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松德加英灵殿

一叶青山
2018-02-08 看过
松德加 英烈殿

一周目通过控制台通关剧情之后,感觉意犹未尽。想再次驰骋在广阔的诺德天际省。忍不住又二周目开荒了。停在47级,刺客工会的主线弑王者没有去做。记得一周目穿着皇家刺客的mod去刺杀至高王。意外的发现居然是位气度不凡的老者。虽然老迈却也视死如归有种浩然的英雄气概。杀与不杀皆在我的一念之间。面对如此英雄我手中的刀居然迟疑了。有种说不出的怜惜之情涌上心头。这是我第一次在游戏中动了恻隐之心。由此可见B社塑造人物之成功。但为了剧情推进的需要,我不得不挥泪刺杀了老王。一周目的我,握着自己手中的利刃有种想屠戮刺客工会的念头,刺客,这让身为育碧铁杆粉的我是不能容忍的,在我心目中能冠名为刺客的人都是些翦除暴政,死不旋踵的义士而不是这群为了金钱就滥杀无辜的垃圾。所以,当帝国侍卫捣毁刺客工会的老巢的时候,看着被大火烧的焦黑的前刺客领导人阿思翠德,我心中居然没有任何涟漪。甚至庆幸,帝国侍卫先我一步,不然毁灭刺客工会的就是我了。用这把阿思翠德临死前交给我的霜之哀伤。贯彻自己的刺客信条。这群为了金钱就出卖灵魂的行尸走肉留着祸害人间有何用?!但身为一介刺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天职所在。不能违背。无言的站在船上任由诺德的凛冽寒风在身边呼啸。远处的极光荡着七彩霞光煜煜生辉。

B社的任务设置充满了一种混沌的美,会根据玩家的善恶来展开不同的结局。听说巫师3也发扬了这个优良传统。让玩家更有代入感与惊喜。可以说玩家的人格便是游戏角色的容器。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便会创造出什么样的角色。老滚的魅力绝不止步于此。当你沉浸在任务中时,你会感受到人性的挣扎。你太喜欢某个不得不杀的NPC了 实在不忍心。导致主线剧情推进不下去。

做刀锋战士任务时,就是这样。随着主线推进,工会也会要求你做这做那,要求堂堂一位龙裔做跑腿的活。更过分的是要求你杀了自己的龙语魔法的导师。我当然不愿意。怎么能对自己的授业恩师痛下杀手呢!虽然是在游戏中但也要坚守底线啊!何况老帕那么可爱怎么忍心杀他?人家可是传授全人类龙语魔法的始祖啊!没有龙语魔法那什么与世界毁灭者奥杜因战斗?人类早被奥杜因毁灭几千万次了!怎么能如此恩将仇报忘恩负义呢?主线结尾的时候,我身负龙吼神功,三神夹持的护具。在霍加斯高峰世界之喉与奥杜因决一死战。导师老帕也当仁不让的作为己方空战主力与奥杜因在天空厮杀。龙吼对轰起来天地变色山崩地裂。我一时眼拙,分不清敌我双方,一记落地龙吼把其中一只给吼落下来闭着眼上去就是一顿猛砍,杀红了眼。待我砍死这条龙后吸了龙魄。定睛一看,奥杜因那该死的蜥蜴还在天空耀武扬威。😒原来我这个猪队友把自己的恩师给砍死了。后来查相关资料,不知真假。说奥杜因和老帕是一体两面。老帕是善良的一面。而奥杜因是恶的一面。所以毁灭世界也有老帕的一份。刀锋战士是不会有鉴于老帕组建龙吼圣殿有功,让人类有了和龙族对抗的本钱这件事来抵消老帕之前做的恶的。所以得诛杀老帕。我从始至终都不认同这种做法,网上的资料说你要是真杀了老帕也就拿一把鸡肋的刀锋战士之剑而已,攻击力不仅不高而且还丑的要死。是一把闪着雷电的生锈武士刀。大可不必为了这把废铁杀了可爱的老帕。虽然世界之喉一战里我错手杀了老帕他老人家。但是我当场就调出了控制台准备复活老帕的。但此老帕非彼老帕,连代码都不一样了。曾几何时。初入龙吼大门的萌新被灰胡子们领到老帕跟前听老帕以哲学家的口吻布道,那时的音容笑貌犹记在心。二周目一定还能再见老帕吧。刀锋线不做也罢。

最开心就是带着莱妹满世界乱跑。

我将永远定格于那个初入霍加斯高峰的萌新时刻。冒着风雪觐见龙语导师,那位站在世界之喉处以哲学家口吻布道的老帕。在老滚里,人类英雄死后可以魂归松德加,没有老帕教导的龙语魔法哪来的人类今天?!作为龙语始祖的功绩能否进入光辉的松德加与英烈们共享荣耀呢?错杀老帕后,我手中的剑也在不断的悲鸣着,渴求着。

魂归松德加
0 有用
0 没用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上古卷轴5:天际 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的更多长评

推荐上古卷轴5:天际 The Elder Scrolls V: Skyrim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