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贴吧、游戏论坛、B站、知乎和豆瓣各类说法而提出自己对于剧情的理解

长颈鹿蜀黍
2018-01-19 看过
目前对于背景大家都没有争议:
1.主角是凯尔特人,有可能是皮克特族
2.游戏讲述的是一个凯尔特人在维京文化中战斗的故事
3.苏纽尔有精神问题,例如人格分裂,被迫害妄想等等

我是觉得应当从各个角色来看整个局面

首先,我们要有一种古人的思维模式。不是当代,足不所及,网络可以替代以满足好奇心和求学欲。甚至某些部族连书本都不一定有,也不识字,况且语言体系也不成熟。在这种背景下,一个群落的人对于外界一切未知事物的解释往往来自于已经建立的神话体系。
我们来看整个篇幅充斥着的恐惧。
在古代,人们惧怕黑夜。黑夜里在外行动会遭遇豺狼虎豹的袭击,会被毒蛇咬死,碰到什么树蛙中毒而死。还有可能不小心被熊拍了,拖走了什么的。因此在只有火炬,没有电灯的社会里,黑暗就代表着送人头。
在古代,人们害怕蹚水。水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被锋利的石头割伤,被水蛇咬了,被鳄鱼拖走。有的人甚至还没看到鳄鱼长什么样,就因为同伴被拖走吓得屁滚尿流。换做今日其实也是。
在古代,人们畏惧火焰。火给人类带来熟食,温暖,但也确实是毁灭敌对部落生活和生产能力的最方便的力量。对于受害一方,屋子被烧,就要在重新建房子的过程中再次










...
显示全文
目前对于背景大家都没有争议:
1.主角是凯尔特人,有可能是皮克特族
2.游戏讲述的是一个凯尔特人在维京文化中战斗的故事
3.苏纽尔有精神问题,例如人格分裂,被迫害妄想等等

我是觉得应当从各个角色来看整个局面

首先,我们要有一种古人的思维模式。不是当代,足不所及,网络可以替代以满足好奇心和求学欲。甚至某些部族连书本都不一定有,也不识字,况且语言体系也不成熟。在这种背景下,一个群落的人对于外界一切未知事物的解释往往来自于已经建立的神话体系。
我们来看整个篇幅充斥着的恐惧。
在古代,人们惧怕黑夜。黑夜里在外行动会遭遇豺狼虎豹的袭击,会被毒蛇咬死,碰到什么树蛙中毒而死。还有可能不小心被熊拍了,拖走了什么的。因此在只有火炬,没有电灯的社会里,黑暗就代表着送人头。
在古代,人们害怕蹚水。水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被锋利的石头割伤,被水蛇咬了,被鳄鱼拖走。有的人甚至还没看到鳄鱼长什么样,就因为同伴被拖走吓得屁滚尿流。换做今日其实也是。
在古代,人们畏惧火焰。火给人类带来熟食,温暖,但也确实是毁灭敌对部落生活和生产能力的最方便的力量。对于受害一方,屋子被烧,就要在重新建房子的过程中再次面临被袭击,要面对黑暗,面对寒冷。生产资料没了,还要面对饥饿。
因此,对于古人,惧怕黑暗,惧怕火焰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是说苏纽尔惧怕这两样是因为她有精神问题。当然我还没说全,留到后面。

