以如此简单的方式招募生活在海外的普通人员,是存在巨大的泄密风险的,现实中必然是选择立场坚定政治过硬的人,至少要经过严格培训,真正的秘密调查人员显然会知道并且接受自己被监视着的事实,不至于反转得这么快,总之这个游戏把希望寄托在了内部人士具有感同身受的能力上。其次,这么高级别的系统被轻易黑掉也是不合格的。最后,因为泄露引起公众抗议,政府还能因为公众抗议把owell取消了,简直如天方夜谭一般。

当然,这只是个游戏,其最大的意义还是以生动具体的故事和游戏体验让玩家意识到自由和隐私的可贵,以及被高技术赋能的秘密调查的可怕,取名owell显然也有着这一启蒙考虑。thought中的部分人曾试图通过在密布监控探头的自由广场发动恐怖袭击的方式来证明大规模的监控(此时owell还未公开,主要指大规模监视器安装)的无效和可怕,以此来唤醒漠不关心的大多数,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怕被监视”,对安全法案侵蚀自由并不敏感。而Abraham Goldfels认识到了骚扰公众只会证明政府安全法案和监控措施的必要性和正确性,民众和政府的不安全感恰恰是严密安全法案和owell存在的基础。

在这个时间,玩这个游戏格外应景。

对监控器作用的洞见

2
0

回应(0)

添加回应

奥威尔:老大哥在看着你 Orwell: Keeping an Eye On You的更多长评

推荐奥威尔:老大哥在看着你 Orwell: Keeping an Eye On You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