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是最毒的毒药,才创造出如此悲伤的神明。

爱丽斯提亚
2018-03-08 看过

终于通关。想向全世界安利这个伤感又动人的故事。手机端游戏里好久好久没有遇到如此有后劲的剧本了,而且还是免费的好吗!这么好的剧情还不收钱简直是在做慈善( ・ᴗ・̥̥̥ )!!(你冷静

还是正经讲下游戏本身。一点点打出来的十二个结局。要用平行世界的理论来说的话,却并不存在那个完美的世界线。为剧情哭了三次,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疼痛。每当我想要挽回之前错过的什么,却往往会承受新的代价。

或许就像『钢炼』里最常说的一样。人没有的牺牲的话就什么也得不到。为了得到某些东西,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这个世界,大概也近乎无情却又准确无误地在遵循着等价交换的原则。

打出四目之神结局的时候是第一次泪目。第一次看到那么脆弱的忌子,第一次知道四目神的真相。为了多数人对平安的祈求而牺牲的忌讳之子,被祭奠为可悲的四目之神。

我不知道该说人们是真的一无所知的愚昧,还是在明知故犯地背负着自私的罪孽。其实我觉得这个背景像极了『付丧堂』系列一篇名叫『壶』的故事。一个古老的民族为了控制人口增长,把过量出生的婴儿视为罪孽,将它们投入无底的魔物「壶」里,谎称这是由神殿巫女收集并清除世间污秽的方法。

可是终于有一个巫女发现,自己承受数月的痛苦,孕育出的并不是什么污秽和罪孽,而是活着的、温暖的、会哭会笑的婴儿。

在逐渐文明开化的过程中,这个古老民族将自己曾经杀害婴儿的陋习雪藏。但就像无法免于痛苦折磨的四目神一样,被抛弃于「壶」中的婴儿怨魂无法如肉身一样随死亡散去。知道了真相的巫女被积聚的怨念吸收,像真由子一样,成为了所有死去婴儿的妈妈。

两个时空的故事,却是同样把愚昧做神圣,将残酷自私当理所当然。四目神的存在就像是一个消不去的控诉,时间可以帮忙掩埋丑陋的过去,却填不平罪恶和已经发生的伤害。

难过落泪间,听到ED最后,婴儿咿呀着笑了,那是银铃般的笑声。活着是原来是多么幸福,可是偏偏有人连这一点点美好的期盼也要被剥夺。想起最后忌子说的,要连同他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泪水流过他温柔微笑的嘴角,把这句祝福都染得悲伤。

他其实是多么地想要活着呀。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忌子一样,至少,对这样无情的命运,还有选择原谅的余地。

田方的过去,田方藏在温柔外表下的痛苦,是整个故事让我最疼的部分。和被迫死亡的忌讳之子不同,他被迫接受的是活着,踩在弟弟的死亡之上,孤独自私地活着。甚至连死去,人们都不许他离开这肮脏的人间,将他的灵魂永远束缚在此地——以他孪生弟弟的痛苦为源头而存在的,四目神社。

明明是为了救回可怜的忌子才会发现田方的真身。可当我知道他是什么、他为什么会存在于此的那一瞬,我又怎么忍心?怎么忍心,将他像一个邪魔恶灵一样……消灭,驱除?

田方现出真身时,我不禁绷紧了神经,却没有如我预期,四目神那般的诡异恐怖。空气里尽是无限的悲伤和永世的孤寂。黑色笼罩看不清他曾经温柔好看的脸庞,血红的四目浮现,身后灰色墓园无边彼岸花海,绵绵的红雨如他心头的血泪。

我还记得,抱起刚来彼岸的悠真,他自言自语地说,为什么人类的罪孽会这么的深呢。

我还记得,弥留之际,他轻轻地问,不知道神明,会不会看到走马灯呢。

被强加罪孽,被束缚于世,在痛苦和罪责里永生,连得到救赎和原谅都不敢奢望,可怜的神明啊。

当人类群体的愚昧和自私,强行施加到一个人的身上时,原来可以这么痛。

终于打到最后一个结局时简直都要麻木,明明对田方那么不忍,可还是杀了他,两次。实在是良心折磨。可是当我最后一次溯,在城里的家中醒来,竟然看到了悠真的脸的时候。连反应都没跟上就忍不住哭出来了。

没有神职服装,没有遮住脸庞的四目神画布。不在黄昏的神社,不在相良家的和式房间。穿着普通孩子的衬衫,和真依一样的脸。

会呼吸,会笑。伸手就能触碰到的悠真。

就像另一个结局里,四目神化的真由子说的那样。

这平凡的光景,我已经不知期盼了多少次。

在故事里那样愚昧落后的文化背景下,真的太难有圆满的结局。作为玩家,这一路与真依感同身受的痛苦,就好似一种以缺补缺的代价,用以填补所爱之人的伤痕,才终于在无数次的悲伤后,等价交换回那曾被四津村人犯下的罪伤害的家庭。

已经犯下的罪恶,已经刻下的伤痕,都绝无可能轻易抹去。

想要补命运的缺口,只有以同等的代价来填。

唯愿悲剧不再发生,愚昧不再重蹈覆辙。

一切从头便是平凡圆满,再不要有这样悲伤的等价交换。

1 有用
0 没用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四目之神 四目神的更多长评

推荐四目之神 四目神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