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我啊,是海拉尔大陆最强的剑士哦

二红2red
2018-02-27 18:06:20

哟,不瞒您说,附近这十里八村,要找用剑的好手,还真也就老哥哥我了。

你看,咱们这地儿不比城里,荒郊野岭的。我这破店叫啥,wetland stable,东边一个湖,西边一条河,突出一个湿,十几天都见不到一个大活人。要不是这是从我老老老爷爷传下来的店面,老哥哥我早就背上宝剑出门冒险了。

不过啊,听我太爷爷说,他那个年代,我们这家店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驿。

西边不多远就是皇城的根儿,每天南来的北往的拿刀的骑马的,哟呵,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这儿往东南走,不到一天就是Kakariko Village,当年也是个大村啊。皇城的老爷们每天吃的水果不都是村子里采的吗?嚯,那个苹果,一个就得跟脑袋那么大,据说最好吃的时候就是刚采下来两个小时的时候,那家伙,每天都是衙门里的人骑着高头大白马马不停蹄运到皇城,这边采下来,那边运到皇上老祖嘴边上,果叶子上的水珠还没干呢。马也是好马,您看我们家养的这几匹花皮子了吗,周遭十里八村,没有比我家的马跑的还快的,就这样,这些花皮子也得比当年的大白马矮上一头……

唉,我是没见过啊,那我还能蒙您吗?我太爷爷活到一百多岁,一百多岁都是指着这家马厩活着的。他还在的光景里,每天就拉

...
显示全文

哟,不瞒您说,附近这十里八村,要找用剑的好手,还真也就老哥哥我了。

你看,咱们这地儿不比城里,荒郊野岭的。我这破店叫啥,wetland stable,东边一个湖,西边一条河,突出一个湿,十几天都见不到一个大活人。要不是这是从我老老老爷爷传下来的店面,老哥哥我早就背上宝剑出门冒险了。

不过啊,听我太爷爷说,他那个年代,我们这家店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驿。

西边不多远就是皇城的根儿,每天南来的北往的拿刀的骑马的,哟呵,不知道有多少人。打这儿往东南走,不到一天就是Kakariko Village,当年也是个大村啊。皇城的老爷们每天吃的水果不都是村子里采的吗?嚯,那个苹果,一个就得跟脑袋那么大,据说最好吃的时候就是刚采下来两个小时的时候,那家伙,每天都是衙门里的人骑着高头大白马马不停蹄运到皇城,这边采下来,那边运到皇上老祖嘴边上,果叶子上的水珠还没干呢。马也是好马,您看我们家养的这几匹花皮子了吗,周遭十里八村,没有比我家的马跑的还快的,就这样,这些花皮子也得比当年的大白马矮上一头……

唉,我是没见过啊,那我还能蒙您吗?我太爷爷活到一百多岁,一百多岁都是指着这家马厩活着的。他还在的光景里,每天就拉着我讲当年皇城的买卖,我真是耳朵都听出茧了。可惜啊,现在不如以前了。您要是一周前来这儿,朝西边一瞅,那么大一块愁云惨雾的,遮天蔽日,就是当年的皇城了。据说是皇帝老儿造了太多的孽,老天爷排了大妖怪下来,遭了报应喽。听说啊,外面这些遍地的哥布林,可就是跟着大妖怪才有的。

老哥哥我劝你一句,天色不早了,就在咱们这儿住店休息吧,黑夜里出门,怕不是要遇上比哥布林还难缠的玩意儿呢。您要是有急事呢,要不哥哥我也能护着你走一段路,我这口皇家宝剑可不是吃素的,这也是我太爷爷传下来的,来来回回斩了十几头哥布林了呢。要我说啊,弟弟你还是住一晚,陪老哥哥聊聊天,谁跟自己的安全过不去呢。

行嘞,您看这一排床,想睡哪个就睡哪个,床铺都是新洗的,拿外面那个火堆那儿烤的倍儿干爽,也算是咱这湿地里最享受的东西了。按理说再过一会行脚商也快来了,您要是饿呢,他那里可是有不少好吃的。

您呐还是明智,但还真是有那种愣头青的顾客。这不上个月刚来了个小伙子,个子比我还矮一头,也没骑马是也没坐车。好家伙一身都是土,穿了个蓝色的大襟,颜色都看不出来了,一瞅就是在家里不听话非要出来闯荡的小孩子。不怕您笑话,老哥哥我也是练过几年剑法的了,我要是出来闯闯,方圆十里的哥布林不都得绝了迹?主要是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这个几百年的老店怎么办啊,怎么对得起我太爷爷啊?