而每个部落最有文化的人,例如懂得各种取火之道,能预测天气,学会利用各种药草来驱虫、治疗简单的疾病等等,这些人就很容易成为部落的祭司或者萨满或者其他什么的,反正当个神棍可以吓吓人、骗骗人。这些对现在来说很简单,但是当时,没有什么文字记载,没有语言表述,要把各类技法口口相传很难。比如有一个神棍他一看蜻蜓飞得很低,就知道要下暴雨。于是他跟族人笔画半天,咿咿吖吖扯了一会儿。有的人可能视力好,理解能力也可以,明白了他的意思。有的人视力一般,或者理解力很差,万一有点脑洞,他就会觉得是其他因素造成要下雨。重点是,如果这个神棍是个好人,他会尽量想办法让大家学会他的技术,有可能那根树枝在地上话,也有可能动脑筋抓个蜻蜓取个名称叫dragonfly,那么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这叫dragonfly,都知道低飞的时候就要有rainy。但是有的神棍怕被别人知道了,自己就没有地位了,也就要跟其他人一样回到田地里劳作而不是白吃白喝了,于是就把自己族人的神话做了些扩展,用唯心方法来解释一切事物。很巧,苏纽尔的爸爸什么辛贝儿还是辛克贝的就是这么一个人,当然我这里只是说他是一个很会编故事的人。
所以,整个部落都会认为,开了“天眼”的人(苏纽尔和她的妈妈)跟他们不同。因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危机(比如,很有可能预见维京人要来屠村。又比如,有控制时间的能力,可以像时之沙一样超速运行。又比如,能看到一个场景的不同位面。),所以就被全村人当作是可怕的、疯癫的人。而他们的反应和在小学幼儿园里一帮子孩子欺负一个腼腆的同学的方法一样,也有可能更暴力一些。于是苏爹这个狡猾又自私的人就顺水推舟,在维京人袭击了村子造成重大损失之后把责任都推给了苏妈。
苏纽尔不太出户,也是因为会遭到村里其他人冷眼、蔑视以及欺负。当然只是因为她一直被她爹灌输这种定义而没有多和别人接触。相反,迪利昂家族以及村里的战士就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只有使用积极的方式才能真正抵挡维京人。也就是为啥,迪利昂会说苏爹是个老骗子的原因。可能也涉及务实派和神棍派夺权的斗争。
因此,总结一下,这个村子并不比任何一个在北海岸前线的村子更特殊。都要面对维京强盗,都会惧怕黑暗、饥饿、孤独和死亡。也可以说,苏纽尔也就是沾了点精神疾病的边而已,并不算天生就有幻听和自言自语的习惯,结尾不是说了吗,要记得孩提时代那种美好的生活。
在了解这些背景和比较客观的定位之后,我们才能看每个人的观点。
有共识的是,苏妈、迪利昂和老疯子肯定是苏纽尔善意相对人。
苏妈的技能和苏纽尔不同。她有预见死亡的能力,而苏纽尔在目前的剧情中只体现了她有操纵时空的技术(更确切是说,那个勾玉是操纵时间的技术,而她会使用),另外她还有观察不同位面的能力。
1.对付火神的那章就说明了,她可以从狂风暴雨和阳光明媚两个位面来解谜。换做别人,可能只能看到那个巨大的面具,但是不会使用。
2.幻象之神的那章有可以看到不同视野的门,我的解释是苏纽尔并不是没有能力破解幻象,而是需要集中精力。老疯子的话里很多次提醒过苏纽尔,要集中精力才能看透。
3.而对于门上印记和拼凑钥匙、拼凑吊桥这些,都是来自于苏纽尔的智慧。也就是说,苏纽尔是十分聪明的人。(当然很多玩家录播流程因为睁眼瞎被弹幕骂死)

首先,老疯子是有过很多族人没有经历过的人,也就是说是阅历十分丰富的人。他作为奴隶,跟随维京人参与航海、商业、战争、阴谋,并且在耳濡目染中对于北欧神话了解得很透彻。因此,他的作用是开发苏纽尔知识和技法。让她拥有维京人的思维来解谜以及理解神谕和行为。
其次,迪利昂传授苏纽尔战斗技能,让她懂得如何用剑来突刺、劈砍、格挡等。除了技能,迪利昂是苏纽尔最大的精神支柱。到后期,很多迪利昂的旁白其实是苏纽尔根据爱人活着的时候如何保护和鼓励她的,来想象。例如,我碰到这种危险,如果是迪利昂会怎么做。这点到后期十分明显。
最后,苏妈。也是苏纽尔的精神支柱之一,她最伟大的时候就是面对火刑,忍着疼痛叫苏纽尔转过身,不要再看自己。而同老疯子以及迪利昂这两个十分有能量的支柱不同的是,苏妈的形象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可能没有体现的是来自最早期的孩子和母亲之间的温情。
相反,苏爹的出场率也很高,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始终是苏纽尔的阻碍。况且集齐石碑信息(有的人说不用集齐),会出现老疯子的提示,说目睹黑衣人(很可能是苏爹)以保自身为目的,出卖情报给维京人。我们可以在苏纽尔回村的cg看到,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爹的尸体。如果不是苏爹出卖,也能理解,在这里,老疯子是想对苏纽尔说,你不是招致灭顶之灾的原因,而是来自于内部的出卖。让苏纽尔放下这个包袱,更轻松地去战斗。

现在,我们再来看这个剧情就不难了。而且我也会直接说我比较认可的观点。
苏纽尔因为家庭的双重不幸,又因为经历了流放,同时又经历了爱人被杀,于是集成了一种恐惧黑暗、恐惧火焰、恐惧孤独的心理,在损伤后,有了幻听、幻视、歇斯底里等等障碍。巨大的伤痛让她无法忍受,以至于把所有的因素归结为维京死神海拉作祟,而不是由于敌人的贪婪、残暴,自己部分族人的愚昧、懒惰、麻木和背叛。因此,根据老疯子曾经给她讲过的很多故事拼凑的碎片,来找到灾厄的根源:黑尔海姆(实质是维京人的大本营)展开复仇以及夺回爱人的灵魂。一边战斗一边排除内心不利的因素。1.学会了集中精力来解开幻象。2.学会了闪躲来避开火焰的锋芒。3.直面黑暗而不再深陷其中。最终,面对死亡无法回天、阴霾不能遮蔽光明来真正认识死亡,认识自己。再排除了所有心理障碍之后,海拉开始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人生追求。
9 有用
0 没用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地狱之刃:苏纽尔的献祭 Hellblade: Senua’s Sacrifice的更多长评

推荐地狱之刃:苏纽尔的献祭 Hellblade: Senua’s Sacrifice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