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很华丽,然而我真的玩不下去

クマちゃん
2018-01-10 看过

我从暖暖系列的开山之作《暖暖的换装物语》开始接触暖暖,经历了《暖暖环游世界》首个半网游半单机的失败版本,《奇迹暖暖》(以下简称《奇暖》)上线首日便加入战线,尽管如今由于失望和疲倦,已经有一年半载没有触碰暖暖系列,但我大概还可称得上“暖暖系列死忠”吧。 作为一款远销海外的纯国产游戏,《奇暖》自然有别于海外同类型游戏的过人之处。在我所了解的范围内,“换装pk系统”属于《奇暖》首创,而且服装花样繁多,画风也很精美。日本还引进了几款“借鉴”《奇暖》的换装游戏,但与本尊相比不过是劣质仿品,因此几乎没掀起一点波澜。 《恋与制作人》号称由“《奇暖》原班团队打造”,但除了精美的画面、大地图、UI设置、课金抽卡系统、中日双语cv以及令人感到淡淡忧伤的BGM外,我没发现它继承了《奇暖》的任何特色。 所有搭载课金抽卡系统的手游本质几乎都是搭配卡牌过关,《奇暖》中的卡牌就是衣服。但《奇暖》的换装pk系统有一定策略性且具备极高自由度,需要从浩如烟海的服装中挑选出符合要求的搭配,每一关都有全新的体验,兼具视觉享受。 而《恋与制作人》的系统看似复杂,其实全都是日本同类型手游玩剩下的,有高级别的卡牌就有了一切,戳几下屏幕就万事大吉,每一关都犹如同一关,根本不需费心搭配,毫无创意。比起繁琐的《奇暖》,《恋与制作人》过关流程快速简单,却牺牲了最重要的趣味性。 而《奇暖》中的衣服就是衣服,《恋与制作人》中的战斗力--“羁绊”究竟是什么?游戏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既然系统没什么值得一书,就说说剧情吧。我至今大概玩过五十款以上的乙女游戏(其中通关的也有三十款以上)。部分人称乙女游戏等于玛丽苏,这种观点我无法苟同。乙女游戏的剧本普遍不如Galgame是事实,但我没有玩过几款男主角无条件爱慕女主角的游戏。男主角一开始大多对女主角比较冷漠,根据立场不同,甚至会采取戒备或敌对的态度,女主角不懈努力,慢慢推动双方的关系方能赢得“芳心”,不努力或三心二意就只能走向bad ending。 但《恋与制作人》不然,所有的男性可攻略角色和女主角一打照面就开始耳鬓厮磨你侬我侬。老实说,这令本人感到无比尴尬,而且文本的水准比较低下,错别字和病句比比皆是,就连简介--最不应出错的地方中都出现了“与不期而遇的人们相遇”这样说不通的病句。“不期而遇”一词本身就包含了相遇的意思,后面的“相遇”导致语意重复。按理说每通一关之后的观众感想是个挺不错的巧思,然而游戏中的观众说不出任何有技术含量的发言,仿佛发情母猫,动辄要将许墨“扑倒在床上”,当节目拍得不好的时候甚至还会破口大骂--“垃圾”“负分滚粗”。“票房争夺战”--即pvp系统中的模拟观众满口污言秽语,可谓触目惊心。尽管脏话已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性网络用语,但我仍不认为脏话适宜成为游戏的一部分,更何况现实中的观绝非如此肤浅。

当然,《恋与制作人》剧情的核心主题“超自然”很有意思,别出心裁,如果男女主角的关系可以推进得更自然,一定比现在的成品吸引人的多。俗话说“你行你上”,但我自认没有创作才华,因此我不写,因此我想看到能打动我的故事。双语配音是本作的一大特色,我比较着听了中日配音,略感失望。我并非声控,也绝无否定中文声优努力的意思,但我觉得仅从结果来看,中文配音整体而言不如日文版。也许中日发音不同有关,中文配音的音色听起来比较干涩沙哑,不够浑厚,日文配音则圆润许多--但也是“动画声”,就是在各种动画游戏中俯拾即是的音色,没有体现出本作的特色。专业声优演绎这样的音色应该驾轻就熟。 当然,比起表演痕迹明显的日文配音,中文配音听起来更自然。 基于音色区别,中日文配音塑造的角色也截然不同。以我最喜欢的许墨为例,讲日文的许墨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印象,很亲切,讲中文的许墨却让我感到有点难以接近。这不是cv的错。《恋与制作人》的文本有些奇怪,像是先写出了日文文本,之后才翻译成中文。 许墨要求女主角不要叫他“教授”,对他直呼其名--这样的情节在日文语境下很自然,因为即使不称他教授,也会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上敬称“さん”(也就是大家熟悉的xx桑),并不会显得不礼貌。但在中文语境下就比较奇怪。因为中文中并不存在さん这样的常用敬称,“先生”或“小姐”太见外,而我们面对职场上司,学校老师,合作伙伴之类的人物时,还是习惯称呼对方的职衔,熟悉之后自然会更换称呼,不至于特意要求。我认识的一位长辈在学校工作,尽管他没有担任教职,大家还是称他为“X老师”。 对还没见过两次面的大学教授直呼其名,在中文语境下多少有些不礼貌。应该说,许墨的要求本身就很奇怪。 而第二章伊始的周棋洛电话堪称中日互译的反面教材,中日文文本根本对不上,周棋洛没有叫女主角“薯片小姐”,也没有自称超级英雄,第二句话和第三句话不知为什么颠倒了语序,最可怕的是“他早就把不允许我接的戏扔到垃圾桶了”这句话里既没有出现“垃圾桶”也没有出现“不允许”,原文是“行程太满了,只能接其中一部戏”,语义大相径庭。 综上所述,虽然我没有对本作抱很大期望,却感到非常失望。国内的手游市场固然良莠不齐,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应当对手游放低标准,更何况已有暖暖系列这样的佳作珠玉在前。《恋与制作人》的皮囊很华丽,但它也只有皮囊而已了。

16 有用
1 没用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恋与制作人的更多长评

推荐恋与制作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游戏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