但就这种年轻人啊,天不怕地不怕,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非要出来历练历练,你是没看到,那小兄弟一身泥,肯定在哥布林手里吃了不少苦头。那小哥们可是也带着剑呢。剑鞘看起来还不错,蓝盈盈的,看不出是啥材料,估计是牛皮染的吧。不过剑身就露了怯,刃上坑坑洼洼的,一点光也没有,打眼一瞧全是老锈,可不就是个摆设么。

他也不爱说话,问个十句,支支吾吾的回个半句。问他去哪儿,话都说不利索,言语间听起来像是什么“打盖龙”啊,“救公举”什么的。他一说话啊,咱们这里坐的客人可都笑。谁不知道什么龙啊巨人啊,不都是骗小孩的吗?谁也没见过。那个公举也不知道是个啥,谁知道他从哪个说书先生里学的话。

这孩子真是愣头青,休息也不休息,人家都是在行脚商那里买吃的喝的,他可倒好,红蜻蜓绿蜻蜓花里胡哨的买了一兜子,也不说干啥,扭头就出门了。当时我就想啊,这孩子走不远。可不咋滴,没过几天,他一身是伤,脏的跟个泥人儿似的回来了。原来就迷呆呆的,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恍惚了。嘴里念叨着什么人马追他,好不容易才逃回来什么的。世上哪有人马啊,小时候不睡觉,我爷爷就说不听话黄金人马来抓我。咱们这个岁数了,谁不知道哄孩子都得这一套啊。依我看啊,估计是遇上林子口会骑马的哥布林了。

这回可好,那孩子在我们店睡了一晚。我是怕他晚上出什么差错,一宿没合眼伺候着他,一直劝他回家吧回家吧,他好像也听不进去。第二天刚刚天亮,他就收拾行李走了,唉,我要是有个这样的孩子,头发都得愁白了。像我们习武之人呐,更是要修心,别动不动就天高地厚到处闯,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日子比什么都好。

现在也是世道无常啊,咱们年轻的时候都多实诚,现在的孩子都不怎么老实。怪事也多,那孩子刚走没几天,动不动就打雷地震的。就一个星期前,大中午头里,老皇城那边的黑云彩啊,轰隆隆地把整个天都给遮住了,大白天一点光都看不见,脚底下的地面晃荡个不停,哎哟我活这么大,那里遭过这个罪。马厩里的马可遭了殃咯,多好的青白大马吓死好几匹。

到了下午,天就开始冒火喽,四面八方的火柱子都从天上打到皇城那儿了,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大德的遭了报应喽。又是打雷又是打闪,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有野兽嗷嗷叫唤,我还以为这条老命就交代了呢。结果折腾到快晚上,轰的一声,云彩也散了,雷也不打了,就看天上影影绰绰的不知道什么在发光,又照的晚上跟白天似的。天上那个亮光又亮了半宿,这才消停。

结果呢,第二天起来啊,皇城那边也没黑云彩了,雷也不打了,经常来偷东西的哥布林也不见了。你还别说,行脚的客人还变多了。哟呵,那天还有个脑袋上长着鳍的小姑娘来住店,他说他是从东北边啥米法的家乡来的,还说他们下了一百年的雨终于停了。

依我看啊,这就是命。我太爷爷就是命里苦,正好赶上盛世没落了。咱们呐,就是命好,我感觉啊,太平盛世就快要来了。

行嘞,您也早休息吧,我出去擦擦我那大宝剑,听说过两天南边一个村子要举行比武大赛,我还打算去试试身手呢。

毕竟啊,这十里八乡,说起用剑来,还真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你老哥哥我呢!

0
0

回应(2)

添加回应

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 ゼルダの伝説 ブレス オブ ザ ワイルド的更多长评

推荐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 ゼルダの伝説 ブレス オブ ザ ワイルド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